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绝世嫡女征服残暴王爷

绝世嫡女征服残暴王爷

颂哒哒著

其他类型连载中

【穿越+医术+甜宠+双洁+爆笑】 实验室摔了一跤,悲惨的就穿越到一个不受宠的嫡女身上。 开什么玩笑,以为我会反抗,我只想在庄子上当条咸鱼。非要把我接回丞相府,嫁给一个残暴,长相丑陋的晋王。 自己的母亲可是都城第一美女,因病去世?身份不详?母亲的身世到底如何。 林锦安放弃了当条咸鱼的梦想,治病救人帮晋王压制寒毒。找到母亲的真实身份......。 晋王坏笑道:林锦安你注定了就是本王的女人。 林锦安:嗯,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

主角:林锦安,颜洛羽更新:2024-03-04 11:27:18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锦安,颜洛羽的其他类型小说《绝世嫡女征服残暴王爷》,由网络作家“颂哒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医术+甜宠+双洁+爆笑】 实验室摔了一跤,悲惨的就穿越到一个不受宠的嫡女身上。 开什么玩笑,以为我会反抗,我只想在庄子上当条咸鱼。非要把我接回丞相府,嫁给一个残暴,长相丑陋的晋王。 自己的母亲可是都城第一美女,因病去世?身份不详?母亲的身世到底如何。 林锦安放弃了当条咸鱼的梦想,治病救人帮晋王压制寒毒。找到母亲的真实身份......。 晋王坏笑道:林锦安你注定了就是本王的女人。 林锦安:嗯,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

《绝世嫡女征服残暴王爷》精彩片段

秋雨时来,冷意入骨,只见那夜晚,繁星点点,众人已缓缓入睡。

一个破旧的院子内“小姐,你先喝点热水,出出汗看能不能舒服一些。我刚才又去捡了一些树枝回来,能挺一晚的,明日我定去找那王婆子,去给小姐找大夫。”

就见床榻上躺着一名女子,虚弱的说道:“小可,我没事,明日就能好了。”

“小姐,你可是丞相府的嫡小姐,却被她们欺负至如此,真不知老爷为何如此狠心。”小可心疼的说着,扶起了床上的小姐,喂她喝着热水。

咳咳....。

“小可,你不要再说,事已至此多说无用,我困了。”说完就闭上了双眼。

小可看着自己小姐如此,只能走到炉子边继续加着树枝,保证屋内的温度。

天蒙蒙亮的时候,外面的雨已慢慢变小,床上女子一阵剧烈的咳嗽。

小可匆忙的跑过,“小姐我去找王婆子让她赶紧去找大夫。”

“咳咳....小..可...别去...了。”女子难受的已经没有力气说话。

小可,急忙的冲出了屋中。

床上的女子,无力的闭上了双眼,突然就见床上女子,抱紧头在床上,翻滚着嘴里还在念叨着:疼死我了。

一阵信息传到女子的脑中,她的一生,还有她临终前的绝望。

床上女子突然的睁开了眼,看了一下眼前的环境。

“我去,真的穿越了,我不就是在实验里边,摔了一跤我就穿越了。”女子无奈的望着天。

此时就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

“王婆子,你今日要不去给我家小姐找大夫,我就跟你没完。”

“呵,你能拿老婆子怎样,就你家小姐都被扔到这个庄子上了,就不要摆小姐的威风,一个风寒还需要大夫,老婆子就可以治。”王婆子气势凛人的说道。

屋内女子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就是有此等恶奴害死了原主,从风寒拖成了肺炎去世,必须给她一个教训。”

女子起身,打开房门,就看到了彩虹,雨过天晴阳光明媚。

刚走进的小可看到自己小姐。“小姐,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床上好好休息。”

“小可,我已经好多了。”女子慢慢走近几人。

王婆子笑着说道:“哎呦,你看老婆子我就说大小姐没事,这都能下地了。”

“嗯,有劳王婆子了。”女子笑着道。

王婆子道:“大小姐既然无大碍了,明日开始就继续干活吧。”王婆子道。

女子上前扶住王婆子道:“嗯嗯。“

女子又惊讶的说道:”呀,王婆子你不要动,你身上有一只蜈蚣。”

王婆子,最怕的就是蜈蚣。“大小姐,你能不能帮我拿下去”

王婆子已经吓的不行。

“好的,王婆子你不要动。”

一旁的小可,赶紧跑过来。“大小姐,我来吧。”

“小可,你别动一会它就要爬进王婆子衣领了。”

“大小姐,你快帮我。”王婆子心急的道。

女子伸手往王婆子身上几处穴道按了过去。“王婆子,蜈蚣自己跑了,没事了。”

“那就行,小姐既然没事,老婆子就告退了。”王婆子急忙离开。

小可跑上前来。“大小姐,我怎么没看到蜈蚣。”

女子俏皮的说道:“傻小可,我骗她的。”

“小姐,你病好了。”小可疑惑的道。

“嗯嗯,刚才咳出一些浓痰,就一下舒服多了,就好了。”

“那就行,可担心坏小可了。”

主仆二人回到屋内,小可开心的去准备着早饭,女子回忆着,刚才接收到的记忆。

原主名叫林锦安,父亲是当朝丞相,小时很是疼爱原主。在原主母亲去世之后,不再疼爱原主。

将小妾提成了夫人,对小妾所生女儿百般宠爱,原主多般忍让,现丞相府大夫人王氏,还是找了道士说林锦安命格过硬,会害死身边之人,就将原主送到了这个庄子上。

此时的丞相府,林丞相正和自己的妻女谈话。

“父亲,女儿不要嫁给晋王,他生性残暴,传言送入他府中的女子都惨死,女儿喜欢的越王,女儿此生非越王不嫁。”

“锦婷,皇上下旨了,要嫡女嫁给晋王,父亲也没办法抗旨啊。”林丞相无奈的说道。

林锦婷听了父亲所说,也是知道无法抗旨就只能在一旁哭。

旁边的王氏听了父女二人的对话。“老爷,锦婷可不是嫡女,嫡女不是在庄子上,让她嫁给晋王就可以了。”

林丞相一听,就想起了之前被送去庄子的林锦安。

“对呀,父亲让林锦安嫁晋王吧,他才是嫡女,这样女儿就可以嫁给越王了。”林锦婷停止了哭声,上前说道。

林丞相不舍得林锦婷嫁给晋王。“好吧,先派人把林锦安从庄子上接回来,等皇上下了圣旨就让她接吧。”

林锦婷展颜一笑道:谢父亲,女儿就知道父亲最疼女儿了。

庄子上了林锦安并不知道,丞相府里连她的婚事都讨论好了,正在和小可二人,喝着刚煮好的稀饭,配着一点小咸菜。

就听庄子外面有人喊道:快去找大夫,王婆子洗澡洗中风了。

庄子上的下人,一阵忙碌,有人跑出庄子去找大夫,有人去抬起刚洗完澡就中风倒地的王婆子。

屋内小可听到。“小姐,真是恶人恶报,王婆子居然中风了,希望她永远都不会好。”

林锦安捂嘴笑道:“放心小可,她的后半生要在床上度过了。”

小可看着自家小姐,如此开心,也很是高兴,小姐是多久没有这样笑了。

“小可,现在庄子正乱。咱俩去趟后山吧,看看能不能抓到点,野味什么的加个餐。”

小可也很是开心,能带小姐去后山散散心也是不错。小可拿了一些工具放在背篓里,就跟林锦安两人,往后山走去。

林锦安到了后山,就发现后山上长着很多草药。就决定要采摘回去,制作成药以备不时之需。

林锦安就带着小可两人,拿着工具采摘药草。一路上发现了很多稀奇的药草,都被林锦安采摘光了,小可带的背篓都要装不下了。

“小姐,背篓都要装不下了。”

林锦安看着,前面还有很多的成熟的药草。“小可,我要这些药草有用。你先拿背篓回去,药草放好再回来,我在这继续挖。”

“那小姐你小心一些,不要离开这片,我去去就回。”

“嗯嗯”林锦安就继续挖着药草,想着这些药草可以种到自己的院子里。在这山上要是被一些动物吃掉很是浪费。

林锦安将药草放在一堆,就继续往前去挖着草药。到那一旁就见一名男子,正靠在树后看着林锦安。

“你这个人,躲在树后怎么不出声。”林锦安不悦的说道。

男子并未搭理她,林锦安看男子未说话,又仔细看了眼男子,这英俊的容颜,这不就是电视上帅气男主角的样子,林锦安一阵花痴。

又看到了男子上身衣服撕开一处,就看到了里面的肌肉,林锦安正看的入迷。

男子不悦的说道:“在看什么。”

林锦安死鸭子嘴硬的说道:“这不是看你受伤,今日本姑娘心情好,就帮帮你了。”

林锦安说完,就跑到刚整理一堆的药草,拿了几株就到男子身旁,将药草撵碎,就要给男子上药。

林锦安看男子如此虚弱,就顺便给男子把脉。

“你还中毒了啊”林锦安惊讶说道。

“嗯。”

“你这是寒毒啊,现在可没办法给你解毒,你这毒有年头了,你也能压制住,先帮你止血吧。”说完林锦安就拿着给男子的伤口上药。

“你知道寒毒?”男子疑惑的看着林锦安。

“嗯。”

远处传来男子的声音:“主子,你在这吗?”

