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你是我的启蒙运动

你是我的启蒙运动

顾星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九熙没有父母,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弟弟。小时候姐弟俩生活在小山村,是邻居徐奶奶给了他们活下去的依靠。如今她把弟弟送到国外读书,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年迈的徐奶奶。一次意外,她成为了所有人眼里的罪人,从那之后的日子便只为赎罪而活。直到遇见陆时渊,她的人生仿佛照进了一道光……

主角:林九熙,陆时渊   更新:2022-07-16 01:2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九熙,陆时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是我的启蒙运动》,由网络作家“顾星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九熙没有父母,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弟弟。小时候姐弟俩生活在小山村,是邻居徐奶奶给了他们活下去的依靠。如今她把弟弟送到国外读书,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年迈的徐奶奶。一次意外,她成为了所有人眼里的罪人,从那之后的日子便只为赎罪而活。直到遇见陆时渊,她的人生仿佛照进了一道光……

《你是我的启蒙运动》精彩片段

三个月间,冰雪如雨般覆盖整个雪岛,冰封了那个世界,冻结了人间。

一个少年和两名少女出现在寒冷的峡谷间。

少年背着一个满身都是血迹少女,少女侧着脸,什么也看不清,雪天入骨,,身后牵着另一个少女,少女一身白衣如雪,身上没有任何血迹,唯独眼睛上敷着一条白布,一双眼睛是瞎的。

许是少女瞎了双眼,三人整体的速度都低了许多。

“姐姐,我们会死吗?”少年背上的少女偏头向自己身后的少女。

白衣少女依旧跟着少年走,走得不是很稳,三步退一步。

听到少女的话,白衣少女看向一旁,她看不见少年背上少女的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干裂。

说话都困难。

“没事的,我们都能活下去。”白衣少女安慰少女。

话音刚落,一只黑鹰飞过三人头顶并发出叫声。

“快跑,他们发现了。”

白衣少女大喊一声,握紧少年的手往前跑,也没管自己看不见会不会摔倒。

天上的黑鹰,不仅没少反而增多,在ta们跑的路上环绕成了一圈。

跑的过程中白衣少女还是摔倒了,连带着握着她的少年及少年背上的少女知道一同摔在地上。

白衣少女两三下就爬起来了“,听我的赶紧带她走,我看不见会拖累你们,你们从这直直往前走就会看到有人来接你们”。

“快啊,带她走,我不会死,我一定回活下去。”

少年刚背着少女站起,就被白衣少女用力往前推。

少年比少女高出一节,不会说话,是个哑巴。

少年定定的看着白衣少女,眼神里满是不赞同。

“ta不会放过你们的,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别回来,快走就这一次机会了。”

白衣少女却看不见少年的任何眼神,走近少年背上的少女低声说了什么话,下一秒就连人带跑的往相反的方向跑。

然而,天空中盘旋的黑鹰也跟着女生的移动。

风雪越来越大,盖住了雪地里的脚印。

那个白衣少女叫林九熙,那个少年叫江影,那个少年背上的少女叫安沐笙。

为什么是那个结局…

她是不是很该死。

如果当初她听话点就不会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

…………………………

林九熙一直以为她在做正确的事,到最后她才发现她和别人做的事其实并没什么不同。

次日,凛城一中开学,在去凛城一中之前,林九熙要去趟医院看一个老人,江影亲自开车送她去凛城。

江影她哥,挺便宜的哥哥,非亲生,一米八多,有没有腹肌她不懂。

江影的车看起来很便宜,是辆白色的车,小白车头插着根小黑旗,去医院的路上可以说是畅通无阻。

除了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在中间段的时候突然放慢速度,差一点要碰上去。

幸好没撞到,要是撞了她没钱,只能赔哥。

很快就到了医院,车停。

小白车副驾驶上江影漆黑一片的眼眸看向车窗外。

高大的医院上方的几个大字。

凛城第一医院。

很接地气。

林九熙看了没多久眼睛又挪回来,望着驾驶座“到了?”

