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玄医大佬她在豪门躺赢了

玄医大佬她在豪门躺赢了

款曲辞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玄医大佬凌绮为了保护自己的部下,不幸身亡。再次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居然魂穿到京城暴发户凌家的假千金身上。原主跟她同名,没有脑子,又蠢又作,黑料满身。凌家父母将她赶出家门?众人说她是娱乐圈最臭名昭著的小糊咖?没关系,凌绮通通把脸打回去,让欺辱过自己的人,付出千百倍的代价。她是玄医大佬,科技大佬都得重金求她办事……

主角:凌绮,霍封翊   更新:2022-07-16 01: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绮,霍封翊 的女频言情小说《玄医大佬她在豪门躺赢了》,由网络作家“款曲辞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玄医大佬凌绮为了保护自己的部下,不幸身亡。再次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居然魂穿到京城暴发户凌家的假千金身上。原主跟她同名,没有脑子,又蠢又作,黑料满身。凌家父母将她赶出家门?众人说她是娱乐圈最臭名昭著的小糊咖?没关系,凌绮通通把脸打回去,让欺辱过自己的人,付出千百倍的代价。她是玄医大佬,科技大佬都得重金求她办事……

《玄医大佬她在豪门躺赢了》精彩片段

京城

五彩的霓虹光光芒四射,劲爆的摇滚音乐震动着人的耳膜,这一切将整个房间映衬得像一个混乱的歌舞厅。

戚曦睁开眼睛,顿时有一股锯脑般的疼痛感袭来。

几秒后,疼痛结束,无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在脑海里闪现。

戚曦惊讶,自己竟然重生在了一百年后!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凌绮,是个胸大无脑的假千金,黑料无数。

回忆完毕,她紧蹙眉头。

怎么会有人如此废物?

旁边倏忽伸出一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几乎是刻在记忆里的本能反应,凌绮抓住那双手,用力向外扭去,同时她从床上翻身而起,反身压住旁边的男人。

凌绮喝道:“你是谁!”

炫彩的光线肆意的来回扫射着,不待凌绮看清那张脸,胸口陡然冒出一阵撕扯般的疼痛,没忍住嗓子里的腥甜,她一口血吐在了男人的背上。

感觉到男人的挣扎,凌绮没来得及擦干嘴角的血迹便再次用力控制住他。

霍封翊身上青筋爆出,今晚是他松懈了,竟然被人轻易下了药。

感觉到身体的绵软无力,他仰起脖颈,声音仿佛寒光利剑,清冷无比,他说:“凌绮,你下了药,现在问我是谁,不觉得搞笑吗?”

凌绮稍微回忆了一下,很快便想起来原主干的蠢事。

原主喜欢争强好胜,正因为这一点,被名媛圈的塑料姐妹撺掇了几句,便无脑地扬言要把京城霍少睡到手。

她下了药,霍封翊中了计。

原主把霍封翊拖到这间她专门设计的房间里,为了保证效果,自己也喝了药,却不想药剂过猛,导致心脏骤停。

凌绮正好重生,便出现了眼下的情况。

傻叉!

在心里骂完原主,凌绮从余光里瞥见床头柜上的粉色手铐。

胸口的撕裂感还没有消失,喉咙里的腥甜一阵一阵往上冒。

凌绮大概猜到,吐血是因为这具肉身一时间承载不了她的魂体,身体正在淬炼重塑中。

咬紧牙关,她一边压制住反抗的男人,一边伸手把手铐勾了过来。

“咔嚓!”

手铐锁住了男人的双手。

凌绮松了一口气,从男人身上离开。

霍封翊转头看去,体内的火热几乎要将他烧得没有理智,但他脸上依旧没有丝毫屈服的表情。

凌绮吐出喉咙里的血,咳嗽了一会儿才转过头看向眼前这个令人头疼的男人。

四目相对。

霍封翊看到她方才的行为,意识到先前落在背后的温热液体是血,脸上短暂地露出疑惑,不过很快,他眼里便满是杀人的狠意。

凌绮略一打量眼前的男人,便知道他的情况非常不好。

原主为了防止计划失败,对这位霍少用的药也是极猛的。

春药哪有往致死量上下的。

蠢!

