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玄幻穿越到背诗修炼的世界当大师兄

玄幻穿越到背诗修炼的世界当大师兄

陆晓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张若虚原本是一所著名大学的在读学生,睡醒之后,他便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对于穿越这件事,他一点都不陌生,可是来到一个背古诗的世界是闹哪样?只要背诵古诗就能变强,传闻中非常棘手的考核题目竟然是背诵《咏鹅》!张若虚不由得内心窃喜,那些小儿科对他来说简直手到擒来!

主角:张若虚,紫涵   更新:2022-07-16 0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若虚,紫涵 的女频言情小说《玄幻穿越到背诗修炼的世界当大师兄》,由网络作家“陆晓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张若虚原本是一所著名大学的在读学生,睡醒之后,他便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对于穿越这件事,他一点都不陌生,可是来到一个背古诗的世界是闹哪样?只要背诵古诗就能变强,传闻中非常棘手的考核题目竟然是背诵《咏鹅》!张若虚不由得内心窃喜,那些小儿科对他来说简直手到擒来!

《玄幻穿越到背诗修炼的世界当大师兄》精彩片段

宇唐帝国。

凉州,育才宗!

今日乃是育才宗一年一度的考核大会,张若虚默默的走在山道上,脸色甚至有些茫然。

其实张若虚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原本是二十一世纪一所985高校的高材生,一天夜里睡觉,不知怎么就魂穿到了这个也叫张若虚的家伙身上。

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被通知参加这什么考核大会。

不一会儿,张若虚便来到了一个巨型的广场上。广场的中间有着一个巨大的石柱,正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广场上,正站满了跟张若虚一样的弟子。

在最前方,站着几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头。

“第一位,张若虚。”那老头手持一个花名册,大声念道。

张若虚听到老头叫他名字,便走了出来。

“张若虚,你身为育才宗大师兄,这次可一定要考核通过啊!”那老头语重心长的对张若虚说道。

张若虚来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弟子,可没想到年年考核不过,硬是被他混成了大师兄。周围的弟子,至少比张若虚年轻几岁。

“不知要考核什么内容?”张若虚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那老头咳嗽两声,都过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要考啥?

“对着那石柱,背诵《咏鹅》。”

咏鹅?

张若虚顿时懵了!

这不是一个玄幻世界吗?怎么还咏鹅了?背诵咏鹅就能够通过考核了?那之前那个叫张若虚的,也太逊了吧!

不过那老头口中的咏鹅,真的就是自己前世小学一年级学过的咏鹅吗?

张若虚有些不确定的走到石柱面前,开口背诵了起来。

“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

一阵回音从石柱传来,张若虚又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看四周,发现那花白胡子老头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难道不是这个咏鹅?

张若虚心中一愣,还是强行将后面两句给背了出来,不过却背的有气无力的。

“白毛浮绿水?”

红掌……

拨……

清波?

在如此多人的注视下,张若虚厚着脸皮终于背完了《咏鹅》。

而在此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波动,那散发着光芒的石柱,突然强光一闪,随后闪现出几个大字来。

“二十三分!”

张若虚呆呆的看着这几个字,这尼玛,还给自己打分呢!

“张若虚,连续十年不及格,继续留宗!”

白发老头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的宣布道。

张若虚见此,撇了撇嘴,无所谓的走到一旁去了。

这时候,走上来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小女孩。那女孩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长得倒是挺可爱。

只见她走到那石柱之前,大声的背诵起这首咏鹅来。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这丫头摇头晃脑的,背的还挺有节奏。而她的手掌,也随着背诵的时候,在身前挥动着。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随着她的手掌挥出,一道强大的劲风竟发了出来,朝着那石柱轰去。

石柱光芒暴涨,闪烁几下,再次现出几个大字来。

“一百分!”

“恭喜紫涵,满分过关!”老头摸着胡子,呵呵笑道。

听到这颇具21世纪味道的名字,张若虚有些瞠目结舌,我这不会是跑到哪个小学里来了吧!

接下来,一些叫紫萱,子轩,浩宇之类的少男少女,也全都上去进行考核,背诵咏鹅。

石柱不断的闪烁着光芒,代表着那些家伙全部及格。

最终,只有张若虚一人,没有通过宗门考核。

此时,一个机械般的声音响起:倒数第一名,真垃圾,赐予宿主诗仙身份牌。

什么?

