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归来马甲大佬惹不起

重生归来马甲大佬惹不起

元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绛云活到十七岁才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竟是豪门苏家。而养父养母知道自己当初报错孩子后,只着急想换回亲生孩子。当她回到苏家,等待她的不是理想状态的千金生活,而是无休止的羞辱。没办法,整天被欺负的苏绛云只好走上虐渣打脸的道路,顺便给自己找个忠犬总裁老公!

主角:苏绛云   更新:2022-07-16 01: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绛云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归来马甲大佬惹不起》,由网络作家“元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绛云活到十七岁才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竟是豪门苏家。而养父养母知道自己当初报错孩子后,只着急想换回亲生孩子。当她回到苏家,等待她的不是理想状态的千金生活,而是无休止的羞辱。没办法,整天被欺负的苏绛云只好走上虐渣打脸的道路,顺便给自己找个忠犬总裁老公!

《重生归来马甲大佬惹不起》精彩片段

“绛云这孩子从小就不喜欢说话,无论做什么都是冷冰冰的,我和她爸都不是性格沉闷的那种人,原来是搞错了啊。”傅母大大咧咧说完,苏余面上有点不好看。

毕竟谁家的孩子被别人这么说都是会不开心的。

“那什么时候换回来?”

傅母现在已经迫不及待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了,从小被当成带大家闺秀养,至少比苏绛云好。

苏母面露不喜,她能想到的自己也能想到:“过一阵子吧,孩子从小养在我们身边怎么说也有感情。”

苏家给了傅家一笔钱就将苏绛云带走了。

“傅家也是疯了,我们怎么可能把苏妙语给他?派人把他们解决掉吧。”

傅家只是一个普通家庭,怎么可能斗得过苏家大业大的苏家,不过在苏绛云面前说这个是不是不太好?

苏绛云从上车到现在表情都没变过,除了时不时的看手表。

顺便把车上全都扫描了一遍,最有价值的是苏余包里面的招标文件,但苏绛云还看不上。

“两位说这话不怕我说出去吗?”

虽然她也不想,但自己的手表有自动录音功能。

苏余和许世宁同时转过头看着她。

“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呢。”

一点没有找回亲生孩子之后的喜悦。

苏绛云知道他们找回自己的原因,并不是所谓的爱,而是苏妙语需要一个活体供血袋。

至于她回去,也有自己的私心。

“我是不是哑巴你们不是最清楚吗?”

“我们才是你的亲生父母,从这一刻开始,你需要知道站在那一边。”苏余警告道。

苏绛云最讨厌有人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跟她说话。

“我不站边。”

要是换做别人肯定会考虑当下的形式忍一时,但苏绛云没有,苏余和许世宁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许世宁还想说些什么,还没开口就被苏余打断,刚接回来肯定跟他们不亲,等日后慢慢调教就是了。

苏家别墅,苏绛云跟在苏余和许世宁身后,两位都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显然是自己在车上说的话得罪了他们。

一道娇小的身影跑了出来,如同如燕归巢般扑进了许世宁的怀里。

“妈咪,你们可回来了,小语一个人在家都快无聊死了。”

许世宁和苏妙语亲密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苏绛云的存在。

“她就是苏绛云,跟你同年同月同日生,不过比你大几个小时。”

许世宁介绍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看着苏妙语的脸色,要是两个女儿相处不来怎么办?

苏妙语心底闪过不屑,面上却是一片惊喜的表情。

“姐姐好,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笑容很甜,但眼底很冰冷。

苏绛云唇瓣动都没动。

许世宁怕苏绛云再语出惊人,拉着苏妙语的手往里面走。

“走这一趟妈都饿了,我们先吃饭吧。”

从头到尾没人提傅家的事情,但苏绛云知道今夜过后傅家就不复存在了,虽然是自己的养母,但从小到大她没有感受到一丝爱意,因为傅家极度重男轻女,她还有个弟弟。

吃完饭苏绛云被单独叫到了书房,苏余和许世宁都在。

她一眼就发现了保险柜的位置,苏家能藏东西的地方不多,自己要找的那个十有八九就在保险箱里。

苏绛云大大咧咧的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

苏余忍不住皱眉,自己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一身的气势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苏绛云的表现太过轻松,是因为他们有血缘关系?

许世宁就看不惯她这做派:“找你来是想说一说家里的规矩。”

苏绛云点头,手上不动声色的转动了一下手表,这里有点大,她坐的不是中心的位置,想要扫描完恐怕有点困难。

“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明白吗?”

