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的女儿是天后

我的女儿是天后

沐晨圆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庄祥本是二十五岁的有为青年,谁知一场庆祝宴会过后,再次醒来之时,他穿越到平行世界,成为了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邋遢大叔。原身本是这个世界里的顶流偶像明星,后来一场变故,他被封杀,还欠下了巨额外债,从此后他一蹶不振,落魄度日。穿越开局,庄祥得知自己多了一个呆萌可爱的女儿之时,他决定痛改前非,将女儿庄静雯培养成下一任天后……

主角:庄祥,庄静雯   更新:2022-07-16 01: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庄祥,庄静雯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女儿是天后》,由网络作家“沐晨圆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庄祥本是二十五岁的有为青年,谁知一场庆祝宴会过后,再次醒来之时,他穿越到平行世界,成为了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邋遢大叔。原身本是这个世界里的顶流偶像明星,后来一场变故,他被封杀,还欠下了巨额外债,从此后他一蹶不振,落魄度日。穿越开局,庄祥得知自己多了一个呆萌可爱的女儿之时,他决定痛改前非,将女儿庄静雯培养成下一任天后……

《我的女儿是天后》精彩片段

“砰!”

房门关闭的声音传来,房间里的庄祥身子一震,同时也略微松了一口气。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还是痛,这就是穿越后遗症吗?

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融合原主人的一部分记忆,而这个融合的过程会非常的头痛。

来到这个世界两天了,他也终于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自己本来是二十五岁有为青年一枚,负责国内最大音乐网站的荐歌专栏,主要工作就是根据每期的专题向大家推荐歌曲。

才做完80,90后最难忘的百首音乐,和部门同事庆祝了一番的他,一觉醒来就来到了这乱的和狗窝一样的房间。

身体也不是自己原来的身体,而是一个长发油腻、满脸胡渣的三十七岁大叔,脑子里还有这大叔几十年的记忆。

这大叔也叫庄祥。

十八岁凭借一身好皮囊成为顶流偶像明星。

连续两年成为最想让他当男朋友的艺人TOP1。

二十岁为了和心爱的人结婚,直接和原来的经纪公司对簿公堂。

虽然得偿所愿的结了婚,但遭到公司的全面封杀,演艺事业就此完结,赔偿了巨额违约金以后基本也就一贫如洗了。

就连那些曾经高喊着要给他生猴子的粉丝,也因为他结婚基本粉转路、粉转黑了。

二十一岁女儿出生,结果媳妇却因为难产去世。

年轻的庄祥在这样的双重打击下,开始变的颓废,脾气也越来越坏。

开始几年的时候还能靠着所剩不多的一点人气在酒吧唱唱歌,或者接一两个小的商演。

过了几年那仅有的一点人气也没了,加上他那破脾气几乎把认识的人得罪了个遍,就连酒吧和商演都不要他了。

坐吃山空之下,那一点点积蓄也没坚持几年,要不是结婚的时候这套房子是用全款买的,父女两估计早就要露宿街头了。

最近两年父女的全部开销都是靠女儿放学在便利店打零工和在一个演艺公司当练习生的那一点微薄的补助赚来了的,庄祥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社会性死亡了。

丢人啊,真TM的丢人啊!虽然这些都是前身干的,但是作为同名同姓的庄祥都觉得太TM丢人了。

他怀疑会不会存在一个穿越人士管理委员会,而自己还无意间得罪了这个委员会。

不然人家穿越了基本都会标配一个大明星女朋友,天后老婆之类的,怎么到自己,就给自己配了个拖油……不好意思,是自己才是那个拖油瓶。

所以这两天他都是等女儿出了门,才去饭厅吃女儿做好的早饭,中午和晚上则是自己随便用家里的食材做点吃的对付一下,然后在女儿回来以前又躲回自己的房间。

悄悄打开房门看了看外面,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饭厅,饭桌上是一碗豆浆和两根油条,豆浆还冒着热气。

“呼~”庄祥又是松了口气,虽然这么说多少有些不要脸,但是自己女儿那个做早饭的手艺……比较起来还是外面买的豆浆油条好吃一些。

把油条扯成一段一段的放进豆浆里,庄祥一边吃着一边做着今后的打算。

毕竟来都来了,自己又怕疼,不可能去找死然后试试能不能回去,所以以后只能安心在这里生活了。

反正地球上自己还是单身狗,也没什么牵挂,单亲家庭长大的自己那唯一的父亲也是工作狂,只生活在自己的手机里,四五个月不联系都是常有的事。

要说这个世界和地球还是有些相似的,这里的华国差不多就是地球上自己生活的国家,就是发展慢了那么几年,4G网络才开始普及,因此短视频、以及直播什么的都才刚刚开始兴起。

