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顾家三公子

顾家三公子

沐潇三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惜朝是一代将门的继承人,他本该荣耀万千,却因为六识未开而昏昏碌碌二十载,受尽世人嘲讽与白眼。在他弱冠之时意外觉醒前世记忆,从此开六识起风云,王者归回,他必将成为称霸一方的强者。可谁知在此之前他做了许多糊涂事,还成为了李家的上门赘婿……

主角:顾惜朝,顾庆岚   更新:2022-07-16 03: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惜朝,顾庆岚 的女频言情小说《顾家三公子》,由网络作家“沐潇三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惜朝是一代将门的继承人,他本该荣耀万千,却因为六识未开而昏昏碌碌二十载,受尽世人嘲讽与白眼。在他弱冠之时意外觉醒前世记忆,从此开六识起风云,王者归回,他必将成为称霸一方的强者。可谁知在此之前他做了许多糊涂事,还成为了李家的上门赘婿……

《顾家三公子》精彩片段

“圣诏:顾家三公子入赘李家,准!”

一道圣谕打破了天风国的宁静,瞬间席卷了整个天风国京城的各个角落。

一时间,整个京城都掀起了一片哗然,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久久难以平息下去。

顾家乃是天风国的顶尖世家,现任家主顾永,曾是天风国的开国大将,立下了赫赫之功,位列天风国的当朝一品元老,权势滔天。

谁也不知道顾家老爷子是怎么想的,竟然让自家的孙子入赘李家。虽然李家和顾家是门当户对,可是入赘的事情太过于震惊,无数人都膛目结舌的张望着。

此时,偌大的顾家内,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青年正站在幽静的湖边,像是在沉思着。

青年面如冠玉,眉若刀锋,口如月勾,自有一股淡淡的飘逸在他的身边缠绕着,令人有些看不透。

顾惜朝,便是青年的名字,也就是顾家的三公子。

“顾家……顾惜朝……”顾惜朝看着平静的湖面,眼眉轻轻一眨,喃喃细语的念叨着:“没曾想,世间真有轮回之说。”

今天是顾惜朝二十弱冠之日,他从一大早就开始站在这儿,一动不动。周围很多的下人都在不远处眺望着顾惜朝,琢磨着自家公子今天是怎么回事。

按理来说,自家公子每天要不出去闹腾一下,根本就无法安宁,今天这是怎么了?

顾惜朝今天的表现太过于反常了,以至于很多下人都面面相觑的疑惑不已,甚至禀报给了顾家老爷子。在这一座座碉楼的周围,还有一道接着一道的深沉气息涌动着,似乎是在观望着顾惜朝,害怕顾惜朝突然想不开就跳湖了。

“轮回之术,蒙天听,封六识,遮尘眼。待到二十弱冠时,六识开,记忆现,不亚于重活一世。”顾惜朝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将前生的记忆和今生的记忆融合在了一起,并且喃喃轻语的说着:“我,真的成功了。”

顾惜朝,前生他乃是某个位面的天玄境强者,偶得轮回转生之秘法。前生,他濒临死亡,不得不使用轮回转生秘法,希望可以搏得一次重来的机会。

直到今日的弱冠之时,顾惜朝的六识才彻底打开,前生记忆才回归。

“三少爷,你没事吧?”伴随着一阵的脚步声和轻喃问候声,一个年若八十的老者走到了顾惜朝的旁边。

顾惜朝愣了一下,咧嘴笑道:“易伯,我没事。”

易伯头发花白,穿着一身淡灰色的粗糙长袍,面容极为的慈祥。他是顾家的老管家了,曾随顾家老爷子东征西讨,流过血,断过骨的男人。

顾家的下人知道自家公子在怎么纨绔瞎闹,都不会对易伯不尊敬的,因此下人们赶紧的将顾惜朝站在湖边几个时辰的事情告知给了易伯和顾老爷子。毕竟,一般的下人可不敢随意打扰自家的公子,不然被扣掉月钱是小,要是挨板子就麻烦了。

