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福运娇娘会旺夫

福运娇娘会旺夫

紫苑朵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的玄医传人苏翎,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穿越了,开局面对尴尬境遇,居然被人卖去勾栏院。一场阴差阳错,她被刘誉买回家去,被迫做了农户妻。便宜夫君一家都透着古怪,刘誉文武双全,却不考科举,小姑子毁容瘸腿,公公爹更是古古怪怪。苏翎没想太多,从此开始带领一家人发家致富。

主角:苏翎,刘誉   更新:2022-07-16 01: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翎,刘誉 的女频言情小说《福运娇娘会旺夫》,由网络作家“紫苑朵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的玄医传人苏翎,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穿越了,开局面对尴尬境遇,居然被人卖去勾栏院。一场阴差阳错,她被刘誉买回家去,被迫做了农户妻。便宜夫君一家都透着古怪,刘誉文武双全,却不考科举,小姑子毁容瘸腿,公公爹更是古古怪怪。苏翎没想太多,从此开始带领一家人发家致富。

《福运娇娘会旺夫》精彩片段

热风夹杂着刺鼻的药味扑面而来。

苏翎只觉得头疼欲裂,浑身酸疼,勉强的睁开眼。

却看到一个古装男人,坐在床沿边上侧对着她,一双手就要摸到她的胸。

“流氓!”

话刚出口,喉咙就火辣辣的痛。

下意识的抬脚要踹男人,却惊觉腿脚不听使唤,抬不起来。

艰难的拢了拢未全部退下的衣服,疼得眼泪横飞,“你是谁?”

男人神色有些窘迫,精致的侧脸沐在光晕里,犹如刀削斧凿般丰神俊朗。

剑眉星目,薄唇高鼻即使穿着打了许多补丁的衣衫,也掩盖不了他不同于普通农户的气场。

“苏姑娘,你昨天倒在了山里。

苏家又没人在家,所以我只好将你带回来,替你止血上药,既然你醒了,就自己穿好衣服吧。”

男人正对着苏翎,这才看到他左脸颊上竟有条大拇指般长的刀疤。

冷漠着一张脸,整个人显得暴厉恣睢。

多俊的男人,可惜,脸毁了!

在现代,她是古玄医传人,也是中西医双料博士。

昨天讲学后,就去了夜市,看到成双成对的情侣,心里难受就多喝了点酒......

破旧的木屋,为数不多的家具,床头用完的药膏碗正散发出刺鼻的味道。

脑海里如潮水般涌入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竟然穿了!

原主也叫苏翎,十五岁,大伯苏大田中过秀才,在县里给大户人家当夫子。

三叔苏生财虽没有什么本事,可两口子嘴甜,深得爷爷奶奶喜欢。

而她爹苏大牛排行老二,和娘都是憨厚老实的人,嘴又笨。

干最累最多的活,却最不受爷爷奶奶待见。

昨天,下着暴雨,奶奶硬逼着原主上山砍柴,不小心摔下山崖,她替代了原主。

救她的男人叫刘誉,卧龙村村尾老猎户刘五郎家的儿子。

一个性格冷冽粗狂,却很会打猎的男人。

“刘大哥对不起,刚刚是我误会你了,抱歉。”

苏翎一改之前的警惕敌意,忍着疼痛与他道歉。

他薄唇轻启,声音冷如寒冬腊月,“苏姑娘,得叫声叔。”

叔?

刘誉今年应该是二十五岁,比苏翎大十岁,叫声叔也行。

可她真实年龄也二十五了,一时喊不出口。

“若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挺拔伟岸的身形一顿,举手投足带着些粗野。

“你能否下床?我送你回去。”墨瞳流转,一如既往的冷漠。

苏翎黛眉紧蹙,不一会就搞清楚了自身情况。

从山上摔下来,她右腿骨折,后腰被锋利的石头划了好大一个口子。

虽然被刘誉接上了骨,后腰也上了药,却还是痛得她头皮发麻。

医者不能自医,哪怕她是玄医传人。

可身体是原主的,是丁点玄力都没学过,这会半点玄力都用不上。

真的好痛啊!

