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楚王宠妻鬼医狂妃倾天下

楚王宠妻鬼医狂妃倾天下

歌尽桃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社会精通医术,医毒双绝的慕凝,意外穿越到古代,穿成了不受宠爱,备受冷落和迫害的慕家嫡女。原主跟她同名,一世坎坷,日子过得苦不堪言。被迫出嫁,所有人都以为慕凝必死无疑时,她却凭借逆天医术和现代智慧,在深宫之中游刃有余,混得如鱼得水。曾经欺辱过原主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只是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那位楚王殿下,看进了眼里。

主角:慕凝,凌允玄   更新:2022-07-16 00: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凝,凌允玄 的女频言情小说《楚王宠妻鬼医狂妃倾天下》,由网络作家“歌尽桃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社会精通医术,医毒双绝的慕凝,意外穿越到古代,穿成了不受宠爱,备受冷落和迫害的慕家嫡女。原主跟她同名,一世坎坷,日子过得苦不堪言。被迫出嫁,所有人都以为慕凝必死无疑时,她却凭借逆天医术和现代智慧,在深宫之中游刃有余,混得如鱼得水。曾经欺辱过原主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只是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那位楚王殿下,看进了眼里。

《楚王宠妻鬼医狂妃倾天下》精彩片段

“这楚王娶亲,怎么才这点排场啊?”

“听说这次下嫁的,就是个不受宠的嫡女,估计丞相府也懒得花钱安排嫁妆。”

“可怜哟,明明是个王妃,却嫁得如此冷清。”

“切,你还当是什么好事不成,那楚王是出了名的暴虐,听说他府里的姬妾都残废了,我看这王妃啊,最多撑半个月。”

慕凝就在这般议论声中,缓缓睁开双眼。

入眼是一个狭窄的空间,四面都装饰的十分喜庆,却一摇一晃,似乎是处于轿辇之中。慕凝一低头,发现自己身上赫然穿着一件古色古香的大红色吉福,脸上似乎还残留着泪痕。

这是怎么回事?

慕凝清楚的记得,自己上一刻还在执行任务,却不慎中了陷阱,身中数枪,原以为必死无疑,为何一睁眼却到了这种奇怪的地方?

就在此时,她的大脑一阵剧痛,一股不属于她的陌生记忆猛然涌了上来。慕凝按着额头,眼前闪过一幕幕画面。

原来,这根本不是她原来的世界,而是一个叫做凌绛国的地方。

这个世界类似于她认知里的古代,而或许是机缘巧合,这具身体也叫做慕凝,是当今丞相慕文瑄的长女。只不过,由于生母地位低下,。就连两个庶出的妹妹,都敢抢夺她的东西,克扣她的饭食。以至于她在府中的地位,连仆人都不如。

她的生母叶青澜,原本是府中的正房,只不过,几年前父亲又娶了荣安夫人,母亲便由正房降为姨娘,也是备受冷眼。

数月前,当今皇帝有意让丞相的女儿嫁给楚王,但慕文瑄不愿将自己最宠爱的女儿慕青青嫁出去,于是她这个嫡女便成了替罪羊。

原主对于这种是当然是抵死不从,但由于母亲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便成了逼婚的把柄,于是不得不上了花轿。

毕竟,一个地位连仆役都不如的姨娘,若是被赶出丞相府,就几乎失去了存活的可能。

如此一来,慕凝便理解了她醒来时听到的那些议论。

当今楚王,乃是先帝的第四子,原本是有望被立为太子的,但因为一次意外,不仅毁容,武功也尽数被废,因此只是成为了王爷。

相传楚王也因为这件事,一夕之间暴虐成性,若谁家女子下嫁于他,那下场可不止一个“惨”字可以形容。

不过如今的皇帝对楚王倒是不错,毕竟是同胞兄弟,且这样一个王爷,也基本没有了强夺王位的可能。

想到这里,慕凝不禁扶额。穿越就算了,怎么还要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

可惜她此时已经身在花轿上,想要回头也已经晚了。

慕凝摸了摸心口,一想到这些事,心口处便缭绕着一股强烈的怨恨与不甘。这并不是她的情绪,想来,应该是原本的慕凝在临死之际,爆发出来的。

她暗自攥了攥拳头,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轻声道:“放心,既然我成了你,那么往日种种仇怨,我都会帮你报回去。”

