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王妃别演了战神王爷他有读心术

王妃别演了战神王爷他有读心术

九段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东临国太祖甄泠生前作天作地,叱咤风云,无所不能。一朝身死,她居然重生到自己的重孙媳妇身上,这可真是太狗血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甄泠替原主感到不值,她的那位重孙根本不值得喜欢。于是,她开始专心搞事业,打脸虐渣,自己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只是,当初说好要和离的男人,怎么好像越来越黏她了……

主角:甄泠,萧易寒   更新:2022-07-16 01: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甄泠,萧易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妃别演了战神王爷他有读心术》,由网络作家“九段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东临国太祖甄泠生前作天作地,叱咤风云,无所不能。一朝身死,她居然重生到自己的重孙媳妇身上,这可真是太狗血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甄泠替原主感到不值,她的那位重孙根本不值得喜欢。于是,她开始专心搞事业,打脸虐渣,自己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只是,当初说好要和离的男人,怎么好像越来越黏她了……

《王妃别演了战神王爷他有读心术》精彩片段

东临国,宿历二十二年夏,边境云城。

时值炎夏,深夜的骤雨方才停歇,空气中还弥散着浓郁刺鼻的血腥味。

营地的正中央,很多负伤狼狈的士兵手举火把,他们个个满目猩红地盯着被捆绑着跌坐在地上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身着满是血痕的白色里衣,一头黑色的长发直直的垂下,她低着头,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能从她的身形看出是个妙龄女子。

“杀了她!杀了她!”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这道声音落下,其余的士兵也跟着高喊“杀了她,杀了她”,声音中满是浓烈的恨意,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甄泠就是在这种几乎要响彻云霄的声音中清醒过来的,她微微皱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一股劲风袭来,随即肩膀便是一阵剧痛,身体忽然向后腾起,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胸口顿时涌上一股腥甜,她侧过头“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

“甄泠,你不但擅入军营,还胆敢给本王下药,致使敌军偷袭时我方损失惨重,你可治罪?!”

一道冰冷又压抑着愤怒的声音骤然响起,一道寒芒在她的眼前一闪而过,甄泠稍稍抬眸便撞进一双黑沉的眼里。

她皱眉看着眼前这个用剑指着自己的男人,这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老死在自己宫里,怎么醒来却在这个地方?

萧易寒黑沉的眼底闪过一丝惊疑,望着甄泠的眼神不由深了几分。

他从小就有读心的本领,可从来都不曾听到过她的心声,怎么这会儿突然能听到了?

老死在自己宫里是什么意思?

甄泠的思绪犹如一团乱麻,可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眸光森然地盯着自己,她能感受到他对她的杀意。真是活久见啊,没想到她前两世加起来活了百余年,竟然还有人敢用这种眼神看她。

更郁闷的是,本来带着家传空间宫斗一生好不容易熬成太后,没想到死了以后竟然又重生了?

甄泠见周围的人都用一种愤恨的眼神看着她,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一样。

她也顾不得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堂堂东临国的开国太后,怎么都不能死在这里。心思反转间,黑亮的眼眸在不远处那群士兵身上一扫,眸光几不可闻的一顿后,她再抬眼直直地看向眼前的男人。

淡淡的月光笼罩在他高大挺拔的身影上,浓眉挺鼻,脸颊轮廓极深邃,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就让甄泠的心里久违的一悸,有种迫人的恐惧攫住了她的心神。

感受到剑尖的逼近,甄泠狠下心咬住自己的舌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很好!

敢用剑指着她,这笔账迟早她会讨回来!

她看向他,脸上带有血污,可目光格外的澄澈。“行,我可以认罪。”

萧易寒的手一顿,她那点心思他全都听到了,什么东临国的开国太后?什么死后复生?这些究竟是怎么回事?