她瘪着嘴,没差点眼泪骨碌:“我好像动不了了。”最好是卧床休息。

刘誉脸色微沉,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外间听得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一个老妇的辱骂声传来。

“苏翎,死丫头片子,你给我滚出来!不要脸的小娼妇,我今日就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赔钱货!”

声落,紧闭的门被人从外面踢开。

“天菩萨喂,我苏家是造了什么孽啊。

竟然养了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小娼妇,天菩萨啊,你收走这个不要脸小畜生吧。”

唐翠,也就是原主的亲奶奶。

在看到苏翎躺在刘誉的床上时,表情瞬间变换。

双手一抬,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狼嚎。

苏翎顿觉天打雷劈,万分不妙!

跟着唐翠身后的是苏翎的爷爷苏贵,以及卧龙村看热闹的乡邻。

“翎丫头,原先我还不信,以为你在山里迷了路,举家上下上山找了你一宿。

却不想你这么不要脸,跑来夜会情郎,真是恬不知耻......我苏家没有你这样的孙女!”

苏贵老脸一沉,怒意森森。

各位乡邻翘首观望。

只见那苏翎的确是睡在刘誉的床上。

顿时就炸开了锅,一时议论纷纷起来。

“这翎丫头向来唯唯诺诺的,看着规规矩矩的啊,胆子小的很,怎么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来啊?”

“眼下事情已经发生了,说这些有什么用?”

“是啊是啊,我看你们不若就把翎丫头嫁给刘小子吧。”

“对,刘家父子虽是外来人员,也不善与村里人来往,可好歹也是打猎的能手,也算知根知底的,起码吃穿不愁。”

“好是好,可这刘誉虎背熊腰的,我看着就怕......”

主要是脸上那刀疤太过于狰狞。

苏翎不自觉的看向刘誉,男人看起来挺拔伟岸,略微粗狂,就是性子冷了点。

就因为脸上的疤,就被人觉得凶神恶煞了。

这多爷们啊!

这时,唐翠已经起来,大步走到床前,见刘誉挡着,预备推开他,却被刘誉让开。

“刘小子,这是我苏家的家事!你一个外人管不着!”

唐翠心里还是忌惮,怕刘誉突然发狠揍人。

刘誉往旁边挪了一步,这是苏家的家事,他的确没理由干涉。

只是那苏翎一双眼睛求救的看着他,让他有些莫名的心烦。

“奶奶,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

唐翠咬牙切齿,直接把苏翎从床上拽下来,痛得她龇牙咧嘴,要晕厥过去一般。

好个老巫婆这笔账先记着!

苏翎被拖到门外,唐翠唾弃将她扔在地上。

“呸,干什么,你这小娼妇不要脸,我们还要脸,你给我起来,等回去我再收拾你!”

“我说老苏家,人赃并获,就应该依我们卧龙村的规矩沉塘!”谁那么缺德。

“沉塘?”

苏翎心跳都漏了一拍,只见唐翠老脸慌张。

“这赔钱货虽不知廉耻,可好歹是条命,我这个做奶奶的再怎么心狠,也不想让她死啊!”

要不是老娘重伤在身,能给你干费!

往她身上泼脏水,没门!

打定主意,苏翎忍着剧痛,眼泪说来就来。


“各位叔叔婶婶们,昨天下那么大的暴雨,奶奶非逼着我上山砍柴,我才踩滑了从山上摔下来。

要不是刘大叔救了我,我现在怕是已经到了阎王殿了,你们谁会让孩子冒着暴雨去砍柴的?”

她抬起头,看着一众村民。

一双星眸晕染开来,眼泪扑簌簌的落,跟珍珠似的滴在地面,溅起水花。

咦!