苏绛云知道他们指的是在车上说的事情,但没人可以左右她的想法,区区一个苏家而已。

但自己还有未完成的事情。

遂低眉顺眼道:“知道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苏绛云的行李箱很小,两套衣服一些护肤品还有一个电脑。

手机上有三个未接来电,全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

手指在包里翻了一下,变声器没带。

犹豫了片刻回拨了过去:“有事快说。”

电话那头萧易拂皱起眉头:“你是谁?我兄弟呢?”

“我就是白狐。”

苏绛云除了变了个声音之外,说话的语气是一点没变,但做他们这一行的最是谨慎,他兄弟的名号可不是这么好冒充的。

“白狐出手从无败绩,你知道他出手最高调的一次是什么事情吗?”

萧易拂一直以为苏绛云那次帮他解决的麻烦是最高调的,但苏绛云干过更高调的事情。

“是去年三月二十三营救你的时候。”

苏绛云对心理学也有一定研究,自然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边静默了好一会,苏绛云以为萧易拂没信,刚想补充一点,就听见耳机里传来一声大叫。

“兄弟,你还真是个女的啊。”

之前跟他开簧腔的也都是个女人?萧易拂回想以前跟白狐说过的所有话,就恨不得对白狐施失忆咒。

“我是第一个知道你是妹子的吗?”

这才一会儿,就迫不及待的认兄妹了,事实上他的年龄的确比她大,所以苏绛云就没有纠正。

“不是。”

群里一共五个人,都是翎俱乐部的创始人,老大是第一个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甚至知道她的名字和住址,因为刚认识的时候她的隐蔽技术就被老大识破了,她也是这样被拉入伙的。

后来有了老大的帮忙,江湖就只剩下白狐的传说了。

萧易拂的激动瞬间被一盆冷水浇灭了。

“对了,我找你是想问问有没有治老年痴呆的特效药。”

这种药在市面上是没有的,只有有渠道才能拿到,他在找白狐之前已经找过好几个人了。


“我帮你问问。”

白狐也只认识医学组织中的一个人而已。

好在她认识的人给力,解决了萧易拂的事情,门就被敲响了。

“苏小姐,老爷和夫人请你下楼用饭。”

管家的声音说不上多尊敬,在这个家服侍数十年,早就认定苏妙语才是苏家的大小姐,这不,就算是苏绛云回来了,苏家也没有一个人主动提过送苏妙语回傅家。

知道内情的苏绛云心知苏妙语不会回去了,傅家只怕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知道了。”

楼下,许世宁和苏妙语坐在苏余的左侧,右侧的第一个位置是苏绛云的,在这一家三口面前,苏绛云就像一个外人。

“绛云,有时间可以多下来坐坐,别一直在房间里,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苏余这话一出,许世宁和苏妙语的脸色都变了变,但很快就恢复正常。

许世宁对这个女儿原本也是有过期待的,只是在车上她说的那句话就让她喜欢不起来。

为什么孩子被调换这种事情会出现在她身上?

苏绛云将母女俩的脸色尽收眼底。

“知道了。”

吃完饭一家人在客厅看电视,本来很和谐的氛围因为多了一个苏绛云变得沉默。

苏绛云一只在玩手机,手指在二十六键上飞快划过,却不现一丝错误,也不知道她在和谁发信息。

“明天跟我去医院一趟。”

苏余突然开口打破寂静。

“去医院干什么?”

苏绛云露出天真无辜的眼神,不曾往苏妙语身上瞟一眼。

苏余接触到苏绛云的眼神,心底闪过一丝愧疚。

“做个检查。”

许世宁眼神闪躲了一下,想到接下来要干的事情就对这个刚认回来的女儿生出几分愧疚。

苏妙语注意到许世宁的眼神,闪过一丝怨毒。

“姐姐别多想,苏家不是一般人家,对血脉自然要重视一点,虽然你的背景没问题,但多一道程序也是为了服众不是?”

这话听着是维护苏绛云的血统,实际上是提醒苏绛云,就算进了苏家,她也不可能一夜之间站稳脚跟,F市的名媛圈子有她没苏绛云。

苏绛云从进门第一眼就看出苏妙语是朵小白花。

“妹妹说的是,不知道父亲和母亲什么时候召开记者会?”

苏余和许世宁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苏绛云借着道:“妹妹不是说为了服众吗?要是不召开记者会,怎么服众?”

