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替嫁后我被病娇总裁宠上了

替嫁后我被病娇总裁宠上了

畅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小语从小一直长在乡下,实则相当于被父亲弃养。长大后为了拿回母亲的遗物和十万嫁妆,她无奈答应替同父异母的姐姐嫁入豪门。她当时就想着,只要钱到位,她什么苦都能吃。但是未曾想到,传言中她那个病入膏肓的结婚对象秦明轩,竟然身强体壮。这婚怕是离不了的!

主角:苏小语,秦明轩   更新:2022-07-16 02: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小语,秦明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替嫁后我被病娇总裁宠上了》,由网络作家“畅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小语从小一直长在乡下,实则相当于被父亲弃养。长大后为了拿回母亲的遗物和十万嫁妆,她无奈答应替同父异母的姐姐嫁入豪门。她当时就想着,只要钱到位,她什么苦都能吃。但是未曾想到,传言中她那个病入膏肓的结婚对象秦明轩,竟然身强体壮。这婚怕是离不了的!

《替嫁后我被病娇总裁宠上了》精彩片段

郊区,凌晨两点。

苏小语开着一辆小货车行驶在泥土路上,这条路的尽头是京都秦城,苏小语名义上的家就在里面。

但她已经很多年没再踏进过那个家门,如今苏家叫她回去代替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出嫁,给病入膏盲的秦家少爷冲喜,条件是可以让她拿回她母亲的遗物,以及嫁妆二十万元……

她正想着,一个人影突然从旁边冲了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苏小语赶紧踩下脚刹,最终跟那人保持住了一点距离,那人却前倾趴了过来,顺着车头瘫了下去。

碰瓷?

苏小语推门下车,这才发现这个人已经晕迷过去,胸口处流了好多血。

她蹲下身,目光定格在男人身上,这是张脸非常好看的脸,五官精致,轮廓优美,简直没一点瑕疵,哪怕脸色苍白不堪,依然帅气逼人。

几秒后,苏小语才回神,抹了抹口水,伸出两只手指搭在男人手腕上,还好,生命暂时没有危险。

打急救电话报完地址,她看着地上昏成猪的人,眉头微皱,救护车赶过来还需要点时间,要想继续赶路,必须先挪开他。

苏小语张开双臂环住男子,他的胸膛相当结实,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特有的男性气息不时扑打在脸颊上,有力又软儒,在接触到男人的那一瞬,浑身像触了一下电一样,从头颤到脚。

女孩整张脸都烫了,憋着气发力,费了好大劲才将男人拽到路牙子上的一颗矮树墩旁。

扶男人坐好便准备走,却没注意到男人突然睁开了眸,眼疾手快将她拽了回去,另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说,是不是残豹派你来的。”

什么跟什么?

苏小语反应不过来,但男人掐得她超级不舒服,她拍打着男人的大手,“有病啊,松手!”

男人眸光冷冷,没松,反倒又加了几分力,“快说。”

病得不轻!

苏小语拍男人的大手,试图拍掉,却是怎么都拍不开。

她忽眨着大眼睛,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小脸儿一秒无辜,“你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我,我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我太可怜了。”

被锁喉发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婉约缱绻,又带着几分童稚,人兽无害到让人几乎无力抵挡。

男人却并不买账,一双猩红的眸直盯着女孩。

今天他暗中护送一批商品,遭遇仇家买凶截杀,好不容易跑出来,如今却在半路遇到这个女孩。

这女孩身形娇小,休闲衣服上面沾染不少灰土,邋遢不堪,黑沉的脸上布满雀斑,也就她的一双眸还澈亮,多少透着些少女的气息,要不然还以为是个黄脸婆。

就这样的确实不像坏人,但坏人怎么会写在脸上。

男人手指缓缓发力,陷进女孩稚嫩的颈项,苏小语被掐的瞳孔一点一点放大,果然越帅的男人越坏,还软硬不吃!

她眸光渐渐泛起狠意。

这时远处隐隐有寻人,以及救护车的声音传来,男人循声望了望,手上力度不觉松了些。

时机到了!

苏小语抡起拳头,用力砸向男人的伤口,男人瞬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弯下了腰。

苏小语一把推开他,迅速跑进驾驶室,关门坐好,眼角递了点余光给几乎趴在地上的男人,勾唇一笑,一踩油门到底,扬长而去。

等男人挣扎站起来,车子早已没了踪影,他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肯收回视线,脸色晦暗不已,非常难看。

除了他的死敌,这世上还没有谁敢这么“算计”他。

“去查一下车牌号AB123的所有背景。”

他吩咐赶来寻他的人,声音冷如夜霜。

苏小语的车没有开进秦城,而是拐进岔道口,又开了半个多小时,抵达一处废弃码头,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工人们打开她货车的后车厢,卸货,装船,运输出去。

这是最新的科研技术成果,要运往A城的公司总部,但货源地遭遇对手袭击,时间紧迫,苏小语在伙伴掩护下成功出来,而这次掩护她出来的,还有一个无名氏。

苏小语挑了挑眼眉,“那个人查出来是谁了吗?”