随着围观众人逐渐变少,在稀稀落落的锣鼓声里,慕凝所在的花轿被抬进了楚王府的正门。

虽说是娶妃,王府中却没有多少喜庆的样子,慕凝透过喜轿的帘子看出去,除了王府正门外挂了红绸,越往里走,越是冷清。

看来这楚王也没有娶妻的意思。慕凝暗自叹息一声,才嫁进来就这个样子,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

这时,慕凝脑海中灵光一闪,听说楚王面容被毁,而她前世正好精通医术,这或许是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就在此时,喜轿停了下来,外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到了,王妃,请随老奴来。”

慕凝看了一眼旁边的盖头,古代新娘擅自挑盖头是极其不吉利的,为了避免变故,还是不要多生是非的好。

盖头遮掩下的视野朦胧不清,慕凝只觉得自己被搀扶着拐过一道又一道门廊,直到四周光线忽然昏暗,想来已经进入了室内。

老妪将她扶到床边,便躬身退了出去。慕凝侧耳细听,确认四周无人,在掀起盖头朝外看去。

这婚房倒是布置得很好,墙上贴着双喜字样,床边还燃烧着大红花烛,虽然并不奢华,却也是一个婚房该有的样子。

桌上还摆着装饰精美的酒杯,想来这就是合卺酒了。

慕凝在等待的间隙,快速给自己把了把脉。

方才上轿之时她就隐约感到不适,且脑海中一直有些昏沉,应当不是因为刚刚醒来。

那么,便只剩下一种可能性——她被人下了毒。

这一把脉,慕凝果然发现,自己体内被人下了一种极其隐秘的慢性毒药,会对人的身体以及精神造成一定的损害,时间长了,便会悄无声息地暴毙,且极难察觉。

慕凝放下手,暗自冷笑。

巴不得她死的,恐怕也只有丞相府中的荣安夫人以及另外两个庶女了。

还好这种毒对于精通医术的她来说并不难化解,否则,恐怕自己到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只不过,作为今晚另一位主角的楚王,却一直未曾露面。眼看着花烛逐渐燃烧,早就过了吉时,慕凝不由得叹了口气。

新婚第一夜便迟迟不来,这态度已经摆的十分明显了。她与楚王成婚原本就是个笑话,想来楚王也十分不待见自己这个王妃。

不知过了多久,慕凝等的双腿都要麻木,门外终于传来了一点动静。

她赶忙再次盖上盖头,听着门外脚步声由远到近,终于停在了她的面前。

慕凝暗自攥了攥手指,男人在面前站定,停顿片刻,才一下掀掉了红色的盖头。而那张脸,也映入了她的眸中。

面前的男子身材高大,剑眉斜飞入鬓,眸色深沉似墨,刀削般的面容原该是极为俊美的,只可惜,右脸上的半幅面具,却生生破坏了这张面容。

听说楚王凌允玄是因为火烧而毁了半张脸,看来此话不假。慕凝在心中暗暗想道。

凌允玄凝视着她的脸庞,半晌勾起唇,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慕凝的下巴:“样貌倒是不错,可惜红颜薄命。”

慕凝大胆回视,清澈的双眼中丝毫不见慌乱之色:“妾身听闻,聪明的女子能活得更长久些。”

她知道自己不能露怯,否则,自己的下场与以往残废的姬妾恐怕并无不同。

凌允玄挑了挑眉。他暴虐之名在外,很少见到有如此胆大的女子。他嗤笑一声,一甩手在床边坐了下来:“本王竟不知,你是足够聪明,还是足够自信。”