“三少爷,是不是因为老爷的决定,才郁郁寡欢?”别人不敢说的话,易伯可敢说出来,毕竟在易伯看来,眼前的三公子还是一个孩子罢了。

顾惜朝没有回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易伯张了张嘴。

看着顾惜朝的模样,易伯慈祥的笑了笑,然后轻声说道:“三少爷,老爷这些天得到了一本纯炼体的功法,晚上我给你拿过来瞧瞧,看看少爷喜不喜欢。”

“好,谢谢易伯了。”顾惜朝轻轻点头的笑道。

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是体气兼修。可是顾惜朝不知为何,自小就无法引气,根本就没有办法修炼。为了这件事情,顾家不知道动用了多少的人力物力,为顾惜朝寻找名医,寻找合适的功法,可是都一一失败了。

“三少爷,那我先下去了。”易伯看着顾惜朝淡然的模样,佝偻的身子轻轻一斜的弯了下去,然后慢慢的朝着一边离开,心里苦唉道:“唉,可怜这孩子了。”

从顾惜朝小时候以来,顾家老爷子便给他试过很多的方法,可是都没有办法让他修行。到今天为止,顾惜朝依旧是半点儿玄力没有,完全是普通人一个。

“六识封闭,神智蒙尘,当然无法修行了。”顾惜朝嘴角闪过一抹苦笑,想着年幼时顾家上下为他奔波修行之事的模样,心底不觉一热:“不过现在嘛,一切随我心而已。”

当天夜里,易伯便拿着一本纯炼体的功法给顾惜朝,顾惜朝随意便放在了桌上。

顾惜朝盘膝而坐,一股接着一股的玄力在他的身体周边环绕了起来,整个人的气质更加的飘逸了起来。

轰!

一声闷响而起,顾惜朝轻闭的双眼缓缓睁开了,淡淡的光泽慢慢从他的皮肤隐藏了下去。

“人玄境初期。”

顾惜朝慢慢的站了起来,长吁出一口气,然后嘴角微微扬起的自言自语着:“这些年老爷子到底给我用了多少药材,我血脉中残留的药力甚至都可以支撑到我突破地玄境了。”

第二天,晨曦的阳光温暖的洒在大地之上,令无数人都慢慢苏醒了。

顾惜朝在丫鬟的伺候下,洗漱完后,说道:“小玉,看你这模样,有什么事情吗?”

“少爷……那个……”站在顾惜朝左侧的一个妙龄少女瞬间一愣,有些尴尬的轻笑了一声,小声说道。

“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顾惜朝身形一顿,回头询问。

“少爷,刚刚二爷的人来过,说二爷让少爷过去一趟。”小玉轻轻低着颔首,脆音妙语的说道。

“二叔?”顾惜朝眼眸微微一眯,点头道:“我知道了。”

随后,顾惜朝走出了自己的院子,径直朝着前方走去。

清心院,顾家二爷居住的院子,这儿清净至极,寥寥草草的人影都没有几个。

顾惜朝迈进了清心院后,按照以往的记忆,走到了一个杨柳依依的石桌旁。在石桌的旁边,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坐在一个木椅上面,双腿上面盖着一层黑色的布缟。

男子便是顾家老爷子的二儿子,顾惜朝的二叔,顾庆岚。他一袭黑发夹杂着几缕白丝,垂落在他的肩膀上,他沉望着步步而来的顾惜朝,面无表情。

“来了。”顾庆岚一双剑眉轻轻一挑,冷声说道:“坐吧!”

“是,二叔。”顾惜朝微微行了行礼,然后坐在了顾庆岚的对面。

“嗯?”顾庆岚眼皮猛然一抬,低垂的双手竟有些忍不住的颤了颤,他紧盯着眼前飘逸的顾惜朝,心里有些担忧的喃喃道:“这小子不会又惹出什么屁事了吧?今天的态度比起那几次更加的过分了。”

顾惜朝六识和记忆未开时,时常在外面惹是生非,整个京城除了圣上之外,就没有他不敢得罪的人。

顾庆岚记得,有一次顾惜朝这小子潜伏到户部尚书范大人的家中,竟然将范大人掌上明珠的衣物给盗了出来,然后放到外面大肆拍卖,狠狠的赚了一笔。然后……顾惜朝冲到清心院一口一个二叔,愣是让自己卖出老脸的去解决。

