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龙魂至尊

龙魂至尊

狂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天为了家国,几年都没有与家人联系,虽然心中有遗憾,但却丝毫不悔;凭借着一人之力,灭掉欧域的八大至尊,成就了一代龙魂,名扬整个天下。在关键时候,叶天选择了归隐,回归都市,寻找平凡简单的生活;实际上是为了当年那个女孩,若不是她在生死关头救下他,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叶天难有如今的成就。

主角:叶天,梦萱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天,梦萱 的女频言情小说《龙魂至尊》,由网络作家“狂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天为了家国,几年都没有与家人联系,虽然心中有遗憾,但却丝毫不悔;凭借着一人之力,灭掉欧域的八大至尊,成就了一代龙魂,名扬整个天下。在关键时候,叶天选择了归隐,回归都市,寻找平凡简单的生活;实际上是为了当年那个女孩,若不是她在生死关头救下他,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叶天难有如今的成就。

《龙魂至尊》精彩片段

“诸位集结于此,所为何事?”

夏国北境,一帅气青年,立身于欧域九大至尊面前,沉声问道。

“叶天,仅仅五年时间,你便成就尊境,你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世界平衡,今日我等便要取你项上人头,去京都问责!”

九大至尊负手而立,语气咄咄逼人。

“尔等欺世盗名之辈,何必惺惺作态!”狂风席卷之下,叶天气极反笑,“我叶某跻身至尊便是打破世界平衡?那尔等成就至尊多年,岂不早就该死?也罢!今日我叶某就如了尔等心愿,干脆打破你们嘴里所谓的平衡!”

说着,叶天全身爆发出凌厉的杀意!

“大言不惭,你与我等同为至尊,想要以一敌九,你毫无胜算!今日我等便将你斩杀,踏平北境!”

九大至尊,面色阴沉,眼中尽是不屑。

“九大至尊?我又有何惧?”

叶天大喝一声,身体瞬间化作一道虚影,与九大至尊战在一处。

一时间,天地变色,山崩海啸。

这一战!打了三天三夜夜,叶天一人尽屠欧域九国至尊强者,一举问鼎,名震天下,成为世间第一战神!

北境从此,无人敢犯!

……

冀州市,四月!

北城大厦前,叶天坐于车内,接过一旁紫璇递来的照片。

“报告龙魂,您要找的女人在六楼,她的名字叫梦萱,京都梦家之女!单身,未婚嫁,五年前与梦家闹翻,独自在冀州经营一家名叫梦泪的婚纱设计公司。

梦萱生活很有规律,不过,冀州刘家大少,刘子昂最近一直在纠缠梦小姐,曾识图对梦小姐用强,占有她!”

紫璇恭敬汇报,看向叶天时,神色中满是仰慕与敬畏。

一个月前,北境一战,叶天尽灭欧域九大至尊强者,震惊全球,自那时起夏国再无战事。

因此叶天回调,执掌夏国神秘组织龙组,位极人臣。

“刘家?给我查!我要这个刘家的所有资料,我叶天的女人也敢指染?简直不知死活!”

叶天面露怒容,身上杀气在不觉中便迸发而出。

梦萱,五年前无意救了叶天一命的女人。

那时,叶天还未前往北境,是冀州,年少有为的明星企业家,可就在他意气风发,准备带领一手创建的天羽集团上市时,却惨遭歹人陷害。

他最信任的助手李岚,那个他从黄埔江畔亲手救回来的女人,与他的合伙人密谋给他下药,诱导他与李岚共处一室,并招来媒体拍个正着,告他强J!

那时他趁乱冲出人群,血脉膨胀中闯入一个陌生女子房间,与其发生了关系,这才得以活命。

醒来时,女子早已不知去向,一群警察破门而入,当场将其抓获,关进大牢。

入狱服刑后,叶天被神秘组织选中,以戴罪之身加入护龙军服役。

五年来,那女子是他心里唯一的牵挂。

服役期间持续征战,他无法脱身寻找,如今他从北境归来,终于有时间可以清算过往恩怨。

“在车里等我!”