苏妙语藏在桌子底下的手攥紧,险些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

也不知这乡下来的土包子是真蠢还是假蠢,顺竿爬的这么快。

“姐姐才刚回来,记者会的事情等姐姐熟悉了F市再开更好。”

许世宁也是这般想法。

“你妹妹说得对,你才刚回来着什么急?等改天带你参加几个宴会再说不迟。”

苏妙语的牙关又咬紧了一些,心里告诉自己没关系,只要不是立刻公布身份,她就有办法将苏绛云赶出去。

苏绛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一顿饭吃下来,恐怕就苏绛云的心情没受什么影响。

后半夜是大脑睡的最熟的时候,苏绛云一身黑衣潜进了苏余的书房,在中心位置放上干扰器,监控瞬间被毁。

靠近保险柜,拿出专用工具,三秒钟后门应声而开,苏绛云对钱不感兴趣,还有一堆文件袋,估计是公司的账本,最下面的一张纸是她想要的东西,当年姑姑留下来的一张药方和其中一位药的唯一产地。

苏余不知道这张药方的分量,不然也不会等她来取。

目的达到苏绛云没有回房间,而是连夜去了自己的在F市的一个实验室。

本该安静的实验室灯火通明,显然是在等什么人。

站在最前面的一个白衣男子看见苏绛云,连忙迎了上来,脸上写着焦急。

“拿到了吗?”

苏绛云将药方交到他手里。

“等天一亮立刻派人封锁这块地,使用权我会找人办好。”

苏余虽然不知道那些东西的作用,但肯定会派人守着。

白衣男子郑重的点头。

目送苏绛云离开。

第二天苏余和许世宁带着苏绛云到医院验血,一路上苏妙语都在逗许世宁开心,不知道是平时就是如此还是故意在苏绛云面前展现母女情深。

“到了医院按照医生说的话做就好,别多问。”

苏余突然开口,又似警告。

苏绛云没有搭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等到了医院苏绛云就知道苏余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抽血用管就可以了,可医生拿来的确实血袋。

许世宁一脸愧疚的表情。

苏绛云嘲弄的勾起唇角:“不是验血吗?”

医生诧异的抬头:“什么验血?你的配型跟苏小姐一致,先抽600cc备用。”

苏余脸色不虞,门外传来脚步声,整齐有序。

苏绛云一点也不意外,看来苏余为了让自己不出这个屋子还真实下了血本。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赶紧抽血吧。”

医生皱眉,听起来这个女孩子不像是自愿的,但是这种事情,要是本人不愿意他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你们要不再商量一下?”

苏余不耐的看着苏绛云。

“医生,直接抽血吧,以后妙语的病还要劳您多多费心。”

医生叹气,大家族之中这种事情见多了,苏余既然敢让自己抽血,想必是做了完全的准备。

“小姑娘,你别害怕,只是抽600cc,不会有事的。”

那模样好像在诱哄一个刚学会吃糖的小姑娘,只可惜苏绛云不是。

苏绛云突然鼓掌。

下一瞬暴起,从后腰掏出利刃刺进苏妙语的手臂。

另一只手捂住苏妙语的嘴,让她的尖叫声堵在了喉咙中。

本来就有凝血功能障碍的苏妙语此刻已经因为血流不止而脸色煞白。

苏余和许世宁吓到了,不敢喊叫也不敢轻举妄动。

“父亲要是好好说话说不定我还能发发善心,可是现在我很不高兴。”

苏余真是受够了苏绛云这种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了。

“你先放开妙语,有什么话好好说。”


苏余眯起一双锐利的眼睛,神情柔和的看不出一点破绽。

许世宁心都被揪起来了,苏妙语的脚边已经流了一地的血了,如果再不止血只怕性命堪忧。

苏绛云低头看了一眼,血确实流的有点恐怖,苏妙语已然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我看着像个傻子?”

门外的人只有十个,苏绛云不是对付不了,只是不想在医院里面大动干戈。

但是也不想浪费时间。

“你想要什么?”

苏余是在场脑子转的最快的。

“放我离开。”

苏余现在确定这个女儿不简单,但是底蕴有多少就不清楚了,先放她离开之后再动手也好。

苏余打开门,门外的保镖已经自觉的让开。

苏绛云唇角勾起,将苏妙语推到许世宁的怀里,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手上的力道松了一点,苏妙语抓紧时间就要跑,苏余也一声令下:“把这小畜生给我拿下!”