“找你的。”林锦安看着男子。

“嗯”

“那你快去吧,不要再耽误我采药了。”林锦安就换了一片地方,继续去采药。

男子看着林锦安的背影,邪魅一笑的离开了此地。

林锦安将附近成熟的草药,都采集一空,看着还未长成的草药。“只能等你们都长好我再来采摘你们了。”

“小姐,你在哪里啊。”小可一路上来只能看到,小姐堆放的草药,未发现小姐的身影。

“小可我在这里。”林锦安喊道。

小可听着声音就跑了过来。

“小可,快把我堆好的草药,都收一收。”林锦安高兴的说道。

“好的。”两人就往山下走去,将林锦安采摘的草药,都收进背篓里。

回去的路上林锦安,刚好看到了一只小兔子,林锦安身手敏捷的抓到了兔子。

“小姐,你也太厉害了吧。”小可崇拜的看着小姐,今晚可算可以加餐了。

“你小姐我厉害的地方多这那。”林锦安拎着兔子,就往回走去。

回到庄子里,就听说大夫给王婆子诊治了,说她中风,下半辈子就要在床上了还要人伺候。

主仆二人高兴的回到自己那破旧的小院子。

“小可,你先把兔子收拾一下,我先整理下草药,一会我给你做兔子吃。”

“小姐,你会做兔子。”

“当然。”

小可感觉小姐这次病好了,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但还是很开心因为小姐开心。

林锦安拿出保留好的草药,在院子里种下。

又把剩下的药材洗干净,平铺好放在院子里晾干,小可处理完兔子,就帮林锦安一起整理药草,主仆二人可算忙完,天逐渐的就要黑了。

林锦安让小可在院子里生好火,自己去把腌好的兔子串好,就来到火堆旁,两人烤着兔子。

林锦安本以为和小可两人,就会一直这样待在庄子里。好日子没几天,就有人到了庄子上。说是林丞相,不舍林锦安在此受苦,要接林锦安会丞相府。

小可听到消息很是高兴,但是林锦安很是疑惑,自己那爹怎会不舍得她。从母亲去世之后就不再待见她,感觉林锦安就是他的仇人,怎么会舍不得她受苦。

小可看到林锦安感觉自家小姐,听到回府并不开心。

小可疑惑问道:“小姐,你不愿意回府吗?”

“还好吧。”两个人现在这样挺好,这回了府里又要处处小心。

来接人的候嬷嬷在屋外很是不耐烦的说道:大小姐,你快点收拾,老爷,夫人都要着急了。

“嗯”林锦安回答道。

“小可,就那两件衣服你拿着就可以了,把院中晾的药材都收拾好带走。”林锦安道。

“好的,大小姐。”小可也是搞不懂,自家小姐一直在意那些药材干什么。但是小姐吩咐了,她就要去做。

两人收拾好东西,就跟着候嬷嬷上了马车。

马车行驶的很快,路上很是颠簸。没有习惯马车的林锦安,被颠簸的很是难受,打开马车帘子说道:车夫你慢点。

车夫旁边的候嬷嬷说道:大小姐,你收拾东西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再不快点老爷,夫人就要着急了。

林锦安听了候嬷嬷所说,就知道她是故意的。她现在只能忍着,谁让她是丞相府不受宠的大小姐,既然非要她回府。无论这些人算计什么,她都不会让他们好受。

马车行驶到了都城的大街上,街上的行人很多。马车只能放缓速度,车上的林锦安终于舒服一些,打开车帘看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一个酒楼上男子,看到了露出头的林锦安说道:“这林丞相还是不舍自己疼爱的女儿出嫁,真的把失宠的嫡女接了回来,真是可笑。”

“主子,林丞相也太不识抬举了。”一旁侍卫说道。

“无碍,这正是我要的。”男子邪魅一笑。

林锦安总感觉有人盯着她,就只能放下车帘。

马车到了丞相府,并未在正门停下,而是在丞相府的侧门停下马车。

“大小姐,可以下车了。”候嬷嬷道。

林锦安起身下车一看,居然是侧门,什么林丞相不舍得她这个女儿,回来要走侧门。

“候嬷嬷,为什么小姐要走侧门。”小可气愤的说道。

“老奴按照丞相吩咐办事。”候嬷嬷严肃的说道。

“好了,小可什么门都一样,走吧。”林锦安说道。

几人在侧门进去,候嬷嬷带着林锦安,回到了以前原主住过的院子。院子里早已物是人非,这几年并无人打扫整理,屋内已经已经长出了蘑菇,有了蜘蛛网。

林锦安看着这个院子,放在晚上活生生一个鬼屋啊。

小可,怕自己小姐伤心,放下东西赶紧就先去收拾房间。

“大小姐,你就先休息吧,丞相有事会叫人通报小姐的。无事小姐就待在院子里就可以,饭菜会有下人送来。”候嬷嬷道。

“有劳候嬷嬷了。”林锦安道。

候嬷嬷转身离开院子,林锦安看着这个院子。收拾收拾还是会比庄子,那个破院子好多了,跟着小可两人开始收拾院子。

两人先是把屋内收拾了出来,院子只能等慢慢的整理。已经累的不行口很是渴,小可就赶紧去给烧水。

院内传来一声:“呦,姐姐回来了啊,这院子脏成这样。”

林锦安回头一看,正是原主的妹妹林锦婷。小时候原主很是疼爱这个妹妹,没想到在原主母亲去世之后,一切物是人非。

“姐姐你身边的丫鬟呐,她是怎么伺候的。这院子乱成这样,我定要替姐姐好好管教。”林锦婷道。

林锦安起身说道:“这就不有劳妹妹了,我这院子脏,妹妹还是不要再往里来了。”

“姐姐说的是,姐姐这院子真是很脏,妹妹也就不进去了,今日妹妹就是听说姐姐回来,前来探望一下,看姐姐挺好的妹妹也就不打扰姐姐了。”说完林锦婷就带着丫鬟,离开了林锦安的院子。

林锦婷就是想来看看,她这个以前最受宠的姐姐,落魄的样子她才会开心。

“小姐,刚刚是二小姐过来了吗?”小可很是担心的说道。

“嗯嗯,没事。”

小可赶紧给自家小姐倒了一杯水,林锦安渴的不行,但是这水还挺热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两人休息一会,又开始整理院子,一直到天黑才有下人送来了两人的住宿需要的用品,还有今晚餐食。

院子里虽然还有被褥,但是多年不用早已发霉。小可还是将被子洗好放在院中晾晒。

林锦安打开食盒一看,这饭菜还不如两人,在庄子上自己做的食物。

两碗早已晾的米饭,一盘油腻腻的炒青菜,林锦安很是后悔没有把庄子上的食物带回。

林锦安小时候还是很受宠的,院子里是有小厨房的,她和小可两人也都整理了出来。

但现在有厨房,没有食材调料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把青菜倒掉多余的油水,做了一个青菜炒饭,这样至少能吃到热乎的饭菜。