东临国的开国太后,不是他萧家的老祖宗臻阳太祖吗?她怎么可能……

甄泠瞅准他迟疑的这几秒时间,咬牙忍痛抬起手指向那些将士中的其中一人,那人穿的铠甲明显跟旁人不同,如果她估算没错,应该是军中副将。

“不过在你杀我之前,你应该先去救那个人,再晚他可就没命了。”

萧易寒下意识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竟是自己的副将。那副将也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道:“你这个毒妇!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王爷,您切莫听信她的话,她这是在拖延时间啊!”

说着,他便朝萧易寒跪了下来,“求王爷给这些枉死的兄弟们做主!杀了这个毒妇!为我们的兄弟们报仇!”

甄泠看向那个副将,淡淡道:“我没有胡言乱语,你已经中了毒,毒将入心脉,再不解毒你一定会死。”

她不是什么圣母,要上赶着去救一个要她死的人。可活了两辈子,她现代家族中的祖训她还记得,那便是不能见死不救。更何况这种毒根本耽误不得,为了人命,也为了她自己,她现在唯有孤注一掷。

“你——”

萧易寒抬手制止了副将的话,他回头冷冷地看向甄泠,黑沉的眸子里略过一丝复杂,这个女人越来越奇怪了,她那些想法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女人,到底……


“王爷,请您为咱们兄弟做主啊!”

副将的话唤回了萧易寒的思绪,他看着副将,思忖片刻后还是收回了手中的剑,副将等人齐齐震惊,正要说什么就见萧易寒抬手阻止了他们的话。

他看着甄泠,冷冷道:“只有一次机会,若我的副将出事,你就等着为他陪葬吧。”

甄泠悬到嗓子眼的心这才归位,她不动声色地吁出口气,虽然不知道这男人为什么突然松口,但对她而言是好事,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这次了。

听到心声的萧易寒没说什么,倒是旁边的副将一脸不情愿还想争辩什么。

甄泠默默地看着他,在心里默数——

一,二,三……

“啊——”

“林副将?林副将你怎么了!”

来了!

甄泠脸色骤然一变,快速冲了推开挡在前面的人,冷声喝道:“都让开!把人抬到床上,给我一套银针,马上!”

因着萧易寒的吩咐,其他人敢怒不敢言。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名老者,他手里拿着一套银针袋子,眼中却是带着几分不屑和猜忌,看着甄泠,“人命关天,银针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

他有胃疾的事从未向他人提及,就连儿子都不知道,这个……这个毒妇是怎么知道的?!

甄泠不再啰嗦,副将的脸已经透着灰白,她一把夺过老者手中的银针袋,随即冷冷地看向萧易寒,“让你的人把副将抬到床上去,我要施针。”

萧易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朝旁人挥了挥手,几名士兵立刻将副将抬走。

帐篷内,围了很多人,甄泠净了手,又将银针消毒后,回头淡漠地看向众人,“只需我一人,其他人出去。”

此话一出,众人又要闹起来。

甄泠不管他们的反应,径自走到床前,目光在林副将的身上扫视一圈。

她在现代的家族是医毒世家,她是这一代唯一的传人,从小不仅继承了家族的医药空间,还继承了家中的“医眸”,这双眼能让她看到人体体内的脉络及脏器。

此刻在她的眼中,副将身上的毒已经入了他心脉,她现在必须马上解毒。

“要是不想看着他死,你们都出去!”甄泠回眸冷冷地注视着这群人,她的目光冷厉充满锋芒,与所有人对视,大家都不由自主的避开了她的眼神。

萧易寒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随后才冷声下令,“所有人都出去。”

“王爷——”

萧易寒看向甄泠,“本王给你一个时辰,若一个时辰内你不能救回林副将,后果自负。”说完,他便率先转身离开,留下的将士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先前那名老者刘军医将他们都赶了出去。

林副将已经昏死过去,甄泠缓了口气,她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印记,抱着尝试的心态摸了下,下一秒手上就多了几样东西。

