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春色诱人

春色诱人

惜无纵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末苏与周砚怀结婚三年,她却不如他的助理更了解他。本是想着安心的做个娇生惯养的豪门少奶奶,直到某天晚上,她与男人心尖宠撞到了一起;医院里,周砚怀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一门心思扑在白月光的身上,这一幕让沈末苏彻底放弃。这场婚姻本就是各自为谋,如今也没什么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主角:沈未苏,周砚怀   更新:2022-07-15 21: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未苏,周砚怀 的女频言情小说《春色诱人》,由网络作家“惜无纵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末苏与周砚怀结婚三年,她却不如他的助理更了解他。本是想着安心的做个娇生惯养的豪门少奶奶,直到某天晚上,她与男人心尖宠撞到了一起;医院里,周砚怀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一门心思扑在白月光的身上,这一幕让沈末苏彻底放弃。这场婚姻本就是各自为谋,如今也没什么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春色诱人》精彩片段

医院急诊室人来人往。

坐在病床上,沈未苏一手打着点滴,一手拿着口红细细涂抹着翘起的唇瓣。

那模样娇媚得不行,一旁的护士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绝色美女不常见,出了车祸还能坐在急诊室若无其事化妆的,更不常见。

不远处,一抹清贵身影疾步从门口走入。

沈未苏摆弄了一下光泽柔顺的卷发,对护士糯声道,“我丈夫来了。我等下要陪他出席晚宴。”

男人黑西装英锐不凡,五官深刻俊美,那高高在上的气魄太过显眼,嘈杂的医院里,他几乎是一秒就吸引了所有注意。

护士正赞叹这对人类高质量夫妻,抬眼,却见那道挺拔身影走了几步后,忽然转了个方向,朝着另一侧一个床位走去。

帘子被拉开,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女人虚弱地歪在那儿,见到男人的一瞬,顿时颤抖地哭起来,“砚怀,我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周砚怀昂贵平整的西装被她蹭了一襟的血,他浑不在意,大掌极轻地拍抚着女人的后背,嗓音磁沉幽缓,“没事了栀宁。”

那亲密的样子,任谁看了都知道关系匪浅,护士不由得尴尬地看了眼一旁的沈未苏。

却见她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又从包里掏出粉饼来。

那头,安抚了许栀宁,周砚怀冷眸一抬,“肇事者在哪?”

一旁的医生顿时觉得压迫感十足,下意识地往远处某个床位一指。

周砚怀凝着寒气,起身走了过去。

半开的帘子被重重掀开,四目相对的片刻,周砚怀肉眼可见地脸色一沉。

沈未苏斜靠在床头,一身湖蓝缎面礼裙优雅高贵,珍珠耳饰飘飘摇摇,要不是她手上还打着点滴,他还以为这里不是救死扶伤的医院急诊室,而是纸醉金迷的巴黎时装周。

沈未苏无视他一脸阴霾,翘着小指拍着粉扑,“你来的正好,护士叫我找家属,你去办下手续。”

周砚怀睇着她,就算没亲眼目睹,但他满襟许栀宁的血,车祸的严重性也完全可以想象。

她的满不在意,让他长眉深敛,“你活腻了,沈未苏。”

不悦,凉薄。

有那么一秒,沈未苏脸上的淡然差点没挂住——她以为,不管怎么样,自己的丈夫起码会问一问事情的经过再下结论。

她将粉饼丢进包里,周砚怀才注意到,她另一只手腕上包了纱布。

眉心微微拧起,他刚要开口,一只细手就从后面拉住了他,女人虚弱道,“砚怀,别为了我争吵,我没什么事的。”

她又看着沈未苏,“她也不是故意的,算了吧。”

好通情达理,可惜沈未苏不吃这套,眉眼一瞥,“交警已经划分完责任了吗?”

许栀宁咬了下嘴唇,“还没……”

“那你现在,还没资格说算了。”沈未苏慵懒靠着,眉眼间却盛气凌人,“要是全责的是你,我的一切损失,你都要照单赔偿。”

许栀宁脸色一白,后退间,伤口不小心撞到。

她低呼着,周砚怀已经袒护地扶着她单薄的肩膀,沉着脸看沈未苏,“回头我再跟你算账。”

两人身影消失,沈未苏定了会儿目光,转头想叫护士,却见护士正一脸同情地看着自己。

她红唇扬起个明艳的弧度,仍是风情万种的,“麻烦帮我拔下针。”

——

沈未苏回到澜苑,洗了澡换上睡裙,坐在熟悉的沙发上,那种劫后余生的后怕感才涌上心头。

她刚拿到驾照没多久,自知车技不好,所以一直规规矩矩的。怎么和别车撞上的,她压根就没看清楚。

谁想到,头一遭出车祸,碰上的竟会是许栀宁——她丈夫心心念念的人儿。

看着手腕上的纱布,周围忽然冷清得紧,好友的视频恰好弹了过来。

听她讲了始末,好友愤愤,“哪儿就这么巧?那么多车偏偏你俩撞上,我看她就是故意的。你等我找人查监控,这事没完!”