还有一次,顾惜朝将礼部尚书齐大人的公子暴打了一顿,说什么齐公子和他穿的衣服颜色相仿,他极为的不爽,就二话不说的开打了。然后……这货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清心院叫二叔。

一个月前,顾惜朝在很多纨绔子弟的怂恿下,在一众人的掩护下潜伏进了李家,然后去调戏李家的小姐,并且还兴高采烈的大呼着:“李家小姐真是哑巴呀!传言不假呀!这么好看的脸蛋就是不会开口,可惜了。不过,本公子这么调戏她,她竟然都无动于衷,哈哈哈,真是笑死本公子了。”

随后,李家暴怒,扬言即便和顾家开战,也要打断顾惜朝的腿。顾惜朝顿时惊慌失措,立马跑到清心院一口一个二叔,叫的可甜了。顾庆岚拿顾惜朝没办法,如今顾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他只能够气愤和顾家老爷子去商量。

而后,不知道顾庆岚和顾家老爷子商量了什么,紧接着便传出了顾惜朝入赘李家的消息了。

除非犯了事情,不然顾惜朝对他这个二叔可没有多大的礼数,直接开口喊二爷,要么就直呼名字。因此,顾惜朝进门就行礼呼唤,让顾庆岚神情一震,脸色都黑了大半了。

“你小子又犯什么事情了?别想着老子给你摆平,老子当年积累的薄面都被你给败完了。”顾庆岚冷冷的盯着顾惜朝,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切齿道。

 


“二叔,我没有犯事。”顾惜朝似乎想到了之前自己所做的事情,嘴角扬起了一抹苦笑,轻声说道。

“别,你一声二叔,每次都要了老子半条命,老子可承受不起。”顾庆岚眼神暗淡的看了一眼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自嘲的叹息道。

顾惜朝嘴角忍不住的一抽,看着自家二叔头发中的白丝,心底狠狠的一揪。想当初二叔何等的风姿飒爽,每年穿着一身血盔从边疆回京,令京城百万子民相迎,令朝中百官尊敬的高呼一声:血雄将军。

可是,自从五年前起,二叔血淋淋的从边疆回来时,一双腿便再也没有直立起来过了。

那满头的白丝中,应该有几缕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苍白的吧!顾惜朝想到这些,双手不由得一紧,紧咬了下牙齿。

“二叔……”顾惜朝似有些心疼的低沉唤了一声。

顾庆岚自嘲笑道:“臭小子,老子当年的人情都用的差不多了,以后出啥事了,老子可没有办法在庇护你了。不知道老爷子还能够挺多久,你就不能够省点儿心吗?”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在犯浑事了。”顾惜朝重重的点了点头,应声回答道。

顾家,他欠顾家太多太多了,倘若没有顾家的无私庇护,恐怕顾惜朝没能挺过弱冠恢复之时,便死了吧。

顾庆岚并没有将顾惜朝的这句保证放在心上,因为当初每次他来喊二叔的时候,都是这么保证的。

“倘若我还是五年前的顾庆岚,即便你小子把各大尚书的千金睡了,老子也能够给你摆平了。可是现在,臭小子,你不能够在这样了,要学会收敛点儿了。不然,你要是出什么事了,我以后入黄泉了怎么面对大哥。”

顾庆岚猛然的拍了拍石桌,霸气若现的令顾惜朝都有些心惊。

隐隐约约的死气在顾庆岚的周身环绕着,让顾惜朝眼眸急剧一缩的在心底惊叹道:“二叔这是在战场上杀了多少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死气都没有散去。”

顾庆岚口中的大哥,便是顾惜朝的亲生父亲,不过他的父亲却是在他八岁的时候殉国了。然后,顾惜朝的母亲得知此事后,每日洗泪度日,第二年便逝去了。

顾家,满门忠烈,被誉为天风国的护国大族。即便是当朝宰相也必须给顾家面子,不敢同顾家明面上对立。

而今,顾家小辈便只剩下了顾惜朝一个人了。

只可惜,顾惜朝不能够修炼,终日游走于烟柳之地,到各方闹事,让顾家很多人都失望不已。不过,顾家最后一辈竟然是个废物,这也是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没办法,顾家的声威实在是太重了,压的无数的人喘不过气来。

“二叔,你放心,以后的顾家,还有我。”顾惜朝凝视着顾庆岚,极为郑重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道。

“你?”顾庆岚微微晃了晃神,似乎在郑重其事的顾惜朝的身上,看到了自家大哥的一丝风采,不过他很快就回神过来,臭骂道:“你小子不给老子惹事,老子就谢天谢地了。”

是啊,今后的顾家,由谁来撑起呢?

