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娇妻要甜宠

重生娇妻要甜宠

阿拉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叶晓离为了一个无情渣男付出所有,当她被陷害入狱,最终惨死在渣男白莲女的联合算计之下的那一刻,她才恍然梦醒。一朝重生,叶晓离携恨归来,为了报前世血海深仇,她转身抱上了全城最矜贵男人萧彦南的大金腿,从此她打着萧总的大旗一路虐渣打脸……

主角:叶晓离,萧彦南   更新:2022-07-16 02: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晓离,萧彦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娇妻要甜宠》,由网络作家“阿拉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叶晓离为了一个无情渣男付出所有,当她被陷害入狱,最终惨死在渣男白莲女的联合算计之下的那一刻,她才恍然梦醒。一朝重生,叶晓离携恨归来,为了报前世血海深仇,她转身抱上了全城最矜贵男人萧彦南的大金腿,从此她打着萧总的大旗一路虐渣打脸……

《重生娇妻要甜宠》精彩片段

“打死她,打死她,外头说了,解决了她能给咱争取减刑呢。出去还有钱拿。多好的事儿啊。”

云城监狱。一个矮胖,满脸赘肉的女囚犯指着缩在墙角处的一个孱弱身影对其他女囚兴奋的吼道。

旋即,拳脚似雨点一样落在了叶晓离身上。每一秒,她都能听见自己身上骨骼碎裂的声音。

但是,她已经毫无抵抗能力,只能披头散发的蜷缩在角落里。

痛,全身每处都痛。最痛的是心,痛到她忍不住想,这样死了也挺好。

“咣当。”

沉重的铁门打开,砸在身上的拳脚骤然停了。

额头上留下的粘稠液体迷了眼睛,叶晓离费力的抬起头,睁开眼,透着朦胧的血色看过去。

两双笔直修长的腿同时向她走过来,一男一女,牢房黯淡的光影中,女人那双红色的高跟皮鞋异常的闪亮。

“云少,您看您,这种地方哪是您来的,别脏了您的脚。”

看守一脸讨好的看着男人,男人还没说什么,他身旁的女人已笑比春花。

“谢谢你,我只是跟她说几句话。毕竟,我们是好姐妹。她走上歧途,我也有责任。”

“叶小姐,您真是太善良了。”

善良?叶晓离僵着脖子顺着那双白腿看上去,看见那张已经低下来的娇颜。

确实很善良,善良到即便到了此时,她也不敢相信,是眼前这个人把她送到这个地狱里来的。

牢房里湿冷阴暗,这女人的目光像两道利刃,一落下,就削开了她的皮肉,鲜血淋漓。

“你来干什么?”

叶晓离仰着头,沾满了灰尘和血污的发丝搭在右脸上,刺激的那半边早已经毁掉的脸颊痛如针扎一般。

“来看你啊。”

叶欣雅蹲了下来,嗓音跳跃着愉快的因子。

“晓离。我们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我跟云墨要结婚了。他的病已经根治了,不用再等了。”

云墨……叶晓离那已经麻木的心又狠狠的疼了一下,染血的眼眸缓缓转向叶欣雅身边的男人。

他身形依旧立的笔直,没有弯腰,只是垂眸看着她。

那目光,好冷。

“云墨……”

叶晓离喃喃开口,泪水混着血水滑下来,落到唇边,又腥又涩。

倏地,她那头灰蒙蒙的头发被人猛然揪住了。叶欣雅扯起她的脸,精巧的脸上布满了阴狞。

“叶晓离,你也不擦亮眼睛好好看看自己什么货色,萧家收养了你,真的是伯母喜欢你?太可笑了。你大概到死都不知道,他们不过是为了给云墨治病,他得了一种罕见病,身体脏器随时都可能出问题。他需要一个供体在身边。你就是。”

她的话停住了,尖利的指甲用力划过了叶晓离的右脸,指甲边缘立即挑上了一丝丝恶心的血肉。

那半边脸布满了鲜红的瘢痕,一块一块,指尖划过来,像一把刀硬生生的在细嫩的皮肤上一寸一寸的刻画。

“你倒好,你居然觊觎他。你知不知道你这张脸多讨人厌?呵,现在好了,做鬼你也是个丑鬼。你早该死了你知道吗?海水都淹不死你,你也是命大。

不过这次,你就没那么幸运了。那汤里的毒是我下的又怎样?我们要除掉那个人,事成事败都要有人顶罪,而你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他怎么不可能不爱她?那些花前月下的时候,难道只是她的臆想吗?