驾驶座的江影没答从后坐拿出一个黑书包,林九熙的,递给她。

“真的不考虑吗?”他问。

啊?

昨晚江影说他有个兄弟也在凛城,说是能关照关照她。

但他兄弟是北城人,半个北城人。

而林九熙有个很大的特点,对南城的人很反感,对北城的人没多大看法。

但如果林九熙自己同意的话,也可以暂住别人家。

女生眨了眨眼反应不很大“还是那句话”

江影勾唇笑了笑,回想当时那女孩怎么回的来着。

“养老要安静”

无果。

江影也没往下聊这话题。

江影把一个手机递给她,手机是她的。

黑色的外壳,钢化膜很新,是新贴的。

她睡了十几天刚醒,手机这种东西,没想起有那玩意儿。

她手机一整个都是黑的,没有一丝装饰。

江影告诉她,她手机之前在水里泡过,里面的东西可能会丢失。

她说了句,没关系。

反正她能重新找回。

手机,林九熙放进了兜里,下了车,江影也跟着下。

林九熙接过江影递给她的黑色书包,看着他像是在问:还有事吗?

后者手拿着一把糖塞进林九熙的兜里,眸色温润。

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着说“书包里有糖记得每天吃一颗,正所谓生活太苦,加点糖”

女生应了声,就往医院门口走去。

没走多远,江影在身后朝她喊着。

“林九熙,任性去活,身后有你哥我,还有要是谁想当你男朋友,别管什么给我往死里揍,揍伤了哥给他治。”

还有一句江影没说完,要是揍死了,搭上他也…………

他为她拦下了许多麻烦,挡着风雨,却好像都没帮上她。

但是没关系,以后她的世界他来守护。

一头浓密的黑发被风吹着。

他的声音很大,大到………

江影这一声吼出来原来安静过马路的行人纷纷扭头看向她们。

马路对面的林九熙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压低了黑色的卫衣帽。

继续走同时举起右手向后晃了晃示意知道了,让身后的人赶紧回去。

“叮!“的一声。

直通医院顶楼的电梯打开,一身黑的林九熙背着个黑色书包从电梯走出来,直往右边的病房走去。

最终停在了307号病房门口,因为她要看望的老人就在里边住着。

病房的门口看起来像是在关着,林九熙拉下黑色的卫衣帽,露出白洁精致的脸,和一如既往漆黑的眼眸。

叩!叩!叩!

她敲着门。

“谁啊,进来吧,门没锁”

回答她的不是年迈粗犷的声音,而是一道年轻女人的声音。

林九熙背着黑色书包推门进去,房间里有两人,垫高枕头倚在病床上的是一个60多岁的老奶奶。

老奶奶姓徐,徐奶奶正在笑着看她,一双看起来极度疲惫的眼睛瞬间有了光却一闪而过。

林九熙喜欢叫她徐奶奶,她和徐奶奶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和徐奶奶有血缘关系的人应该是正坐在病床边的徐荷。

徐荷近40,看起来只有30来岁,蓝白色的旗袍,名贵的香水,一身的奢侈品,无疑都在她身上展现了贵妇的气息。

可再好的香水,也挡不住骨子里的老气。

徐荷是奶奶的亲生女儿,并且是唯一的女儿,还是老来得女,徐奶奶从小便对徐荷百般的好。

20多岁的时候徐荷和百草村的一个男人结了婚,婚后没多久,徐荷就出村去外打工。

一年多后,徐荷穿着一身昂贵的衣服,开着漂亮的车子回了村。

徐荷回村后没有回家,直接去田地里找她结婚的老公,要离婚。

当时那个村子的很落后,没有说用身份证去办结婚证的说法,村里人觉得那样不吉利。

用的都是一张白纸黑字加按手印,全村人都觉得徐荷是中了邪。

当时徐奶奶也正好不在村,村里人都让徐荷等等,有事好商量。

可徐荷没等,一直接去她嫁的那家里,给了那户人家十万元,那户人家看到钱立马就同意离婚了。

徐荷离了婚,一刻也不想留在百草村,安抚了徐奶奶几句,哄着徐奶奶在村子里待着,自己又去了城里。

但每个月都会给徐奶奶汇钱。

这些都是村里的老人告诉她林九熙的。

当时她还想着徐荷好像忘了那时的年代,不是谁都会领钱取钱。

她林九熙,没有父母,只有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弟弟,她不知道她几年几月几日出生,也不知道父母是谁。