顾庆岚慢慢的陷入沉思,倘若臭小子上面的两位哥哥还在的话,那么顾家的地位将无人能够撼动。可惜,一切转成空,他们年轻气盛,早早的便殉国了。

“二叔。”顾惜朝说道。

“什么?”顾庆岚被这声轻唤打破了深思,没好气的说道。

“我一定要入赘李家吗?没得商量了吗?”顾惜朝咬了咬牙齿,直入主题的问道:“我不是有意去侮辱李家小姐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带上重礼去道歉。”

“臭小子,这件事情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你入赘过去了,不会吃亏的,放心好了。”顾庆岚眼神慢慢的暗淡了下去,一本正经的说道。

看着顾惜朝不愿的模样,顾庆岚的心中也是一沉,内心悲痛道:“倘若我的双腿还健在,怎能让我顾家儿郎入赘,这是我顾家的耻辱啊!”

“二叔,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顾惜朝本来开口欲言的话收回去了,深呼吸的说道。

其实顾惜朝又何尝不知道二叔和老爷子的想法呢,他们这是想要给自己找个能够庇护的人哪!即便以后顾家声威不在,他入赘李家之后,还有李家撑着,不会受到什么祸害。

“嗯,既然你小子还好好的活着,就滚吧!”昨天顾惜朝一直站在湖边几个时辰的事情,顾庆岚自然也听说了,他这才派人将顾惜朝唤过来见一见,看看顾惜朝这个臭小子哪里不对劲。

今天一早这么一看,大致没有什么不对的,不过略微有些诡异的是,这小子比起以前懂礼数多了,而且还没有说惹啥事了,这是顾庆岚内心感到最为惊讶的事情了。

还有一点就是,顾庆岚感觉顾惜朝的气息多了一丝沉然和朦胧的感觉,令人有些看不透的那种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只是一闪即逝,顾庆岚也没有多想,全当自己晃神了。

“是,那二叔好好休息,我也离开了。”顾惜朝缓缓起身,拱手弯腰的行礼。

看着顾惜朝渐行渐远的背影,顾庆岚不由得皱眉骂道:“臭小子,今天哪根筋不对了是不是,竟然还晓得行礼了。”

刚刚踏出清心院的顾惜朝,步伐不易让人察觉的顿了顿,嘴角弯起了一抹苦笑,想来是听到了顾庆岚的疑声笑骂。随后,顾惜朝便离开了这儿,清心院又回归了一片安宁的模样。

离开二叔的院子,顾惜朝便走到了顾家的大门口。

顾家的大门口,巍峨至极,金灿灿的牌匾悬挂在上面,令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转头望着顾家的辉煌,顾惜朝心中一沉的扬起了一抹深意的笑容:“顾家,我顾惜朝的家,永远不会凋零。”

当顾惜朝刚刚踏出大门口,一个身形魁梧的汉子便随即出现在了顾惜朝的旁边,汉子面容冷峻,对着顾惜朝略微的伏下身子,轻声道:“公子,老爷说这两天要给你办弱冠的成人礼,不能够让你出去。”

“这……”顾惜朝一愣,想来老爷子是不想让他在搞什么幺蛾子了,他点头应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出去了。”

听到顾惜朝的话,汉子猛然的怔了一下,他是不是听错了?自家公子啥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当初老爷再三不准公子外出,公子不仅强行出去,还大骂了当初拦住他的护卫。