人群一阵唏嘘,看向唐翠和苏贵的眼神越发鄙夷。

苏翎撩开了裙摆、裤管,一大片的新伤旧伤,纵横交错,惨不忍睹。

“我腿都断了,腰也划了好大一个口子,有这么大。”

她比划着,像手掌那样长。

“我和刘大叔是清清白白的,真的没有奶奶说的偷人啊。”

她摸着腰的地方,再把沾染血迹的粗布衣角摊手给各位看。

血迹斑斑的,整个外衣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刘誉也走到了门关处,淡然道:“苏姑娘所言属实,我昨儿上山打猎,突遇暴雨。

返回时遇到奄奄一息的苏翎,送回苏家,苏家却没有人,这才带回家来了。”

这么一说,大家就明白了。

苏家发现人不见了都去找人了,刘誉带人回来刚好错开。

“唐老婆子,你也太狠心了吧,大下雨的我们大老爷们都不干活呢,你怎么忍心叫翎丫头去干活呢?”

“就是啊,翎丫头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你怎么忍心的。”

到底是人言可畏,唐翠脸上一阵青红皂白。

“哪有的事,这丫头好吃懒做的,到底是我亲孙女。

我不过是吓唬吓唬她的,谁知道她就真的上山去了啊?”

“不是这样的,我在家从来没吃饱过,也从不偷懒的呀。

就是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的衣服,从来都是我拿到河边洗的啊,大家都看得到的呀。”

苏翎柔柔弱弱的,矮矮瘦瘦的惹人心疼。

“分明是你们嫌弃我是女娃儿,稍不高兴就拿竹根条打我,叔叔婶婶们,我真的没有说假话啊。”

任谁看了,都心生怜意。

“怪不得翎丫头看起来面黑肌瘦啊,原来饭都不让人家吃饱。

你们家老二夫妇天天下地劳作,养着一大家子人,你们怎么好意思虐待他们唯一的女儿啊?”

“就是啊,心太黑了!你家老大老三怕都没有老二夫妇孝顺。

其他孙子孙女也精贵着从不下地,一个个养的白白壮壮的。

就翎丫头晒的黑秋秋,瘦得咬人,为人父母爷奶,你们偏心偏成这样,真是丧良心!”

舆论之风吹的唐翠和苏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苏贵睨了一眼唐翠:“你都背着我干了什么?把孩子打成这样。”赶紧甩锅!

“我,不是,我没有呀。”唐翠哪里能认?

“还说没有,人孩子身上打得体无完肤的,下暴雨让人去砍柴,你自己怎么不去呢?”

群众里有人回她。

“我......”唐翠这会是气急败坏,又不知如何反驳。

忽的居然看到苏翎嘲弄的笑她,定晴一看,又没有。

“你个不要脸的小娼妇,胡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虐待你了,我撕烂你的嘴!”

唐翠解释不清,干脆扑过去撕打苏翎。

“救命啊,唐老婆子要杀人了!”

“住手住手!”

一声呵斥,人群让开一条路来,村长沉着脸将唐翠拉开,“丢不丢人!”

村长看着没眼看唐翠,对着苏贵道。

“你这个一家之主就这么看着?当是看戏呢?老苏家脸真让你们给丢尽了。”

卧龙村村长,也是苏家族长,颇有威严。

苏贵不好得罪,挠头道:“谁知道翎丫头这般下贱,我也是没脸管啊!”

村长冷哼一声。

“翎丫头说的话,我可是听的明明白白,分明就是你们不待见人家,哪有那么不堪?”

唐翠清了清喉咙,略微收敛了下,怯怯的看着村长道:“老村长啊,这赔钱货......”

看到村长怒目,唐翠改口继续道。

“这翎丫头到底是个姑娘家,这和刘誉孤男寡女一晚上,是事实啊,我不教训教训她,她要飞天了她!”

对啊,事实是苏翎和刘誉孤男寡女在屋子里待了一晚上!

人群里议论纷纷,窃窃私语......

“依我看,就把翎丫头嫁给刘小子好了,反正刘小子也还没成亲。”

方才这么提议的人倒是执着,又一次提议道。

村长若有所思,嗯了一声,看向屋里的刘誉,问道:“刘家小子,你认为呢?”

看苏翎表演许久,直到被点名,刘誉才抬头看向门口背着手的老村长,神色复杂。

“姑娘家没了名节,还能活吗?不嫁给你嫁给谁呀?是个爷们你该负责!你娶了翎丫头吧。”

村长语重心长的说,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刘誉:“......”