很多年前徐奶奶带她出来,然后带着她和她弟回了百草村。

原本她们在百草村过得好好的,徐荷却突然回了百草村,说是接徐奶奶去城里享福。

徐奶奶问了才知道徐荷那次去城里和别人结了婚,还有生了个孩子而且嫁的那户人家在那城里还有些地位。

重要的是,徐荷结婚时说自己是个孤儿,徐奶奶就被徐荷忘在了百草村。

某一天,徐荷嫁的二婚老公发现了徐荷并不是孤儿,那对象又很孝,又指责了徐荷一番。

并让徐荷把人接到了凛城,自从徐奶奶来了凛城就开始隔三差五的生病,也不知道是不是水土不服。

徐荷也老说徐奶奶没福气。

两年前,她把她弟扔在国外,一直是她陪着徐奶奶,直到徐荷把徐奶奶接到了凛城。

“你怎么回来了?”说话的人语气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嫌弃,正是徐荷。

从林九熙推门进来后徐荷就认出了,一个她妈莫名多出的外孙女,还是徐奶奶亲自认可的。

她花了两年时间才让她妈对自己十月怀胎亲生的女儿生出点好感,却不及这女孩在她妈面前说两句好话。

这让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更何况眼前这女孩光看脸就无情的甩了她家安安几条条街。

她家安安在这女孩旁边压根就没有存在感。

这女孩生得实在是太漂亮了。

可,一个连父母都没有的人,才得再好看,也只不过是徒劳,没背景,没家世,想到这徐荷心里好多了。

这样的人,可比不上她的惜安,她的惜安注定是人上人。


林九熙像是没听到徐荷说话一样,理都没理她,径直的走向徐奶奶的床边。

“奶奶,今天好好吃药没?”

她开口问,声音有点随意。

“吃了吃了,啰里八嗦的跟个老头子似的”

老人年迈的的声音,慢慢慢慢地开口,说得很平稳。

徐荷听着两人简单的两句对话,不像是晚辈问候长辈,倒像是老干部看望伤员。

“娇娇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提前和奶奶说?”

林娇娇,她以前的名字,小时候一位故人给她取的,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生而娇贵的娇………

“没和她们打招呼,我哥送我回来的”

徐奶奶和江影认识,具体来说应该是和江影的父亲江荆认识,徐奶奶以前说她年轻的时候救过一回江影的父亲。

她当时也没有细问,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说的秘密,她也一样,徐奶奶也一样。

有些事不问是最好的,问了可能徒增烦恼。

听眼前这小姑娘一说,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舒服,有些担忧的问,

“那你的………”

还没说完,就被林九熙打断。

“放心,我有”

话语刚落,徐奶奶眯眼盯着她,半信半疑。

她下意识的摸向头顶,没摸到帽子的空虚感,挺不适应的。

“真的,我有”

她有点烦不想重复。

徐荷看着一大一小聊得正好,而她却被冷落在一旁。

她家老太就算了。

可这没爹妈的林九熙凭什么!

心里莫名的烦躁不安!

“林九熙我跟你讲话,你听到没”徐荷的声音高了几个分贝,整个病房都瞬间安静下来。

和林九熙聊得正嗨的徐奶奶被徐荷打断了,瞬间拉下脸,黑的一批。

徐荷的这一声换来的却是林九熙满脸的疑问。

“你怎么还没走”她也有些不耐烦。

她怎么还没走?

