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不可说的暗恋

不可说的暗恋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心机女故意摔下楼梯,设计陷害明媚,那么拙劣的演技,韩清却信了,因为人家是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没有理由因为她一个小小的秘书,而使出苦肉计。明媚心里的苦楚,韩清看不到,他只会厌恶她,痛恨她,逼迫她去救他的心上人。他永远不会知道,她暗恋他,那么卑微,那么小心翼翼的,深爱着他。深爱到最后,他的质疑,他的残忍,令她心灰意冷。

主角:明媚,韩清   更新:2022-07-16 02: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明媚,韩清 的女频言情小说《不可说的暗恋》,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心机女故意摔下楼梯,设计陷害明媚,那么拙劣的演技,韩清却信了,因为人家是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没有理由因为她一个小小的秘书,而使出苦肉计。明媚心里的苦楚,韩清看不到,他只会厌恶她,痛恨她,逼迫她去救他的心上人。他永远不会知道,她暗恋他,那么卑微,那么小心翼翼的,深爱着他。深爱到最后,他的质疑,他的残忍,令她心灰意冷。

《不可说的暗恋》精彩片段

“韩清,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救林悠。”

明媚深深吸了一口气,消毒药水的味道和冰凉的冷气灌进肺腑,激地她猛然一颤。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满腔的怒意瞬间燃爆,韩清一把扼住她的下颌,将脸转向了紧闭的手术室大门,恶狠狠地道,

“是你推林悠下楼,害得她肝脏破裂,让你救她,天经地义!”

下颌传来剧烈的疼痛,掐住她的手还在一点点收紧,明媚干咳几声,声音卡在嗓子眼里,目光却尤为明亮,

“林悠是自己滚下去的,她故意陷害我,这是她的计谋……”

“啪!”

话未说完,韩清的巴掌就已经甩在了脸上,她偏着脸,火辣和疼痛像爆开的火球,从脸颊到脖子,通红一片。

“计谋?”

“林家是羊城名流,而你是什么东西?”

“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有什么理由对我身边的一个小小秘书使苦肉计?”

一连串的质疑犹如乱石滚落,一个接一个砸向明媚。

她按捺住满腔苦楚,张了张嘴,正要辩驳,就听见韩清轻蔑地冷笑,

“你配吗?”

倏地,脖子一松,明媚重心不稳,踉跄着后退几步,撞在冰冷的墙面上。

好冷……

她急促地咳嗽起来,捂着迅速肿起的脸颊,委屈地仰起脸,颤抖着嗓音低声唤他,

“韩清……”

才刚出声,立刻就被打断,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像掺了冰,

“你叫我什么?你进韩氏果真是别有用心!”

心口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酸楚,却依然痴痴望着眼前的男人。

韩清,韩氏集团的总裁,出入众星捧月,权势只手遮天。

她找了他十三年,如今,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但在明媚眼中,他始终是那个浑身伤痕,用力缩进她怀里的小宇弟弟……

纵使儿时一同遭遇了许多可怕的经历,十几年后,沧海桑田,而今的他们早已是云泥之别。

明媚接近他,当然有目的。

她想像小时候一样,默默陪着他、保护他……

见她仿佛默认一般,韩清嗤笑一声:“我忽然很好奇,不如你说说看,你的那两个要求?”

一旦说出口,他们之间便彻底回不到最初了吧……

苦涩溢满胸腔,明媚的指尖都在颤抖。

脑海中响起林悠的声音:“明媚,你大可以试试,看韩清会信我,还是信你!”

她从不奢求韩清相信自己,他甚至,不认识现在的自己。

但林悠居心叵测,绝不能让那个女人得逞!

医院的冷气死死裹住了明媚,空气仿佛都被冻住,犹如巨大的冰块压在心口,她感到彻骨冰寒。

明媚闭了闭眼睛,狠下心道,“我可以捐给林悠,只要你答应……”

睁开眼,眸中的挣扎之色已然退去,在韩清的沉默中,缓缓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给我五十万。”

果然,韩清发出一声极尽轻蔑的冷笑。

明媚不为所动,继而伸出第二根手指,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

“第二,娶我。”


“明媚,你是不是疯了?”

