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许诺一生战苍穹

许诺一生战苍穹

纳兰灵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云曦玥上辈子很惨,亲人算计利用她,枕边人一心想让她死,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一朝重生回到幼年时,云曦玥发誓她只为自己而活。她步步为营,只为复仇,谁成想,复仇的路上,她居然遇见了楚连歌,一个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深情男人。重活一世,她终于不再是孤军奋战,楚连歌会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主角:云曦玥,楚连歌,朱颜   更新:2022-07-16 00: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曦玥,楚连歌,朱颜 的女频言情小说《许诺一生战苍穹》,由网络作家“纳兰灵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曦玥上辈子很惨,亲人算计利用她,枕边人一心想让她死,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一朝重生回到幼年时,云曦玥发誓她只为自己而活。她步步为营,只为复仇,谁成想,复仇的路上,她居然遇见了楚连歌,一个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深情男人。重活一世,她终于不再是孤军奋战,楚连歌会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许诺一生战苍穹》精彩片段

夜太冷,也太寒。

从二十三岁踏入皇宫,就再也不曾出宫过,未见过父母,也未见过亲人。

只知道,除了娘亲,无人会惦记她。

她是生是死,除了娘亲,无人会在意。

在这破败的冷宫中,她早已没了当年的容颜,乌黑的长发早已干枯,雪白成霜。

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一阵冷风倒灌。

云曦玥冷的一瑟缩,迷茫的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孩子,那孩子大约十来岁,很瘦很瘦,一双大大的眼睛呆滞仿佛看不进任何东西。

而那个女人的脸也清晰起来,“啊……”云曦玥张嘴尖叫,却满口无牙,舌头被拔。

“啊,啊……”

那是她的墨儿,那孩子是她的墨儿,她十月怀胎的墨儿。

“啊……”

云曦玥努力想爬过去,才发现她的手脚已经被砍掉,只剩一个身子,张嘴除了破败尖锐的啊,再没其它声音。

眼泪落下,心若刀绞。

一把剑横在了孩子的脖子上,孩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木愣愣的任由剑划破了他的喉咙,血沿着剑滴到地上。

“啊!”

云曦玥摇着头,眼泪落的飞快。

也看见了那拿剑的人,那是一个绝美的女人,曾经和她一起称为京城双珠,朱颜。

只是一个庶女而已,却攀附着她这个皇后表姐,一步一步将她害至这般境地。

“把东西交出来,不然今天,就要你儿子死!”

东西?

什么东西?

云曦玥不知道自己手里还有什么东西是朱颜没拿走的?

只是匍匐在地上,像狗一样,祈求着朱颜不要伤害孩子。

朱颜瞧着云曦玥的样子,得意非凡,一脚踹开了墨儿,扬手让人上前,那些人手里拎着木桶,木桶内还冒着热气。

一桶滚烫的热水从云曦玥头上浇下,烫的云曦玥起了一层皮,痛的她叫不出声,晕厥过去。

身上破旧的衣裳被脱掉。

“没有,怎么会没有?”朱颜尖叫,气急败坏,“给本宫剥了她的皮,当着她的儿子面,剥了她的皮!”

云曦玥只觉得很痛,很痛。

而那双曾经明亮的眸子,只是看着坐在地上的孩子。

她什么都不在乎了,只在乎他,只在乎他了。

“娘娘,皇上派人来问,可得到藏宝图了?”一个太监在门外低声。

朱颜看了一眼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云曦玥,“把她的肉割下来,喂给那傻子吃!”

云曦玥瞪大了眼。

朱颜,朱颜,我云曦玥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诅咒你以后重蹈我今日覆辙,让你生吃你儿女的肉,让你生生世世不得善终。

不过,幸好,朱颜是让墨儿吃她的肉,不是让她吃墨儿的肉,至少墨儿还活着。

云曦玥看着地上垂着头的儿子。

墨儿啊,墨儿啊。

是娘对不起你,是娘对不起你,早知不能保护你,当初便不该把你生下来。

云曦玥再也看不见其它,只看见有人端了一盘子生肉,放在了墨儿面前,墨儿伸手抓起了肉,塞到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满嘴的血,满嘴的血……


“啊……”

云曦玥尖叫一声,坐了起身。

“啊!”大口大口的吸气,吐气,“不要吃,不要吃,墨儿不要吃!”

云曦玥顿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她,她居然会说话。

声音不对劲。

身子一动,一下子滚下了床,一个丫鬟站在一边噗嗤笑了出声。

云曦玥闻声抬头。

整个人越发震惊。

这是……

她的闺房,面前的丫鬟,是祖母赏她的如新,一个最会讨巧卖乖,又喜欢仗势欺人的势利小人。

那她?

云曦玥闭上眼睛,那些记忆一下子在脑海中翻滚,刺激的她喘息都困难。

“呼呼!”

云曦玥大口大口喘息,理不清那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一场梦,还是她经历过?

看向自己的手,小小的,嫩嫩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云曦玥就那么瘫坐在地,回不过神来?

而如新居然不过来扶她起身,任由她瘫坐在地上。

直到云曦玥的奶娘元氏端着药进了屋子,见如新站在一边笑,云曦玥瘫坐在地,元氏怒喝一声,“如新,你好大胆子,这么冷的天,任由小姐坐在地上!”

如新刚想开口反驳,就见元氏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一个正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明柳,一个是大夫人身边的甜蜜。

吓的如新一哆嗦,连忙上前去扶云曦玥。

云曦玥却甩开了她,“不敢要你扶,去外面院子跪着吧,跪足一个时辰,自己去领二十板子!”

