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花都逍遥医圣

花都逍遥医圣

有点牛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安是个孤儿,自幼被师父收养,这么多年来一直生活在明月山上。师父是隐世神医,一手医术出神入化,而他则得到了师父的全部真传,是当之无愧的小神医!阔别师父下山历练,江安只身来到了花花都市。这里充满各种诱惑,同时也拥有数不尽的机缘。小神医能否顶住诱惑,将一身医术发扬光大?

主角:江安,方雅   更新:2022-07-16 01: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安,方雅 的女频言情小说《花都逍遥医圣》,由网络作家“有点牛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安是个孤儿,自幼被师父收养,这么多年来一直生活在明月山上。师父是隐世神医,一手医术出神入化,而他则得到了师父的全部真传,是当之无愧的小神医!阔别师父下山历练,江安只身来到了花花都市。这里充满各种诱惑,同时也拥有数不尽的机缘。小神医能否顶住诱惑,将一身医术发扬光大?

《花都逍遥医圣》精彩片段

明月山,半山腰处。

江安望着山脚,又看了看山顶,自嘲一笑:“以往在山上总觉得山不高,路不远。谁知道下山之后,才发觉这路之远远超我想象,还真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距离他下山,已经过去了两天。

两天的时间,他只才走到半山腰,可想这明月山之高。最无奈的是,他只备了两天的口粮,可距离山脚还有一小半的距离,难道真要啃树皮度日?

江安再度摇头一笑:“罢了,继续走吧。”

又走了一个小时,江安突然听到了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

距离他下方六十米的距离,一个年轻男人与一个貌美女人正艰难的爬着山。女人面容姣好,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装,身材高挑。只是脸色很是苍白,苍白到有些不正常的地步。

年轻男人也是长相英俊,扶着女人有些埋怨:“方雅,这明月山这么高,你身子也不好,就别遭这份罪了。大不了,我替你上山去求那位神医就是。”

方雅咬着嘴唇,脸上写满了坚毅:“不行,据传山顶的那位神医有个怪癖,凡是来求医的人必须上山顶。况且我身上系着一家人的性命,这个山我必须要上。刘协,你没必要跟我遭这份罪,还是回去吧。”

刘协无奈解释道道:“我不是不让你去,只是你现在病又重了几分,别到时神医没见到,你反而倒下了。”

方雅顿时咳嗽起来,好一阵后才有所缓和:“没事,我一定会到山顶的,一定会。”

就在这时,江安也走到两人面前。

“你们是上山求医?”江安自然也听到了他们之前的只言片语,开口问道。如果他们真是要上山求医的话,那算他们运气好,反倒不用上山了。

方雅没有说话,而是坐在一旁先休息一会。

虽说来之前山脚的村民就提醒过他们,这明月山山高路陡,上山极难。但为了一家人的性命,她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上山。即便是她死,也要求动这位从不下山的神医下山为她家人医治。

刘协没好气的说:“这不废话吗,大家都是上山的,不为求医难道还是闲着无聊来爬山的?”

江安笑了笑:“那你们不必上山了。”

刘协下意识问道:“为何?”

江安回道:“我可以为你们医治,不过有个条件,把我送到京南市就行。”

刘协打量江安一阵,嗤笑道:“你?还帮我们医治?真是有意思,你应该是山脚下那个村子里的人吧。这种骗术都能想出来,真是低级。”

几乎在一瞬间,刘协就把江安定义为骗子。

况且,江安一身布衣,虽说长相很是清秀,但打扮的看起来完完全全就像一个村民。如果不是骗子,那就是神经病了。

方雅这时也歇的差不多了,艰难的站起身,说:“好了,继续上山吧。”

在她站起来的那一刻,脖子处的青筋有几条凸起的异常明显。

“七伤症?这个病不早就失传了吗,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女人身上?”细心的江安在她站起身来的那一刻自然观察到这一幕,心生疑虑。

这种病是古症,在古代甚至流传成一种瘟疫。最终是在医仙张仲景手上得到治疗的方法,从此之后,世间再无此症。只是为何,会出现在一个女人身上?