回到府中倒是没有了在庄子上的自由,每天被人盯着。林锦安只能在院子中,鼓捣着自己的药材,做了一些药出来以防万一。

就在一日,有下人来禀报:“丞相要见林锦安,让她去书房。”

林锦安跟着下人去了林丞相的书房。

林锦安行礼道:“女儿见过父亲。”

林丞相看着昔日最是疼爱的女儿,现在已经长的这般的大,越来越像她的母亲。和她母亲一样的绝世容颜,林丞相想到那个狠心的女人,就心中怒气翻涌。

林锦安看着父亲这变化莫测的表情,很是不解总感觉她和,原主母亲之间是有什么问题。

“锦安,这几日回府可是习惯。”林丞相说道。

林锦安没想到,这个父亲居然和她聊起了家常,便答道:“女儿很是习惯,府内比庄子好多了,没有婆子逼我干活。”

“庄子,有人要你干活。”林丞相听了很是惊讶,虽是他让林锦安去了庄子。但是好歹是丞相府大小姐,怎么会有人要她干活,林丞相心中多有不舍。

“是的啊,王婆子说是父亲吩咐的,不干活不给饭吃。”林锦安说道。

“来人。”林丞相说道。

推门进来一个侍卫说道:老爷有何吩咐。

“去庄子上,打王婆子五十大板,再把她一家都发卖掉不可再留在庄子。”林丞相气愤说道。

“是”

林锦安不屑的一笑,又赶紧恢复平常的状态。就不信这个丞相不知道,她在庄子上的苦日子现在装好人。

林丞相又回头看着林锦安,总感觉这个女儿有点不一样了。“锦安,你现在也不小了,到了该成婚的年龄。”

我去,不会这么狗血的剧情,这个爹接她回来就是为了联姻,但是不舍得他的宝贝女儿,要她去牺牲,但是这样也就说得通为啥接她回来。

林丞相看到刚才林锦安,面上的表情变化问道:“锦安你怎么了。”

“没事的父亲,你继续说。”林锦安心想你继续演吧,我不耽误你。

林丞相也不想再拐弯抹角了,他也实在不想再看到,林锦安和她母亲一样的脸说道:“锦安,皇上赐婚要你嫁给晋王,这几日圣旨就会到,你就准备接旨吧。”

林锦安脱口而出说道:“皇上赐婚,不应该是锦婷吗?”

“皇上赐婚的是嫡女,你是我的长女当然是给你赐婚,好了为父还有公事,你回院子吧。”林丞相不想再多说。

“女儿告退。”林锦安道。

出了林丞相的书房,林锦安一路就在想。皇上赐婚还是皇子,林锦婷怎么会放过。

那就是晋王身上的问题,不会是极其的丑,还是身体上有什么缺陷,不会是不举吧,不然她这个父亲不会让她去接赐婚的旨意。

“姐姐,父亲都和你说了吧。恭喜姐姐要成为晋王妃。”林锦婷得意的说道。

突然出现的林锦婷属实吓了,林锦安一跳。“妹妹,真是神出鬼没的,我有一事想要问一下你。”

“姐姐,你说吧。”林锦婷说道。

“皇上为何赐婚给我。”林锦安疑惑说道。

“姐姐,因为你和晋王比较般配了,还能为何。”林锦婷想到一个生性残暴,一个命硬当然般配。

林锦安看到林锦婷那个坏笑的表情,就确定了这个赐婚是有问题的。

“有劳妹妹给我解惑,我就先回院子了。”林锦安说完,就往自己的院子回去。

小可看自家小姐回来,急忙上前说道:“小姐,没事吧。”

“没事,就是说皇上给我和晋王赐婚。”林锦安说道。

“什么,晋王。”小可脚下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

“怎么了小可。”林锦安疑惑说道。

“小姐,老爷是要推你进火坑啊,这个晋王生性残暴。传闻有人给他府里送过女人,都被他杀害了。”小可哭着说道。

林锦安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个父亲真是狠心,怪不得承认她才是丞相嫡女。

“没事的小可,哪里都会比这个丞相府好过的。你就不要担心了,你小姐我是不会有事的。”林锦安,安慰着小可。

一夜无眠,林锦安也想清楚了嫁就嫁。大不了等到晋王府,想办法带着小可逃跑,丞相府是不好跑了。这个院子一直有人把守,那就只能到晋王府再想办法。

现在她都怀疑这个丞相,是不是林锦安的亲爹了。明明原主小的时候,这个爹和母亲那般恩爱,。然祖母逼着林丞相纳妾,但是两人还是十分恩爱。就连母亲刚去世的时候,他还要陪着母亲去了,第二天他就跟变了一个人。

小可进入屋中看到在发呆的小姐说道:“小姐,你不要担心。如果那晋王敢伤害小姐,我拼了命也要保护小姐。”

哈哈哈....。

林锦安被小可逗笑了。“小可,你真可爱。”

“小姐,你怎么这个样子,快起来吃早饭吧。”小可道。

主仆二人吃着早饭,就有一个小厮进来传话:“大小姐,宫里派的人已经到了府上,丞相让您去前厅接旨。”

该来的还是要来,林锦安带着小可,一同去了前厅。

到了前厅一看,林丞相还有那对母女都到了,林锦安上前行礼说道:见过李公公,见过父亲,大夫人。

林丞相瞪了林锦安说道:叫母亲。

一旁的王氏做出了委屈的样子。

“我母亲去世了。”林锦安道。

“你...你个不孝子。”林丞相道。

林锦安:“父亲赶紧去接旨吧,一会人家公公等着急了。”

林丞相赶紧去和李公公说道:“李公公让你见笑了。”

李公公笑道:“林丞相老奴就要宣读圣旨了。”

李公公拿出圣旨,众人下跪接旨,李公公宣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林丞相嫡女,知书达理,聪慧敏捷,端庄淑睿,性行温良,朕深感欣慰。今日特赐林府嫡女林锦安为晋王妃,于九月初一入晋王府完婚,钦此!”

宣读完毕,“臣女接旨,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林锦安起身接过圣旨。

“恭喜晋王妃。”李公公道。

“有劳李公公了。”林锦安道。

就见林丞相拿过一个荷包放进李公公手里。“今日有劳李公公了。”

李公公接过荷包说道:“林丞相客气,老奴也恭贺林丞相了。”

两人寒暄完,林丞相就将李公公送出府外,回来后怒气的看着林锦安说道:林锦安,你给我跪下。

“父亲为何要我跪下。”林锦安道。

“你目无尊长,不敬长辈。”林丞相道。

“父亲,哪里有不尊敬您。”林锦安道。

“见了你母亲称呼为大夫人,这还不尊敬长辈。”林丞相道。

“父亲,我再提醒你一下。我只有一个母亲她叫宫雅梦,而她只是一个小妾,被你提上来,我能叫她一声大夫人都是给了脸面。”林锦安道。

林丞相愤怒说道:“你不要再给我提她的名字,来人把大小姐带下去,打二十大板。”

一旁的林锦婷已经开心的不行,这个林锦安以为自己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吗。

“父亲,你要打我。打坏了我成亲时,就让你的宝贝女儿林锦婷去吧,我是不会去的。”林锦安道。

“你敢威胁我。”林丞相道。

“我不是威胁你,现在是你求我嫁给晋王,不要做出一副慈父的样子来教导我。”林锦安道。

“你....你圣旨已接你还敢抗旨不成。”林丞相说道。

林锦安笑着说道:“可以啊,反正到了晋王府也要死,为何不抗旨带上你们一起抗旨,株连九族,全府去死。”

“你疯了。”林丞相气的说不出话来。

林锦婷上前说道:“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气父亲。父亲那么疼爱你,你怎忍心。”

“呵呵,你才是父亲疼爱的女儿。要不是舍不得你嫁给晋王,他都会忘记还有我这个女儿。今日我倒要问问父亲,为何母亲去世后,你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林锦安道。

林丞相看着这个女儿真的变了很多,说话如此咄咄逼人。“你不要再跟我提你的母亲。”

“我希望父亲如实的告知我,不然女儿不会嫁给晋王。”林锦安道。

林丞相怒斥道:“林锦安你。”