她怎么还没走?

徐荷立马就炸了,贵妇的样子瞬间全无。

“什么叫我还没有走,我一直都没走”

“喔,那你可以走了”林九熙谈谈的回答,眼睛朝门口抬了抬。

“林九熙怎么说话的你,你还不让我来看我……”

妈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一道令人窒息带着寒意的女声截断。

“我说徐荷,是不是我太久没回来,你现在忘了你是什么身份,宋太太”

林九熙眼里带着嘲讽。

说起来也真是可笑,徐荷嫁人没多久,就偷偷叫人回百草村让徐奶奶签了一份协议。

很不巧,那协议正好是一份断绝母女关系的协议。

女孩眼里的嘲讽映入徐荷眼底,垂在腰间的双手紧握成拳。

她二嫁的是凛城的宋家,只有百草村那里的人才知道她是二嫁,但她也是给了封口费。

宋家在凛城以前也是有些声望,随着近几年来一年不如一年。

每年都在退后,直到今年,终于掉出了五大家族。

宋家家主宋荣也就是她老公宋耀的父亲,宋荣信佛,相信没有亲人同意就是不合规矩。

对她的身份本来就一直很不认可,要不是她的女儿能给宋家带来利益,不然宋家谁给她好脸色看。

妈,我只是想尽一下孝道”

徐荷不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这话。

林九熙也不知道徐荷是厚着多大的脸皮。

“宋太太,这话你说得也太安心了吧!徐奶奶以前生病就去过一次凛城找你,麻烦你回想一下当初你是怎么说的”

那次她母亲带着一个女孩来了凛城,她正在陪她的亲生女儿参加钢琴音乐会,就给了满头大汗淋漓的母亲2000块钱打发走了。

“回想起了吗?”

“当时我……我……我当时有很重要的事抽不出空”徐荷支支吾吾了半响才说。

她女儿宋惜安的钢琴表演可是在那一天,那可是她女儿接触上流社会的一次机会。

“那徐奶奶从住院起,你有交过一分钱的住院费吗?”

徐荷尽量避开盯着她眼睛的女孩。

从她母亲住院起,她想过去交,可又想给她的惜安买最好的钢琴。

等她再想来交时,却被告诉已经有人交过了。

“那次惜安也生病了”

徐荷模糊的找了个理由。

说完心虚的拿起放在廉价椅子上的名牌包包和徐奶奶道了个别。

“我先回去了,惜安要去学校了”

这次徐荷连妈都不敢叫,因为她没有资格。

直到徐荷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门口,林九熙才耸耸肩,转头一脸无辜的看向徐奶奶

“她自己走的,我可没叫她走”

凛城的天刚到九月份,正微微入秋,天气不是热,却有一丝丝的冷。

307病房内的窗帘布随风扬起,林九熙在病床边坐着,嘴里正吸着一瓶QQ星牛奶。

徐奶奶给的QQ星牛奶,牛奶的包装很新,但也掩盖不了这还有三天就过期的牛奶。

一束晨光照在林九熙的脸上,她抬眸,望着正在给她找零食的徐奶奶。

没动,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吸着牛奶。

徐奶奶又递给她一根牛奶味的棒棒糖。

她扔掉了已经被她早已喝完的牛奶瓶,接过,含在嘴里。

“去凛城一中,对吗?”徐奶奶摸着她的头问。

眼神里带着几分慈祥。

她点了点头。

徐奶奶像是心里落下了石头说了三遍的

“也好”

“去了学校就要忘掉你以前做过的好事坏事,要和同学们好好相处”

她直接省略了前半句。

“我性格不好,很暴躁的”

“你啊你每次都给自己找理由,不累吗?从小到大你身边的人除了沐笙,其余的人你理都懒得理”

就连林九熙她弟,她也懒得理,徐奶奶很耐心的讲。

林九熙应了一声“喔”,徐奶奶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放在心上。

徐奶奶眯了眯眼,心想:自己的宝贝这样能怎么办,宠着呗!