江安叫住他们,走到她面前,细细打量一阵后说:“你的病是何时患上的?”

方雅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再度走着。

可刚走一步,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也愈加苍白。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就你这种垃圾骗术,滚去骗小孩吧。”刘协见她咳嗽的更厉害,又是烦躁又是心急,只能拿江安来撒气。

方雅摆了摆手,说:“别说了,走吧。”

刘协瞪了他一眼后,继续扶着她上山。既然劝不了她,那就只能照看着了。

江安皱了皱眉头,看着她摇晃的身形,开口道:“你的病已入心,再走十步,你必死。我不会拦你,人的命掌握在自己手中。可你若执迷上山,那也怪不得别人。”

方雅恍然停住脚步,却无比坚定说道:“我是生是死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家人的命。就算我死了,我的灵魂也要爬上这山顶求那位神医下山为我家人医治。如果你只是想骗钱,那我劝你别白费功夫了。”

江安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你说你家人也患了此症?有几人?。”

方雅冷冷回道:“全部。”

说完的同时,她向前走了两步,咳嗽的更厉害了。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有停下脚步,但每一步都走的异常艰难。直到第八步,她的双腿开始发软,隐隐有要倒下的趋势。

“我一定要,要到山顶。”方雅咬着牙,强忍着又迈出一步。仿佛现在每一步,都犹如登天。这,已经是第九步了。

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又要跨出第十步。

忽然间。

江安一个健步冲到她面前,速度之快犹如一只猎豹,瞬间抓住她的手腕:“既然你一心为家人,那更要保住你自己的命。而我救你,只是奇怪于这七伤症。”

说完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此刻,方雅也彻底昏厥过去。

“你个混蛋,给我放开她。”刘协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暴走了。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甚至让他都有些措手不及。

江安平静的解释道:“你想她活着,就不要拦我。”

刘协从包里拿出一个爬山用的小手杖,指着他威胁道:“你快点给我放开她,她要是有一点闪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这里可是穷乡僻壤,别给自己找麻烦。”

江安蹙着眉头,没有理她,而是将她小心翼翼平躺在一个稍微平坦点的石头上,开始为她把脉。虽说从面相上来看,她的七伤症已入心脉,但具体到了心脉的哪一步,还需要把脉才能发现。

现在手头没有药,只能先用银针将她的病情放缓稳定。

但这七伤症虽说会传染,但却让一家人都患上这种病,实在有几分古怪。

“你找死。”刘协见他在她手上摸来摸去,顿时更加恼怒,拿着小手杖冲向他。

谁知江安不躲不闪,在刘协快靠近他的时候,身子一侧,以肩部轻松一个借力打力,直接把他给撞飞了出去。

“再上前一步,你必死。”江安眼神冷漠,语气也有几分轻怒。

与此同时。

刘协也撞到一处大石头上,正好撞昏过去。如若不然,他要是还这么胡搅蛮缠,江安还真的不会手下留情。

毕竟这些年,他在山上学的可不仅仅是医术,更有一颗冰冷无比的心。

这时,江安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精致古朴的木盒。打开木盒后,里面是九支光亮无比的银针。这九支银针,不仅是那老头的心爱之物,现在也是他的心爱之物。

“七伤症,主有七伤。心、肝、脾、肺、肾、精神与气脉。前五者分别以在其穴脉上行针就能医治,精神需要调养,气脉则需要用药。不过现在只要解决前五伤,就能保住她的命。”对于这种古代的病情,江安也是想了一会才想到治疗的具体法子。

当下,江安没有任何犹豫。从盒子里拿出五支银针,解开她的运动装,露出她那光滑白芷的肌肤后,江安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别扭。

毕竟医者,无忌讳!

