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记得绿罗裙

记得绿罗裙

淡蓝蓝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程意萝知道,她的身体里有两个人格,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大家都以为她是个温柔乖巧的小姑娘,殊不知,小恶魔才是真实的她。班里新来了一个男同学,手上始终戴着黑色手套,表情冷淡也不爱说话。他叫姜湛,他有自己的秘密。男孩的出现,无意中让程意萝释放出真我,两人一起走出阴霾!

主角:程意萝,姜湛   更新:2022-07-16 0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意萝,姜湛 的女频言情小说《记得绿罗裙》,由网络作家“淡蓝蓝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意萝知道,她的身体里有两个人格,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大家都以为她是个温柔乖巧的小姑娘,殊不知,小恶魔才是真实的她。班里新来了一个男同学,手上始终戴着黑色手套,表情冷淡也不爱说话。他叫姜湛,他有自己的秘密。男孩的出现,无意中让程意萝释放出真我,两人一起走出阴霾!

《记得绿罗裙》精彩片段

姜 沁:

又是一个春天了。

而春天再也不能令我愉悦。人人赞叹花事繁华,大概只有我吧,在芬芳中能早早嗅到腐败的气息。只是,我也越来越麻木,不会因此伤怀。因为有人说,感官迟钝一些,便不容易感受到孤独。

我宁愿把自己包裹起来,像一个茧。

——来自“姜湛日记”

程意萝一直觉得三月是江城最好的季节,不冷也不热,植被苍翠,随处都有花开。只有到了三月,她才会淡化这一整个冬天对东北暖气的怀念。

“我们东北啊,冬天的时候在屋子里是可以穿半袖的……”

“我们东北啊,冬天的时候在屋子里是可以吃冰淇淋的……”

每每她那样说的时候,骆珞总会高傲地打断她:“程意萝,东北那么好,你还回江城干什么?”

骆珞总是会无情地打击她除了学习成绩以外的任何优越感。

可是,自从升入高中,因为学习成绩带来的优越感也岌岌可危。年级第二名,是她努力了半年也没有摘掉的帽子。隔壁班的裴子柚始终稳居第一名的位置,而且据说这个男生学习并不是太卖力,仿佛轻轻松松就可以跑在众人前面。

开学之前,程妈妈很正式地和女儿谈了谈,下达了新学期的任务和目标,那就是拿下年级第一名。

所以,即便窗外那棵樱树已经蓄满了淡粉色的蓓蕾,程意萝也轻松不起来。她面上依旧云淡风轻,心里却觉得压力大增。

课间十分钟,大多数人都趁着春光正好去户外活动,程意萝捂着肚子对骆珞摇摇头:“我不出去了,我肚子疼。”

骆珞撇撇嘴,看破不说破,作为和程意萝认识了十六年的老朋友,她太了解程意萝了。她太清楚程意萝是怎样稳居学霸宝座的,但凡能用来学习的时间,程意萝是绝对不会去做其他事的,就好像程意萝的人生除了学习再没有其他爱好。所以,课间十分钟,程意萝是不舍得去教室外放松的,她要把宝贵的十分钟用来做数学题!

骆珞“嗯哼”一声,独自向教室外面走,还不忘把校服的拉链向下拉了拉,整理了一下白色公主衫缀着碎钻和蕾丝的领口,新买的小皇冠项链恰到好处地露出来。

春光正好。女生们的户外活动无外乎踢踢毽子、打打羽毛球,或者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聊聊天。骆珞独自站在一棵满树蓓蕾的樱树下,望着不远处正围成一圈踢毽子的同班女生们,不屑地皱皱眉。

有花瓣随着风轻轻落下来,覆在她的肩头。

除了程意萝,骆珞在学校里其实没什么朋友。

骆珞貌似漫不经心地望向更远处的篮球场,日光下,男生们欢腾着,一只斑驳的旧篮球在半空中被抛来抛去。她半眯着眼睛,视线落在裴子柚的身上,嘴角微微翘起来。人群中的焦点,总是一眼就能让人望见。

她喜欢一切闪闪发光的饰品,也喜欢能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人,比如程意萝,比如裴子柚,像星星一样明亮耀眼。


蓝色墨水划过白色的纸,快速流畅,不带一丝停顿。握着笔的食指第一小节处有一颗极小的红色小痣,被日光照着,晶莹剔透,像一颗小小的宝石。程意萝心无旁骛地做着一道数学题。

直到雪白的窗帘被风扬起,调皮地落在她头上,她手里的笔停顿了一下,蓝墨水在纸上留下的痕迹淡淡地洇开。随即,窗外不远处传来男生们热闹的欢呼声。

程意萝这才抬起头,向声音的来处望了望。篮球场上,有人投进了三分球。穿蓝白校服的男生淡定地和同伴击着掌。

裴子柚。程意萝心里默默念了念这个名字,他还真是耀眼,不管是在考场还是在篮球场,没有他做不好的事。程意萝咬咬嘴唇,突然有些泄气。她迟疑着,把手伸向课桌最深处,掏出一个浅草绿色封面的日记本。

程意萝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当然,初时是因为程妈妈的硬性规定,及至上了初中,程妈妈觉得应该把时间全都分配给主科,倒是不再检查她的日记。她自己反而习惯了,依旧会写,哪怕只是三行两行。