无名氏没亮出底牌,不好判断是敌是友,最主要的是,对方有点实力,查了他大半天,都没查出什么来。

她身边的小方摇摇头,“但也快了,主要他还受了伤,顺着这条线索应该容易查。”

“受伤了?”苏小语若有所思。

这边的事做完,苏小语离开码头。

几个小时后,苏家客房。

苏小语坐在梳妆台上,看着这个已经陌生的房子,往事回放起来,心里一阵嫌弃。

母亲去世时,她还很小,不懂大人之间的事,非常渴望亲情,一味讨好苏家人,但苏家人从未将她当人看。去年母亲忌日,她在大雨里跪了一天一夜,求苏家人让她进来祭拜,苏家人就是不同意,最后她不省人事被路人捡起送去医院。生命垂危,苏家都没人来看她一眼,从此她彻底死心,而且她还知道了一个真相,这个苏江海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苏家人跟她没血缘关系。

如今,只要苏家人还回母亲遗物,这里的所有一切都跟她彻底无关了。

“砰……”她正想着,房门被踢开,李明珠跟苏小媚带着几个老妈子,一进门就叫嚷。

“苏小语,秦家的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你赶紧下去。”

这个李明珠就是苏小语的所谓后妈,从来就对苏小语呼来喝去。

要是在以前,苏小语会顺从她的话去做,但从今以后再也不可能了。

她懒懒抬了抬眼睑,“那先把我妈的东西和二十万块拿给我。”

李明珠愣了下,完全意料不及,脸一下拉黑,“懂不懂事,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这些,全部以后再说,现在赶紧下去,秦家人的时间,不是你能耽误得起的。”

这样的回答苏小语并不觉得意外,空手套白狼的事苏家人做得太多了。

她冷笑,“那我也等以后再嫁。”


“什么……”李明珠难以置信地瞪圆了眼,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苏小语。

“妈,跟她客气什么,直接让人抬下去就是了。”见李明珠说不出话来,一旁的苏小媚按捺不住了。

李明珠马上往后退了几步,将战场让给了苏小媚。

那么多年,她可没少看着苏小媚对付苏小语,从来不管苏小媚怎么欺负,苏小语都不敢哼一声,如今正好让她再倒一次霉,反正姐妹俩之间的打闹而已,到哪都说得过去。

她心里打着小算盘,苏小媚已经走到苏小语面前,啐的一声吐了口口水。

“你这个五岁克死亲妈,又差点害死奶奶的狗东西,作死啊你!要不是我妈好心,就是给秦家冲喜也轮不到你,还不赶紧滚下去!”

一如既往口无遮拦。

苏小语抬头一个凌厉的目光扫了过去,猝不及防唬得苏小媚还未说完的话瞬间咽了下去。

“嘴给我闭上,否则我不会客气。”苏小语语气薄凉,震慑非常。

苏小媚下巴差点掉下来,这个真的是那个一直在无下限讨好他们的苏小语?

“反了你了,你这个没人要的狗东西,穷货,今天你出嫁,连爸爸都不来送你,居然敢在我面前作威作福?”

她说着就要过来推苏小语,苏小语往旁一闪,朝她膝盖踹了一脚,苏小媚没推着,啊的一声,华丽丽地跪在了地上。

“苏小语……”苏小媚刚开始哀嚎,苏小语朝她脖子一劈,力度不算太重,但却让她安静了下去,张着嘴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死瞪着眼睛。

“苏小语,你疯了!”李明珠这才反应过来,上前拉起苏小媚,看着自己女儿满脸痛苦,连话都说不了,气得整张脸都变形了,“赶紧给她解了!”

苏小语看也没看她,拍了拍没有沾染灰尘的手,“想都别想。”

“没娘养的野丫头,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育你。”说着,李明珠扬起肉手就要扇过来,苏小语凌空一个虎口,反扣住了她的手腕,往后一掰,只听见咔嚓一声,随即传来李明珠杀猪般的声音。

但苏小语始终面无表情,顺势往后一推,李明珠哎呦着后退了几步,倒在了沙发上,发饰,衣服纽扣散了不少,看起来非常滑稽,旁边的人看着忍不住想笑又不敢笑。

她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咆哮着让佣人们上来一起打苏小语,但苏小语很快都将他们撂倒在地,一下子满屋的人哀嚎不断。

苏小语甩了甩头发,步伐轻盈走到李明珠面前,神色一秒凌厉,“记住,以后再敢提我娘,下场保证一次比一次惨。”