今日护卫们抽签,谁输了谁去拦住顾惜朝,汉子运气极差,才不得不硬着头皮的过来阻止顾惜朝外出。汉子都已经做好了被痛骂撒气的准备了,可是这情形貌似有点儿不对劲。

“公……公子,你刚才说真不出去了?”汉子瞪大了虎目,有些吞吞吐吐的小声询问道。

“是啊。”顾惜朝说完,便迈开双腿,朝着大门里面走去。

汉子有些呆愣的睁着双眼,似一副惊诧的表情望着顾惜朝踏进大门的背影,然后低头自言自语道:“公子今儿个有点儿太反常了吧!不行,我得禀报给老爷。”

顾惜朝六识已开,自然是听到了护卫的小声嘀咕,他不禁轻轻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这些年做的都是什么混账事情,就连一个简简单单的事情都让别人觉得诡异至极。

顾惜朝不再多想,转而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院落内。毕竟,想让别人改变对他的看法,还是得慢慢来,一时间急不来的。

顾惜朝回到房内,看着屋内空出来的地方,舒坦了不少,那些花花草草想来都被小玉给处理好了。自己一个大男人在屋里养着奇花异草,顾惜朝想着就头皮发麻,感叹这些年的自己真是不同寻常人。

顾家三公子弱冠,这可是一件大事。整个京城的达官贵人闻声后,纷纷在准备着重礼。

顾家满门忠烈,守护天风国几十载无忧,这可不是寻常世家能够做得到的。因此,不管顾惜朝名声多臭,多么纨绔,弱冠之礼还是得去捧场的。

毕竟,顾家老爷子还健在,他的声威依旧在天风国飘荡着。

两日后,顾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一片,各方势力和家族都带礼来人了。

“迎!礼部尚书齐大人。”

“迎!户部尚书范大人。”

“迎!董将军。”

………

顾家老管家游刃有余的处理着来人,不管来人是谁,都给足了面子。一阵阵的吆喝声令京城震动,令门口观望的百姓都震惊不已。

大堂上,大家皆是面带微笑的望着主座上的一位老人,不敢有半分不敬。

主座上的老人头发苍白,面容褶皱,深邃的眼瞳仿佛承载了许多的事情。老人,便是顾家的顶梁柱,顾家老爷子,顾永。

“快去让少爷出来,别磨磨蹭蹭的。”顾永随便环绕了一眼诸官员和各大势力的来人,转头对着丫鬟,沉声道。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顾永的话音刚落,顾惜朝便踏进了大堂之上。

 


顾惜朝缓缓的从大门口踏来,身上的一袭白色长衫令其多了几分潇洒淡儒的气质,束起的满头黑发更是卷起了一股傲然之气。

步步而来,轻描淡写的扫过了坐在大厅两侧的达官贵人,转而便将目光凝聚在了顾家老爷子顾永的身上。

望着顾永的满头白发和褶皱的面庞,顾惜朝那深邃的黑瞳中消无声息的闪过了几缕光芒。

“爷爷。”顾惜朝慢慢的弯腰,拱手对着顾永轻唤了一声。

就是眼前看起来永老无比的老爷子顾永,撑起了偌大的顾家。顾惜朝心里很清楚,就是因为有顾永的庇护,他才能够安枕无忧的活到今天,才能够在每次惹了祸事之后还活蹦乱跳。

这一声“爷爷”,再旁人看来只是一个呼唤而已。可是对于顾惜朝而言,这是一份怎么也还不清的感恩和对顾永老爷子的敬重。

“嗯,来了就好,还不赶紧向诸位大人行礼。”顾永看着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孙子,心里没有任何波动,故作冷漠的扫视了在场诸人,说道。

顾惜朝对着顾永点了点头,随后便对着大厅两侧的诸位大人拱手行礼,以示敬意:“诸位大人有礼了。”

此时看着顾惜朝这副彬彬有礼的模样,众人皆是在心里打了个冷颤,感觉怪异无比。众人心想着这位公子爷平日里少闹腾一点儿,就是最大的有礼了。

“顾家老爷子戎马一生,英雄无比。如今顾三公子一表人才,风度翩翩,俨然有昔日顾老将军的风采。”

不多时,待到众人愣了一会儿后,人群中连忙有道声音传了出来。

此话一出,很多人嘎然的抽了抽嘴角,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说出这话的官员,皆是不动声色的露出了一道鄙夷的眼神。