但是这个世界的人好像语言能力异常发达,大多数人都掌握了两三种语言,就是庄祥这个丢脸的前身都精通华语、欧陆语和霓虹语。

这也造成了现在这个世界各国人民的文化交流更加的频繁。

庄祥思来想去,以后讨生活还得靠自己和这个前身的老本行——音乐,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抄歌了。

自己的优势是因为工作,脑海里有着地球的各种经典歌曲,而这个中年庄祥的记忆里有扎实的音乐基础,能够比较轻松的把自己脑海里面的那些音乐扒谱记录下来。

而且这个世界的音乐在庄祥的眼里看来还是糙了一点,基本只有那种很普通的流行音乐,民谣、摇滚等曲风的音乐都还非常的小众,完全没有发展起来,自己这也算是能丰富一下这个世界人民的娱乐生活。

在网络刚刚兴起的时候,网络共享音乐大行其道,实体专辑变得很难实现盈利,大批词曲创作人和歌手开始转型,音乐市场一度变的极为荒芜。

好在各国都意识到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出台了完善的版权保护法规,最近两年音乐市场才开始慢慢回暖。

而庄祥现在想的就是怎么样才能把自己脑海里面的那些歌变现,毕竟现在这家里的经济状况非常的不容乐观。

“怎么样?油条好吃吗?”

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正在思考未来的庄祥也没多想,随口就回答道:“还行,就是炸的时候估计是火小了一点,所以外皮稍微有点硬。”

“哟,我都不知道,你还会炸油条呢?”

这时庄祥终于反应过来,这是有谁在和自己说话?

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眉眼间还能看出一些自己影子的女孩,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自己:

“要见你老一面可真不容易啊,要不是每天早上的早饭都被吃的一干二净,我都要考虑是不是该回老家摆酒请全村人来吃饭了,你觉得一桌八个菜还是十个菜好?”

一边说着,庄静雯走向饭厅,路过庄祥的房间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却是一愣。

记忆中庄祥的房间如果不是每两三个月自己给他大扫除一下,基本就比狗窝还不如,但是现在她看见的是所有物品摆放的井井有条。

这时她想起了什么似的再看向庄祥,也才发现庄祥和平时里也不太一样,虽然头发还是长长的,但是却洗的干干净净,利落的扎在脑后,配合上他唏嘘的胡渣,反而有一种痞帅痞帅的感觉。

“那个~你不是出门了吗?”被抓了现行的庄祥有些尴尬的问道。

虽然不管怎么说,现在眼前这个女孩子都是自己的女儿了,但是庄祥还是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和她交流,毕竟这个三十七岁的身体里面只有一个二十五岁的灵魂,母胎单身的他并没有养育女儿的经验。

看着有些不一样的父亲,庄静雯想到:或许他把自己和房间收拾的这么干净只是心血来潮吧,又或者……

庄静雯最后还是把那一丝期盼压了下去,毕竟这么多年她已经期盼过无数次了,但是有一句话叫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我有说我出门了吗?”庄静雯没好气的问道,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这两天父亲的反常让她有些担心,知道父亲每天都会出来吃早饭,她才弄了这么一出,想看看父亲到底怎么了。

但是看见有些不一样的父亲,庄静雯居然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整个家里开始弥漫着一种叫做尴尬的气氛,父女俩已经太久没有好好交流过了。

“那个,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

好半晌,庄祥终于鬼使神差的憋出一句话来,说完以后才反应过来,赶紧补上一句:

“更想做一个好爸爸。”

“好爸爸?”庄静雯宛如听见了天方异谈一般,有些不可思议。

“怎么做一个好爸爸?”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庄祥这么说,庄静雯反而突然很气,很委屈。

十多年了,自己的记忆里,从上小学开始,自己的奶奶也过世了,这个爸爸就越来越废,就像一个还会行走和进食的植物人一样。

自己无数次期待有一个好爸爸,但是结果呢?现在居然说要做个好爸爸?

你知道我这十年是怎么过的吗?

不知道压抑了多少年的情感在这一刻突然毫无征兆的就爆发了。

“好爸爸?你能在每次家长会和亲子运动会的时候出现告诉大家我不是没爹没妈的孩子吗?”

“好爸爸?你能在我每年生日的时候给我一块小小的蛋糕,插上一根代表我年龄的蜡烛,然后告诉我要许愿以后才能吹蜡烛,不然就不灵了吗?”

“好爸爸?你能在我第一次来月事吓的躲在被窝里面哭的时候告诉我那都是正常的,不用怕吗?”

