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团宝的妈咪又娇又软

团宝的妈咪又娇又软

美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温绾绾被白莲女陷害,未婚先孕,声名狼藉,当她艰难生产之时,白莲女抱走了她的两个孩子,将她和另外一个孩子丢到了垃圾场。温绾绾为了护住她的孩子,她拼了命的逃走。六年后,她携手天才萌宝华丽归来,势要为自己讨回公道,拿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主角:温绾绾,温辰,傅睿琛   更新:2022-07-16 01: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绾绾,温辰,傅睿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团宝的妈咪又娇又软》,由网络作家“美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温绾绾被白莲女陷害,未婚先孕,声名狼藉,当她艰难生产之时,白莲女抱走了她的两个孩子,将她和另外一个孩子丢到了垃圾场。温绾绾为了护住她的孩子,她拼了命的逃走。六年后,她携手天才萌宝华丽归来,势要为自己讨回公道,拿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团宝的妈咪又娇又软》精彩片段

“——啊!”

阴暗潮湿的贫民窟里,传出女人断断续续的凄厉痛吟声。

温绾绾蜷缩在破床上,脏污手指死死攥住身下破旧床单,豆大的汗珠早已打湿发鬓。

她已经难产一天一夜了。

想到腹中生死未知的孩子,温绾绾殷红血眸划过泪光。

她不能死,她的孩子不能出事。

下一瞬,她奋尽全力——

剧痛几欲将她神志拉入深渊的瞬间,一声嘹亮的啼哭声响起。

她的孩子……终于出生了……

她用尽全身力气朝宝贝看去,恍惚的视线她隐约扫到沾满血渍的宝宝。

然而紧接着,涌上的肆虐痛意将她涣散的神志彻底吞噬。

还未彻底看清宝宝的视线一点点陷入黑暗……

就在这时,破旧的房门被人推开。

看到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和三个刚产下的孩子,温慕瑶恶嫌地掩了掩鼻子。

“啧,真是废物,生了三个还死了一个,真晦气!”

抱走两个啼哭的龙凤胎,温慕瑶看都不看倒在血泊中的人,冷声道。

“流了这么多血,估计也活不了了,把她和那个死孽种丢到垃圾场去。”

——

不知过了多久。

温绾绾被一股浓烟呛醒,周围昏暗一片,强烈的酸臭味几乎要将她吞噬。

这是哪,她在哪……

手边一阵温热的黏腻感。

她心下不安,颤着手摸索,孩子小巧的五官在沾满血渍的指腹一点点清晰……

是孩子,是她的孩子!

她强忍腹部痛楚,将孩子紧紧护在怀里。

四周腥臭的垃圾将她们围裹。

她和孩子竟然被丢进了垃圾场……

温绾绾看不到出口,只感觉周围烧灼的烟雾愈燃愈烈,像地狱深渊的恶魔鬼爪,朝着她和孩子加快袭来。

为了护住仅有的宝宝,她拖着沉重的身躯艰难的朝亮光爬去。

地上的砂石像是一根根钝针,刺破她的手掌,划出不少鲜血。

眼看身后烈烟张牙舞爪地扑来,她用尽全身力气往外爬,可小腹突然涌上一股尖锐剧痛。

垂眸,她看到身下衣衫和怀中婴儿被大片殷红浸湿。

不行,她不能死在这……

看着离自己不远的出口盖,她咬牙奋力,可血液的快速流失,让她再也坚持不住,昏迷在血泊之中……

焚烧炉内渐渐被浓烟吞噬。

此时,垃圾场外,温慕瑶看着燃烧运行的焚烧炉,一脸得意地拨出电话。

“安然姐,一切都搞定了,你说过的,只要帮你,顾昀哥就会和我结婚。”

“当然,如你所愿。”电话那头传出女人满意又阴狠的笑声……

-

六年后,雾城时尚童装秀场上。

璀璨绚丽的灯光齐齐打下,一个小小身影走上台中C位。

小家伙穿着一套飞行服夹克搭配马丁靴,柔软的奶棕发被灯光镀上一层光辉,一双深邃幽深的黑眸闪动着亮光,活像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