韩清眼中的嘲讽和怒意在一瞬间收敛地干干净净,望来的眼神带着刺人的锋芒。

明媚手心一片冷汗,她攥紧了双拳,尽可能地冷静道,

“就当是我疯了吧,但林悠等得了吗,没有适配的肝脏,她就是死路一条!”

恒长的静默,如同温水煮青蛙,明媚煎熬其中,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

良久,韩清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拖着她就往外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儿?”明媚跌跌撞撞跟在身后,几乎要被衣领勒住呼吸。

韩清始终一言不发,将她扔进车后座,甩上车门,一阵风驰电掣过后,他们停在了婚姻登记处。

手续办理的很快,快得明媚以为自己仅仅只是玩了一趟过山车。

当她拿着红色的小本子回到医院时,工资卡里已经多出了五十万。

明媚死死咬住下唇,盯着银行发来的入账信息,口中充斥着咸腥的气息。

她没想到,韩清可以为林悠做到这种地步!

一叠材料纸出现在眼前,硕大的“肝脏捐赠协议”六个大字像烙铁一样,从明媚的双眼到大脑,一一烙过。

“我做到了,该你了。”毫无感情的话语落在耳中,明媚终于忍不住,眼泪汹涌而出。

她背过身,飞快摆弄了一下手机,然后一抹眼泪,冲韩清挤出一个看似很得意的笑,

“韩总,合作愉快!”

在协议书的末端签上“明媚”两个字时,仿佛用尽她全部气力,仓皇地阁下纸笔,将颤抖的双手藏在了身后。

眼前的手术室双门大开,猛兽一般朝她张开血盆大口。

恐惧在这一刻疯长,明媚深吸一口气,迈步而去,仿佛向死而生。

“明媚。”擦肩而过时,韩清鬼使神差地喊住了她。

那一瞬间,他觉得眼前的女人落泪的模样,像极了记忆中模糊的脸庞。

明媚没有停留,直到手术室大门在身后紧闭,她像被瞬间抽掉了脊柱,贴着门缓缓滑坐在地。

温热的泪水布满脸颊,她捂住了眼睛,颤声道:“对不起,小宇……”

尽管她看起来已经濒临崩溃,白大褂也毫不手软,抓住她的手就拖了过去。

明媚没有反抗,她甚至主动爬上手术台,安静地躺在无影灯下,心里默念着,“这样就好。”

她已经占了韩太太的位置,就算林悠想借联姻混进韩家拿到韩氏集团的商业机密,也没有机会了。

而且,母亲有了那五十万手术费,一定会好起来。

就算今天她再也醒不过来,也没有遗憾了……

冷硬的针管扎入静脉,黑暗随之而来。

手术室外。

“砰——”

墙壁着肉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显得尤为响亮。

韩清收回痛到发麻的拳头,森冷的嗓音逼出牙缝,“明媚!”

“韩总,您之前说调查明秘书……”

韩清忽然抬手,止住了私家侦探后面的话,“不必查了,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韩氏的员工。”

“文旭,传我的话下去,从现在开始,羊城谁敢录用明媚,就是跟我韩清过不去!”

他他一定是疯了!之前居然会觉得,明媚像他的小玲姐姐。

这种为进豪门不择手段的女人,怎么能和小玲相提并论?


“装什么死,还不快点起来?”

刻薄的声音和铺天盖地的疼痛一同拉扯着明媚脆弱的神经,她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一张陌生的脸。

护士见她醒来,扔下一叠费用清单,目露嫌恶道,“林悠小姐都醒了,你装什么娇贵?再赖就一周了,当我们这是酒店呢?赶紧交钱走人!”

明媚艰难地伸出手,握着单据凑到眼前,巨额的手术费用惊得她瞪大双眼。

总计:四十五万,支付人:明媚。

她没想到韩清会这么狠,她自愿捐了一半肝脏还不够,竟让她支付手术费用!