旁边的王氏上前说道:“锦安,你不要为难老爷了,他不告诉你都是为了你好。”

“你也是知情人吧,你说也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林锦安道。

“我...。”大夫人回头看了一眼林丞相,并未再说话。

此时的林丞相下定决心的说道:“好,既然你要知道我也就不瞒你,但是知道之后就老实的给我嫁去晋王府。”

“好,你说。”林锦安爽快回答道。

“跟我去书房。”林丞相道。

两人出了前厅一同去了林丞相的书房,就留下了王氏母女二人。

“母亲这个林锦安是疯了。”林锦婷道。

“这样也好,断了你父亲对她那最后一丝父女之情。最近你父亲闷闷不乐,应该还是不舍林锦安嫁给晋王。”王氏道。

“这个林锦安就是自作自受。”林锦婷说道。

林锦安跟着林丞相到了他的书房中,林丞相打开墙上的安格拿出了一堆书信,扔给了林锦安。

“你自己看吧,看看你母亲是什么样的人。”林丞相说道。

林锦安拿过那些信,打开一看上边的话很是露骨。是母亲和一个男子的书信,信中传递着两个人情话,情话的男子并不是他这个丞相老爹。

但是原主记忆中的母亲,全心全意深爱的只有林丞相,并无可能去和其他男子如此。

“看完了吧,你母亲就是如此下贱,我也怀疑过你是否是我的女儿。但是看在那么多年的父女感情我并未深究,就想让你好好的生活下去。”

林锦安问道:“父亲,你是如何发现这些书信。”

“你应该知道,你母亲一直有个放着她心爱之物的盒子吧。这是在她去世之后整理遗物之时发现。”林丞相说道。

林锦安问道:“父亲可有派人调查。”

“派人查了,那个男子承认了和你母亲的奸情,一气之下被我杀了。”林丞相道。

“父亲你就没有怀疑过。”林锦安道。

“当然怀疑过,我那么深爱你的母亲。她却如此,我多次打探,你母亲本身就来历不明,只能调查到她出现之后的事情,还有她和这个男子之事。”林丞相道。

此事的可疑之处就是,母亲对父亲的爱,原主是深有体会。母亲不可能再去爱上其他男子,这件事还有很多可疑之处,必须调查。

林丞相拿出一物递给林锦安说道:“这个项链是你母亲一直贴身所带之物,她临终前让我转交给你的,现在交给你。以后不要在跟我提你母亲之事,回去等着到日子就嫁给晋王。”

林锦安接过项链一看,正是母亲一直贴身戴的,那条镶着紫水晶的项链,摸着后面奇怪的花纹。

“父亲女儿告退。”林锦安转身出了屋子,她现在理解了,为何父亲会突然转变那么多。如果此事当真,他将当时的原主逐出府都无可厚非,但是此事定有问题。一定要想办法调查清楚,不能让原主母亲去世还要背上这个骂名。

林锦安将项链戴上,贴身放好。回到自己的院子,一直在那思考事情,并未搭理小可。

小可一旁看的十分着急,担心小姐是不是,在书房让老爷骂了。又不敢打扰小姐,只能一旁站着。

林锦安忽然想到,原主母亲给了原主一个盒子,那个盒子一直都打不开。原主一直都留在身边,就在想办法打开那个盒子。

“小可,母亲留给我那个小盒子那。”林锦安突然的说道。

“小姐,就在屋中我这就去给你拿。”小可说完就跑到屋内拿出小盒子。

林锦安接过盒子,这个盒子很是奇怪,没有打开的地方。林锦安知道原主想过很多办法都无法打开,林锦安想拿东西砸开。

小可一看自家小姐的架势,居然要砸碎夫人留下的遗物,赶紧上前阻拦。“小姐这是夫人留给你的遗物,你不要啊。”

“小可,你不要拦我。”就见林锦安一个砖头砸下,这个盒子丝毫未动。

“哎,还是打不开,这是什么东西做的啊。”林锦安说道。

“小姐,你先冷静一下,这可是夫人留下的遗物,你不要着急肯定会有打开的办法。”小可道。

林锦安也知道是自己冲动了,今日故意激怒林丞相,却得知了这个样的一个结果。她相信原主母亲定是被陷害的,但是她现在需要冷静的梳理一下。这个盒子里不会有证明清白的证据,只是留给原主的遗物,如果要找证据需要怎么办。

林锦安顿感头疼,别人穿越都是什么团宠,有男主的帮助,她现在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林锦安突然想到。“小可,母亲的院子现在是空的吧。”

“嗯嗯,夫人去世之后,老爷就将院子封锁起来。”小可说道。

林锦安拿着刚刚偷藏起来的一封书信,记得母亲以前也喜欢写字画。,虽然林丞相分辨出来这是母亲的字迹,但是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肯定不是母亲所写,仔细对比肯定会有线索。

但是字迹也没办法,证明这件事是谁陷害,林锦安知道这件事的受益人就是王氏,所以这件事她肯定是有参与的。

林锦安一天都在思考这些事情,她现在假设的是,这件事是王氏早就准备好陷害母亲。

但是母亲是突然生病去世,记得当时母亲她病来的很突然,除非王氏早就想陷害母亲,不然母亲突然去世,她是无法来得及准备的,但是王氏是傻子吗?

如果母亲不去世她根本陷害不成,难道母亲不是生病去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

林锦安已经不敢想下去,但是已经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她不会真的这么傻吧。

无论如何今日都要,去一趟母亲的院子调查一番。如果真的如同她所想的那个样子,她要怎么办。

林锦安一直等到天黑,早早的让小可回房间休息。自己则是偷偷的溜出院子,躲开了巡查的侍卫,按照原主的记忆,往母亲的雅庭院走去。

林锦安本是要试着逃婚,观察侍卫的行动路线,没想到今天用上了,她成功的躲开了侍卫,到了雅庭院。

翻墙进入了雅庭院,进去就傻了眼。这个院子被林丞相封了起来,没有他的吩咐不让任何人进入,本以为院子会变的面目全非,但是这个院子还是她记忆中的那个院子。

林丞相他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她的母亲。想想也是要是真的放下,怎么会养一个以为是自己妻子,偷汉子所生下的孩子。

林锦安进入了母亲所住的屋子里,打开了火折子看到,屋里还是那些摆设,走到了桌子旁。

找到了母亲所写的字帖,拿出书信仔细的对比。发现这个字帖已经被人翻了很多次,林锦安比对完发现笔迹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不同之处,就连母亲写字的那种笔锋都一样。

林锦安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难道真的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就在这时听到院门处传来了声音,林锦安连忙将字帖放回原处。又吹灭了自己手中的火折子,赶紧跑到里面的床下面藏了起来。

就听见有脚步声,那个人已经进到了院子里,往这个房间走了过来。

吱呀,房门被人推开。那人进来拿出了火折子,轻车熟路的点燃了屋内的蜡烛。屋内顿时明亮,林锦安偷偷看到居然是林丞相。

就见林丞相走到,刚刚林锦安所在的桌子那里,打开了墙上的画轴,居然是宫雅梦的画像。

林丞相看着画像就哭了出来呢喃道:“宫雅梦,你太狠心了,就算你爱的是其他男人,只要你能活过来就可以。

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在林锦安没有及笄前,一直未显露他人面前。”

林丞相不再说话,就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画像,过了许久转身熄灭了蜡烛,出了屋子,离开了雅庭院。

林锦安确定人出了院子,就在床底爬了出来,爬墙离开了雅庭院。

又是一夜无眠,她基本确定了这件事。如果她愿意就可以找王氏对质,让父亲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但是现在揭穿只会让父亲更加难过。

小可气愤的说道:“小姐,刚才二小姐派人过来说,要你一同去参加荷花宴。说是昨日送来的请帖,邀请了小姐你,我看这二小姐就是故意的。为何昨日不说都没有准备衣服。”

“好了,小可就是提前告诉。我也就那么几件衣服,有啥好准备的,就拿那件淡粉色的吧,那件还算是新的衣服,帮我梳一个简单的发髻就可以。”林锦安道。

小可,停止抱怨,帮小姐整理发髻。

两人到府门口的时候,林锦婷已经到了。“呀,姐姐你穿的这是什么啊,你要说你没衣服我可以给你拿一套啊,但是也来不及了快走吧。”