妹妹刘雪雁长年缠绵病榻,他和父亲到底是男人,照顾起来确实麻烦。

要是有个女人来照顾,他倒是没有意见。

四目相对,不知她是什么心境。

“不行!”让刘誉娶苏翎,那怎么行呢?苏贵和康翠异口同声。

“怎么不行?这不是皆大欢喜吗?”村长道。

唐翠扭扭捏捏的,老脸憋的通红,耍横道:“反正就是不行!”

为什么不行?

众人还疑惑着,人群里走出个穿着绫罗绸缎的紫衫女人:“我忙着呢,这事我来说吧。”

女人四十左右的年龄,画着精致的妆容,举止略显风情。

端着姿态,扬了扬手中的卖身契对着众人道。

“这是苏家亲手画的押,十两白银,这丫头的卖身契,一应手续具在。”

她专程给村长看了看。

哇......

众人皆惊,原来他们早就把苏翎卖了!

“你们也太狠心了,明明是把我卖了,还往我身上泼脏水。

村长爷爷我不要被卖啊,你得帮帮我,替我做主啊!”

苏翎哭得入戏,所有人见了都心生怜惜。

村长陷入两难,大越国人口买卖那是合法的,这事复杂了。

“这怎么看着像是县里百花楼的萧妈妈啊?”这时,人群里有人惊呼出声。

勾栏里的?

天,唐老婆子和苏贵心也太黑了吧?将亲孙女卖到勾栏里去!

苏翎:“......”看着苏贵和唐翠,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苏翎内心慌的一批,她现在身负重伤,玄力尽失,手无缚鸡之力,妥妥弱鸡啊!

这村长能不能救她?


村长有些可怜的看了苏翎一眼,掉头对着苏贵和唐翠劈头盖脸的一阵骂。

“苏贵!翎丫头可是老二夫妇唯一的独苗,你们是瞒着老二夫妇把翎丫头卖了吧?

回头怎么跟老二夫妇交代?钱呢?拿出来,把人给赎回来!”

村长到底是村长,骂得二人狗血喷头,两人也只有受着的份。

苏贵甩锅:“是这老太婆自作主张卖的,我也是后来才知道。”

唐翠脸一黑,敢怒不敢言。

村长看着唐翠:“嗯?”

唐翠耸拉着脑袋懦懦道:“苏翎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丑事来,卖了老二夫妇也不敢说多话。”

“还敢胡说!”村长怒目一瞪,唐翠声音矮了几分,咬牙道。

“老大家小儿子和老三家大儿子都要娶妻,十两银钱昨儿一早就给亲家当聘礼了......”

苏翎一脸生无可恋,这也太倒霉了!

萧妈妈没了耐心,呵道:“大武小武,拿人回去了。”收好卖身契,举止颇有几分优雅。

大武小武从人群里跳出来,一高一矮,一胖一瘦,肌肉发达,一看就是练家子。

装弱拌可怜半天,却是这种结果?

惨绝人寰啊!

“村长爷爷,你救救我,将来我肯定会还你钱的。”

村长眉头蹙成川字,他哪有十两闲银赎人?

只是......

村长看着刘誉,再次开口,“刘小子,要不你家出钱给翎丫头赎身吧。

你要是娶别人还不是要给聘礼,不如你帮翎丫头赎身,翎丫头就嫁给你。

你打猎是一把好手,家里有个主事的女主人帮着,还能照顾你妹妹雁丫头,多合算?”

苏翎腹诽:倒霉催的封建王朝!

刘誉:“这也不是不行,只是......”

村长会意,拍了拍苏翎的肩头安慰道。

“你们虽然清清白白的,可到底孤男寡女在一起一晚上,你不嫁给他,还能嫁给谁啊?”

苏翎:“......”卖去青楼和嫁给刘誉,都是送命题!

苏翎看向刘誉,他负手而立,云淡风轻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若不是脸上那道狰狞的疤,多么英勇气概?

“刘小子,你都二十五了,小强和你同岁,人家都是三个娃儿的爹了,翎丫头都没意见。

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是翎丫头是瘦了点,矮了点,可喂养喂养,指不定长大点就变样了呢?”