亲眼目睹满屋子的人被苏小语撂倒的李明珠这个时候一句话也不敢说了,浑身瑟瑟发抖蜷缩在沙发上。

一直以来她在苏小语面前都是高高在上的那个,还是第一次见她也有那么怂的时候。

“去,把我母亲所有的东西全都拿出来,还有二十万打我卡上。”

李明珠没有了以前的嚣张,缩着脖子,“钱我马上打,其他我不知道,不在我这里,都是你父亲放好的,我也找不到。”

说着,她便吩咐人给苏小语打钱,很快苏小语那部不是很时兴的手机就传来二

十万到账的声音,但……

“找不到是吧,”苏小语将手机放好,唇角一勾,似笑非笑,而她这个样子让人看得心里一阵发毛。

转身,朝苏小媚走去,将人腾空拎起,“秦家的车在等着了,你去!”

说着,就要将苏小媚像小鸡一样扔出去。

“不要……”苏小媚惊得挥水当场,终于开口说出了话,“妈妈,救我,妈妈,救我。”

李明珠不敢再装傻,哭喊着叫人将苏小语母亲的遗物拿了出来,足足几麻布袋,苏家几个人呼哧呼哧抬出来。

“齐了?”清点完毕,苏小语一记眼光扫过去,李明珠吓得又是一缩脖子。

时隔多年,真实数量,她其实已无从考证。

“都在这了。”

苏小语目光一凛,伸手将李明珠手腕的玉镯子摘了下来,这个也是她母亲的,别人不问自取戴了很多年了。

看着李明珠眸子里满是不甘,却又不敢发作的模样,苏小语冷笑。

一直以来拿回母亲的遗物就是她的心愿,但苏家人一直不给,早知道随便用点武力就可以,当初就不用答应替嫁的事了。

不再浪费一秒时间,她将玉镯子放进袋子里,全部打包成一袋,手一扬,直接拎在了身上,在众人诧异到眼珠子快掉下来的视线里,又恭恭敬敬将母亲香炉也拿了出来,包好抱在怀里。

“不,这个你不能拿,江海会生气的……”身后传来李明珠压低的反抗声,但苏小语懒理,头也不回出了门,朝已经在外等候多时的秦家车走去。

前一辈的人恩恩怨怨她不懂,但她母亲的东西没必要留在别人家。

她一路前行,走到车门口,脚步下意识地顿了顿。

车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司机,一个是秦家的管家,就是没有新郎。

不过也是,一个病入膏盲的人,又怎么可能来接自己。

苏小语分析完毕,面色平静,准备上车。

“苏小姐,”管家上前喊住她,看到她的容貌后怔了下,又疑惑地看着她拎在手上的麻袋,以及抱在手里的东西。

苏小语灿然一笑,将麻袋顺手扔进后车座,扬了扬手里的一本小册子,“这是我的嫁妆,都有登记在册的。”

至于她怀里的东西,没必要告诉任何人,说完抬脚准备上车。

“等等,”管家拦住她,拿出一份协议,“还要先麻烦你在这里签个字。”

苏小语拿过来看了看,两眼逐渐发亮,这份协议列了很多规矩,意思就是,她嫁给秦明轩后,谁先提离婚,就得给对方赔很多东西,还有金钱十个亿!

秦家这是有多担心娶不到媳妇啊!

但幸好秦家遇见了她,她是不会做空手套白狼的事的。

她之所以肯嫁过去就是为了换回母亲遗物,至于其他以后再说,但这十亿赔偿就挺意外的,她是肯定不会先提离婚的。


苏小语将手里的包裹恭恭敬敬放好,她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对于她的态度,管家也意外,看了又看,没有异常,收起协议恭敬地请苏小语上车。

一路无语,直接抵达秦家。

古典庄严的建筑物,异常沉闷,寂静,就这也是娶亲?

不过,估计也是自己想多了,秦家只是说要娶苏家女儿,让人今天过来,并没有说是要举办婚礼。

苏小语拎着麻袋下车,前行,一双眸四下张望,毕竟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必须熟系一下地形。

但有好事者看见就窃窃私语起来,脸上满是嫌弃。

“果然是乡下来的,一点家教都没有,没人告诉你到别人家到处东张西望是很没礼貌的吗!”