但不得不说,她的身材,当属极品。

手法熟练且快速的飞快在她的天池、中庭、日月、章门与四满五大对应五伤的穴位落针。

这七伤症虽说是古症,但并不算什么难症,所以行针特别干脆利落。没出几分钟的时间,江安就已经将这五针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在行完针后的几分钟。

方雅缓缓睁开双眼,脸色已经红润了几分,突然惊声喊道:“你对我做了什么。”刚想起身,就感觉到上半身的一阵疼痛,看到倒在一边的刘协,又看到自己的上衣被拖到,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

江安没有解释,反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是不是呼吸顺畅了许多,身子有力了许多,心跳也正常了许多?”

方雅刚要大喊救命,恍然发现还真是这样。

以往也昏厥过几次,但每次醒来身体都无比的难受。即便是在平常,也是气虚神弱,说话没有力气,完全没有一丁点的精神。但这会,不仅感觉呼吸舒畅了,而且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适。

难道,真是他救的自己?

江安见她有所察觉,淡然道:“再等十分钟,我再拔针。五伤算是除了,精神需要慢慢调养,这个不急。唯独那气脉,要治愈还需羌活、重楼和冬虫夏草这三种药材。好在这三种药材不算难寻,费一番工夫就能得到。”

方雅这一刻也算信了几分,但依旧有些半信半疑:“你真能治我的病?”


江安摇头一笑:“我若不能救你,现在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如果没有他出手,方雅在刚才昏厥之后的几分钟内就会快速死亡。

过了十分钟。

江安来到她面前,温和的说:“我先为你取针。”说完后,不顾小脸通红的她,开始将那五大穴位上的银针一根根罢了出来。

他的速度之快,方雅甚至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当把银针都拔掉后,方雅快速把衣服穿上。这一刻,她感觉全身都变得正常了。以往那种虚弱感消失了,又回到以前健康的身体状态。

“你真的治好我了?”方雅开口,语气中满是震惊与惊喜。

这个折磨着方家几十人的怪病,令许多名医都束手无策的怪病,竟然在一个如此年轻的男人手中给治好了?

不管从哪个方面说,都太不可思议了。

江安实在的说:“还没彻底治好,有药材加调养,才能算痊愈。”

方雅连忙跪在他面前,哀求道:“求神医救救我的家人。”在这一刻,她热泪满眶。想着父母亲人被这怪病折磨的不成人样,她的心都在滴血。

这也是为何,她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一个传说中的神医。

好在,她找到了。

江安扶起她,点头答应:“我说过我会救你的家人,但有一个条件,送我到京南市。”

方雅大喜道:“我家就在京南市,咦,他怎么了?”直到这时,她才发现昏厥在一旁的刘协。

这个刘协是她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也是最为出色的一个,无论样貌和家世跟她都是绝配。再加上有两家的撮合,她也隐隐松动不少。不然这次,也不会同意让他陪同。

江安淡然道:“阻止我为你治疗,被我打昏了,去叫醒他吧。”

方雅默默点点头,过去叫醒了刘协。

刘协一醒,看到江安后顿时怒火中烧:“你个混蛋,你竟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叫人来弄死你。”

说着,就要拿出手机打电话。

从小到大,他哪里受到过这种屈辱?

江安面色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但并没说话。

方雅立马制止他,说:“刘协,他刚治好了我的病,是我方家的恩人。”

刘协现在连对她都有几分埋怨:“小雅,这种人就是骗子,你怎么能信他?刚才他就是想占你便宜,都跟你说了不要来这里,咱们派个人上去不就行了,你非要一意孤行。”

方雅听到这话,脸色也冷淡了许多:“刘协,我没说过让你陪同,是你非要跟过来的。他现在是我方家的恩人,你敢动他,就是跟我们方家为敌。”

刘协顿时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竟然为了一个骗子,这么对我?”

方雅强硬道:“我再说一遍,他是我方家的恩人,不是骗子。”

现在既然她的怪病都给江安治好,那么她家人的病也终于能够解决。所以,她对江安不会有任何怀疑,也不敢有任何怀疑。

刘协指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无奈之下只能把目光转向江安:“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哄骗的她,但我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对于方雅,他的确不会做什么。无论如何,那都是他明面上的未婚妻,是两个家族早早就定下来的婚约。哪怕她不同意,但这丝毫不影响两人的关系。

但江安不同。

江安眼神一冷,哼笑道:“哦,你如何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刘协通过刚才也不敢再对江安出手,丢下一句威胁:“你只要敢踏上京南市,我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江安突然一笑:“那好,我会期待着这一天。”

刘协眼神阴沉,愤怒离去。

他一走,山上只剩方雅和江安两人。

方雅带着歉意道:“不好意思,我替他像您道歉,请问神医如何称呼?”