说这话的官员似乎感受到了来自各个角落的注视,他轻轻咳了几下,掩饰着自己的尴尬,然后喜笑颜开的看不出任何假意。

众人皆是在嘴角微抽搐,心里想着:“顾三公子一表人才?还风度翩翩?更是能够有当年顾老将军的风采?现在的人,都喜欢睁眼说瞎话了嘛。”

在京城内外,谁不知道顾三公子顾惜朝纨绔至极,除了圣颜不敢触碰之外,偌大的京城有顾三公子不敢捣的乱和犯的事嘛。

不过在顾家老爷子的面前,大厅两侧坐着的达官贵人可不敢把这些心里话说出来。毕竟,现在可是拍顾老爷子马屁的最好时候,千万不能乱说话。

“今日公子弱冠之礼,我等在此祝贺顾老将军福如东海,祝贺顾三公子前程似锦。”

“顾公子果然是年轻俊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今日下官带着膝下不成器的臭小子过来,能够参加顾公子的弱冠之礼,实乃一大幸事。”

紧接着,一道接着一道的恭维声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顾老爷子高坐在大堂之上,面色不改的听着众人一潮接着一潮的恭维。顾永一生戎马,血染江山几十载,怎么可能不知道眼前众人的小心思。

顾永心里很清楚,只要他还多活一天,那么顾惜朝便是多一天无忧,多一天可以让旁人这般睁眼说瞎话。

倘若惜朝真的如同他们口中所说的一表人才,该多好啊!

顾永不动声色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唉,事到如今,只是希望日后这臭小子别在犯太大的祸事吧!不然的话,以后我撒手离开了,那么顾家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顾惜朝轻坐在顾永的左侧,即便是他六识已开,前生记忆已回,也不得不在心里感慨这些人的装模作样,实在是……让顾惜朝钦佩不已。

一会儿后,大堂内的恭维声才渐渐的消散了。

随即,顾永慢慢的张开了褶皱干裂的嘴唇,扫视着众人,开口说道:“多谢诸位大人特来为惜朝庆祝弱冠成人,老夫敬诸位大人一杯。”

说罢,顾永便端起桌上的美酒,一饮而尽。

看着顾永将空落落的酒杯放下,众人大惊,连忙端起酒杯,异口同声的说道:“顾老将军客气了。”

然后,众人也将酒杯中的美酒送入口中,不敢有半分托大的胆子。

“哼!”一道冷哼声,打破了这看似热闹欢快的气氛。

李家,李天源,年近七十岁,同顾永是一样的从龙之臣。他官居一品,官拜太子太傅,为当今天子处理朝堂政事,可谓是权势滔天。

李天源,也正是李家的当代家主,更是李卿婵的亲祖父。

而李卿婵,便是顾惜朝一个月前调戏的当事人,也是京城闻名的哑巴姑娘。

顾永连忙望向了坐在贵席上的李天源,眼神中悄无的闪过一抹暗淡之色,说道:“今日,老夫除了给惜朝办弱冠之礼外,其次便是有一件事情要告知诸位大人。”

此话一出,在场的官员皆是心底一震。他们能够位居高位,都是人精,立马就将顾永接下来要说的事情给猜的七七八八了。

“什么事情?顾老将军不妨直说。”不过即便众人已经猜测到了,但是依旧得装成疑惑不知的模样,问道。

顾永转眼凝视向了李天源,李天源面色较为黑沉的点了点头。而后,顾永才缓缓开口道:“诸位大人,经过老夫和李大人的商量后,有意结成亲家,让惜朝和李大人的掌上明珠结成一段姻缘。”

“一个月后,将正式举行大婚。”

哗——

虽然前些日子顾家和李家请示了当今圣上,圣上也是诏书下达同意了此事,但是此时此刻顾永再一次提及了出来,依旧是让众人震惊不已。

顾家和李家本就是天风国的一等一的家族,影响力巨大无比,如今更是联姻捆绑在了一起,犹如猛虎添翼,日后还有谁敢去触怒这两尊虎须。

“恭喜顾将军,贺喜李大人。”沉静的几秒钟后,立即有人起身拱手的附和了起来。

“恭喜老将军了,听闻李大人的掌上明珠貌若天仙,与顾三公子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届时我等定来讨一杯酒水。”