林锦安看着林锦婷假惺惺的样子,十分无趣跟着一起上了马车。

林锦婷也很是气愤,居然无动于衷装出那个样子给谁看。林锦婷就是看不惯林锦安那个样子,就连穿个普普通通的裙子,也会穿的如此好看。

一路无语,林锦安并未搭理林锦婷。两人到了舞阳公主的府上,一进公主府就有下人带路,带着两人到了公主府的花园。看到了那一池子的荷花,都已经九月份了,花还开的如此之好。

有很多小姐上来跟林锦婷打着招呼,林锦安感觉自己,跟这些人格格不入。正要离开,就听到一人说道:“这是哪个府上的小姐,之前怎么没见过。”

“忘记给大家介绍了,她是我的姐姐林锦安,也是未来的晋王妃。”林锦婷道。

众人一阵哗然。“啊,我之前就听说丞相府嫡女,赐婚给晋王了。担心死我了还以为是锦婷你那,给我担心的,但是你这姐姐也好可怜,居然要嫁给晋王。”

另一人说道:“锦婷你这个姐姐之前怎么一直没见到过。”

“我姐姐之前一直在庄子上养病,这不是最近身体养好了。又赶上了皇上赐婚,父亲就把她接回府里了。”林锦婷道。

林锦安不愿搭理这几人,就往远处走去,就听到远处有人喊道:“快找太医.....。”

林锦安跑了过去,看到一个女子倒在地上,晕倒过去,旁边围着几个丫鬟,还有一个很是着急的嬷嬷。

丫鬟看到林锦安,上前说道: 这位小姐,请你先回到花园宴会处。

林锦安看倒在地上的女子,应该是心脏的问题。如果不赶紧救治,会有生命危险的,但是看到丫鬟并不想她来参与这个事情,她就要离开。

此时一个男子跑了过来,看到了林锦安说道:“救她。”

林锦安一看正是,之前在庄子后山救过的那个男子,很是焦急的看着她。

“救她。”男子很是着急。

林锦安看这个男子这个样子,这男子应该是女子的情郎。好吧看在这两个人,都是俊男靓女的份上,她就嗑了这对CP帮他。

林锦安转身回去走到女子身边,旁边的嬷嬷看到男子刚要行礼,就被男子制止,丫鬟上前要阻止林锦安的靠近,男子说道:“不要耽误林姑娘救人。”

丫鬟几人连忙退下,正蹲在地上给女子把脉的林锦安很是惊讶,他居然知道她。现在也没有有功夫纠结了,女子的嘴唇已经发紫,林锦安把脉后问道:“这位姑娘是不是,平常累一点,就会上不来气,会大口喘气。”

“是的”一旁的嬷嬷说道。

林锦安二话不说直接跪在女子身边,不停的按压女子的胸骨,又抬起女子的头对着女子的嘴里吹气,看的旁边的嬷嬷要去拦住林锦安的动作,旁边的男子说道:“韩嬷嬷”制止住了嬷嬷要上前的动作。

此时已经有人找来了太医,太医看到女子的如此。“这位姑娘,你在干什么会害死公主的。”

林锦安并未搭理太医,只是继续给地上女子进行心脉复苏。

没过一会地上的女子呼吸恢复正常,嘴唇也变回了正常的颜色,眼皮动了一下。女子缓缓的睁开双眼,林锦安看到女子醒来,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一旁太医就赶紧来给女子把脉说道:“公主,没事了。”

林锦安听到太医所说,这个女子居然是公主。那就是这次荷花宴的主角舞阳公主,那这个男子也就公主的驸马了。

一旁的韩嬷嬷连忙上前扶起公主说道:“公主真是吓死老奴了。”

“我居然没有死,之前太医不是说,我一旦晕倒就会有生命危险。”舞阳公主说道。

“公主,是这位姑娘救了你。”韩嬷嬷说道。

公主听到韩嬷嬷所说,就看向林锦安说道:“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不知姑娘是哪位府上的小姐。”

“回公主臣女是,林丞相府的林锦安。”林锦安道。

“啊,你就是父皇赐婚给我皇兄的林锦安啊!”舞阳公主惊讶的说道,又对着林锦安身后的男子,眨了眨眼。

林锦安看到舞阳公主,这个的动作,这两个人真是都不管旁边有没有人,这样暧昧好吗?林锦安连忙往旁边让了让,给两人多一点空间。

一旁太医说道:“公主,虽然此次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公主也要注意不要劳累。”

“好了,知道了。”舞阳公主不悦的说道。

“林姑娘,刚才你用的那个手法,是可以救治公主的吗?”韩嬷嬷道。

“刚才的手法叫做心脉复苏,只能用于急救,比如有人落水救上来,还有公主刚才的状况,都可以用我刚刚的办法急救,还要立马救治,不然耽误时间也会有生命危险。”林锦安道。

“可否有劳林姑娘,详细的教一下老奴。”韩嬷嬷道。

“没问题啊,这个大家都可以学,也可以在教身边之人,这样可以挽救回很多人的生命。”林锦安道。

“林姑娘去我的院子,给大家详细讲一下吧。”舞阳公主道。

“好的”林锦安道。

一行人,跟在公主的身后走着。

“林姑娘,姝儿的病可有办法根治。”男子道。

居然都可以直接称呼公主的名讳,也真是亲密。“舞阳公主,这个病需要慢慢调理,如果配合我银针治疗是有机会痊愈的。”

“有把握痊愈。”男子说道。

“七成把握,就是我现在没有趁手的银针。”林锦安无奈的说道。

“这个没问题,我可以派人给你准备。”男子说道。

“好的,药方我回府整理一下,明日再来公主府。”林锦安说道。

“嗯”男子说道。

几人到了舞阳公主的院子中,舞阳公主看到,林锦安和自己皇兄,一路上都在说悄悄话。用很暧昧的眼神看着二人。

林锦安看到公主的眼神,担心公主会误会,连忙往一旁让了一下。

舞阳公主看到林锦安,这个样子以为她是害羞了说道:“劳烦林姑娘给大家,讲解一下你刚才说的心脉复苏。”

“不知哪位可以配合一下,需要躺在地上。”林锦安道。

“老奴来吧,这样亲身感受一下,可以学的快一些。”韩嬷嬷道。

“去拿被褥再铺在地上”舞阳公主道。

就有丫鬟紧忙去找了,被褥过来铺好在地上,韩嬷嬷就躺在被褥上,林锦安开始讲解动作的注意事项,带着韩嬷嬷演习了一下。

林锦安讲解完之后就扶起了韩嬷嬷。

“有劳林姑娘了。”韩嬷嬷道。

“无事,你们之后也可以互相练习一下。”林锦安道。

“林姑娘,今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过后我会托二皇兄,他亲自上门送礼。”舞阳公主,知道林锦安是自己未来皇嫂,还是给皇兄一个,跟林锦安接触的机会吧。

“舞阳公主,还是不要劳烦晋王爷了,臣女先行告退了。”林锦安道。

“没事的林姑娘,不劳烦的,那你就先去荷花池吧,我一会再过去。”舞阳公主道。

林锦安告退,哪里是劳不劳烦,又不是不知道,她皇兄传言中多吓人,这哪里是感谢。

“哎”林锦安一声叹息,回到荷花池处,一个人默默的找了个地方坐下,并未和任何人交谈。

晋王屏退众人,只留下了他和舞阳公主还有韩嬷嬷三人。

“皇兄,你你是要感谢我帮你.....。”舞阳公主说道。

男子打断了舞阳公主的话,说道:“姝儿你今日干什么了,怎么会突然发病。”

舞阳公主无辜的说道:“皇兄,我也没干什么啊。”