“有什么发现吗?”

一年前林九熙突然跟她说要去趟国外。

“有人在找我,跟到了国外,我顺便还……,喔!好像还有个长得很漂亮的人”

“谁找你!”

她不语,她也没查到。

半响,徐奶奶都没说话。

半响后才慢慢地开口“那长得很漂亮的的那人有对象没?”

林九熙:“…………”

她很想一拍脑门,她怎么就这么多嘴。

完全忘了徐奶奶是个颜控,而她是个绒毛控。

老想给她介绍对象。

林九熙啊了一声“我忘了”

说着说着,她老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又想不起来!

一大一小,一人一句,安安静静的能聊许久,这样安逸的生活,只有在林九熙梦里才会有。

聊着聊着,徐奶奶聊到了她弟。

徐奶奶问她什么时候能把她弟林七熙接回来。

她估摸了个数“下周吧!”

“行,能回来就好”

林九熙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快八点,凛城一中要九点半到校。

徐奶奶点了点头,拿起床边。护士刚泡好的牛奶放在女生手里,女生握着手里微烫的牛奶,嘴角勾了勾。

女生又要笑了,笑得很灿烂。

眼底却是一片漆黑,徐奶奶记得当初她看到这女孩子笑的时候,眼里会有星星一闪一闪的,好比浩瀚的星空,而此时女生眼里却是一片漆黑,深不见底,眼里带着的最后一丝光已然消失。

也对,眼里的光对眼前女孩来说就是奢望!

“他来过,他知道你在这?”

“谁”徐奶奶有点耳背,没有听清,女孩捧着手里的牛奶抬了抬下板,徐奶奶随着女生的目光看去,是桌上的水果篮。

瞬间明白了女孩的“他”指的是谁。

“他”?

是这眼前人的哥哥,是不同于江家那小子一样的哥哥,而是和女孩具有血缘关系的亲哥。

但却没有听女孩提过,大概也不想和那所谓的亲哥染上关系。

“你确定不回去了吗?其实你不用一直陪着我这半路土的老婆子”床上的老人缓缓开口。

“你想多了,从我被你带出来后我就没有选择,还记得当初奶奶第一次见我的场景吗?”

床上的老人瞳孔紧缩。

某个广场上红色的玫瑰花瓣散落满地,一个女孩双腿跪在铺满红玫瑰的地上。

身下死死地护着另一个女孩,女孩的身后站着一排黑色西装的保镖,多数黑衣人低着头,几个黑衣人又站着。

红黑色带倒钩的长鞭狠狠的打向女孩的背上,瞬间靠近女孩的玫瑰花染上了一层红。

红黑色的鞭子则更红,分不清是血还是鞭子本身的红,而女孩紧紧护着的另一个女孩眼里着雨中充满了泪水,一个劲的摇着女孩的手臂,像是要说什么却无法说出口。

十几鞭子下去,撑着护女孩的双手,缓缓的滑下去,女孩的眼里带着倔强,死死的咬着牙。

俯身在身下的女孩耳边道:“别说话,千万别说话,只要你别说话就没有人知道你不是哑巴”

“放心我没事”

最后一句像是给身下的女孩一个安慰。

女孩说话的语速很快,像是害怕被谁知道一样。


浑身正发抖的女孩,抬门看着护着自己的女孩,一双红瞳很亮,像燃烧的太阳又漂亮又独特。

无人知晓,这画面还有另一双眼睛在看着,之后啊!

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徐奶奶回想。

但最后徐奶奶倒是知道了,那个伤得半死的女孩叫林九熙,被死死护住的女孩叫安沐笙。

再次见面的时候,林九熙抱着同样浑身是血的安沐笙对她说。

“带我走,我养你下半辈子”

徐奶奶也想不起来当初她为什么要同意。

是一瞬间的善良还是一瞬间的同情?