如新吓住。

元氏也吓住。

明柳、甜蜜也愣住。

因为这个四小姐,性子最是软绵,从来不会大声说话,更别说这么疾言厉色,直接罚跪又罚打板子。

“小姐,你不能这么待奴婢!”如新尖叫。

云曦玥冷笑,由着元氏把她扶起来,坐在床上,才慢吞吞说道,“既然我罚你,你不服!”看向明柳和甜蜜,“明柳姐姐、甜蜜姐姐,我先前从床上摔下来,浑身没力气,在地上至少有一炷香时间,而如新就站在那里,冷眼旁观的看着,你们进来也瞧见了,她是祖母赏我的,既然我打不得,骂不得,明柳姐姐,你把她带回去让祖母做决定吧!”

如新一听就傻了。

云曦玥只是小小的惩罚,若是去了老太太那里,她是卖身到云家的奴婢,怕是要被打杀的。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小姐,奴婢错了,奴婢知错了,奴婢这就去院子跪着!”

如新说完,爬起身跑到院子里跪着。

明柳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却开口问道,“四小姐身子可好些了?老太太吩咐奴婢过来问问,若是需要什么,尽管让元嬷嬷问大夫人拿!”

真的吗?

自然不是真的。

云曦玥微微一笑,“本来好多了,只是先前在地上似乎又凉着了!”

明柳顿时明白,如新怕是留不住。

“那小姐先休息,等奴婢回去禀了老太太,如新这丫头该如何处置,老太太定不会委屈了四小姐的!”

“那就麻烦明柳姐姐了!”

“奴婢告退!”明柳福身离开。

压根也没把云曦玥当回事儿。

甜蜜是大夫人也就是云曦玥大伯娘身边的大丫鬟,如今大伯娘掌中馈,甜蜜也是十分有脸面的。

“四小姐先好好休息,奴婢也告退了!”甜蜜福身离开,也不说她来做什么的。

云曦玥靠在床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她要好好捋一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姐!”元氏担忧低唤,见云曦玥不语,又唤了一声,“小姐先把药喝了吧!”

喝药?

云曦玥忽地睁开眼睛,看着不远处桌子上的药碗。

她为什么要喝药?

“奶娘!”

“小姐有何事吩咐?”

“奶娘,我……”云曦玥不知道要怎么说。

这会,脑子乱糟糟的。

但,云曦玥还是知道,奶娘是可以相信的。

深吸几口气,“奶娘,我为什么要喝药?”

“小姐不记得了吗?前几日小姐和表小姐在荷花池边玩耍,小姐失足掉进荷花池了!”

掉进荷花池?

那不是十岁那年冬天的事情?

十岁?十岁?

天楚国,元和十五年冬!

那那些事情是真正发生过?老天爷觉得她可怜,让她回到十岁来?还是一场梦,给她预警?

若她再那么懦弱无能,被亲子吃她肉,喝她血就是她的下场?

“不,不!”云曦玥顿时就有些魔餍。

抓住自己的头发,不停摇头。

不,她不要那么凄惨,保护不了自己,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儿子。

“小姐,小姐,怎么了?不要吓奶娘,有什么事情,和奶娘说,奶娘一定会帮你的!”元氏紧紧握住云曦玥的手。

云曦玥却忽然哭了起来,吓的奶娘连忙松了手,拿手绢给云曦玥擦眼泪,云曦玥紧紧抱住奶娘的腰,“奶娘,你帮不了我,你帮不了我!”

那梦里,奶娘是跟着她一起嫁去了五皇子府,也一起进宫,看着她做了皇后,帮着她生下了墨儿,最后被朱颜害死。

是活活被蒸死的。

奶娘死的时候,她就在一边看着,无能为力。

“就算奶娘帮不了小姐,奶娘也会陪着小姐的!”元氏也跟着哭了起来。

二夫人不管事儿,几乎不怎么理会小姐,二老爷也是,见着小姐就跟没看见一样。

更别说老夫人了。

小姐明明是府里二房嫡长女,却过的还不如大房一个庶女,更别说寄住在云家的表小姐了。

云曦玥闻言,慢慢抬头,看着元氏,吸了吸鼻子,苦涩一笑,却拿了帕子擦拭眼泪,好一会后才说道,“奶娘,帮我把药端过来吧!”

“好!”

奶娘把药端了递给云曦玥。

云曦玥看着药碗,闻着药碗内的气息,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又睁开,眸中寒凉一片。

“奶娘,把这药悄悄倒了,不要让人发现!”

如果那梦里的一切是她的前世,她得多蠢,才不知道这碗药下了毒,让她子嗣艰难的毒。

也多亏嫁给楚连歌之后,楚连歌知道她有一个神医外祖父,就要她学医,各种医书、固本要她背下来,然后千方百计请了外祖父到京城,教她医术,不然她也不会一闻就知道这药里下了什么毒。

真是狠心呐。

可到底是谁这么狠心?

不管是谁,一定要揪出来!

元氏点头,悄悄的去处理药,也没问为什么?

云曦玥慢吞吞的躺下,很快陷入梦魇之中。

梦中是一片血肉模糊,墨儿撕扯着她的肉,大口大口咀嚼。

然后忽然笑了起来。

“啊……”云曦玥尖叫一声,做起身子。

元氏立即上前,“小姐,小姐,是梦魇了吗?”

“奶娘,我口渴,倒杯水给我,屋子里也好冷,你点一盆炭火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