叶晓离将目光又转向萧云墨,尽力的伸出手去,攥住了他的裤脚。

“你说过,你爱我的。”

“我爱你?”

他的声音那么凉薄,绯色的薄唇甚至还扬起了讥诮的弧度。

“叶晓离,男人的逢场作戏你何必当真?用你一个肾脏已经是很看得起你了。你现在这张脸,我一分钟都看不下去。”

她的脸,原来,他只是喜欢她那时的倾世美颜。哦,还有她身上那些健康鲜活的器官。

“滚开。”

他的脚抬了起来,对着她的手腕狠踢了一脚。

她的手被踢的打在墙壁上,痛的钻心。

“呵,活该。”

叶欣雅愉快的笑起来,叶晓离倏地将目光转向她。

“叶欣雅。”

脸上和心上的疼痛同时刺激下,叶晓离嘶哑的吼了一声,猛地扑过来,推倒了蹲在她面前的叶欣雅。

叶欣雅猝不及防,倒在了地上,叶晓离的双手不顾一切的伸了过来,想要掐叶欣雅的脖子。

但是还没等她的手碰到叶欣雅的脖子,她的后领就被人猛地提起。

紧接着她的身体就被甩了出去,头部狠狠的撞在了坚硬的墙壁上。

伴着剧痛的恍惚中,她看见,那个她曾经深爱的男人对着她,一脸厌恶。

“打死她。就说她自己想不开,撞墙自尽了。你放心,出了事,有萧家顶着。。”

他说。


冷!每个毛孔都被侵入了寒气,像在冰窖里一样。

这是,地狱的温度吗?

叶晓离动了动沉若千斤的脑袋,还未睁眼,就感觉到一只手将她的胳膊抬了起来。

“贱人,居然爬上来了。”

一个恶毒的声音刺入耳中,叶晓离不由的皱眉。

为什么死了还能听到叶欣雅的声音?那个女人,上天入地都不放过她?

“滚。”

她艰难的挥手,吐出虚弱无力的声音。

“晓,晓离?你醒了?你没事吧?”

叶欣雅的声音越发的真切,似带了一点点惊慌。叶晓离终于抬起了沉重的眼皮,看了看正伏在床边的女人。

“晓离,你醒了就好了。你怎么掉海里去了,太吓人了。幸亏有人把你救上来了。你看你这一身都是湿的,快脱下来。”

掉海里?换衣服?

叶晓离愣住了,瞪大眼睛迷怔的看着眼前的叶欣雅,目光旋即又环顾四周。

昏暗的光影中,包厢里的格局不甚明朗,只有那墙壁上的水晶挂钟闪着清寒的光,异常的醒目。

“晓离,你发什么呆?你这一身湿衣服会生病的,剩下的你自己脱,我去给你找干净衣服换上。”

叶欣雅担忧的看着她,这体贴的话语,心疼的模样瞬间与叶晓离的记忆重叠起来。

“现在是什么时间?”

叶晓离翻身坐起一把抓住了叶欣雅的胳膊,叶欣雅愣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挂钟:“八点多了。吃过晚饭我就找不到你了,没想到你掉海里了。”

叶晓离紧盯着叶欣雅的脸,手指收了又收。

她没再追问年月,只因这指尖的感觉如此的真实。

她没死,或者说,她又活了?

时光倒流,她回到了两年前,脸刚刚毁容没多久,这天萧家举行了一场晚宴,地点在一艘豪华游轮上。而她,就是从这个游轮上掉下去的。

“不说了,晓离,我去给你拿衣服,你等我,千万别跑出去,外面都是贵宾,你这么狼狈跑出去太丢人了。”

叶欣雅急急的交代了一声,看了叶晓离一眼,转身就出去了。

叶晓离坐在床上,定了定心神,只觉得浑身都冷飕飕的。低头一看,她那一身的湿衣基本都被除去了,只剩下内衣。

如前世一样。

前世,叶欣雅让她在这里等,她就傻傻的坐在床上等。谁知道,她没有等来叶欣雅送衣服,反而等来一个陌生男人。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男人一脸猥琐相,穿着游轮上服务生的制服,进门二话不说就把她压在了床上,在她的尖叫声中把她身上最后的屏障都给扯了。