庄祥本来正要说自己以后会努力做到,又被噎的尴尬的说不了话,只能讪讪的看着女儿。

“你问我今天为什么没出门?因为今天周末,我得在家里面写一首新歌,不然下次小考不能通过,我的生活补助就没有了,你知道吗?我的好爸爸!”

庄祥像一个学生一样把一只手举在耳边,有些弱弱的说道:

“那个~写歌的话,我写的可以吗?如果可以我帮你写啊。”

 


把这么多年的苦闷全都一吐而空的庄静雯,静静的看着庄祥,今天的父亲给她的感觉确实和往日的不太一样,但是她依然无法相信他说的要做一个好爸爸的话。

“我真的可以!”庄祥又强调了一遍。

看庄静雯倔强的看着自己,还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庄祥只能继续自己说道:

“你先说你们公司有要求没有?快歌还是慢歌?写感情的,写友情的,还是写青春的,写奋斗的,只要你能给~给爸爸一个主题,爸爸就能给你写一首好歌出来。”

“不,不止一首,要多少我给你写多少。”

庄静雯突然有些失望,父亲是变了,但是好像并没有变成一个好爸爸。

以前的父亲只是闷闷的,要不就是喝多了乱发脾气。今天倒是能好好和自己说话了,但是又开始吹牛了。

还要多少写多少!

“写情歌就行,你能……”说道这里庄静雯停了下来,自己在想什么呢?

“算了,还是我自己想想办法!”

丢下一句话,庄静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对于现在的庄祥她已经完全不抱任何的希望,哀莫大于心死不过如此。

现在的音乐市场开始回暖,凡是涉及这个圈子的公司,都越来越重视优秀的词曲创作人。

其实公司的这次小考,说是在考练习生,不如说是在考每个练习生的背景。

练习生要自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固然是好的,你真要写不出来也没事,有关系的自然能找人操刀代笔,没关系有钱的花上点钱请人写一首也行。

唯一被难住的也就是庄静雯这样没关系又没钱的。

这事就和幼儿园老师叫小朋友画自己家的车标一样,你以为真是想看孩子画车标画得好不好?

对于这种有失公允的考试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又无可奈何。

毕竟公司又不是慈善机构,讲的就是利益最大化。

不愿意轻言放弃的庄静雯也不过是想着能不能写一首歌出来去碰碰运气,但是内心深处她自己是知道,那几乎没有可能。

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庄静雯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自己这是怎么了?是因为看见爸爸收拾了房间又把自己打理的那么干净就觉得他又回到了从前吗?

看着书桌上一张老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帅气的青年拿着一个话筒,正弯腰和一个小豆丁一起唱歌的画面。

那是自己三岁还是四岁的时候?

那时候的爸爸还不是现在这样的,不管是去酒吧唱歌还是去商演都会带上自己。

爸爸在表演前会把自己放在一个有安全带固定的椅子上,然后在台上唱歌的时候也总是会看向自己。

小时候的自己最喜欢就是看爸爸唱歌,自己也是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唱歌了吧?

依稀记得爸爸最后一次带自己去酒吧唱歌好像还和人打了架,起因似乎是有个男人对着自己吐烟圈,爸爸和对方吵了起来,然后还动了手。

再后面自己就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不过那以后爸爸好像就再也没去酒吧唱过歌了。

“多年以后,你回到我身边”

“不安全,充满了你疲倦的双眼”

“看着我,也告诉我”

“你是否,依然相信童话”

门外突然响起的歌声让庄静雯一愣,虽然声音有些干涩,但是却又那样的熟悉。

“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看梦想的翅膀被折断”

“也不得不收回曾经的话问自己”

“你纯真的眼睛哪去了”

“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打开保护你的降落伞”

这身体好久没有唱过歌了,所以唱了几句以后庄祥有些岔气了,咳咳咳了几声以后,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雯雯你看这首歌行不行?”

静,房间里安静的仿佛空气都要凝滞。

抬起手,在门前又停住,庄祥有些不确定现在到底该不该敲门,自己虽然没有过孩子,但是也是从十五六岁过来的。

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叛逆期,看刚才庄静雯那么激动,现在自己这样会不会把她给逼急了?