这桩婚事,原本便不是他所愿,但此事是当今皇后亲自赐婚,根本不容拒绝。他与那位皇后一项不睦,这婚事根本就是一种折辱。

因此,他对待自己这位王妃,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

慕凝被这股力道掼得险些仰倒,她咬咬牙,站起身来朝着凌允玄行了一礼:“妾身并非倨傲,还请王爷暂且息怒,听我一言。”

她抬起头来,双眼明亮而坚定:“妾身想与王爷做一笔交易,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交易?”凌允玄挑高了眉,丝毫不掩饰轻蔑之色,“就凭你?”

他对这个所谓嫡女的底细一清二楚,生母地位低下,否则也不会代替妹妹出嫁。

慕凝却不恼,反而微微一笑,抛出一枚重磅炸弹:“就凭我。”

“因为,我可以让王爷的容貌和武功都恢复如前。”

此言一出,凌允玄瞳孔骤缩!


话音刚落,慕凝便感到凌允玄投在她身上的目光,顿时变得危险起来。她挺直腰板,丝毫不怯。

凌允玄眯起眼睛,眸色暗沉:“你应该知道,欺骗本王是什么后果。”

相传丞相嫡女生母卑贱,性格懦弱,而今日所见倒是大不相同。即便如此,凌允玄依旧不相信这个自幼不受重视的长女,有和自己谈交易的资本。

慕凝心下沉了沉。看来这楚王并非外界传言的那般暴躁易怒,想要获得他的信任,恐怕还需要拿出一些真本事来才行。

幸好她前世对医术颇有涉猎,而在她原来的世界,也有修武之人,因此对于其中的原理,他也能说出一二。

“敢问王爷,是否觉得常流虚汗,夜间还时常惊醒?”

凌允玄脸色一沉,眉间隐约露出怒意:“你敢调查本王?”

“妾身没那个本事。”慕凝微微一笑,“再请问王爷,是否有呼吸不畅,心口发闷的症状?”

凌允玄的目光变得微妙起来。若是说之前的情况还能通过调查得知,但慕凝眼下所说的症状,除了他自己外,不可能有其他人知晓。

想到这里,凌允玄皱起眉头:“你是如何得知这些?”

慕凝微微屈膝行了一礼,道:“妾身对医术有所涉猎,先前所说的这些,不过是根据王爷的面相判断出来的而已。”

“如此看来,还真有几分本事。”凌允玄挑了挑眉,却并未就此放心,而是话锋一转:“即便如此,本王焉知你说的恢复武功是不是空穴来风?”

这楚王戒备心还真是强。慕凝心下苦笑一声,面色诚挚道:“如今我已在王爷的掌控之中,若我无法治愈,自然随王爷处置。”

“有点意思。”凌允玄微微点头,随即挥了挥手,慵懒道,“那么,说说你的要求。”

慕凝松了口气,抬头道:“请王爷助我复仇。”

如今她只身一人,别说替原身报仇了,连站稳脚跟都难。而只要有了楚王的支持,她便拥有了资本,很多事情也会好办许多。

“怎么,丞相府的大小姐,竟也会结下仇家?”凌允玄似笑非笑道。

“王爷想必也清楚我在府内的处境。”慕凝也不打算绕弯子,直截了当道,“我这个人向来有仇必报,再者,母亲还在水深火热之中,我实在不忍。”

“这场交易于你我都无坏处,事成之后,还请王爷赐我一封休书,我自当离去。”说着,她垂下头再次行了一礼,态度诚恳。

凌允玄墨色双眸中看不出情绪,,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

面前这个女子,已经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原以为不过是一场无趣的联姻,谁知道会给他这样一个惊喜。

不过,如慕凝所说,这确实是一场不错的交易。况且她如果在这种事上信口胡诌,破绽也太大了一点。

凌允玄动作一顿,随即在慕凝惊喜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若能双赢,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