江安点头笑道:“没事,我叫江安,不必称呼我为神医。”

那老头生前,就极其不喜别人称呼他的神医。在江安这,也是如此。

方雅也是识趣的人:“那好,江先生,咱们赶紧下山吧。”

江安点头答应。

一天后,两人终于来到了山脚,方雅的司机一直都在这里等候着。

“方小姐,你终于下来了。之前我看到刘大少气冲冲的走了,你们是怎么了?”方雅的司机算是她远方表叔,也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

方雅摇摇头:“没事,我们快回去吧。”

司机看了眼江安,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眼神中有几分怀疑。不是说来这里找神医的吗,怎么带着一个毛头小子?

“等等。”这时,江安转身望向山顶,面临东方的方向跪了下山,磕了三声响头。每磕一下头,醉里就念叨着什么。

他的手里还握着一块白玉,白玉无暇,但上面却刻着一个江字。这块白玉,是他唯一的身世线索。这也是他为何,要去京南市的原因。

“老头,在我五岁那年你救下我,带我上山,养我成人,教我医术,授我武功。在我心中,你亦是师,亦是父。养育之恩,传授之恩,永生永世,绝不敢忘。”

“你生前立志要医千人,可惜只到七百三十一人便撒手人寰。不过你放心,就在前几日,我已经医好了两百六十九人,完成你千人的遗愿。”

“等我在京南市寻到了他们,问出那个困扰我十五年的问题,我会回来为你守墓。你养我十五年,我守你十五年。”

说完这些话后,江安毫不犹豫上了方雅的车。

他的眼眶,几滴泪珠悄然落下。

他这一生,只落泪过三次。五岁那年在雪地中快要死时,哭过一次。老头死的那天,哭过第二次。这一次,是第三次。

只可惜,他到现在都不知道那老头姓甚名谁。对他的称呼,只能用老头。

很快,车子发动,三人前往京南市。

京南市据此有几天的车程,两人只需去最近的机场,搭乘最近的航班回去即可。

就在车子发动的那一刻,山顶东方的一个小坟墓包突然炸裂。插在坟墓前的木牌变成满地的碎片,一个发须全白的老者竟然带着一身尘土从墓中跳了出来。

他望着江安的方向,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感慨自语:“你有心了,走了也好,回京南市看看你的家,寻寻你的亲。咱爷俩就以十五年为期限,你寻你的亲,我报我的仇。”

......

在方雅的安排下,两人很快坐上了前往京南市的飞机。

虽说匆忙没买到头等舱的票,但对于急于赶回去的她也顾不上什么了。

倒是江安,从上了飞机到飞机起飞,一直望着窗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也不知道在想写什么。原本方雅还有一些困惑,倒也不方便问了。

无论如何,至少现在她的怪病已经消失了。

就在这时,头等舱内突然传来一阵稚嫩的呼救声。

“爷爷,你怎么了爷爷。”

“有没有医生啊,快来救救我爷爷。”

在头等舱内,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倒在地上,面白唇紫,全身抽搐,只有出的气却再无进的气。一个十多岁的女娃跪在老者身边,可爱的脸蛋上止不住的流着眼泪。

一时间,几个空姐都往老者那边赶去,但看到这一幕,都手足无措。

毕竟在飞机上昏倒的人,可的确不多。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过去,打量了老者一通后,立马确诊指挥道:“先把他扶起来吧,应该是癫痫病犯了。”

几个空姐原本就束手无策,听到有人说了这么一句,立马准备将老者扶起来。

就在刚才,她们差点都要通知机长返回航班了。

“别动他。”

就在这时,江安也走到这边,当看到老者面如死灰时,连忙喊住了那几个空姐。这时若是乱动老人,不仅不是救他,反而是彻底害了他。


“乱叫什么,你是医生吗你就在这瞎指挥。”被江安一阵喝止,之前走来的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不悦之色。

江安来到老者身边,一边帮老者诊脉一边问道:“你是?”