一旁的韩嬷嬷欲言又止的样子被晋王看到。

“韩嬷嬷,有什么事你直接说。晋王道。

“韩嬷嬷,她没事。”舞阳公主道。

“姝儿,让韩嬷嬷说。”晋王怒斥。

“回晋王爷,公主她这几日一直在练舞,就想在皇上寿宴上表演。公主的身体根本吃不消,都是老奴无用未及时阻止公主,才造成今日之事。”韩嬷嬷道。

“韩嬷嬷,我知道姝儿是个什么脾气,不怪你。”晋王道。

“皇兄,我这不没事吗。”舞阳公主紧忙解释道。

“还没事,今天要不是林锦安正好,来参加你办的荷花宴,你还能没事吗?”晋王道。

“皇兄,我一定会好好感谢皇嫂的。”舞阳公主道。

“你不要给我岔开话题,在你的身体没有好之前,不可以跳舞。”晋王道。

“皇兄,你太残忍了。”舞阳公主道。

“韩嬷嬷,从今天开始姝儿要是再敢练舞,你就来告诉我,我来教训她。”晋王道

韩嬷嬷高兴的说道:“老奴遵命。”

舞阳公主不开心的说道:“你们都是一伙的。”

“姝儿,明日你找理由,请林锦安来你府上,她可以给你治病。”晋王道。

“皇嫂,能治我的病。”舞阳公主高兴的说道。

“嗯”晋王道。

“好的,我明日派人接皇嫂来我府里。”

“嗯,你赶紧去荷花池吧,我先走了。”晋王道。

“皇兄不去陪,皇嫂吗?”舞阳公主道。

“她还不知我是晋王。”晋王道。

“什么,皇嫂还不知道。皇兄你玩的真野,不会是自己要出自己的轨吧。皇嫂真可怜。一个玉树临风和一个传闻中暴躁成性丑陋不堪的男子,皇嫂要如何抉择那。嘻嘻...”舞阳公主俏皮的说道。

晋王并未搭理自己这个皇妹,转身就离开了她的院子。

“韩嬷嬷,这皇兄真是无趣,皇嫂她可是要遭罪了。”舞阳公主说道。

“公主,这个可不一定,王爷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这些年照顾你的上面就能看出来。”韩嬷嬷道。

“那倒是,走吧韩嬷嬷去荷花池。”舞阳公主道。

晋王出了公主府。“云俊,去买一副好的银针。”

“遵命。”云俊道。

此时舞阳公主进入荷花池,众人行礼:臣女参见舞阳公主。

“免礼,今日这个荷花宴就是叫大家一起来赏赏花,本公主也就是图个热闹,不用如此拘礼。”舞阳公主道。

众人坐好,丫鬟们开始上菜,一盘盘精美的菜肴端了上来。

“不知各位小姐,可有什么才艺表演。今日才艺表演我设了一个彩头,魁首可是有奖励。”舞阳公主高兴的说道。

众人一听居然还有奖励,但是无人敢上去做第一个上台的。

林锦婷起身说道:“臣女准备一舞蹈,今日献丑了。”

“好。”舞阳公主很喜欢欣赏舞蹈,因为自己身体不好,不能练舞,就只能看她人跳舞,这也是她要举办荷花宴的目的。

林锦婷走到台上,跟着曲子的旋律,舞步轻盈动人,吸引住了众人的眼光,一舞完毕众人掌声连连。

“韩嬷嬷这是哪家小姐。”舞阳公主问道。

“是林丞相府二小姐,林锦婷。”韩嬷嬷道。

“那不就是我未来皇嫂的妹妹。”舞阳道。

林锦婷下台又有女子,纷纷上场表演舞蹈,都知道舞阳公主喜舞,所以众人准备的都是舞蹈,林锦婷一个开场舞之后,显的后面上台的小姐,舞蹈无法入眼。

“不知姐姐准备了什么表演啊。”林锦婷道。

“没有准备。”林锦安道。

一旁的小姐都震惊的看着林锦安,谁不知道舞阳公主办荷花宴就是要欣赏舞蹈。

“姐姐,你居然没有准备表演。”林锦婷故意大声的说道。

旁边的所有小姐都已经听到,众人议论纷纷,因为众人都知道,舞阳公主喜舞,能受邀前来的都是跳舞极好之人,如没有舞蹈才艺都没资格参加荷花宴。

“嗯”林锦安就并未再搭理林锦婷。

上座的舞阳公主听到了,下面的人都在议论纷纷。

舞阳公主好奇的问道:“不知众位小姐,是有何事。”

林锦婷起身说道:回公主,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姐姐她居然没有准备才艺表演,希望公主体谅姐姐她不懂荷花宴的规矩。

舞阳公主一听,她的姐姐不就是她的未来皇嫂,这个林锦婷也真是,这种事情居然要大声喊出来,舞阳公主已经后悔自己怎么就好奇何事。

旁边的韩嬷嬷也是宫中老人,看到林锦婷那个嘴脸,心中也就明白一二。

林锦安看到舞阳公主为难的表情,也了解了舞阳公主这个宴会的规矩,看样子舞阳公主邀请她,是因为她赐婚给了她的皇兄,如果林锦婷不声张,她不表演也不会有人追究。

林锦安起身说道:“回公主,臣女也是今日才有府上下人通报,要来参加舞阳公主举办的荷花宴,虽未提前准备舞蹈,但是臣女也可上台表演。”

众人想到林锦婷之前所说,林锦安一直在庄子上养病。应该不知舞阳公主每年的荷花宴,倒是这林锦婷知道规矩。却不提前告知嫡姐,也是有问题,再座各府小姐也都知每个府上都有这种事。

林锦婷气的不行,没想到林锦安一句话就扭转了事情,不知道公主和这些小姐要如何看她,但是林锦安在庄子上这么多年,能会什么舞蹈,就等着丢人吧。

“好,那就要本宫欣赏一下未来皇嫂的舞姿。”舞阳公主一句话提醒了大家,林锦安是晋王的未来王妃,不是她们这些臣女可以议论的。

因为林锦安并未提前准备,只能先去和乐师沟通曲子,林锦安给乐师写了曲谱出来,众人看到乐师十分开心,不知道两个人搞的什么名堂。

“林姑娘,跟老奴去下后院,公主吩咐老奴给您准备了套舞衣,去换一下。”韩嬷嬷上前恭敬的说道。

众人又看见一直贴身伺候,舞阳公主的韩嬷嬷,居然对林锦安如此客气更是不解。

林锦婷最是气愤,真不知林锦安走了什么狗屎运,可以让韩嬷嬷如此待见,她以前可是想过办法要讨好韩嬷嬷,接近皇上最疼爱的舞阳公主,这个韩嬷嬷根本就没给她好脸子。

林锦安看着舞阳公主行礼,跟着韩嬷嬷出了荷花池。

“今日真是有劳韩嬷嬷了,我这也没有准备衣服。”林锦安道。

“林姑娘,老奴真的很感激林姑娘救了公主一命。有一事老奴也要提醒下林姑娘,你的那个妹妹林锦婷,绝对是不安好心,故意针对你,林姑娘还是要小心对付。”韩嬷嬷道。

林锦安没想到韩嬷嬷,居然会提醒她林锦婷之事,看得出韩嬷嬷是好心的提醒。

林锦安笑着说道:“谢谢韩嬷嬷的提醒,我会小心对付的。”

两人到了一间客房,韩嬷嬷让几名丫鬟伺候林锦安更衣,又重新梳了一个发髻。

韩嬷嬷看到林锦安打扮完毕之后,更是美若天仙,本林锦安穿着普通的衣着就已经很美了,这打扮完之后犹如天女下凡一般。韩嬷嬷都不知如何形容林锦安的美了,但是感觉之前有见过这样的女子。

林锦安看到韩嬷嬷的表情说道:“韩嬷嬷有什么不妥。”

韩嬷嬷突然想到。“林姑娘的母亲可是宫雅梦,当年都城的第一美人。”

林锦安激动的说道:“韩嬷嬷,知道我母亲。”

“当然知道,都城的第一美人嫁给了当朝丞相,那爱情故事当年在民间流传甚广。丞相夫人的神秘出身,还有和丞相的爱情故事,都是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哎,自从丞相夫人去世后,才慢慢的淡下去不在讨论。”韩嬷嬷道。

“韩嬷嬷,以后有时间给我讲讲母亲的事可好。”林锦安道。

韩嬷嬷疑惑说道:“丞相大人没给你讲过吗?”