飞快地分析了眼前的形势,凌绮想着必须尽快解决离开,手却突然被刺了一下。

从兜里掏出东西,她发现那竟然是她前世常用来给自己治疗的银针。

这东西竟然也跟着来了,凌绮轻勾了一下唇。


抽出几根大小不同的银针握在掌心,凌绮说:“今晚之事,非我真心所为,我现在帮你排出体内的药,不要乱动。”

百年多没练手了。

脑海里飞快地闪过这句话,凌绮便又感觉到眼前一阵昏暗。

霍封翊翻过身,听到凌绮的话,愤怒之下更多的还是疑惑。

炫彩的灯光在房间里面迅速变换着,凌绮这才发现男人的腹部全是血。

受伤了还要遭受原主的凌虐,真惨。

“滚开!”

凌绮拿着针靠近,霍封翊却全然没有要配合的意思,凌绮也能理解,不过理解他不代表会按照他的意思做。

凌绮飞速地将银针扎入穴位,其间她死死控制住霍封翊防止他乱动。

霍封翊眼睛被逼得通红,愤怒地仿佛一只被刺激过头的雄狮。

很快,他腹部的血被止住,凌绮随手扯开白色的被单给他做了简单的包扎。

十几分钟后,霍封翊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恶心,凌绮松了一口气,抬脚将垃圾桶勾住摆在了他脑袋下。

按照记忆,凌绮迅速在房间里又找到了皮鞭、麻绳一类的东西,在霍封翊吐完后,她趁人还没有完全恢复,迅速将他牢牢捆绑住。

做完这一切,她彻底撑不住,黑暗从四面八方袭来,身体的钝痛感让她直接晕了过去。

次日,凌绮在震耳的摇滚乐中苏醒。

醒来的第一瞬间,她便回忆起自己重生的事实。

身体不再疼痛,她想应该是已经淬炼结束了。

微一转头,凌绮便看见自己身边的人。

霍封翊被捆得动弹不得,就这么看着这个女人在自己身边睡了一夜。

凌绮起身,眯了眯眼,按照记忆迅速找到灯光和摇滚乐的控制器。

原主不知道怎么想的,要把房间布置成这样。

灯光、音乐关了之后,房间里瞬间清静了下来。

当然,要是没有那些手铐、小皮鞭以及床上的男人的话,这个房间可能会更加清静。

乱七八糟的灯光刹那间消失,霍封翊这才彻底看清女人的模样。

脸色一片苍白,仿佛大病初愈。

凌绮走近,说道:“昨天我是受人挑拨,‘伤’你不是我的本意,我可以给予赔偿,并且之后你要是身体还有问题,大可来找我,就这样解决这件事怎么样?”

霍封翊拧起眉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你觉得可能吗?”

凌绮亮起手里十公分的银针,一下抵在霍封翊的脖颈边。

细密的刺痛感传来,霍封翊听到凌绮再次开口:“我觉得可能。”

漆黑的眼眸仿佛染上了墨一样,霍封翊被迫仰着脖颈,“好。”

凌绮收回银针,她问:“你的人的联系方式。”

霍封翊突然勾起唇,“198****3627”。

他说得极快,但凌绮也没让他重复,便迅速按下那串号码。

铃声响了几声,有人接通,凌绮只字未提,果断将电话挂断。

虽然凌绮能笃定他们最后能找到自己,但还是要给自己预留点时间用来离开的。

那边反应很快,迅速查找这部手机的定位。

一刻钟后白泉带着人到达这里。

门被暴力砸开,白泉看到屋内被捆住的霍封翊和地上床上遍处都是的血迹,他瞳孔微缩,慌忙上前将霍封翊身上的皮鞭麻绳解开。

最后,粉色手铐是霍封翊自己挣开的。

霍封翊站起身,凌乱的衣裳和头发并没有影响他疏离冷漠的气质。

男人鼻梁高翘,下颌骨像是用最锋利的美工刀雕镂。

清冷孤绝。

浑身冒着冷气。

白泉立即跪下,“霍少,属下办事不力,请您责罚。”