娶苏翎这样的丫头,聘礼只需要四五两。

可也没人愿意嫁给刘誉这样看着凶神恶煞的人,村长就是替苏翎赌一把!

刘誉端着姿态,虽然村长说的对,可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

淡淡的瞄了一眼苏翎,人是瘦了一点,可记忆力这个苏翎从五岁就开始跟着苏老二夫妇下地。

是个能干的,养养或许真不错,有她照顾妹妹和父亲,怎么也不亏。

“苏姑娘,你境遇我非常同情,可你我无亲无戚的,名不正言不顺,确实有些为难......”

他的声音一贯冷淡,看着苏翎的眼神意味不明。

“你要愿意,我就嫁给你!你要不愿意,我挣了钱一定会还给你的。”

苏翎强行淡定,埋着头,声音低低的,却能让所有人听清楚。

被卖去青楼后脱身,和卖给刘誉后脱身。

苏翎觉得后者比较容易些,毕竟这人救过她,人品应该不差。

“钱于我来说,不过是身外之物。”

言外之意他是缺个媳妇?

苏翎立刻决定:“我嫁给你!”

“苏姑娘真的愿意嫁给我?不怕我吗?”

这些年,因他脸上的伤疤,任何女人见了都怕他,离他远远的,包括苏翎。

但,他肯定,苏翎现在的眼神里没有一丝害怕!

这就更有意思了啊!

苏翎抹了抹眼泪,点点头:“我愿意!”

村长笑了,村民们也松了一口气。

萧妈妈有些不耐烦的以手做扇,说道。

“哎呀,不曾想我今日还见证了一段良缘,我倒是想成全你们,可是......”

前一句话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可是......

可是什么呢?

萧妈妈笑容一收,有些鄙夷的看着刘誉。

“我萧妈妈到底是个生意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这丫头可是我花了十两银子买来的。”

“你要多少钱?”刘誉问。

“你真要买这丫头?”萧妈妈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丫头瘦不拉几的,暖被窝都怕不暖和。

刘誉嗯了一声,萧妈妈笑笑,风情味十足,抱着手,毫不掩饰的轻蔑神态。

“将养将养,以后出落得好,在我百花楼那可是摇钱树啊,随随便便两百三百的也不是不可能。”

“你要多少钱!”他眼里闪过一抹不悦,左脸颊的疤颤了一下,气场凌人。

这丫头长相是不错,可谁知道那黑不溜秋的模样到底是不是干农活时被晒黑的?

万一白不回来,砸手里也没啥用。

萧妈妈也不绕圈子,甩了甩手中的丝巾,语气鄙夷道。

“算你便宜点,二十两,一个子儿都不能少,小子,你买得起吗?呵呵。”

一个乡下人,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两银子。

她不信这人能舍得花二十两来买一个身没二两肉的丫头。

没有漫天要价,是更笃定这糙汉子拿不出二十两来!

二十两?

众人一阵唏嘘,苏翎是被唐老婆子十两银子给卖了的,转手就要卖二十两,心真黑!

唐翠拉了一下苏贵衣袖,二人嘀咕:“翎丫头真能卖二十两?”

苏贵眼里闪着精光,想来是萧妈妈故意为难人。

翎丫头黑不溜秋瘦不拉几的,怎么也卖不了二十两!

刘誉这小子是长相凶,不是傻子!

有二十两哪怕没有姑娘愿意嫁,那刘五郎怕是早就给他买个身材相貌极好的媳妇了。

“成交。”二十两买个黄毛丫头确实离谱,可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嘛。

众人以为听错了,别说萧妈妈不信,村里也没人信刘誉能拿出二十两银子来!

刘誉转身在箱子里翻了翻,东拼西凑。

不会儿,拿了几贯铜钱、一包银子出来递给萧妈妈:“卖身契给我。”

萧妈妈一愣,一手接着铜钱,一手打开钱袋子看,白乎乎的银子躺在袋子里。

掂了掂重量,真没想到一个乡下猎户能拿出这么多钱。

将卖身契等手续交到刘誉手中,萧妈妈笑着脸道。

“这丫头将养将养,指不定是个大美人,小子,你买回去当媳妇不亏。”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