“没有,父亲并不愿在提起母亲。”林锦安道。

“丞相大人应该是过于伤心,不愿再提起。”

“好了,韩嬷嬷一会舞阳公主等急了。”

“嗯嗯。”韩嬷嬷道。

两人回到荷花池处,众人看到换了一身衣服的林锦安震惊不已。女子都投来了嫉妒的眼光,刚刚她们就发现林锦安穿着普通衣裙,面容就很是出色,现在换了个装扮这容颜。

舞阳公主跟韩嬷嬷说道:“我这皇嫂真是美啊,怪不得皇兄主动找父皇求娶,但是不知皇嫂这舞蹈可好。”

韩嬷嬷笑着说道:“公主不用担心,林姑娘可是你最崇拜的宫雅梦之女。”

“韩嬷嬷,皇嫂是宫雅梦的女儿,对啊当年第一美人嫁给了林丞相,那就不用担心了。”舞阳公主兴奋的说道。

林锦安上台,乐师曲子一出。林锦安拿着一把折扇,翩翩起舞跟着音乐的旋律,轻柔的动作更是体现了女子的美。众人被林锦安的舞蹈和音乐的旋律深深吸引,林锦安到曲子高潮时居然哼唱出了声音:“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一曲舞毕众人缓缓回过神来,一阵掌声不自觉的响起,众人已经忘记了刚刚嫉妒林锦安美貌的心情,而是沉浸在林锦安的一舞中。

“皇嫂,你这舞蹈叫什么,还有你哼唱出来的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是这个曲子的词吗?”舞阳公主激动出声。

“回公主,这个曲子叫“青花瓷”臣女哼唱出来的词,正是此曲的。”林锦安么想到,曲子到了高潮她居然没有忍住,哼唱了出来了曲子。

“那这个曲子是皇嫂所作?”舞阳公主道。

这个曲子要怎么解释,也不能说是周董所作曲子。

“臣此舞旋律是臣女梦中听到,还有那词都是梦中所听,醒来之后就记录下了旋律,编出此舞。”林锦安说都。

众人哗然,居然是梦中听到的曲子,那定是仙人之曲,怪不得如此不凡。

“皇嫂真是好机缘,不知皇嫂可教我此舞。”舞阳公主道。

“公主你不是答应王爷了。”韩嬷嬷道。

“公主,您现在还不能练舞,等身体养好的臣女定会教公主。”林锦安道。

下面的人没想到,林锦安如此大胆居然直接说出公主的痛处,谁人不知舞阳公主身体不好不能跳舞,但又喜舞成痴,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舞阳公主如何惩治林锦安。

舞阳公主撒娇的说道:“好的皇嫂,你说话算数,等我身体好了,你必须教我。”

“好的公主。”林锦安说道。

众人又一次震惊,舞阳公主居然没有发怒,以前有一女子说了公主身体不能跳舞,公主听到就责罚了她二十大板,扔出了府外。

为何林锦安当众说出,公主却还是很开心,一定是因为林锦安赐婚给晋王,公主要给自己皇兄留些情面,众人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林锦安转身下台,就看到林锦婷恶毒的眼光瞪着她。林锦婷本以为今日魁首名拿定了,没想到林锦安这次一舞成名。早知道刚才就不设计让她丢脸了,现在林锦婷的内心,十分后悔。

林锦安接收到林锦婷的眼光,回了她一个微笑,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林锦安一舞之后不再有人上台跳舞,她们深知自己的舞蹈不如林锦安。不像之前林锦婷的舞蹈她们还可以努力一下,现在谁上台都是丢自己的脸面。

舞阳公主看了林锦安的舞蹈,感觉已经很是满足的说道:“各位小姐是没有要再上台表演的了,今日的魁首是林锦安,各位可有意见。”

下座众人并无意见,舞阳公主命韩嬷嬷拿出了,今日魁首的奖励。众人一看居然是五彩流光裙,这个布料不是洳国进贡的布料,皇上赏赐给了舞阳公主。

没想到舞阳公主今日居然,拿出了五彩流光裙,作为此次舞蹈的奖励。

林锦安接过韩嬷嬷送来的裙子,没想到古代的手艺也是如此精湛,这个五彩流光裙让林锦安也是爱不释手。

林锦安行礼说道:“谢公主。”

“皇嫂,明日来府里教我那首曲子,还有曲子的词可好”舞阳公主道。

“好的。”林锦安道。

“谢皇嫂,那今日本宫就不多留各位了,本宫也累了韩嬷嬷送各位小姐出府。”舞阳公主道。

众人出府,林锦婷却一直盯着,林锦安手中的五彩流光裙,这条裙子本应该是她的,却被林锦安夺去。

两人上了林府的马车。

“恭喜姐姐,成了今日荷花宴的魁首,还得了这条五彩流光裙,可否给妹妹看一下。”林锦婷伸手就拿过,放在一旁的裙子,欣赏了一番。

“姐姐这个真不愧是,五彩流光裙太美了。”林锦婷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算计的目光,悄悄的在裙子上撒上了一些药粉,就放回了托盘上。

林锦安并没发现林锦婷的小动作,就是没想到林锦婷这么轻易的放回了裙子,以为她会把裙子占为己有。

到了丞相府,马车停下,两人下了马车。林锦安带着小可,主仆二人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小可拿起五彩流光裙说道:“小姐,这个裙子真漂亮。”

忽然林锦安发现衣服中,飘出一些粉末顿感不对。一把拿过小可手中的衣服检查,仔细辨别发现居然是痒痒粉。林锦婷真是恶心人,恶心到家,自己还没找她算账,先害起了她。

林锦安把裙子扔到一边,拿过小可的手,小可手已经变红,赶紧拿酒两人洗了双手,又上了药。

“小姐,我的手好痒。”小可道。

“小可刚上完药,还要一会才能止痒,你先忍一忍一会就好了。”

“小姐,是衣服上有毒吗?公主为什么要在衣服上下药。”

“不是公主,是林锦婷她想要害我,如果没有及时发现我再穿上这个衣服,就会全身发痒,到时候就算是上药,也会忍不住的。”林锦安愤怒的说道。

小可委屈的说道:“小姐,你都被她欺负成这样了,她还要害你,去告诉老爷吧。”

“不用了,你先出去吧。”林锦安道。

“小姐”小可道。

“你先出去,我自己会解决的。还要手痒先忍一忍,一会就好了。”林锦安道。

小可只好出去,帮小姐关好了房门。

本想息事宁人,暂时放下追究母亲的事,先查一下母亲的身世,但是这个林锦婷也真是欠,今日必须教训她一下。

一直到天黑,林锦安又偷偷的跑出了院子,跑到了林锦婷的院子里。

此时林锦婷已经睡觉,林锦安小心的打开林锦婷的窗户,翻了进去拿出药粉,就吹在了林锦婷的脸上。

林锦婷一个翻身,吓的林锦安赶紧躲开,看到她并未醒过来,林锦安就出了翻出了窗户,把窗户上面擦拭干净关好窗户,就离开了林锦婷的院子。

林锦安高兴的回到了自己的屋中,一进屋吓的她刚要大叫,晋王上前捂住她的嘴。

“不要出声,是我。”晋王道。

林锦安仔细一看,居然是舞阳公主的那个驸马。“你怎么会跑到我的房间。”

“给你送银针。”晋王拿出银针递给了林锦安。

“银针明日去公主府给我就可以了,你这大晚上前来,不怕公主误会吗?”