霍封翊没说话,转头看向一旁被风吹动的窗帘。

半晌,他捻了捻手指,嘴角勾起一抹要毁天灭地的黑暗笑容。

“白泉,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都准备直接被处死的白泉闻言,内心陡然一震。

“霍少,您尽管说,白泉必拼死办成。”

霍封翊看着飘动的窗帘,眼里的寒意凝成了冰。

白泉抬着头,听见男人的声音伴随着风声飘过来。

“弄死她。”


凌绮离开那间房,在地摊上买了身衣服换上。

摊主看着她的眼神古怪中带着诧异。

凌绮扫完码垂下眸迅速离开。

随便找了一家商店,她从玻璃里看到自己的模样。

一头惊悚的爆炸头。

脸上花花绿绿,浓妆花了,整张脸看起来像一个陈年的调色盘。

凌绮顿时有一种大街上小鬼乱走的荒唐感。

找了个地方把脸上的东西洗掉。

幸好原主的头发是一次性卷烫,洗一下也就顺了。

等一切做完,她这才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回到凌家,凌绮刚踏进大门,眼前便飞来一个瓷器,她迅速躲开。

瓷器没有遇到丝毫阻力,“啪嗒”掉落在地上,碎成一片。

因为这一声,凌家客厅里的人都转过头来,视线落在凌绮身上。

看到她那张清淡的脸,众人一怔,但也就几秒。

凌家辉第一时间拧起眉,脸上露出严肃,呵斥道:“怎么现在才回来!”

凌绮淡淡的抬眸,没有说话。

自从知道自己辛辛苦苦养了十八年的女孩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曹情对这个女儿便越发不满起来。

虽然她本来也没有满意过。

厌弃的收回目光,曹情看向面前的儿子,“小哲,事情已经决定好了,你一个小孩子就别再管大人的事情了。”

凌绮余光瞥了那男孩一眼。

他是原主的弟弟,皮肤白皙、长相姑且还算是帅气。

刚才那个青瓷花瓶应该就是他扔的。

记忆中,原主和这个弟弟并不亲昵。

只看了一眼,凌绮便收回目光,看向自己这位父亲。

记忆中,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穿的这是哪儿捡来的垃圾,非要在外面丢我凌家的脸吗!昨晚又跑去哪儿鬼混了?”

随着男人越说越多,越说越难听,凌绮眼里的温度也逐渐跌入冰点。

她没回来,也没见他派人去找啊。

不欲多说,凌绮抬腿要越过男人朝楼上走。

“站住!”

凌绮转过身,语气清淡:“您要是对我不满可以直说,大可不必把在别人那儿受的气撒在我身上。”

说完,她看了一眼还站在沙发旁的凌哲。

意思很明显。

真正让凌家辉生气的是凌哲,不是她。

凌哲被看得恼羞成怒,哼了一声,转身大步离开别墅。

曹情连忙追过去,喊道:“小哲!”

凌绮收回目光,转身上楼。

凌家辉气得脸红脖子粗。

瞧着凌绮的背影,他立即说:“这两天你不要在家里住了。”

凌绮脚步没停,上楼关上房门。

她大概能猜到凌家辉让她不回来的原因。

是要接回亲女儿了吧。

亲女儿回来,她这个鸠占鹊巢的假千金就应该拎包滚蛋了。

凌绮回到房间,看到一屋子辣眼睛的粉色,心脏跳得莫名慢了几拍。

深吸了几口气,她坐到床上。

缓了几秒,凌绮准备收拾东西。

打开衣柜看到里面的衣服款式,凌绮面无表情抬手又关上了。

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凌绮最终只收拾了一些书,拿着手机和一些现金便离开了别墅。

原主在学校是有宿舍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