叶天开门下车,直奔大厦六楼。

刚出电梯,叶天还未稳神,便听到梦萱工作室传来一阵呼喊声。

“梦萱,你个垃圾还想立贞节牌坊?老子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别给脸不要脸。

整个冀州都知道我想要你,你特么居然拒绝老子?今天我刘子昂要不把你弄到手,老子就没脸在冀州呆了!”

“刘子昂,你想干嘛?给我滚出去!”

叶天剑眉紧皱,心中怒火燃烧,直接推门而入。

“先生,救命!”

叶天的到来,让梦萱如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忙高声呼救。

叶天跨步上前,拉开刘子昂,一把将梦萱护到身后。

“谁拉链没拉,让你这么个玩意儿跑出来了?我刘子昂的事情你也敢管?活腻了吧!快滚!不然老子弄死你!”

叶天闯入,坏了刘子昂好事儿,令他恼怒不已,他此时面色狰狞,对叶天怒目而视,眼中尽是杀机。

刘子昂身为刘家大少,在冀州呼风唤雨,无人敢惹,今日叶天却坏他好事,这让他如何能不生气!

“聒噪!”

叶天抬手,一个大嘴巴子,直接甩了过去,一句废话都没说。

刘子昂右侧脸颊,瞬间多出个巴掌印,极速肿起。

“你…你特么居然敢打我?”

刘子昂,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叶天。

叶天这一巴掌,不仅打楞了刘子昂,也惊呆了立于叶天身后的梦萱。

她没想到这突然进来的客人,脾气竟如此火爆,直接动手打了刘子昂,可这一巴掌却也找来了无穷的麻烦。

“先生,你冲动了,那可是刘家大少刘子昂,你惹不起的!现在你打了他…唉~都怪我!是我害了你!”

梦萱心中愧疚,她感觉是她喊来叶天,才让场面变得如此。

“老子的脸你也敢打?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恐惧!给我去死!”

刘子昂双目充血,脸上表情已变得扭曲,咬牙切齿,脸上表情狰狞无比。

啪…

叶天反手又是一大嘴巴子,将刘子昂的脸抽了个匀称。

谁都没有想到,在得知了刘子昂身份后,叶天居然还敢动手,梦萱和刘子昂二人,惊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去死!去死!你给老子去死吧!”

气愤让刘子昂丧失理智,抄起一旁桌案上的裁剪刀直直刺向叶天面门。

啊…

叶天身后,梦萱吓的紧闭双眼,心中尽是自责,她感觉是她害了叶天,让他平白遭遇到了这杀身之祸。

“放开我!”

梦萱没有听到应该出现的惨叫,反而听到了刘子昂痛苦的挣扎声。

梦萱睁眼,看到叶天单手掐着刘子昂的脖子,将他拎在半空。

梦萱只感觉大脑“轰”的一下变成了空白。

“先生,快放手!杀了他!你我这辈子就都完了!”

她匆忙上前,拉着叶天手臂,焦急的说到。

说话时,她眼中都急出了泪水。

叶天像丢垃圾般,将刘子昂随手丢在地上。

“滚!”

“再敢纠缠梦姑娘,你就等死吧!”

叶天身上杀意弥漫,吓的刘子昂瞬间吓尿,黄色液体顺着裤腿流出。

“你等着!老子要是能让你看到明天的太阳,老子就不姓刘!”

刘子昂连滚带爬,跑向门外。


完了!

要出大事儿!

刘子昂离去后,梦萱直接跌坐在地,脸上满是担忧。

旋即,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猛然起身抓住叶天,拉着他走向门口。

“快!跟我走,我送你离开冀州,刘子昂受此大辱,定然不会放过你!”

叶天眉头微皱,看向梦萱。

“梦萱小姐,你在害怕什么?大夏帝国是法制过度,难不成他刘子昂还敢当街杀人?”

闻言,梦萱脸色焦急。

“先生,你不懂!帝国的律法在他们眼中形同虚设,在冀州他们就是法!刘子昂即便是当街杀你,也没人敢管!”

叶天轻笑,满眼柔情的看着梦萱说道:“梦萱小姐不用担心,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怕他刘子昂!”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听劝?”