保镖刚有动作就被人更快一步按到了地上。

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男士走了过来,环视了一圈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主事的苏余身上。

“我家先生今天在医院检查,烦请苏先生改日再来。”

语气谦彬有礼,却带着淡淡的压迫力。

眼前这人是钟离府的管家,苏余混到现在这个位置自然知道钟离家是苏家惹不起的存在。

扭头深深的看了苏绛云一眼。

“回家。”

苏绛云撇了撇嘴,虽然不需要有人救她也能全身而退,但眼前这个人进来的太是时候了。

“多谢。”

钟离府的管家依然淡淡的笑着,让人禁不住怀疑他是不是挂了一张假皮在脸上。

许世宁看着已经晕过去的苏妙语,嘶吼出声:“我要苏绛云的命!”

苏绛云回到家就悄无声息的拿着行李离开了,苏家她是呆不下去了,要是苏余为了苏妙语把医生请到家里面来抽血自己总不能不睡觉一直防着,另一方面是担心实验室的情况。

苏家只是苏绛云出世的一个跳板,自然不会过多在意。

实验室。

苏绛云刚回到就收到了好消息。

“那块地的样本已经全部被我们取回来了,或许可以发现好东西,只是我们这么着急,只怕已经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没事,出了什么事有我兜着。”

苏绛云表情懒散,拿起一个玻璃罐,里面装的正是那块地带回来的土,肉眼看不出什么特别的,但是姑姑留下来的东西一定不简单。

白衣男子点点头,对苏绛云的话毫不怀疑。

苏绛云瞧着没什么事了想走,可刚起身门铃就响了。

虽说这里是一个实验室,但外形却是一个别墅。

一个同传白大褂的男主步履匆忙的走了进来:“厉医生,门外有位自称钟离府管家的人要见你。”

钟离府?

苏绛云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这已经是今天她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而且现在是半夜十二点。

懒散的“啧”了一声。

厉均刚才才说的话这么快就应验了。

“你们继续研究,我去见见。”

钟离府的管家常年挂着的笑脸在看到苏绛云的一瞬间险些崩裂,苏家的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这家机构可是白狐的产业,研究的都是奇奇怪怪的东西,有好有坏,有些疑难杂症全世界就这里能买得到特效药。

“钟离管家,深夜来访有何事?”

“请问厉均医生在吗?”

“不在,这里是我的私宅,只有我一个人。”

私宅?

钟离府管家身后的车子里,男人如同画上的拓下的眉毛微微蹙起,偏头打量了苏绛云几眼,头一次怀疑自己的情报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

钟离府管家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随后告辞。

车子虽然是单向玻璃,可苏绛云还是能感受到自己被某道视线注视着,想必是钟离府的当家人,难怪能查到这里。

苏绛云看着车子离开才转身进去。

厉均一直在窗户上看着,担忧的眉眼多了些我见犹怜的意味,他本就男生女相,苏绛云常常在想要是把他卖了能赚多少。

“钟离家在F市说一不二,只是两年前主事的人换了之后,就没人再见过他的样子。”

现在主动找上门来,莫非是这位主事的人生病了?

又或者是奔着她刚发现的药来的,如果是前者还没什么,可要是后者这个钟离府就不得不防了。

苏家的人吃早餐的时候才发现苏绛云不见,连带着她来时的行李也消失了。

许世宁脸色难看,不过是让她献个血,竟敢给她玩离家出走这一套。

第四章焦头烂额

苏妙语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以为离家出走就能逃过去了吗?

果然下一秒苏余就命人去傅家找人。

一个刚成年的姑娘,跑了自然是回到原本的地方,可是苏余料错了,傅家本来就不待见苏绛云,收了苏家的钱之后自然不会再跟她联系。

“什么?没有回去!”

许世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平日里苏绛云就没有喜欢去的地方?”

说完这句话许世宁才意识到自己从知道苏绛云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时,从没主动去了解她。

“去找,苏绛云离开家应该没多长时间,只要还在F市,还没有苏家找不到的人。”

苏余要是有胡子,此刻估计能翘上天,早知道苏绛云会跑,昨日他们就不会逼的这么紧了。

秘书领命退了出去。

只是派去的人还没出发,总经理就到了,身后还跟着几个部长和总监,都是公司里的重要职位。

“苏总,不好了,好几家公司突然上门来要和我们解约,说是我们的产品出了问题。”

苏家是做家具的,声誉大于一切,解约事小,产品有问题事大。

“怎么回事?”

“我们在银行的贷款就要到期了,这个时候解约公司就完了。”

苏余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没有丝毫停留的去了公司,许世宁和苏妙语多问一句的时间都没有。

好端端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背后肯定有猫腻,许世宁公司的事情虽然帮不上忙,可认识的豪门夫人不少,赶紧打听消息去了。

苏余到了公司才发现情况比想象中的更严重,联系了几家解约的董事长,得到的只有一句话。

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