这时一道尖锐的女音传来,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走到了她面前,脸色极不和善,一双眸在苏小语身上肆意打量,看她脸时,表情夸张地呕了一下,最后又看了下她手里的东西,一个黑色麻布包,和一个麻皮袋,鄙夷到鼻子都差点甩掉。

苏小语缓缓抬了抬眼睑,眸光一秒严肃,“你在代表秦家说话?那请你注意以后不要用这种态度,否则别人会以为泼妇骂街就是秦家的家教。”

“你……”来人直接被呛得脸都黑了,眼珠子恨不得能瞪出来甩到苏小语脸上,“又丑又嚣张!真不知道表哥怎么会娶你入门。”

苏小语眼角闪过一抹笑意,弄了半天,这是表妹来教训人了。

“那自然是我跟你表哥相亲相爱,所以他不娶我娶谁。”她脸不红心不跳丢下这句,也不管表妹脸都气狰狞了,继续跟着管家前行。

就在他们准备上楼时,表妹突然一个快步旋了过来,瞪了眼苏小语,继而支开管家,她自己来带苏小语。

“这就是你的婚房,进去了别乱动,里面的东西都很贵,弄坏了你赔不起。”表妹将苏小语带到一处房间前,推开门让苏小语进去。

临了又丢下一句,“在秦家嘴巴太厉害是最没用的。”说完哼的一声便离开了,眼角眉梢还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苏小语目光淡淡,不知这个表妹又在使什么坏,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想玩什么,有心情再陪她玩玩,现在没空。

她随意打量起眼前的房子来,装饰风格很简单,黑白主调,一点喜庆的意味都没有,房间里有一张大床,床上居然没人。

目光顿促了一下,又四下望了望,半个人影都没有,秦家人娶媳妇真是够奇葩。

不过,她刚好累了,反手将门锁上,放下东西,随便冲洗了下,睡一觉再说。

门外,走到拐弯处的表妹回头,朝着已经关紧的房门递了个眼神,这间房根本就不是什么婚房,而是她的表哥秦明轩的书房。

秦明轩平时最讨厌别人进里面了,碰一下门都不行,连她都不行,如今这个苏小语进去了,看她接下来怎么收场,说不定表哥一生气,还会直接把她赶出秦家,那就真

的是太好了!

秦明轩回来时,天色已经暗了,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他的私人医生兼好朋友顾承泽。

今天他带伤工作,顾承泽一路贴身跟着,好不容易等他回家,给他打了点麻醉,吩咐他好好休息。

“你这个伤不能在耽搁了,你别任性,没事早点休息……”话还没说完,秦明轩嫌他啰嗦直接赶他回家。

秦明轩回到书房时,麻药便起效了,他洗好澡直接倒在了床上,翻身抱住被子就睡。

可被子会动?还是暖的?

秦明轩猛地睁眸,躺着的人正好一个翻身过来,手脚并用扣住秦明轩,“乖,别乱动。”

男人整个人都僵住了。

房间里没有开灯,他此时看不清这个人的脸,但可以判断出来是个女孩子了,声音也挺陌生,总之不是他听惯的声音,他知道今天那个新娘会来,难道是她?

刚来第一天就那么轻浮?

秦明轩的眸子在黑夜里程亮起来,拳头微握,就想发力。

女孩丝毫不知危险,反倒像极喜欢这抱物,小身板一直往男人身边靠拢,软绵绵地挠人,女孩嘴里还断断续续低喃着什么,让人听不清,声音却特别糯黏。

也不知道是不是麻醉的作用,秦明轩渐渐居然没有想反抗的意识,任由女孩抱着,很快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场景,女孩小小的身体抱着瑟瑟发抖的他,让他别怕,“我在,我不会丢下你的。”

……

翌日,太阳高升,阳光铺满房间,睡足的苏小语终于醒来,她伸着懒腰,缓缓睁开眼,突然,她瞳孔猛地一睁,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你,你怎么在这里!”

眼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晚被她袭击的那个人!本以为再也不会见面,如今居然……

男人本还睡意浓郁,被苏小语一吵,慵懒地睁眼,直视着苏小语,目光逐渐狠厉,居然是她!

脑海里浮现起昨晚的事情,尤其她最后捶自己一拳,一想起,顿时觉得伤口处又痛了,他不禁呼吸都粗壮起来,浑身气息开始凛冽。

苏小语目光微眯,虽然男人没有说话,但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穿着睡衣出现在秦家,除了是秦家人,还能是谁!

这世界真小!

只是,他居然敢进婚房,还和自己……相拥睡了一晚?

管他是谁,这都是不可饶恕的!

苏小语拳头一紧,抬脚就踹过去。

但这次,男人有所防备,身体往后一挪,扣住了女孩的腿。

别说,又白又细腻,男人手心一滑,差点失手,苏小语反身仰坐,另一只腿又抬过去,男人眼疾手快,两只脚都被他扣在了怀里,苏小语啊的一声,整个人往后倒下。

“松手!”她目光极怒,小脸儿憋得通红,可就是动弹不得。

这男人受着伤还这么强,她又一次轻敌了!

男人自然也不松手,这女人,前晚偷袭自己,今天还想故伎重演,真太可恶了,更主要的是……

“才来第一天就爬上我的床,你可真不简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