与此同时,丞相府内。

“恭喜娘亲,除却心头大患!”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女端上茶碗,笑意盈盈道。

主位上的女子身着蓝色的绫罗衫,看上去颇为贵气,细长的眉眼中透露出算计的样子。她接过茶轻抿了一口,才哼笑道:“任她是什么嫡女,还是逃不出我的手心。”

这位便是当今丞相府的主母,荣安夫人。而方才递茶的,是丞相府庶出的三小姐,慕月燕。

“可惜只是赶出府去,还教她做了王妃。”坐在一边的慕青青神色有些惋惜地道。

“放心,她活不长。”荣安夫人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就算楚王对她网开一面,我也早就安排人下了毒,不出半月,必定暴毙。”

这么多年,慕凝一直是她心头的一根刺。虽然身为主母,膝下的两个女儿却都是庶女,这让她如何能忍。如今有机会除去,她自然不会留手。

“还是母亲高明。”慕青青微微一笑。

“这下子,就只剩那个没用的叶姨娘了,料她也翻不出什么浪来。”慕月燕轻蔑道。

荣安夫人放下茶杯,悠悠道:“花叶尚且会旁逸斜出,还是留神着点吧。”

“是。”两女皆躬身应道。

慕凝这一夜难得睡了个好觉。

从记忆来看,她在丞相府就没有一天安生日子。而前世的她身为特工,更要随时保持警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惊醒。

与凌允玄谈妥之后,对方却并未留宿,而是派了几个人前来为她收拾并伺候着,着不由得让她松了口气。

新婚之夜不留宿难免遭人议论,更会让下人觉得楚王不喜王妃。但凌允玄专门派人过来,这些谣言便会不攻自破,她也好保证自己在王府里的地位。

美中不足的是,慕凝一早便被侍奉她的丫鬟喊了起来。

“王妃,您快些收拾吧,今儿是回门的日子,可别误了时辰才好。”

慕凝倒是知道这个规矩,一般出嫁的女儿在成亲第二天都是要回娘家一趟的,俗称回门。

伺候她的侍女叫冬竹,看起来比较成熟,并且在王府伺候的时间久,懂得许多,才被指派来王妃这里。她一边为慕凝盘好发髻,一边笑盈盈道:“王妃您可真好看,就算不化妆也是个美人呢。”

铜镜中的慕凝身穿浅蓝色宫装,脑后挽成飞仙髻,更添了几分飘逸之姿。眉眼间含着浅笑,高雅而不奢华的首饰点缀得恰到好处,顾盼间眼波流转,确实十分漂亮。

慕凝轻笑了一声,并未回答。记忆里她从前在丞相府,由于不受重视,也几乎没有好好打扮过。如今看来,这张脸虽与她前世有七分相似,但看起来却更加气质出尘,当真是个美人坯子。

若非她和凌允玄达成了交易,恐怕也得不到这般待遇。想必她的好妹妹们,这会正不知如何等着看笑话呢。

慕凝很好奇,若是从前那些仗势欺人之辈见到如今的她,又会作何表现?


慕凝收拾完毕,便起身前往王府的门口。一早便有马车备在那里,等着接她去丞相府。

谁料,在马车旁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

“王爷?你怎么来了?”慕凝有些惊讶,昨晚两人达成共识后,也说好了互不干涉,凌允玄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起来,像是在故意等她?