“吱”的一声,房门打开,庄静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庄祥。

庄祥尴尬的把手缩了回来,先是讪讪笑了两声,然后带着真诚的说道:“那个,雯雯,爸爸说的是真的,以后我真的会努力做一个好爸爸。就像歌里面唱的,爸爸给你打开保护你的降落伞,你只管放心去飞就行。”

刚才庄静雯爆发的时候没有哭,她忍住了。

回到房间看见老照片的庄静雯依然没有哭,只是眼睛有些红红的。

但是现在,当眼前的庄祥保证会做保护自己的降落伞,庄静雯终于没有忍住,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无声滑落。

庄祥最怕的就是女孩子哭,眼前这个还是自己的女儿,一时有些慌了神,手忙脚乱的从兜里摸出一块手帕递给庄静雯。

庄静雯一愣,这块粉色的旧手帕是自己小时候用过的,现在早就没有人会用手帕了,没想到现在会出现在庄祥的手上。

“那个……”庄祥也觉得自己摸出一块粉色的儿童手帕有些怪异,但是还是尴尬的解释道:“我爸给我说过,一个男人永远身上都会带着手帕,因为你不知道身边的女生什么时候会哭!”

说完庄祥也是一愣,自己一直怨恨自己的爸爸只生活在自己的手机里,但是现在看来好像……

房间再一次陷入沉默,庄静雯把眼泪擦了擦,想了想又把手帕递了回来。

没想到庄祥不但没接还把手往后缩了缩:“那个……你放卫生间吧,一会我去洗,你看上面都有……你的鼻涕了。”

“你……”庄静雯脸色一红,非但没有因为庄祥这略微有些小嫌弃的样子生气,反而有些小小的高兴。

因为记忆里的那个好爸爸小时候就是这样,会一边用胡子扎自己一边笑着说自己是个臭宝宝。

假装气鼓鼓的把手帕丢到卫生间洗手池里,庄静雯回来板着脸问道:

“刚才那首歌是你写的?”

静雯看着庄祥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今天自己的父亲确实太过陌生。

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房间,打理的干干净净的样貌,居然还带着一张手帕在身上。

还有自己刚说了要求,立马就唱了一首自己没听过的歌。

这真的是自己那个被所有认识的人都称为“废物”的父亲吗?

“对,我写的,你看合适吗?”

庄祥还能怎么办?刚才自己一激动大话都说了,现在改口说这是自己朋友写的也来不及了啊,而且自己这原身废了这么多年,认识的人都躲着走,怎么可能有朋友给自己写歌。

“这真是你写的?”庄静雯还是不信。

这简直好比小区那四个人加起来凑不出一口牙的老保安,突然有一天三拳两脚就放倒一个身高体壮的搏击冠军一般不现实。

“真是我写的。”庄祥厚着脸皮咬死了这一点:“刚刚才新鲜出炉的,还没注册过版权,对了,你知道现在怎么注册版权吗?”

毕竟原来庄祥在这圈子混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年前了,他自己没有去登记过版权,地球上的庄祥倒是知道地球上的流程,但是很显然在这里估计不适用。

毕竟才到这个世界两天,好多记忆还没有融合完成。

而庄静雯也不太清楚,她就是个才入行的菜鸟,这次公司也是第一次小考要求大家写歌。

公司倒是说了周一交稿的时候公司会有详细的版权登记讲解,但是现在她确实不知道。

听完庄静雯的解释,庄祥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脑袋突然又痛了起来,又是一段记忆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这时的他也没法再管了,反正女儿公司明天会讲解,那就等庄静雯明天带去公司再说吧。

“给我拿纸笔来,我先给你写下来吧。”

趁着女儿去拿纸笔的时候,庄祥用力的揉搓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这尼玛也没人告诉自己融合记忆的时候会这么痛啊。

好吧,自己确实也不认识其他穿越人士,看小说倒是看过不少,也不知道那些人融合记忆的时候会不会头痛。

虽然这痛来得快也去的快,但是要知道头痛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啊。

 


庄静雯拿着手上的词曲,有些呆呆的,直到现在看见了完整的曲谱,她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这是真的。

做练习生也一年多了,照着谱子把歌唱出来还是没有问题的,坐在沙发上,庄静雯小声的慢慢哼唱着,庄祥就在一边看着,偶尔有不对的地方也会指点两句。

这样过了两遍,庄静雯终于完整的把这首歌唱了一遍。

“怎么样?可以吧?”庄祥期待的问道。

“我是觉得挺好的,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但是感觉这歌和现在畅销榜上的歌曲不太一样啊。”

“畅销榜?”庄祥一愣,然后嗤笑道:“那些行活有啥好的?”

“行活?什么意思?”

“来,今天爸爸就好好给你分析分析。”既然要当爸爸,怎么说也要有点威信吧,现在这机会不就来了吗?

打开家里那台破旧的二手笔记本,漫长的开机时间以后终于进入了现在最大在线音乐网站。

再点开销量排行榜,庄祥指着排行前几的歌问道:“你看这些歌,你觉得最流行的是哪一首?”