中年男人昂着头,傲慢道:“我当然是,我可是京南医大的副教授。快点让来,这老人肯定是癫痫急发,必须先稳定住老人然后送往医院。”

江安诊完脉后,脸色有些阴沉:“谁告诉你老人是癫痫急发的?”

这时。

女娃哭着问道:“大哥哥,我爷爷到底怎么了。”

中年男人像是被激怒的公鸡一样,大喊大叫起来,像极了一个泼妇:“你竟然敢质疑我?你算什么东西?一看你就是个骗子,快点滚开,别耽搁我给老人治病。”

不仅如此,就连一个空姐也秀眉微蹙,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江安:“请问这位先生,你有证件证明你是医务人员吗?”

至于之前的那个中年男人,既然能说出自己是京南医大的副教授,那肯定就不用怀疑了。反倒是江安,看起来这么年轻,而且用的还是中医诊脉这种老古董的方式,实在没法让众人信服。

江安皱了皱眉:“我没有证件,但我是医生。”

这一句话,顿时激起围观乘客的千层浪。

“连个证件都没有竟然敢说自己是医生,真是笑掉人大牙哟。”

“现在这骗子太多了,谁知道是不是想骗点钱哟。”

中年男人则傲慢的拿出自己的证件,在江安面前得意的晃了晃:“看清楚了,这是我的证件。我叫张明,瞪大你的眼好好看看。”

空姐也有些不满的说道:“请这位先生离开,不让耽误张先生为这位老人治病。”

方雅这时也走了过来,没有阻止江安,更没有出言。

说起来,她的怪病虽说没事了,但毕竟她当时处于昏迷。她也想亲眼看看,江安到底有几分本事。

“聒噪。”江安也有些怒色,但如果任由张明这个庸医为老人治病,只怕会平白害死老人。

江安扫了说话的空姐一眼,冷冷问道:“你最近气虚体乏,睡眠不佳,经常失眠多梦,对否。”

空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惊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江安又看向另一个空姐,扫了一眼后说:“你月事是否每个月都会推迟,甚至有时会推迟一月之久。”

随后,他每看向一人,就准确说出了每个人身上的小毛病。

更令人惊讶的事,江安所说的竟然都完全正确。

一时间,众人又大呼惊叹。

“我的天,这也太准了,神医啊。”

“这人什么来头,一眼就能看到别人的病情?这眼睛堪比X光机啊。”

张明见众人都要相信江安了,连忙吼道:“他这都是哄人的,你们女人哪个没这点毛病?这种常用的骗人话语,就跟算命的一样,不值一提,你们别上当。”

当然了,张明这么极力阻止江安,可不是出于什么好心。对他而言,在飞机上救一个老人,肯定能成为新闻,他也能出点风头。况且,这些空姐个个娇滴滴的,等会治好了老人再跟空姐们调调情,指不定就走桃花运了。

一时间,众人又把目光转向江安,看他如何回应。

“老人并非是癫痫急发,而是食物中毒。我猜测老人中午应该是吃了海鲜,而且与黄酒混食。”江安摇摇头,目光紧锁。虽说眼前这个张明是个什么教授,但在他眼中简直就是个庸医。

从刚在的把脉中,江安就发现老人的肺部与气管都有一定程度的堵塞,这是造成昏厥与呼吸不畅的主要原因。最关键的,就是老人海鲜与黄酒同食,若是一般人肯定无碍,反而大有益处。

但老人的体质有几分特殊,才引发了食物中毒。

“我想起来了,爷爷中午好像就是吃的海鲜喝的黄酒。”正当张明又要讥讽时,蹲在一旁的小女娃这才想起中午吃的什么,一锤定音。

小女娃的一句话,立刻证实了江安所说。

之前那个空姐也彻底信了他,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江安拿出针盒,说道:“你们先让开,别围得太紧,我为老人行针。”虽说是普通的食物中毒,但基于是老者体质上的事,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顿时,一帮人立马后退,都但不敢散去,好奇的看着江安如何给老人治病。