见叶天依旧如此,梦萱已顾不得许多,只能连拉带拽带叶天离开。

就在这时,刘子昂跋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想走?晚了!今天你们两个都得死!”

公司门被重重踢开,一行十几人,以刘子昂为首,迈步走进梦泪。

刘子昂当先走进,看向叶天,面容狰狞。

“小子,今日!老子必杀你!”

十几人在身边候着,刘子昂心有底气,已不惧叶天。

他想来,叶天虽是能打,可,双拳难敌四手!

所以!刘子昂认为他吃定了叶天。

“刘子昂,你要干嘛?想光天化日,当街杀人?你就不怕连累刘家?”

梦萱没想到,刘子昂来的如此之快!现在她想带叶天离开已是不可能,她只好出言威慑,想让刘子昂有所忌惮。

呵~

刘子昂冷笑一声,看向梦萱的眼中尽是戏谑。

“怕?我刘子昂字典里就没有这个字!想报官的话,请便!我看哪个督查敢管我的事!”

梦萱气急,刘子昂实在是无法无天!让她很是无奈。

“梦萱!你个垃圾废物,既然老子追求你,你不同意!那就别怪老子无情了!

你还真当老子要娶你这废物?到了这时,也不怕告诉你,老子对你只想玩儿玩儿罢了!不过…之前想着玩儿够了就放过你。

现在!

老子把你玩儿腻了,就把你卖到黑市!!”

话到后面,刘子昂眼中满是邪恶和愤恨,就好似想当场推到梦萱,实行那恶略行径一般。

啪…

不知何时,叶天来到刘子昂近前,甩手一个大嘴巴子。

这次,叶天没有留手,这一把掌下去,刘子昂三颗槽牙直接飞出,鲜血喷涌。

嘶…

叶天除外,所有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满脸震惊。

“还愣着干嘛?给我杀了他!”

刘子昂反应过来,急忙捂着被打脸颊后退,唇齿不清,向身后十几人命令到。

顷刻间。

立于刘子昂身侧的十几人将叶天团团围住,欲将其制服。

梦萱见状,忙掏出手机报官,她已别无他法,哪怕是知道督查会偏袒刘子昂,此时也只能先报官了,不然叶天今日必然在劫难逃。

可…

接下来梦萱所见,刷新了她对强悍的认知。

只见叶天,在她报官的空档,迅猛出手,顷刻让那十几人丧失了战斗力,倒地哀嚎起来。

咕咚~

刘子昂傻了!

他以为吃定了叶天,可现在却再次败北,而且,让叶天更怒了。

“大哥!我错了!您就当我是一个屁放过我吧!”

刘子昂见状直接“扑通”跪倒在地!瑟瑟发抖,匍匐在叶天脚下,不停磕头求饶,险些就要给叶天舔鞋了!

“梦萱小姐,你说!该怎么处置他?”

叶天抬脚将刘子昂踩在脚下,侧目,向梦萱询问。

刘子昂是因羞辱梦萱,叶天才如此愤怒,此时他服软,自然是交于梦萱处置!

可…!梦萱犯难了!

要是就这么放走刘子昂,他定会集结人手再来报复。

可要是不放,他们又能对刘子昂怎样呢?

叶天脚下,刘子昂闻言,心中一喜。

叶天的狠辣,他已亲身体会,可梦萱不同,她是女流之辈,性情柔弱,定不会将他如何。

“梦萱小姐,对不起!我不是人!我特么就是个畜生!是我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想对您不轨!求您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刘子昂忙爬到梦萱脚下求饶,一把鼻涕一把泪想让梦萱放过他。

梦萱面露难色,不知该如何抉择。

“梦萱小姐,您放心,只要您能放过我,我向您保证一定不会再有别的想法!”

刘子昂不傻,相反很聪明,他一眼看出梦萱的担忧,急忙做出承诺。

梦萱虽知刘子昂不可信,可也没办法,开口便要放过他。

“刚才是谁报官的?”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督查的声音。

紧接着,六名督查,神情肃穆的大步走了进来。

说时迟,那时快。

在督查进来的瞬间,刘子昂就地一滚来到几名督查脚下,起身,指着叶天说到:

“快!把这个行凶者给老子抓起啦!”