沈未苏往后一靠,“算了,给交警处理吧。”

她从医院出来,周砚怀的司机就等在门口,告诉她宴会推掉了,然后不容二话送她回家。

他几时对她这么周到过,无非是不要她带伤出去惹人非议,更防她跑去老宅告状。

他在乎的根本就不是车祸的责任在谁,她就是掀翻天了也没用。

好友也知她所想,便转移话题,“我给你邮的东西收到没?”

沈未苏脚尖碰了碰堆着的快递,“什么?”

“能让你快乐的东西。”

沈未苏从气泡膜里抖落出那一根东西的时候,房门正打开。

熨帖齐整的西裤包裹着修长双腿,男人迈入房间,俯身将滚到面前的东西捡起来。

看着那个熟悉的形状,周砚怀长眉微蹙。


室内一片寂静,手机里,好友贼贼的笑声从手机里传来,“你老公让你独守空房,我不能让你亏着——女人,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沈未苏哪料到周砚怀竟会回来,这一刻简直社死,抬手切断了视频。

周砚怀慢步走过来,俯身将那根东西放到茶几上,抬手扯开几粒衬衣扣子,“我亏着你了?”

沈未苏翻翻眼睛要起身,腰却被他揽过去,“我看看。”

说着,他握住她受伤的手腕,长指摩挲着那细瓷似的肌肤,那力道很轻,叫人生出几分被疼惜的错觉。

“我把老冯调给你,以后别自己开车。”

老冯可是他御用多年的司机,沈未苏收回胳膊嘲弄一笑,“周先生可下血本了,我答应你不跟爸爸告状就是了。”

周砚怀神色不明地凝她一眼,“你知道就好。”

说着,脱了外套进了浴室。

沈未苏听着水声,知道他这是要留宿的意思——他最近一个月都没回来过,为了保护那女人,可真是甘愿委屈自己。

心里一股气怄着,她走到浴室门口想跟他吵几句,忽然就想起来,结婚时他就明确说过,能给她的,只有周太太的身份,别的不要奢求。

寻常夫妻那样明明白白吵一架,也算奢求。

水声停了,周砚怀在里面说,“拿套睡衣给我。”

沈未苏才不伺候他,抬步要走,浴室门忽然开了,麦色的长臂一把将她拉进去。

睡裙很快被弄湿,沈未苏气恼地推拒他,“你没人性,没看我手伤了吗?”

“医生说只是一点擦伤,我不弄你手。”他嗓音低得令她颤抖,“不是怨我让你独守空房?”

沈未苏微愣,他过后又回医院问了她的情况吗?

周砚怀细细噬咬着她的唇,“她回来看病,很快就走。你别闹……”

不争气的,那一句“别闹”落下来,沈未苏竟然周身一软。

……

一早,沈未苏醒来就闻到食物的香味。

下了楼,周砚怀正在厨房弄早餐,单手打鸡蛋,很是利落。

她靠在门旁看着那矜贵从容的身姿,想起昨晚,因她手伤了,他没像以往要得那么凶狠,体验竟是久违的柔情蜜意。

周砚怀这人,渣了,又不完全渣。

她拿着三明治咬了几口,就听见周砚怀手机响,他头也不抬地叫她,“接。”

沈未苏把他电话拿起来一看,是周父发来视频。

她接通后,那头愠怒的脸愣了下,再看看小夫妻竟然在厨房里一起做早饭,转瞬间就和煦下来,“苏苏,我怎么听说昨儿个你撞车了,怎么回事?”

周砚怀转身靠在流离台上,目光投向她,寂静却颇有重量。

从昨晚到现在,一切的体贴瞬间都有了缘由。

沈未苏觉得手里的三明治索然无味,放回盘子里,脸上笑意无温。

她扬扬胳膊,向周父解释,“让爸担心了,我就是和人剐蹭了一下,手上破了点皮,没事的。”

周父见她确实无碍,叫周砚怀过来,“苏苏上班的地方也不远,我看以后你来接送她。”

沈未苏脱口拒绝,“不用了爸,我还是觉得自己开车方便,车技多练练就好了。”

周父又说,“砚怀,你最近把别的事放一放,好好教教苏苏怎么开车。”