尤其是小家伙眼角的泪痣,越看越让人深陷其中。

行至舞台顶端,小家伙淡定的看着对着他狂轰滥炸的摄像头,薄唇勾起一抹迷人笑意,亲吻在指端对镜头来了个帅气飞吻。

这一动作,引得台下所有人疯狂呐喊。

温辰,小小年纪就被签约成国际高奢时尚童装的御用代言人,短短一年内,各大国际品牌争相抛出橄榄枝,妥妥的时尚宠儿。

这是他回国的第一场走秀,台下不光是各大品牌商和媒体,还有他近几年拥有的固定粉丝群。

“不亏为顶级时尚宠儿,弟弟这飞吻的经典动作也太撩了吧!”

“啊啊啊,好像嫁给他啊!”

“你还是算了吧,老牛吃嫩草,我只想知道是何方大神能生出这么完美的宝贝!”

……

顶着狂热尖叫声,温辰神情淡定。

帅气的转身充满自信,毕竟这样场面,他从小到大经历太多了。

回到后台休息室,温辰看到里面摆弄相机的头戴棒球帽的少女,刚还沉冷的眸子一下亮起喜悦!

“妈咪!”

他兴高采烈的抱着少女纤白小腿,小肉脸贪恋地在上面蹭了蹭:“妈咪,有没有接收到我给你的亲亲?”

凡是每次走台,他都会给身为摄影师的妈咪送去飞吻。

温绾绾眉眼温柔,宠溺地捏了捏宝贝的脸蛋:“收到了,宝贝的亲亲特别甜。”

“嘿嘿,那妈咪给我回赠一个呀?”温辰踮起脚尖,专门把小胖脸往温绾绾跟前送。

温绾绾嫣然一笑,俯身宠溺地亲了亲小家伙白嫩无瑕的脸蛋,“宝宝乖,妈咪先给你卸妆。”

“不用哦,我可以自己来。”温辰从温绾绾怀里出来,小肉手捧着相机塞到温绾绾怀里:“妈咪帮我选图发给合作商就好了,辛苦妈咪了。”

看着宝贝乖巧懂事的模样,温绾绾满是宽慰。

当年她和宝宝死里逃生,在国外隐姓埋名,靠街头摄影才将将解决温饱,也是上天眷顾,让她在新人摄影大赛上一举夺冠,短短三年内她成了海外闻名的顶级摄影师。

望着镜中的自己,温绾绾婉约皎洁的美眸深处,涌动着不易察觉的滔天恨意。

她这次回国,主要目的是为了参加父亲的葬礼。

父亲刚刚离世,尸骨未寒,她的继母秦兰便迫不及待和舅舅一起瓜分公司大权。

身为温氏集团合法继承人的她,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

她特意回来,就是为了彻底打破他们的美梦,将六年前属于自己的一切夺回来!

“妈咪?”镜子下面突然冒出一个别着大号兔子发卡,堆满泡沫的小脸上,那双亮晶晶的眼眸像是淬满了星辰。

“妈咪,你是不是想通了,国外那些金发碧眼的大帅锅不适合你,所以想回国找个男票?”

男票??

温绾绾嘴角一抽,惩罚似的敲了下自家儿子的小脑袋瓜。

“乱想什么,妈咪是有正事要忙!”

“那我跟妈咪一起去!”温辰扭头跑去洗手间,冲掉脸上泡沫。

没了妆容加持的脸蛋,比刚才俊冷神情多了些柔和可爱。

小家伙随便拨拉了下湿哒哒的刘海,反扣上帆布帽,一脸期待地看着温绾绾:“我收拾好了,走吧妈咪~”

看着兴奋的小家伙,温绾绾无奈,捏了捏宝贝胖脸蛋。

“不行哦,今天不能带宝宝去了。”

“啊……”

温辰有些失落,委屈地噘起小嘴巴,“真的不能带宝宝吗?”