………

一阵一阵的贺喜声传遍了四面八方,可是却让顾惜朝彻底沉默下去了。

“这……老爷子……”顾惜朝猛然一怔,眼瞳迅速一缩,心中无奈至极的叹了口气:“事到如今,看起来没有任何挽留的余地了。”

本来顾惜朝还想着慢慢周旋此事,可是当顾永当着众大人的面提出告知了此事,那么其中包含的意义就不同了。顾永这是摆明了要震慑一下京城的各大官员家族,让众人明白一点,即便他顾永不是当年了,可是依旧撑的起顾家。

顾永老爷子的这个决定,一是震慑各方宵小,二是希望顾惜朝未来的日子依旧可以无忧无虑,三是解决掉之前顾惜朝欺辱李家小姐李卿婵的事情,从此顾惜朝入赘李家,即便李家诸人在怎么不待见顾惜朝,也不能够动手了吧,甚至还得保护顾惜朝这个便宜姑爷。

顾惜朝看着顾永的侧脸,能够清晰明了的看到顾永的白色发鬓,他不由得紧了紧双拳,喃喃自语道:“老爷子,为了我这个臭小子的安危,将你那最后仅剩的威严和肃穆都丢掉了,值得吗?”

世人皆知顾家三公子纨绔无比,可谓是一位惹大祸的主,指不定哪天触犯到了圣上的话,那可不是开玩笑的。顾惜朝一个月前闯入李家,大声嘲辱李家小姐是个哑巴,不仅没有被李家惩罚,而且还和李家联姻捆绑。

可想而知,顾永老爷子私底下和李家老爷子李天源商谈事情,怕是落了下乘,丢了风骨。

望着顾永的佝偻身影,顾惜朝两世为人的内心,开始在止不住的轻轻颤抖了起来。

平日里,顾永对顾惜朝是百般严厉,就是想要将顾惜朝调教成才,可是不管顾永怎么做,顾惜朝都没有半分进步,这让顾永的内心悲痛不已。

一个月前,顾惜朝更是丝毫不顾后果的招惹欺辱李家小姐,这让顾永更是永老了几分。为此,顾永思索了好久好久,既然没法让顾惜朝重振顾家声威,不如让他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

因此,便有了这顾家和李家的联姻。

“既然如此,一个月后,本官便会派人送来贺礼,替我家卿婵来迎娶顾家三公子。”

李天源面如沉黑,似乎很不情愿的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李天源依旧对顾惜朝很不感冒,根本就懒得多说废话。

霎时间,一阵冷嘶声轻微的升起,皆是望向了位高权重的李天源身上。

迎娶……顾家三公子,李大人也太不给顾家面子了吧,好歹说几句客套话吧!

众人无不在吞咽着口水,压抑住内心的惊颤之意,并且不断的打量着顾永老爷子的神情变化,生怕顾永老爷子突然大发雷霆了。

可是,让众人意外的是,顾永老爷子只是微微的颤了颤身子后,便深呼吸的说道:“便依……李大人所言。”

顾永说完这句话后,似乎抽掉了他全身的气力,整个人仿佛又永老了一些。

轰隆——

顾家,天风国的镇国之家,顾永老爷子竟然甘愿让自己顾家仅剩的独苗入赘李家,当真是难以想象。即便众人已经有所耳闻,可是当真正听到此话从顾永老爷子的口中说出来时,依然是无法掩饰脸上的震惊骇然之色。

李天源凝视着顾永,似乎也因为顾永的妥协而愣了一下,脸上的黑沉之色顿时消减了大半。而后,李天源轻轻瞥了一眼静坐着的顾惜朝,失望不已的就要打算离开宴会了。毕竟,若不是因为联姻之事,李天源可不会出现在这儿,顾家的一位晚辈后生还当不起让他来特地祝贺。

众人看着李天源步步而去的背影,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传到了每个人的心头。

“慢着!”

突然,一道冷峻的声音打破了这个诡异的沉静气氛。

“李大人,还且止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