撕裂般的剧痛从心口传来,甚至盖过了尚未愈合的刀口,胸腔里那颗器官仿佛被剜去了一块,空落落的,冰冷的空气正呼呼往里灌。

彻骨的冷意几乎将她冻结,她咬紧下唇,嘶哑的嗓音断断续续,

“我……没有、钱……”

护士长听说她没有钱,柳眉倒竖,二话不说将她赶了出去。

外面正大雨倾盆,明媚浑浑噩噩地被人推到大门外,那人甚至没有给她一把雨伞。

冰凉的雨水兜头浇下,转瞬浸湿了病服,伤口被冷雨一激,正一点点往外沁着血,在病服上绽开一朵朵“红花”。

明媚缩在轮椅上瑟瑟发抖,湿润的长发犹如海藻一般贴在脸上,她仰起脸,隔着窗户,毫不意外地对上了韩清的视线。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见她狼狈不堪,仿佛在说:“自作自受”。

明媚自嘲地弯起嘴角,雨水落进眼眶,混着温热的泪水布面脸庞,她喃喃道,

“小宇,当年……你救我一命,如今,就当、我还给你了吧……”

明媚低下头,艰难地转动轮椅,豆大的雨珠拍打在身上,犹如重锤,仿佛要压弯她的脊梁。

……

明媚用仅存的积蓄给自己找了一家便宜的旅馆,撑着最后一口气给父亲打电话,得知母亲平安下了手术台,才浑身湿透地昏在了破旧的小旅馆里。

她偷偷养伤,因为没钱,去的都是无证的小诊所,拖了大半个月,才堪堪能下地走动。

这段时间,除了韩氏发来的辞退消息,手机比坟墓还安静。

韩清似乎也消失了。

看着银行卡里的数字越来越少,明媚撑着尚未康复的病躯,漫无目的地在羊城的街头游荡。

她给六百多家公司投了简历,从自己熟悉的领域到保洁员,无一错漏,却统统石沉大海。

明媚心中焦虑,母亲的病需要很多很多钱,她必须尽快找到工作。

她不想再为了钱去找韩清。

一想到他,心就像被千百根针扎穿,疼得她浑身发颤。

经历了三家公司的冷眼后,她疲惫地仰起头,不经意扫见一家名叫“夜色”的高端私人会所门口,正悬着一张硕大的“招聘启事”。

明媚心念一动,冲着招牌发了半小时的楞,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推门而入。

前台见她一脸菜色,翻着白眼扔给她一张招聘信息。

明媚在一堆看起来不那么正经的职位里,勉强找到一个还算正常的——地下酒吧驻唱。

跟随纹着花臂的管事来到地下三层,站在昏暗的酒吧中间,拿起麦克风,一开腔,惊艳四座。

头一晚,她就收到了许多客人点歌,那满脸愤世嫉俗的花臂管事这才在一堆候选中把她留了下来。

明媚怀着忐忑地心情在“夜色”驻唱,风平浪静地过完半月有余,韩清依然像蒸发了一般,从未出现。

明媚放下心来,努力工作,她态度很好,对客人点的歌有求必应,所以收入也一日高过一日,有人将她唱歌的视频发到网上,渐渐地,有人专门为了听她唱歌来酒吧开台。

这天夜里,她刚上台,一个浑身酒气的中年大叔跌跌撞撞冲上来,抢过她手里的麦克风,狠狠砸向地面。

音响发出刺耳的尖鸣,明媚捂紧双耳,却没挡住那人的咆哮,

“爷给你脸了是吗?一个卖唱的,装什么清高?”

那人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污言秽语夹杂着浓郁的烟酒气息劈面而来,明媚从未见过眼前的状况,吓得连连后退。

“大哥,我不认识你……”明媚刚想解释,却被拽住了手腕。

那团肥肉猝不及防地贴了上来,嗓门震耳欲聋,

“不认识?昨天还在我怀里小猫似的叫唤,拿了钱翻脸就不认人了?”

四周响起议论和口哨声,间或夹着些轻蔑的眼神,明媚捏紧了拳头,猛地甩开他的手,厉声道:“你不要胡说八道!”

保镖还没赶来,花臂管事给她打了个手势,让她拖延时间。

明媚环顾四周,所有人都在看热闹,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手腕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肥肉男大喊一声,

“胡说?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知道,我是不是胡说!”

明媚被一股大力拉下台,眼看就要被拖进一间包厢,她害怕到双腿发软,求助地看向管事。

混乱中,一道低沉的嗓音从身后响起:“你还真是为了钱,什么都肯干!”

明媚像被一柄利剑直插肺腑,整个人钉在了原地,她僵硬地转过脖颈,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时,寒意瞬息间流遍四肢百骸。

是韩清,他怎么会在这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