 

 

 

 


“听话。”温绾绾抱起宝贝,交给门口的助理:“你乖乖跟小萨姐姐回家,妈咪不会让你等很久的。”

温辰最终妥协,噘起小润嘴巴,凑到温绾绾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妈咪要注意安全,我在家等你回来。”

温绾绾心里涌过一股暖流,温声答应下来。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小宝垂下的眼帘里,闪过一道转瞬即逝的暗芒。

目送宝贝上了保姆车后,温绾绾换上一身黑色长裙,驱车离开。

雾城殡仪馆。

整个雾城的权贵名流聚集一堂,依次瞻仰遗容,献上白菊花,鞠躬献礼。

等所有人献礼完毕,一个身穿华服旗袍,披着黑色纱巾的妇人被主理人搀扶上台。

“很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能来送我丈夫最后一程,在丈夫病危住院,承蒙各位亲朋好友的关怀,和多次探望,让他走的……安详……”

越说,秦兰的声音越发哽咽,眼泪更是抑制不住的往下滚。

“嫂子……让王律师来致辞吧,你哭了这些天,身体扛不住。”

一旁身着黑西装,面色悲痛的中年男子上前扶住了哭成泪人的秦兰。

好一副真切悲伤的画面,台下气氛很是沉重。

压抑气氛中,根本没人注意到,那掩面擦泪的秦兰对律师投去眼神。

只见,一带着眼镜的瘦弱男人走到台上,拿出一沓文件。

“大家好,我是温先生的私人律师,现遵循温先生生前遗愿,宣读遗嘱分配情况。”

音落,秦兰朝旁边扶着自己的温清远,意味深长看了眼。

“温氏集团将由温……”

律师正欲宣读继承人名字时,门口一道清冷凛冽的女声将其打断。

“等一下!”

众人哗然,循声看去。

只见门外,温绾绾一身黑裙,手里捧着一束白色菊花,神色肃穆的踏入殡仪馆。

她黑发盘起,露出白皙无瑕的天鹅颈,光洁的额头下一双杏眸闪着水波,樱唇紧抿,庄重又典雅。

见到是她,众人诧异。

温家大千金不是早年死在国外了吗?怎么……?!

秦兰与温清远更是一副撞了鬼的惊愕神情,看着这位不速之客——温绾绾。

温绾绾一一扫过众人脸上各异的神色,嗤笑一声,走上前,对着供桌上的骨灰双膝一弯,跪了下去。

凝视着父亲那张严肃不苟一笑的遗照,心头酸涩,缓缓磕了一个头。

爸,我回来了。

人群中,温慕瑶第一个反应过来,在温绾绾要上香的下一秒,上前拽着她的头发,狠狠扯到一旁。

“你这个贱人,竟然还有脸回来,要不是当年你把爸气病,爸现在还好好活着呢!”

啪——!

温绾绾反手打掉温慕瑶的手,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直接将她掀翻在地。

“你!你敢打我!”温慕瑶狼狈的趴在地上,气的恼羞成怒:“你个不孝女,滚出殡仪馆!”

“我是温氏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你有什么资格赶我出去?”

温绾绾居高临下地睨着温慕瑶,微眯的杏眸中,寒芒四射的冷厉震慑众人。

见自家女儿受委屈,秦兰立刻上前,语气愠怒;“绾绾,你妹只是气你当年将父亲气病,现如今你父亲去了,她太过伤心,不是刻意怨恨你,你何必对她大打出手。”

二叔温清远也在一边打着圆场,“你母亲说的对,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呵,真是好一个一家人。”温绾绾嗤笑,美眸含冷地审视秦兰、温清远两人,她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全场人都听到。

“二叔您确实和我继母亲如一家,为她这么尽心尽力的争家产,这关系可不就是一家人吗?”

她话音刚落,秦兰与温清远的神情同时僵住。

一时间,议论声纷起。

众人看向秦兰和温清远的眼神不言而喻。

这年头确实没少听温氏二董事和他嫂子的闲言碎语,但从未如此挑明过。

“绾绾!你胡说什么!”秦兰脸色极不自然,眼神警告地看向温绾绾:“家产分配,是你父亲生前就立好的了,怎么能说是争!”

“分好的?”温绾绾哼出一声冷笑,从律师手中抽走遗嘱,另一手中把玩着打火机,直接将其点燃。

眨眼功夫,火苗瞬间将纸张化为一团灰烬。

见此,秦兰、温清远脸色大变!