“她误会什么。”

“额,你是不是傻,哪有男子大半夜去女子厢房,你就是去也是去公主的厢房啊,来我这能不被误会。”

晋王臭脸的说道:“咳咳....。你是误会我和公主的关系。”

林锦安看男子脸色不对,安慰道:“什么误会,不就是公主未来的驸马吗?没事的不用自卑,女子身份高一些也不会影响啥的,我不会说你靠女子上位的,放心。”

“你在那乱说什么,我不是姝儿驸马,我的身份你日后自会知晓。”晋王道。

“哦,银针我收下了,你可以走了。”林锦安想到小样,装什么装我都看出来,公主看你那暧昧眼神。

“我还有事要问你,我的寒毒你当真有办法。”

“这个啊有办法解毒,但是药材不全寒星草、炙炎花,这两个根本找不到,我现在只能给你出一个,压制寒毒方子,再用金针术帮你调理身体,减少发作的次数。”

“好,我派人去找这两种药,你先给我压制的方子。”

林锦安走到桌子旁,拿起笔纸写下药方,递给了男子。

“有劳姑娘。”说完男子就起身离开。

啧啧,这人这么冷漠,不知道舞阳公主怎么忍耐,要是她再帅也忍不了。

晋王出府后交待身边侍卫:“云俊,你盯着点这个女人。”

“遵命。”

翌日早晨。

小可冲进林锦安屋中说道:“小姐,起床了二小姐院子都要闹翻天了。”

“那又如何,我要睡觉。”

“二小姐就说你是害了她。”

林锦安坐了起来说道:“什么叫我害她。”

昨日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啊,林锦婷怎会知道是她。

“二小姐她今日起来,满脸疹子,很是丑陋,大吵大闹的惊动了老爷过去查看,非说是大小姐命硬克她才会如此。”

林锦安听了小可所说才明白,这货不是发现什么,而是自己不好也不要我好过。

“好了小可,不用管她,收拾一下,一会还要去舞阳公主府”

小可看小姐漠不关心的样子,也就不再说了。

林锦安刚整理完发髻,就有丫鬟来报:丞相,让她去一趟二小姐的院子。

小可担心的说道:“小姐,他们又要干什么啊。”

“去了就知道了,走吧小可。”

倒是要看看林锦婷又要唱什么大戏。

林锦安倚靠在院门口,就看到院子里居然又是那个,说她命硬的道士在作法。这对母女是没有什么新手段了。

道士看到了倚靠在门口未进入的林锦安,用剑尖对准林锦安说道:“大胆妖孽,速速现形。”

道士拿着一碗黑狗血,就要往林锦安身上泼去。林锦安刚要躲开,身子一紧被人抱起离开原地,狗血都泼到了院门上。

林锦安回过神来回头一看,居然是舞阳公主的驸马,赶紧挣脱开。

这要是被舞阳公主知道,不得杀了她,美男可以再找小命不能不要。

院内的林丞相看到男子喊道:“你是何人居然敢闯丞相府。”

“林丞相好大的架子,本王到了不出门迎接还敢如此。”晋王道。

林锦安看着男子满头黑线,一个驸马敢自称本王,这舞阳公主能保住他吧,林锦安伸手拽了一下男子说道:“你疯了啊,这.....。”

林丞相跑进一看,连忙行礼说道:“微臣,参见晋王殿下。”

听到父亲说的话,林锦安傻愣愣的看着晋王,咽下了还未说出口的话,愣在原地。

院内众人看到林丞相如此,连忙行礼,只有林锦安楞在那里。

林丞相看到林锦安,还拽着晋王的衣服连忙说道:“林锦安,你在干什么,还不行礼。”

林锦安赶紧松开晋王衣服,刚要行礼,就见晋王扶住她说道:“锦安不用如此多礼。”

“额”

听到他居然称呼她锦安,林丞相几人也未反应过来,只有林锦安发出一声。

大脑飞速运转,没想到他不是舞阳公主的驸马。而是她要嫁的人,不是说他生性残暴,还有人说他丑陋不堪。看着也都不是啊,怎会赐婚给她,不会是那啥不行吧。

林锦安不自觉的发出了:“啧啧。”

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晋王说道:“你又在脑补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林锦安急忙解释道。

林丞相说道:“不知王爷今日来府上,有何事。”

“昨日锦安在公主府,救了舞阳公主一命,皇妹让我帮忙送来谢礼。”晋王道。

林丞相惊讶说道:“小女救了舞阳公主。”

此时小厮来报:“丞相,门口说是晋王府的人,送了很多东西,是给大小姐的。”

晋王威严的说道:“让云俊带着东西直接送到林锦安的院子,刚才之事还要解决一下。”

小厮并未应答,而是看着林丞相。

林丞相气道:“你还在愣着干什么,按照晋王吩咐去做。”

“晋王刚才之事都是误会,小女突然生病。夫人就找了道士来帮忙看看,是不是冲撞到什么。”林丞相道。

晋王冷笑说道:“林丞相府上很是搞笑,生病不找大夫,找道士。”

一旁的林锦婷自从知道,这个帅气的男子居然就是晋王。她已经后悔要父亲接回林锦安,接受赐婚一事,这么帅的男子应该是她的啊!

带着面纱的林锦婷说道:“都是臣女突然长了疹子,父母过于担心,这才冲撞了王爷,请王爷恕罪。”

晋王冷冷的看着林锦婷说道:“本王问你了吗,林丞相就是这样管教女儿的。”

“锦婷你快下去。”林丞相说道。

林丞相紧忙说道:“是微臣管教不方,请王爷恕罪。”

“冲撞了本王,还想赎罪,林丞相是没听过本宫的名声。”

“微臣.....。”

晋王说道:“林丞相不用多说,这个道士要用狗血,泼本王未来的正妃死罪,来人带下去处理了。”

暗处的暗卫上来,就将道士抓走,被抓的道士一直喊着:冤枉啊,都是大夫人和二小姐指示的。

“等一下,你说说她们怎么指示你的。”林锦安道。

“锦安,你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林丞相道。

晋王威严说道:“林丞相,锦安她为何不能说话。”

又温柔的看着林锦安说道:“锦安你说,有本王给你做主。”

林锦安看到晋王温柔的眼神,后背一冷但还要装模作样的说道:“谢王爷。”

一旁的林锦婷看到晋王,对林锦安如此温柔更是嫉妒,这个男人本应该是她的啊。

林锦安看着道士问道:“你说是大夫人和二小姐指示的,你倒是说说他们怎么指示你的,说好了我可以跟王爷求情饶你一命。”

道士连忙指认道:“就是大夫人和二小姐指示小的,让小的来府上做场法事。说大小姐你是个灾星,就是害的二小姐生病。借机泼你个黑狗血,在让你成婚之前长跪在,佛堂为全府祈祷平安。”

林锦安笑道:“呵呵,大夫人和妹妹你俩真是好算计。”

林锦安问道:“我再问你当年说我会克死身边之人,是否是他们指示。”

“是的,都是大夫人和二小姐指示。”道士道。

林丞相听到道士所说,早就已经愤怒不已,没想到一直乖巧的王氏和林锦婷,居然能做出此事。

他本是打算将林锦安留在府内,按照雅梦的遗愿在锦安未及笄之前,不展露于人前。就是听了这个道士所说,才送了锦安去了庄子上受苦。

“王爷我问完了,需要你为臣女做主。”林锦安道。

晋王看到林锦安那个小眼神说道:“好本王为你做主,林府大夫人,二小姐合伙诋毁本王的王妃,重打五十大板,在锦安未和本王成婚之前,每日跪在佛堂祈祷,这个道士还是拉下去杀了。”

王氏母女一听连忙下跪:“王爷都是这个道士冤枉我们啊,不是的。老爷你快帮我们求情啊,五十大板会要了我和锦婷的命啊。”

道士说道:大小姐你不是答应小的,可以饶我一命。

林锦安无辜的说道:“但是王爷没答应啊。”

道士就被暗卫带了下去,又来了几人押走了,王氏和林锦婷母女去杖刑,院内还可听到两人的惨叫声,十板子下去之后惨叫声也没有了。

林丞相跪下说道:“求王爷饶了她二人吧,再打下去会没命的,你和小女大婚在即,出了人命也不好。”

林锦安看着父亲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也很是不忍心,这些年王氏也算是陪伴了父亲这些年。

林锦安下跪说道:“王爷,别打了。”

晋王没想到林锦安会给那对母女求情,看着林锦安说道:“你不气她们害你在庄子上受苦。”

林锦安说道:“气,但是臣女就快要和王爷成婚,日后父亲身边还要留人照顾。”

“好,把她们扔到佛堂祈福去吧。”晋王冷声道。

晋王扶起了林锦安,“走吧,昨日不是答应了姝儿,要去她的府上。”

“好,这就随王爷前去。”林锦安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