还没等张若虚反应过来,一张巴掌大小的卡片便出现在他的手中。那卡片不知由什么材质制成,握在手里有些冰凉。

夜晚,张若虚呆呆的坐在床前,一缕月光从窗前透了下来。

只见他手中拿着一块方正的玉牌,正是白天得到的那个诗仙身份牌。上面除了记载了诗仙李白的一些生平和他写的诗,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里,又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一丝印象也没有?

就在张若虚发愣的时候,一个胡子花白,如同纯银打造的一般,看起来十分和蔼的老头走了过来。

“宗主!”张若虚喊道。

此人,正是育才宗此任宗主,萧章。

“在想什么呢?”萧章亲切的问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看到张若虚有些迷茫的样子,萧章叹了一口气。

“还记得二十年前的一个寒冬,我在山下的垃圾堆旁,将你抱了回来。”

张若虚一愣,我想问的是我自己为什么来到了这里,而不是原来的那个张若虚为什么来到这里。

还有,垃圾堆旁边捡的?这是什么出身?

“你十岁那年,不小心被一道雷劈中,虽然后面安然无碍,但是脑子……”

说到这里,萧章再次叹息一声,不愿再继续说下去了。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原来是脑子被雷给劈坏了啊!

“多谢宗主照拂之恩,若虚日后定当报答!”

这具身体说什么也被宗主救了一命,现在自己借这具身体重生了,理应还掉之前的恩情。

“不用日后报答了,今天就能报答。老夫这次来,准备将本宗的镇宗绝学偷偷传给你。只要你能及格,老夫这个宗主,才不至于被长老团撸下去!”萧章有些激动的说道。

撸下去?敢情你这是怕自己做不了宗主啊!

“不知是何绝学?”张若虚也有几分兴趣。

“你且记好了,老夫只会念一次的。”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张若虚眼珠子瞪大的盯着宗主,条件反射似的将最后两句给念了出来。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张若虚坐在房间里,眉头紧锁的思考着。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唐诗,仿佛成了一个人人必修的东西?

可是背诵这唐诗,到底有什么用?

张若虚本来想问一问宗主,但是他明显被张若虚能够背出《静夜思》而震惊到了,惊喜的去向长老团汇报去了。

就在张若虚坐在房间中发呆的时候,一阵地动山摇的动静传来,整个房间不断的摇晃着,仿佛随时都能坍塌一般。

紧接着,张若虚便听到一阵阵的厮杀声从外面传来。

见此,他急忙穿好衣服,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外面,那些少男少女们均都脸色慌乱的四处跑动着。

张若虚想问一问,但明显他们也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怎么了?”

突然,张若虚见到一个白胡子长老跑了过来,急忙问道。

“大家不要慌乱,跟我来!”

那个白胡子长老没有时间回答张若虚,只是大声的对众人说道,示意大家不要慌。

随后,他带着这些人,朝着育才宗的中心地带走去。

育才宗坐落于凉州青林山,乃是一处风水宝地,据说曾经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昨日那处测试的广场,便坐落在青林山的半山腰。

没过多久,白胡子长老便带着张若虚等人,穿过了那处广场,躲进了后方的一个宫殿里面。

“都躲在这里不要出来,若虚,你作为大师兄,照看好他们。”白胡子长老脸色有些凝重的对张若虚说道。

张若虚正想问些什么,那长老却已经出去了。

只留下张若虚和那些年轻弟子,面面相觑着。

“大师兄,外面到底怎么了?”紫涵向张若虚问道。

此刻的外面,仍然时不时的传来一些厮杀的声音。

别看他们平时看不起张若虚,此时,张若虚这个大师兄,却成为了他们心中的支柱。

“我去看看便知道了。”

张若虚笑了笑,安慰了那些小家伙一声,随后便来到房间外面。

此时,远处传来火把的光亮,一闪一闪的。

所有的长老,全都被围困在一个地方,在他们的周围,似乎围着一群穿着红衣服的人。

可是距离太远,根本无法看到具体的情况。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要是站得高,估计就看的远了。”张若虚心中想道。

突然,张若虚的耳中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远处的画面,突然也变得清晰可见起来。

就在他为眼前这一切感到有些奇怪的时候,远处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萧章,你们这育才小宗,也想占据青林山这等钟灵毓秀的洞天福地?简直痴心妄想。今日,我便灭了你宗门,占据这青林山。”

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人,鼓起一双大眼睛,恶狠狠的冲育才宗的宗主萧章说道。

“红毛,你们红星会觊觎我青林山已久,多次来攻打均无功而返,现在竟然还敢上山?”