“你干什么!”秦兰厉声呵斥,不顾端庄形象,激动地扑过来踩灭烧着的遗嘱。

然而遗嘱已被烧得支离破碎。

温清远捧着灰烬,眼低尽是失望和憎恨!

早已没了刚才温和嘴脸,眸中怒火恨不得将温绾绾吞噬:“温绾绾!你是不是存心来捣乱!”

看着他们一个个激动丑恶的嘴脸,温绾绾嗤笑。

她淡定自若,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指,“不是说,这是我父亲立下的遗嘱吗,那就烧给父亲确认一下,看是不是真的。”

“这当然是真的!不然你以为你父亲会把遗嘱留给你吗!当年你私生活不检点,在外面鬼混怀孕,一点不顾温氏颜面,活活气病你父亲,如今他葬礼,你还来捣乱,是不想让他彻底安宁吗!”

秦兰也难以控制情绪的对她破口大骂,完全没有了刚才慈母的嘴脸。

呵,听听,这言辞中的扭转乾坤,一下把罪恶话题转到自己身上。

一时间,众人异样的目光如针纷纷扎在温绾绾身上。

仿佛都认同秦兰的话,痛斥她这个不孝女。

她就是那个间接害死父亲的凶手!杀人犯!

凝望着供台上的遗照,温绾绾语气冰寒:“不想让爸安宁的人是你吧,爸爸被气到脑溢血,难道不是因为你和二叔有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唏嘘。

这种豪门秘辛,听起来太刺激了有木有!!

秦兰与温清远顷刻黑了脸,恨不得直接捏死温绾绾。

就在众人一心八卦之际,一身型高大的男人从门外走进,由于他身上的肃杀气场,吵闹的大厅一下安静不少。

看清来者,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傅少竟然也来了!

同傅少一起来的还有温清远的千金,温安然。

 

 


二人郎才女貌的模样,吸引了全场目光。

同时还有跟在他们身后的一对龙凤小团子,两小家伙齐齐跟在他们身后。

一家四口的高颜值,被他们展现的淋漓尽致。

因为前面这对男女太耀眼,所以温绾绾并没看到他们身后两团子的存在。

只见男人逆光走到她的面前,冰寒黑眸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温绾绾抬眸,对上男人幽冷双眸,心脏不由一颤。

这双沁着寒霜的冷眸,竟然像极了那个人!

见温绾绾愣愣的看着自己,傅睿琛厌恶的皱眉。

“如果你不是诚心参加葬礼,就出去。”

男人不耐冰冷的嗓音落在头顶。

一瞬间,温绾绾眸光紧缩,她突然记起了眼前人——傅睿琛!

傅氏集团的掌权者,也是整个雾城经济命脉的把控者,呼风唤雨的存在,商界令人闻风丧胆的霸主。

只是他,什么时候跟温家扯上关系了?

眸光斜睨向一旁看她眼神略带震惊的温安然,她勾唇冷笑。

呵,果然全都是一丘之貉!

温绾绾唇角扯出似笑非笑的讥讽,淡漠的看着傅睿琛,声音清透冷然:“这是我的家事,傅先生是以什么身份来说教我?”

温慕瑶见到傅睿琛和温安然,大喜过望,连忙上前站在男人身旁,阴狠狠的瞪着温绾绾。

“这是我姐夫!安然姐的未婚夫!如果你再敢胡说八道,就不要怪我们不顾及情面!”

哦?姐夫?

温绾绾蹙眉,她怎么不知道温安然还能跟傅家有联系?

不等她开口,一道急促奶音从傅睿琛身后先行响起。

“才不呢!”

只见一个身着白色蓬蓬裙,头顶小丸子的女孩子,气势汹汹从傅睿琛身后绕到前面。

小家伙脸蛋粉雕玉琢,那双小鹿般明亮的黑眸正瞪着温慕瑶,两手叉腰气呼呼地反驳:“丑女人,我爹地才不是你姐夫!”

转而,小家伙看向温绾绾,奶凶奶凶的警告:“还有你,不许你凶我爹地!”

然而在小菡菡奶凶目光,触及到温绾绾容貌时,小小眼底闪过惊艳!

这阿姨长得好美啊!比坏妈妈不知道美多少倍!