甄泠的眸子闪过一丝惊喜,之前看到这个身体手腕上的印记时,她就隐隐有了猜测,现在已经确定,看来祖传的医药空间再次跟着她来到了这里。

没时间再想,她先用自己特制的银针扎在他几个重要的穴道上,给林副将吊住最后一口气。随后为他抽血,再带着血样回到药间。

她药间里的解毒剂在现代就代代传下来很多,上一世她穿到伽罗大陆成了神医的女儿,后来大陆一分为四,几经波折她又一步步成了东临国的开国太后。

活了两世,她见过的毒,看过的病人比吃的饭还多,空间中的解药几乎囊括了世间所有的毒。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机器检测出是何种毒,她便能对症下药,帮他解毒。

等待的时候,甄泠把林副将身上的伤口都抹了药,又把她研制出的一种预防感染的药涂了上去。

“这种药当年我可是申请了专利的,好多人买都买不到,醒了记得给我点辛苦费啊。”

做完这些,甄泠用旁边的水稍微清洗了一下自己,才开始整理脑海中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具身体也叫甄泠,更巧的是,这个国家竟然就是她当年生活的东临国,只不过现在比她那时要晚了许多年。而这具身体是萧家的战王萧易寒的王妃!

这就……尴尬了……


按照萧家的排辈,易字辈应该是她的重孙子那一代了,她东临国的臻阳太祖竟然成了自己重孙子的媳妇?

意识到这点,甄泠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即便她是现代人没那么古板的思想,可这也太……

而原本的甄家丫头,本是东临国甄将军府嫡女,但幼年的一个拐带意外,让她从将军府嫡女变成了一个没有身世的贫民丫头。

长大后真正的将军府嫡女甄柔回到这小丫头的位置,小丫头这个假冒的嫡女就被轰到了别院,如果不是将军府的夫人吕氏每日送吃食,她早就死了。

在别院一住就是十年,直到今年年初,当今的战王萧易寒突然上门以正妃的位份来求娶这丫头。

甄泠倾心战王许久,能够嫁给他是她毕生的心愿,可没想到成亲当晚他就来了边境,让她一人独守空房。

就在今晚,她悄悄潜入了军营给萧易寒下药,偏偏两人同房的时候,敌军的杀手突袭而入。中了药的萧易寒抵挡不了,那些士兵为了救他,才会死在杀手刀下。

甄泠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这关系可真够乱的。记得当初她还在世的时候,颁布过女方可以提和离的律法,怎么这傻丫头还非得撞南墙呢?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这里,在这个军营呆一天,她的小命就不由自己。

甄泠在账内琢磨这些的时候,外面的人却如热锅上的蚂蚁等的心焦。若不是有刘军医的保证,这些将士早就冲了进去。

“刘军医,方才甄泠所言可属实?”

脑海中一些香艳的画面从眼前倏然闪过,萧易寒进来的脚步几不可闻地顿了顿,随后才继续往里走。

刘军医已经先一步走到床边,探了探林副将的脉搏,半响后才回头看向甄泠,一双眼里满是复杂。

“王妃,这……”

将士们还以为出了事,齐齐朝她拔刀,各个怒目相向,死死地瞪着她。

萧易寒眸色一沉,几步上前一把扼住甄泠的脖子,他的指节青白,分明是用了狠的力道,甄泠猝不及防被掐住,头往后微微一扬,整张脸因呼吸不畅变得骤红,眼前一阵阵的眩晕,她下意识去掰他的手,可怎么掰都掰不开。

“甄泠,你可还记得本王的话!”说话间,手上更是加重了力道,甄泠被他掐的直翻白眼,脖颈上已经出现青紫的勒痕。

“放……放……”她的话从唇齿间挤出,用最后的力气使劲拍打他的手。

混账!

这个不肖子孙!居然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这种男人到底有什么值得喜欢的?!

不能死!她不能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