而就在她一丝不挂的时候,叶欣雅和萧云墨都来了。

时间对接的刚刚好。

萧云墨打了那男人,那男人却坚称是她叫他去的。

叶欣雅当时就跪在地上求了萧云墨,要萧云墨一定要相信她,相信她不是这样的人。

那时候萧云墨扶起了叶欣雅,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凉飕飕的。

自那以后很长时间,萧云墨都没有搭理她。任凭她怎么解释,他没有说不信,却只是冷漠。

如今想来,突然闯进来行凶的男人,来的可真是太及时了。

“咔嚓,咔嚓……”

静谧的房间里,秒针移动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叶晓离的手摸向了自己的腰侧,平滑的肌肤让她稍稍心安。

没有刀痕,肾脏还在。

转眸看了那挂钟一眼,她就猛然扯掉了搭在自己腿上的薄被,下了床,拾起了湿漉漉的衣服,快速穿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跑出了房间。

刚出来时,走廊上空无一人。刚跑了两步,她便听见一个声音。

“右边第三个房间,你快去。剩下的钱晚上你来找我。”

叶欣雅。果然是她。

叶晓离紧贴着墙壁站着不敢再往前跑,听见那从楼梯拐角处传来的声音,她恨的咬牙。

那男人已经上来了,她这么跑出去正好跟他迎头撞上,休息区暂时没见到什么人,他若是用强,她要吃亏。


脑中电光一闪,叶晓离猛地扭头朝身后斜对面看了一眼。

几乎没多想,她就跑了过去。

刚出来时候,她一眼瞥见那个房间又灯光透出来,门应该是没锁死的。

三步并两步的跑到跟前,叶晓离狠松了口气。门果然是虚掩的,她毫不犹豫的推开了门,将还在滴水的身子闪了进去。

来不及侦查这包厢里的情形,她就猫着腰趴在门框上,细听这门外的动静。

那男人进了她的房间,没一会就跑出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之后,叶欣雅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怎么可能?她明明在这的。”

在那,在那现在就要被扒光衣服了。

幸好自己反应的快。

叶晓离长舒了一口气,放松下来,身体又觉得阵阵发冷。

“呼,好冷。”

她双手环胸,毫无温度的手摩挲着湿漉漉的手臂。

悄悄退回来,一转身,她却懵了。

“你……你……”

牙齿打颤,她哆哆嗦嗦的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的身后,这屋子一角的沙发处居然坐着一个男人。

一个上半身赤裸的男人。

他好像刚洗过澡,墨发微乱,带着湿气,下身裹着白色浴巾,上半身光着。一条胳膊横在圆桌上,另一只手在这条胳膊上做涂抹状。

此刻他正转脸看着她,那张俊美的不像话的脸庞阴云密布,深邃的眼眸里更是染了丝丝的血气,削薄的唇紧抿着,眸光能冰封十里之遥。

那模样,不像在看一个人,倒像是在看一只猎物,一只不怕死的闯入了他的领地,随时可以被他咬死的猎物。

周遭的温度不断降低,叶晓离冻的发抖,畏惧的看着眼前的人,看着他上半身那结实分明的肌肉脸颊又开始发烫,真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冰火两重天。

霎那间,她脑子里又劈过了一道惊雷。

她想起来了。想起来这男人是谁了。

萧彦南。

天哪,上帝是再跟她开玩笑吗?好不容易重活一回,还没来得及庆幸劫后余生,又闯进了一个大魔王的地盘。

老天爷,你真的不是想让我死的更惨烈一点吗?

叶晓离畏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双手紧扒在墙壁上,吞了吞口水,脚步一点点的朝门外挪去。

这个男人她惹不起,她还是走吧。

她就这样挪着,面前的男人也没动,就这样看着她如螃蟹一样横行。

“该死的。这贱人跑哪去了。刚刚还在。”

门外,叶欣雅的声音突然插进来,叶晓离愣了一下。

不对,她不能走。她为什么要走?

她不过是萧家的一个养女,顶着萧家小姐的名头却没有半点的根基,今天从这里跑了,除了继续被欺骗,被利用,她还能怎样?

不,既重活了一世,哪怕就是再死,她也至少要死的壮烈一些,不要再像前世那样憋屈。

只一秒,她便打定了主意,最后怯生生的看了那角落里的男人一眼,她一咬牙,朝他迈开了步子。。

走到他面前,那股清冽好闻的沐浴露香味侵入鼻尖的时,她扬着那张让人看了会想吐的脸,盯着男人俊美如天神的容颜,颤抖的开口。

“小叔,帮帮我行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