萧章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张若虚的耳中,而张若虚几乎以为自己就在他们跟前。

原来这个红毛中年人,乃是青林山附近的一个帮派的老大,想要将青林山据为己有,作为他们的根据地,因此多次派人来攻打青林山。

然而之前数次,在萧章和其他长老的反击下,每次都将红毛打的落花流水。

这一次,红毛又带人上来攻打了。

“哈哈,今日可不同往日,这一次,我可是邀请了从中都修行回来的万宗恒前来助阵。”

“万宗恒!”

就在众人惊讶间,一个身穿黑色披风,整个脑袋都隐藏在黑色帽子里面的人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萧章和一众长老们,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嘿嘿,我的老萧章,没想到我会再回来吧!七年前你们将我逐出育才宗,今日,我便要亲自将育才宗覆灭!”

那黑衣人阴沉的声音传出,一阵强大的气流从他的身上卷起,掀起了他的衣裳。

张若虚见到,一个平头方脸,脸上还带着一道伤疤的男子出现在他眼前。

“听说你已经到达了高等化神境……”萧章神色凝重的说道。

“哈哈!若非如此,我怎敢回来?”万宗恒猖狂的大笑道。

说着,只见他双手高高举起。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随着他口中吟出这两句古诗,顿时狂风大作,一股强大的风暴朝着萧章和一众长老压迫而去。

“众位长老布阵!”

萧章脸色凝重,大声喝道。

所有长老们闻令,立马分散开来,组成一个大阵。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所有长老一起喊出,手掌向前挥出,一股强大的波动浮现而出,将那股强大的风暴给抵消住。

张若虚看着这一幕,满头雾水。

这些人打架就打架吧,一直背诗干啥?

“红毛,还不快上!”

万宗恒一人抵住了所有的长老,随后对身旁的红毛说道。

红毛听此,招呼一些属下,拿着砍刀便朝萧章他们冲了过去。

“啊!”

一道恐惧的叫声从长老团里面传出,一个身穿白衣的长老,感觉没有赢的希望,竟然直接朝远处逃去。

“范长老,你干什么?我们的身后可全都是孩子!”萧章大声的喝止道。

那姓范的长老现在哪里还听得进萧章的话,如同发疯一般,拼命的朝着山下跑去。

万宗恒见到这一幕,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讥笑。

“不知细叶谁裁出……”

万宗恒手掌一挥,对准了范长老的背后。

“二月春风似剪刀!”

随着万宗恒的声音落下,空气中的灵力凝聚出一柄实质的剪刀,飞快的朝着范长老的背后射去。

“噗!”

剪刀无情的穿过了范长老那有些肥胖的身子,一口鲜血喷出几米远,范长老的身子瘫软在地上。

张若虚见到这一幕,眼睛忽然瞪大了。

这……背诗竟然能杀人?


随着范长老的逃跑及被杀,长老们组成的大阵立马崩溃,再也无法阻止万宗恒的进攻了。

很快,在漫天的风刀的切割下,不少长老都身受重伤,鲜血染红了白袍。

萧章见此,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一丝绝望与坚定。

“诸位长老听令,你们负责将后方的孩子们安全带走。”

“那宗主你……”

萧章脸上满是坚定,大声的说道:“我,自然要与育才宗共存亡!”

“宗主!”

众位长老忍不住惊呼道,他们已经感受到,萧章身上的那股死战不退的决心。

“还不快去!”

萧章厉喝一声。

众位长老见此,只能离开战场,朝着张若虚他们这里而来。

而萧章,则一个人冲了上去,和那万宗恒战在一起。

两人方一接触,便爆发出惊人的气息。

张若虚本来还想继续观看一下他们的战斗,一位长老却已打断了他的目光。

“若虚,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被打断了目光,张若虚自然就看不到远处的景象了,只能收回目光,看向身负重伤的长老们。

“众位长老,宗主现在被红星会和万宗恒一起围攻,状况不怎么好,我们还是去帮助他吧!”