温绾绾正巧也对上小家伙眼眸。

眸光交织。

她心底突然生出一股错觉。

竟然觉得这女宝宝的眉眼间跟她长得很像……

温安然看到温绾绾一直盯着小菡菡,心中警铃大作,生怕她看出什么端倪。

连忙甩给温慕瑶一个眼神。

温慕瑶趁温绾绾不备,狠狠推了她一把。

“温绾绾,你快滚出去,要不然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温绾绾一时没有防备,脚下不稳,朝楼梯摔去。

然而楼梯边上,一个身穿西装革履的小奶包像是要接住她一般,对扑过来的她张开小手臂。

变故来的太快,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见此,傅睿琛俊脸上淬了一层寒冰,眼里闪过嗜血意味。

避无可避的一霎之间!

温绾绾在触碰到小奶包的瞬间,张开手臂将他紧紧护在怀里。

一骨碌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最终撞在坚硬冰冷的地板上。

“哥哥!”小菡菡惊慌失措的拎起裙摆,笨拙地一步步走下台阶。

温绾绾强撑着坐起身,想要检查小奶包身上的伤势,周身就落下了一片冰凉阴影。

抬眸,只见傅睿琛停在她面前,冰雕般清冷的面庞闪过一丝焦虑,俯身要抱她怀里的小奶包离开。

可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温绾绾怀中的这位太子爷,紧抓着她的手不放。

小奶包低垂着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胳膊和腿上撞出的青紫痕迹。

眉头竟担忧地皱了起来。

温绾绾愣住,心里涌过一股暖流,这个孩子是在心疼她吗?

傅睿琛面无表情的揪住小深深的衣领,语气生冷:“给你三秒钟,立刻松手!”

小深深像是被激怒的暴躁小兽,满脸反抗,直接张口咬上傅睿琛的手掌。

等他松开之际,泥鳅一般钻进温绾绾的怀里,紧紧缩在她怀里。

温绾绾被突如其来的小熊抱弄得有些懵逼……

此时,众人已经彻彻底底石化!

这特么什么情况!!

温安然看到这幕,垂在身旁的手紧攥,眸中闪过妒恨。

她作为龙凤胎名义上的亲妈,云深都没能这样对过她,反倒是这个贱人……

小菡菡更是惊的张大嘴,要知道自家哥哥从小就有严重的自闭和洁癖,平时就连她都不搭理,从不让爹地以外的人碰他,结果今天竟然主动抱这个漂亮阿姨!

温慕瑶见情况不妙,讪讪的说:“小少爷肯定是摔伤了,受到了惊吓,所以才不肯放开这个贱人!”

傅睿琛看向温绾绾的目光越来越幽暗冷冽,视线最终落在她怀里的小奶包身上,“你现在必须去医院检查身体。”

目的达成,温慕瑶幸灾乐祸的看着温绾绾。

要是小少爷出了什么问题,就算温绾绾有十条命都不够抵的!

思至此,她悠悠的开口说起了风凉话,“果然这个贱女人就是一个扫把星、大祸害,一回来就闹出这么多事,烧遗嘱,甚至还连累小少爷。瞧瞧,把孩子吓得……”

“慕瑶,也不能这么说,好歹谢谢绾绾,护着了我的宝宝。”温安然一副温婉大方的模样,后四个字着重语调。

温绾绾冷冷一笑,这假面姊妹两还真是绞尽脑汁的会给她演戏。

难道她刚才摔下来,不是有人蓄意为之?

她起身遮挡住小菡菡的视线,又用手捂住小深深的眼睛,反手甩给喋喋不休的温慕瑶一个响亮巴掌。

她面若寒冰,目光犀利的瞪着不敢置信温慕瑶。

“这一巴掌是教你,别在背后耍小动作,有本事,就正大光明和我撕。”

温绾绾的俏脸冷艳无瑕,长睫微颤,眉宇间除却娇美还多了份英气,冷艳的让人挪不开眼。

傅睿琛冰冷视线睨着她有意识护着两宝贝的举动上,鹰眸微眯。

紧接着,温绾绾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转而塞进他手里,“我很抱歉连累宝贝,这些钱就当是我的赔偿。同时也希望傅少以后不要多管闲事,掺和我的家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