刘子昂的脸色堪比狗脸,说变就变!

上一刻,还卑躬屈膝一副孙子样,而这时,却趾高气昂向督查下起了命令。

督查队长皱眉,他已认出刘子昂,若在平时,他必会听刘子昂的抓叶天,可今日,他得了命令,需公正执法!

“刚才报官的是誰?”

督查队长再次询问。

“是我!”梦萱回答。

接着!她将之前事情,原原本本告知了督查队。

“事情的经过你们都知道了,该怎么做不用我教吧!”叶天淡淡说到。

闻言,督查队长看向刘子昂,就要下令抓捕。

可,刘子昂忽然震怒,指着督查队长大骂:“你特么是眼瞎了吗?老子是刘子昂!刘家大少!你们敢抓我?”

这些督查刘家每个月都有打点,而且数额不小,若是往常,只要见到他刘子昂,这些督查便会一个个上前阿谀奉承!

然,今日却…

“梦萱小姐,您有证据可以证明刘子昂对您的不轨行为吗?”

督查队长无视刘子昂,微笑看向梦萱询问。

这些督查今天的表现,让梦萱也是很疑惑,不过,她只是稍微愣神后,便匆忙说到:

“有!我店里有监控。”

事件已然明了,督查队长看向刘子昂。

“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说你大爷!你们是脑子进水了吗?老子可是刘家大少!敢抓我?老子让你们通通吃不了兜着走!”

督查队长的话,激怒了刘子昂,他挥舞拳头狠狠打了过去!


“还敢袭警?给我铐起来,带走!”

巡逻队长伸手,抓住刘子昂的拳头,反手将其制服,将其带离。

直到巡逻队离去多时,梦萱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我说了,没事儿!”叶天轻笑,温柔的看着梦萱。

梦萱没好气的翻个白眼,娇嗔的瞪了叶天一眼,“吓死我了!刚刚,如果不是这支巡逻队公正,你我就完蛋了!”

“不会!法律是公正的!它不保护坏人。”叶天淡淡一笑。

梦萱无奈,向叶天致谢:

“先生,刚才真是多亏你了,不是你及时出现,我就被刘子昂给…”

说到这里,梦萱才想起叶天是客人,忙问道:“对了大哥,你是来给妻子定制婚纱的吗?”

叶天语塞。

“我…”

方才,叶天只想打远处看看梦萱,可,遇到这茬儿,没多像便冲了进来。

叶天想说路过,可整层就梦泪这一家公司,显然不具备说服力。

“我…我…我是来找工作的!”

叶天一本正经,说着刚想出的谎言。

他此时模样尴尬,若被紫璇看到,定会震惊,难以置信。

北境之王!世界战神!竟也会有尴尬之时!这消息,若是传出,定会在国际掀起波浪。

“找工作?”

梦萱皱眉,有些不信!

“对!找工作!”叶天神情肃穆,坚定回答。

梦萱犯难,她一向独来独往,自己经营梦泪,从未想过招工。

可今日,发生这事儿,梦萱后怕,也有寻伴之意。

看向叶天,梦萱皱眉,若无五年前那件事情,就冲刚才这份恩情,她会果断招叶天为伴,可此时,她在犹豫。

“那你以后就负责我这里安保吧!”

片刻后,梦萱无奈说到。

闻言,叶天心中一喜,波澜不惊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

“多谢老板。”

梦萱未语,微笑视之。

她会答应,是怕叶天出去会被刘家报复。

“梦萱!”

“叶天!”

两人礼貌握手,算是结识。

“坐吧!”

招呼叶天入座,梦萱热情的泡了两杯普洱茶。

“先说好,在我这里工作,工资不会很高!”梦萱开门见山的说道。

叶天装作为难,略微犹豫。

演戏也要演的逼真,说是来找工作的,若不关心薪资,梦萱定会起疑。

“您能给多少?”

犹豫片刻,叶天询问,脸上装出担忧之色。

“一个月,我只能给五千!”