庄静雯本来想说当然是第一首啊,但是再仔细一想好像并不是,作为从业人员预备役,音乐圈子的各种信息她们都会了解,甚至比普通人了解的更多。

这几首歌里面,好像更流行的是一个老牌天王的歌,排在第四位。

“为什么销量最好的,反而不是那么流行?”庄静雯有些疑惑,在今天以前,她都一直觉得销量就代表了歌曲的流行度。

“因为销量只能代表商业成绩,很多歌迷会一次买上很多张,这个数据并不能代表听歌人数。”

庄祥点开销量榜第一名那首歌:“你看看这里,购买了这张专辑的人都会有个粉丝铭牌,这里显示的已有140多万人升级。就是说这张售卖了4000万的专辑,实际只有140万人购买。”

说完庄祥把界面切换到收听榜,往下面拉了几下,指着那首歌说道:“你看,收听榜上只能排到第28位。”

用同样的方法,庄祥让庄静雯又看了第二,第三的数据,都是购买人数不多,收听榜名次也不高。

而第四名,就是庄静雯觉得更流行的那首歌,虽然总销量只有800多万,但是购买人数达到了惊人的600多万,远超前面三首歌的总和,在收听榜上也拍在第二的位置。

这时的庄祥仿佛又回到了平时自己熟悉的工作当中,继续给女儿分析道:

“这样直接购买专辑的,我们称其为主动收听人数,而一首歌流行还是不流行,是看主动收听人数和被动收听人数的总和,也就是我们说的收听基数。”

“被动收听就是我们能在短视频、商场、饭店听到的BGM,你在外面这些畅销榜的歌曲你听到的多吗?”

庄静雯摇了摇头,现在想想,除了第四首,其他的不是多不多,而是好像基本没有。

“一首歌一定要有一定的收听基数,才能成为流行,这些销量靠前的歌,主动购买人数100多万,被动收听人数又不多,就算个1倍吧,加起来不过有300万人听过这首歌。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流行呢?这样说你明白吧?”

庄静雯呆呆的点了点头,这些东西从来没有人教过她,甚至庄祥说的有些她还有些不懂,但就是莫名的觉得这样的老爸好厉害的样子。

“说完数据,我想你已经知道这些歌算不上流行,那么我们再来说说创作,分析一下,为什么这些歌流行不起来。”

庄祥再次分别点开前三首歌和第四首歌。

“你看看有什么不同?”

庄静雯看了看四首歌,正想说歌名不同、词曲创作人也不同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老爸的问题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在仔细看了一下,激动的说道:“前面三首歌的词曲创作人都好几个,而第四首是歌手自己作词作曲的。”

“聪明!”庄祥摸了摸庄静雯的脑袋以示鼓励。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他们是行活,也是他们为什么流行不起来的真正原因。”

“什么是行活?”庄静雯还是不太明白,主动提问。

“行活就是什么都不缺,每个细节的制作水平也都算不错,但是听完留不下印象,有时候你听完都不知道这首歌是谁的。”

庄静雯想想点了点头,好像确实是老爸说的这样。

“这种多人写歌的模式,我称它为WritingCamp模式。他们其实就是一堆词曲作者、制作人聚集在一起,一人一屋每天就给这个歌手写定制歌。”

“花上几周到一个月的时间,这里面分工非常明确,有的人专门写最抓耳的那两句副歌部分,有人专门为它搭配音色,这种情况下产量肯定没有问题。”

“然后他们会从这高产的歌曲里面挑出最好的一两首,产出率或者不高,但是产出后的成功率非常高。”

“而且你看看前三的歌手,都是属于顶级流量,这样的歌手公司不会给他们很长的时间去成长,而是需要在他们还火的时候获取最大的利益。所以这种WritingCamp模式的歌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而之所以说他们是行活也是因为他们只是套用了现在能够流行的模板,时髦的电子音色,重复的短旋律和节奏突出的作品。”

“这样的好处是能够短时间赚到快钱,但是坏处是歌曲没有个性,都是一个味道,歌手的巅峰期也会变短。”

“你再看看第四首这位天王,他是一步步自己写歌发专辑慢慢火起来的,有了自己的风格。”

“所以如果你是真心想要在音乐这条路上走的更远,选歌就非常的有讲究了。而老爸我,在选歌方面绝对是专家级的。”

庄静雯呆呆的看着这个老爸一脸臭屁的样子,这样的爸爸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但是莫名的,就好有安全感的样子。

庄祥没说的是,如果有得选,他都不会让庄静雯继续在天丰娱乐这样的小公司以女团的一员出道,那样未来的空间太小了,即使单飞也会受到女团身份的影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