短短的7个字,一开始她自己也没抱什么希望,就带了两人来到了z国。

等回到百草村的时候,徐荷已经离了婚又给了她张卡,她当时也不年轻了,就随了徐荷的愿之后。

之后她把所有的钱都取出来给安沐笙治病,从林九熙能起来后,家里一顿也没饿着,直到她年老犯病需要大量的钱。

她本来就年老,本想着不治,林九熙却坚持让她来了凛城,虽然林九熙时不时的闹失踪,但每段时间都会来看她。

林九熙一口喝完半杯热牛奶,把杯子放回了桌上,看了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7:30该去学校了。

“您应该睡午觉了”简单的一句话。

“赶紧走赶紧走,整天围着我这老婆子”

说完就盖上被子,只露出一个后脑勺背对着她。

林九熙:“…………”闹脾气???

她刚想说什么,护士正好推门进来,一进来就看到这场景,没忍住笑了,对着林九熙就是直夸。

“小熙,你奶奶也太可爱了”,又对着床上的徐奶奶说:“奶奶您孙女真乖”

护士认识他,但并不知道他和徐奶奶的关系,正要纠正:

“奶奶和我………”

“那是,也不看看那是谁孙女”一直背着她的徐奶奶打断了故事的话,语气中还带着丝丝的自豪感。

被子里,徐奶奶垂下深深的眸子,透这玻璃看向墙外的女生。

女生酷爱卫衣,一般都是徐奶奶买给女生,要不然就是女生自己去地摊搞批发,一买就是一年的量。

女生很怕冷,不存在什么浪费!

出了病房,林九熙这次没戴帽子,长发披肩随风飘起,漆黑的眼眸像无底洞。

她的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树底下,穿着白色长袖黑色裤子的安沐笙站在树底下,手里拿着个黑色塑料袋,远远的看着。

林九熙摸了摸口袋里的糖,正好有两个根。

面无表情地走向树底下的安沐笙,树底下的女生见要等的人,徐徐地向她走来,也没闲着。

举起手里的黑色塑料袋向林九熙走来的方向举了举。

林九熙没按套路接过塑料袋,反倒是连人带袋子压在了树上,一个标准的树咚姿势,笑得有点坏,舔了舔嘴唇。

“怎么想我了?”

话落。

后者的脸上满满的泛起了一丝粉红。

七点多钟的太阳刚升起不久,一束光照在树上,透过树叶。

照在两个女孩身上,从侧面看起就像两个女孩在………对视…。

“四哥,我艹,你快看,那对小姐姐的颜值超高哎!”

北城最不缺的就是大家闺秀,好的琴棋书画什么的样样精通,不太好的琴棋书画都会点,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有点新奇。

沐离尘站在3楼的病房栏杆边惊喜的说着,刚说完他就后悔了,回应他的是门口砰的一声,然后是房门落锁的声音。

“……………”

完了完了,他怎么就忘了里面是谁里面,可是他家金主和他家小祖宗,瞬间心里已经给自己挖好了坟。

透过房门的玻璃可以模糊的看到一大一小的背影,大的陆家瑾爷陆瑾,字时渊。

但也极少人知道陆家瑾爷有字这回事,病床上则坐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正背对着他家四哥。

陆鑫宇,陆时渊姐姐陆汐芸唯一的儿子,陆时渊姐姐去世的早,只留下一个孩子。

一个陆家内定继承人,一个陆家内定继承人他姐唯一的儿子。

修罗战场,后退百里,方可保身。

“啪”的一声,小祖宗又开始发飙了,正耐心给这小祖宗喂药的陆家太子爷不干了,只见黑色的身影站了起来。

透着微微模糊的玻璃,看不清脸,陆家太子爷温和的接过护士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手,拿起桌上一碗新的药汤,然后捏着陆鑫宇小朋友的脸。

沐离尘:“…………”连忙捂住了眼睛。

“呜呜……,是坏银………”

里边传来陆小祖宗不甘的控诉。

行吧,他闭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