就连张明也恶狠狠的退到一边,他倒要看看等会救不醒老人,江安如何下台。

江安这时解开老人的上衣,拿出三支银针。

第一支,扎在了黄泉穴,针入三分。

第二支,扎在了清风穴,针入五分。

第三支,扎在了曲洋穴,针入七分。

三支银针下去,并不算完。只见江安闭上双眼,双手掌置于三支银针之上。若是有细心的人会发现,一道道虚若气丝的热浪正从他的双手中一点一点的透过老人的身体。

当然,若是有中医名家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这竟是失传已久的气功。

几分钟后,老人缓缓睁开双眼,嗓子里传来一阵咕噜声。

江安并没有停止,而是低声说道:“老人家,不可着急。你的气还没有彻底稳下来,再等几分钟。”

老人无比虚弱的问道:“小伙子,我怎么了?”

江安如实说道:“阴阳失调之体,实在不适合吃海鲜饮黄酒。这两者一阴一阳,对普通人有益。对你,却有害。”

老人双目瞪得滚圆:“你,你怎么知道我是阴阳失调之体?”

正说时,江安突然收出双掌,瞬间连带将那三支银针都罢了出去,速度之快令一旁的人都没有看清他是如何拔针的。

“咳咳咳。”

老人顿时一阵咳嗽,吐出一阵黄色液体,顿感身体一阵轻松。

江安笑了笑,扶起老人,没有回答。

虽说老人的阴阳失调之体很是隐晦,但在他的医术面前,实在算不得什么秘密。不过,这老人架着这么一副身体还能活到这岁数,必然不是什么普通人。

阴阳失调,不算大病,却算诡症。

人分阴阳,这是医者都知道的一个浅显道理。阴阳失调,会引发诸多小病。严重的,甚至会引发重病。但这老人却像是习惯了这么一副身体,而且身上也没有什么病,实在令人有些费解。

若不是这次海鲜与黄酒同食,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异样。

小女娃见老人醒了,开心的冲过来:“爷爷,你没事了?”

空姐也都惊喜的喊道:“真的治好了。”同时,她们看着江安的眼神充满了几分敬佩。甚至有几个刚才被他指点过病情的人,都准备等会好好问一下如何解决了。

至于那个张明,则是脸色铁青的回到自己座位上,一言不发。

他堂堂一个教授,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比了下去。这口气,绝对咽不下。

“没事了没事了,现在全身舒畅。”老人也感觉全身都舒畅无比,身体里甚至有一道道暖流。

老人连忙站起身,对江安鞠躬致谢:“多谢小友搭救,若非小友,只怕我这条老命今天就搁着了。”

江安连忙扶起老人,笑道:“举手之劳。”

老人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一阵银行卡,递向江安:“小友,救命大恩无以为报。这一百万请务必收下,虽说不多,但也是老朽的一点心意。”

旁边的人一听一百万,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天啊,这出手就是一百万,还不多?

这老头是什么身份,竟然一出手就是一百万之多?

哪知江安并没有任何动容,反而摇头拒绝:“钱财对我只不过是身外物,况且治病救人乃我的本分,这钱我不能收。倒是老人家,你应该对你的身体自知吧?”

老人这才回想起刚才江安所说,甚至都忘了把卡收回,急切问道:“小友,你是如何知道我的体质?”

他的体质算是一个秘密,即便一些名医都看不出来。没想到今日,却被一个年轻人一语道破,怎能不令他心惊?

要知道,为了这幅怪异的躯体,他不知道拜访了多位名医都毫无办法。如果江安真能有办法,那他晚年也不必再受那份洋罪了。

江安说道:“老人家,你的阴阳失调之体,应该是后天造成的吧?”如果是先天养成的话,那老人这一生肯定大病小病缠身。但既然没有,就肯定是后天造成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