沈未苏随便一个话题岔开了,三两句就把周父哄得忘了这茬。

她的伎俩被周砚怀收入眼底,他靠在一旁,眸光淡漠凉薄。

沈未苏挂了电话,一眼就瞥见屏幕提示未读的信息,“许小姐的医生今天到。”

顿时有点反胃,她将手机丢给他,他也懒得再装,看了一眼信息,立刻就拿了外套走了。

外面车声远去,沈未苏扭头回房间。

路过垃圾桶,她忽然看到好友寄来的那根东西被扔了进去,皱眉拿出来,明晃晃地摆在茶几上。

她决定收回刚才那句话,周砚怀渣了,渣得彻底。

电话在床头响,她过去接了,那头人急声叫,“未苏救命!我扭伤了脚,这次的演出你能替我上吗?”

那头不迭哀求,“我知道这场戏跟男舞者的亲密动作多了点,但这都是为了艺术,你能不能跟你丈夫商量一下……”

沈未苏打断,“我答应。”


夜晚的大剧院座无虚席。

今日演出的舞剧《破镜重圆》,以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和男女舞者之间大胆奔放的肢体动作火爆出圈,在海外上演多场都是一票难求,这次回到国内,瞩目依旧。

周砚怀站在贵宾包厢门口,白衬衣黑西裤,清俊疏冷,长指夹的烟缓慢燃着。

助理在旁说,“周先生,罗医生团队的人都到了。许小姐白天的诊疗效果很好,她也跟着来了。”

周砚怀淡淡地嗯了一声。

助理瞄着他的脸色,又说,“交警那边也来了消息,昨晚的车祸,太太的车是正常行驶,许小姐违规变道,是许小姐全责……”

周砚怀却像是早知道似的,没有一丝波动,筋络分明的手将烟按在灭烟器上,抬手推开了包厢。

看到他进来,恹恹的许栀宁眼睛瞬间亮起来,起身叫道,“砚怀,我在这。”

周砚怀和包厢里几位医生打过招呼,在她旁边坐下来。

节目开场,穿着红色低胸裙的女舞者叼着一只玫瑰花登场,和着动感的节拍,踩着高跟鞋,风情万种的舞步一出场就夺走所有人的注目。

许栀宁无心节目,总觉得周砚怀身上透出一股捉摸不定的冷意,她向来看不透他,这会儿只能频繁撩头发,将额角那块长长的纱布露出来。

好一会儿,听到身边男人开口,“不是一直想办画展吗?最近别乱跑,好好准备一下。”

许栀宁心下一甜,这才有兴致看节目。

台上,男舞者正赤着上身,喷张的肌肉与女舞者曲线紧贴,两人同叼一支玫瑰贴身摇摆,那是一幅令人面红耳赤的香艳画面。

观众席一阵沸腾,许栀宁盯着那个性感撩人的女舞者,越看越觉得不对,脱口道,“那……那是沈未苏?”

一旁,周砚怀目光落在那浑然忘我的女人身上,搭在桌沿的长臂瞬间青筋虬结。

……

后台被大大小小的鲜花礼蓝堆得水泄不通。

沈未苏虽然是学舞蹈出身,但嫁给周砚怀之后就减少登台了,一直在做幕后编排工作。今天一站在舞台上,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令她颇为怀念和享受。

“未苏,女一号被你跳绝了,要不要考虑回到舞台上?”

“人家未苏有个好老公,被宝贝得藏起来,哪舍得让她吃这种苦?”

沈未苏淡淡一笑,起身去更衣室。

同事只知道她已婚,却不知道她嫁的是谁,周砚怀和她只低调的领了证,平时也很少以夫妻名义公开露面。

娶她,是周父力排众议决定的,周砚怀并不愿意。

未苏刚到更衣室,就听见外面传来陌生男人放肆的笑声——

“这跳舞的女人就是身段好,那小腰恨不得我两手一合就能掐住,扭得我口干舌燥的……”

“梁少这是起兴了!等我去打听一下今儿个跳女主角的是谁,弄来给梁少降降火……”

沈未苏脸色淡漠,正要关门,忽然看到个俊漠身影立在不远处。

她莫名心情愉悦,一袭低胸红裙如火似焰,慵懒地靠在门旁,歪着头,细长的眉眼透出无尽撩人的风情,朝着周砚怀挑衅地扬了扬眉。

看着周砚怀迈步过来,沈未苏抬手要关门,不料他动作更快,一把撑开门闯了进来,而后反锁。

沈未苏踉跄着,被男人一把扯过去,周砚怀用拇指重重地揉开她唇上艳丽的口红,不带一丝语气地说,“沈未苏,我看你是真活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