听到张若虚的话,长老们眼中都带着惊咦的神色。

“你怎么知道是红星会和万宗恒来攻打?”

“因为我刚才听见了啊!”张若虚随口说道。

这话一出,长老们全都露出震惊之色。

有两个长老,还回过头去,朝着他们刚才战斗的地方看去。

可是不管他们怎么睁大双眼,都只能依稀看到几道红光而已。

“你是说,你能从这里清楚的听到和看到刚才那里的一切?”稳重的大长老走了出来,再次向张若虚确认道。

张若虚点点头。

“哈哈,我育才宗有救了。快,先把他们保护起来,先退走。”大长老高兴的叫了两声,随后说道。

此时,房间里面的弟子们也听到了外面长老们的声音,全都跑了出来。

“大爷爷,我刚才听到大师兄说宗主被围困起来了?那我们还不赶紧去救他?”紫涵大声的对大长老说道。

说着,那些年纪尚轻的弟子们,全都准备朝战场奔去。

“胡闹!”

大长老厉喝一声,其他长老们纷纷将他们给拦了下来。

“你们才是育才宗的未来,是育才宗的希望,只有将你们保护了起来,育才宗才没有彻底的灭绝。这,也是宗主的意思!”

“什么狗屁未来,我只相信现在!”

张若虚大声的吼道,快步朝着萧章那里走去。

“我们也去!”

紫涵他们使劲的挣脱了长老们的束缚,跟随着张若虚朝着战场走去。

已经身负重伤的长老们,哪里还能拦得住这群活泼的弟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了。

“怎么办?”一位长老向大长老问道。

大长老看着张若虚等人的背影,浑浊的老眼中忽然升起一丝光亮。

“你们还记得……三十年前,萧章带领我们围剿野狼帮的那一幕吗?”

众位长老听此,纷纷露出追忆的目光。

……

萧章此刻,正一人面对着万宗恒和红毛等人。

只见他白胡子飘飘,一身白色长衫随风飘动,看起来就如同仙人一般。

“老萧章,就凭你高等化神境初期的修为,是无法打败我的,还是赶紧投降吧!”万宗恒狂妄的说道。

萧章没有理会他,双手伸出。

“床前明月光。”

一缕月光从天上投了下来,带着强大的威势,朝着众人席卷而去。

“疑是地上霜!”

在清冷的月光照射在众人身上的时候,一阵冰寒之意猛然传开。

红毛等红星会的人,瞬间便被冻住,变成了一个个的冰雕。

万宗恒见此,身影快速的后退。

这个育才宗的绝学,他之前并未学习过的。

“看来你早就提防我了,连这种绝招都未教过我!”万宗恒恨恨的说道。

萧章冷冷一笑,没有理会他。

万宗恒冷哼一声,当下也不再保留,直接使出了自己的全力。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无数的风刃快速的在空中形成,密密麻麻的朝着萧章扑了过去。

“轰!”

风刃和月光轰撞在一起,直接发出一阵巨响。

然而,万宗恒的修为终究要比萧章要高上一些,再加上之前萧章一连冰冻住了红星会那么多人,体力早已经有些不支了。

因此,还是有不少风刃突破了萧章的防御,来到他的身边,割破了他的衣衫。

“哈哈,去死吧!”

强大的暴风狠狠的轰在萧章的胸膛上,直接将他击飞。

“噗!”

一口鲜血吐出,萧章的身子狠狠的飞出。

不过却没有落到地上,而是被一个人接了下来。

“宗主,你没事吧?”

接住萧章的,正是张若虚。其他弟子也都围了上来,关心的看着萧章。

“你们跑过来干什么?胡闹!咳咳……”

萧章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不过随即有些责备道。

能教出如此多懂事的弟子,他此生也就欣慰了。只见他强撑着站了起来,就要朝万宗恒走去。

“万宗恒,我说什么也不让你伤害他们。”

“哈哈,死到临头还嘴硬,今天就是诗仙李太白下凡,也解救不了你们!”

万宗恒狂妄的笑声,传遍了整个青林山。

见万宗恒如此猖狂,萧章就要带伤再战,但是却被张若虚给拦住了。

“我来教训他!”

听到诗仙李太白几个字的时候,张若虚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走了出来。

“你是谁?”万宗恒奇怪的问道。

“我乃育才宗大师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