梦萱面露为难,缓缓说到。

“可以!签合同吧!”

叶天一口答应!

在冀州,月薪五千算不得多高,可也不低。

叶天如今虽不关注这些,却也了解。

“你怎么不争取更高薪资?”

叶天一口答应,让梦萱愣神,她还想,叶天若嫌少,她就在加一些。

“安保,月薪五千已是高价!若多拿我会于心不安。”叶天看向梦萱微笑回答。

“你从过军吧!”

既已商定,梦萱便不再纠缠薪资之事,随口向叶天询问。

“对!刚退役不久!”

叶天实话实说。

“真的?”

梦萱面露喜色,惊讶的看向叶天。

叶天不明所以,疑惑点头。

“你…你…你可以帮我个忙吗?”

梦萱低声询问,说话时脸颊瞬间升起绯红。

“梦总,你是老板,有事儿尽管吩咐。”

叶天忙开口回应。

不过,叶天却是心中疑惑,是什么事情能让梦萱脸颊绯红呢?

“你…你…你可以冒充我老公吗?”

梦萱低声说到,说完,脸颊更红了。

“冒…冒充你老公?”

叶天震惊,有些慌神,近两年,他这是第一次慌神。

“叶天,你别误会,是这样的,五年前我遇一渣男,与其生下一女,之后渣男便不知所踪,五年来一直是我们孤儿寡母一起生活。

以前还好,现在女儿长大了天天吵着要爸爸,我也是没辙,才会想到这个办法,刚好你又从过军,也好和孩子解释!”

痛!揪心的痛!

哪怕是当年执行任务险些身死时,叶天都没如此难受过。

这一刻,当他听到梦萱的话时,叶天心如刀割。

他不敢想,梦萱这些年一人带着孩子是怎么过来的。

这一刻!

叶天多想告诉梦萱,他就是五年前那个渣男。

可他明白,现在还不能说。

话一出口,梦萱必会将他驱逐,永不相见。

方才,梦萱说出“渣男”二字时,眼中闪过的怨恨,叶天便知这事儿麻烦了。

“我愿意!”

叶天赶忙答应,生怕梦萱会反悔。

“太好了!真是谢谢你了叶天。”

梦萱激动,看向叶天感谢,可,转瞬又恢复常态!

“我女儿叫梦菲,今年四岁,在上幼儿园,等下你就陪我去接她下学吧!”

闻言,叶天心情激动,忙回答:

“好!没问题!”

此刻,叶天心里满是期待。

......

冀州双语幼儿园。

叶天和梦萱立身于校门口,静等梦菲出现。

不多时,铃声想起。

“妈妈~妈妈~”

一可爱女孩儿,如天使,跑向梦萱!

可这时!一男孩儿,却从旁边,一把将女孩儿推倒。

“野种!你碰到我了!滚开!”

叶天,原本还满心欢喜,这一刻!他面色如冰。

啪…

女孩儿起身,一个大嘴巴子打在男孩儿嘴上,一脸严肃的说:

“菲菲才不是野种,菲菲有爸爸!菲菲有妈妈!你要向菲菲道歉。”

看到这儿,叶天脸色稍有舒缓。

“敢打我儿子!你这小野种不想活了是不?老娘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啪…啪…

叶天愣神间,一华贵妇人,一把抓住梦菲,在她可爱的小脸儿上留下两个巴掌印。

那贵妇还欲再打,叶天上前赶忙将孩子抢下。

“刘梓琪,立刻向我女儿道歉!”

梦萱跨步,立于刘梓琪身前,冷声说到。

“道歉?我凭什么道歉!你家野种敢打我儿子,我没打死她就不错了!还想让我道歉?”

刘梓琪,趾高气昂,态度不可一世。

先是两巴掌,后又一连两句野种,刘梓琪已彻底惹怒叶天。

叶天本就对梦萱母女愧疚万分,此时看到这一幕,更是心如刀割。

啪…

啪…

......

叶天一把抓住刘梓琪开始掌嘴,一下比一下重,直把刘梓琪打成了猪头。

“你…你…你居然敢打我?老娘我可是刘家大小姐!我要让你碎尸万段!”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