写着写着,她发现日记本里住进了另一个自己,是和爱学习的程意萝完全不同的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爱做梦,爱吐槽,敢于质疑妈妈的“圣旨”,有困惑,也有坚定的理想,甚至还有一点点坏脾气。

程意萝给日记里的自己起了个名字——“意萝2号”。

突然,程意萝的同桌陈柘慢悠悠地从教室外面走进来。程意萝不动声色地把日记本又放进了课桌的最深处。

“程意萝,我们要说再见啦。”

陈柘说着开始收拾自己的书包,语气里倒也有些不舍。

程意萝挑挑眉,她虽然太过专注于学习,但是和同学之间的关系并不差,或许是因为个性随和,不像骆珞那样高傲。

“老杨要把姜湛换到你旁边来,你以后要留意一些哦,姜湛的性格你懂的……”陈柘凑近程意萝,低低地说了一声。

老杨是他们的班主任,老杨其实不老,只是下巴上总有刮不净的络腮胡,看上去略显沧桑。

程意萝怔了怔。

姜湛?她回头向教室后面看了一眼,有些游移不定地寻找着姜湛的位置,最后视线落在靠着墙打盹儿的男生身上。

作为成绩好又乖巧的学生,程意萝身边的同桌一直如流水一般调换着,老杨习惯把那些上课爱说话的“捣蛋鬼”安排到她旁边,因为她从来不是一个合格的聊天对象。相反,她有时太过教条与公正,常常会向老师揭发同桌的违纪行为。

可是姜湛?他可不是普通的“捣蛋鬼”,他是一个“怪人”。

陈柘把书包往肩上一甩,怀里抱着几本书,又促狭地笑了一下,低低说道:“不过,你和姜湛倒是挺合拍的,一个是‘圣斗士’少女,一个是‘僵尸手’少年,势均力敌。”

程意萝没想到陈柘会给自己这样一句临别赠言,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姜湛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僵尸手”,可能存在感不会太强。他的左手终年戴着一只黑皮手套,据说,那是一只僵硬的不会伸展的手。曾经有男生好奇去扯他的手套,看见他的手背覆满红色的疤痕,狰狞吓人。而冒失的结果就是他被姜湛教训了一顿,有人看见姜湛红着眼,一副要和对方拼命的架势。从此,再没有人敢去碰他的黑手套,而他的性格也越发像石头一样冷硬。

班里的劳动从来不分配给姜湛,当然,体育赛事也和姜湛没有半点儿关系。没有人真的歧视他,但是包括老师在内,都自觉地将他当成“残疾人”来照顾。

而过多的关注与照顾,反而令他越来越不合群。

大多时候,姜湛蜷缩在自己的“小岛”上。在高一(6)班,每个人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小岛”,用习题册和测试卷围起来的“小岛”。没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反正,他安静一点儿总好过在课堂上扰乱纪律。

所以,程意萝对姜湛的印象几乎为零,除了他那只神秘的左手,她对他几乎一无所知。

陈柘带来的这个消息,到底还是让程意萝心惊了一下,她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古怪的新同桌说不定会影响自己学习。

程意萝艰难地消化这个消息的时候,骆珞突然一反平日的优雅做派,风风火火地跑进教室,一把抓住程意萝的胳膊:“意萝意萝,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

骆珞连声调都提高了三分,一点儿都不像平日里讲话温温柔柔的她。

“姜湛的妈妈!”

骆珞索性在程意萝旁边坐下来,神秘地说:“你知道是谁陪着姜湛妈妈吗?”

程意萝张张嘴,没说话,心里默数着:一、二……

果然,不用数到三,骆珞就迫不及待地继续说道:“是张主任!”她推推程意萝,“你傻啊,是管教学的张主任!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关系很熟络。然后,我就去年组办公室那边探听了一下消息,听说他妈妈是我们学校新聘请的校外辅导员,然后,他妈妈要求老杨给姜湛调座位……你知道老杨要把姜湛调到谁旁边吗?”

程意萝心里继续数着:一、二……

“你啊!姜湛要成为你的新同桌了!惨了,惨了!你可惨了!”骆珞一副天塌了的表情。

“要不然,你让你妈也来找老杨?你的成绩可千万不能被他影响,你可是我朋友里学习成绩最好的!”

程意萝看起来毫无反应。骆珞突然就有点儿不高兴了,骆珞对朋友是绝对热情,可是,她最受不了对方不拿出同等的热情来回应自己。

“程意萝!”骆珞的声音忽然冷了几分。

看吧,看吧,她又要耍公主脾气了。“意萝2号”突然从心里跳出来,小声地说着。

程意萝转过头看着骆珞,眯起眼睛,嘴角咧到“标准”的位置,说道:“放心吧,我是不会被那个‘僵尸手’影响的,我会把他当空气……”

大概是受了陈柘的影响,程意萝不经大脑就说出了“僵尸手”三个字。然后,她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姜湛,尴尬得红了脸。

他应该听见了吧?

骆珞站起身,斜睨了一眼姜湛,想说什么,但是上课铃响了起来。少年们欢呼着涌进来,伴着春天温暖又蓬勃的气息。她跺跺脚,冷哼一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姜湛一声不响地在空位置上坐下来,随意把书包甩进桌洞里。

程意萝默默地深呼吸了一下,余光里能看见他那只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她想着要不要道个歉,又不知如何开口。英语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所有人端正地坐好,她微微转头,看见新同桌趴在桌前,安静地闭着眼睛。

仿佛全世界都和他无关。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