她又扫了一圈车驾,发现原本低调的布帘被换成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绸帘,甚至连车前车后跟着的侍卫,也多了不少,一眼看去十分有排场。

“本王也去,以防你耍花招。”凌允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朝车厢内扬了扬下巴。

昨晚慕凝的表现,已经激起了他极大的兴趣,出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态,他便跟了过来,还为自己找到了极佳的借口。

慕凝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两人才刚刚认识,抱有疑心也是应该的。她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王爷请先上车吧。”

她这次虽然有别的目的,但不论是从夫妻关系还是伙伴关系上来说,都没打算瞒着凌允玄,跟着也就跟着吧。

车厢内倒是十分宽敞,甚至还铺了软垫,并摆上了茶几和点心等等一应物品。慕凝响起自己来时坐的那狭窄的轿子,不由得感叹人比人气死人。

凌允玄在车厢内坐定便靠在一旁闭目养神。慕凝起初有些无所适从,后面也就慢慢平静下来,悄悄侧目去看一边的男子。

凌允玄出行依旧带着面具,面具外的半张脸生得十分俊美,薄唇抿成一线,眼帘低垂,而暗金色的面具更为他添了一丝神秘之感。

相传楚王是因为烧伤而毁容,可烧伤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呢?

慕凝端详着他的面容,不由得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谁料,凌允玄这时却突然睁开了双眼,双眸正好与她相对。

慕凝赶紧移开目光,掩饰地轻咳了一声。

……再没有比偷看被当场抓包更尴尬的事情了。

就在这种略显尴尬的氛围中,马车的颠簸缓缓停止,车帘外响起侍卫恭敬的声音:“禀告王爷,丞相府已经到了。”

“去吧。”凌允玄闭着眼摆了摆手,一副不打算起身的样子。

慕凝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明明要跟过来,自己却不露面,那还来做什么?难道只是为了监视她路上有没有搞小动作?

不过她也不打算多问,点了点头,转身干净利落地跳下了马车。

丞相府大门紧闭,显然没有迎客的准备。慕凝心下冷笑了一声,荣安夫人明明知道她今日回门,却故意关闭大门,明摆着给她脸色看。

“去叩门。”慕凝吩咐了一声,便有跟在身后的侍卫上前,敲响了大门。

没敲几下,却见旁边的一个小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家仆出现在门内,弯了弯腰:“慕小姐,请这边来。”

不开正门,只走偏门?慕凝微微眯起眼睛,若她这个王妃真的从偏门进去,那便是极大的侮辱,恐怕要沦落为满京城的笑柄了。

“本宫回门,却不让走正门,这事什么道理?”

那名家仆态度也不怎么恭敬,只道:“荣安夫人吩咐了,说小姐回来走这里即可,不必开正门。”

此时车轿还停在丞相府门口,凌允玄在车内听着这一番对话,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是要给慕凝一个下马威?

慕凝却不吃这套,若她还如同从前那般懦弱,恐怕就会乖乖走偏门。可惜,今非昔比。

“去回荣安夫人,本宫乃楚王正妃。若不怕别人觉得慕府藐视皇家,大可不开正门。只不过,这背后的罪责,怕她一人承担不起。”

随着这一番话,那家仆的脸色由红转白,他没想倒往日懦弱的大小姐竟会如此强势,只得匆匆行了个礼,转身跑去禀告了。

慕凝也不急,就站在门口安静地等着。

“这个废物,竟然还学会摆架子了!”丞相府内,慕月燕狠狠一拍桌子,气愤道。

“只是一时得意罢了。”慕青青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随后看向荣安夫人:“母亲,我们该怎么做?”

“给她开门。”荣安夫人冷笑了一声,“只要她踏进这丞相府,还不是任我摆布?”

门外,慕凝安静地等了片刻,就见伴随着沉重的吱呀声,两扇大门终于开启,露出一条宽敞的通道。

她微微点头,随即便率先踏了进去。身后,一干侍卫急忙跟上。

凌允玄掀起车帘,看着慕凝逐渐消失的背景,沉思片刻,朝窗外吹出一声哨音。

虽然也跟了来,但他一向不爱见人,也没打算插手丞相府的家事,因此,并没有一起进去。

只是,他有些好奇,慕凝此行到底要干什么。

随着哨声传出,很快便有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利落地半跪在马车前:“主子有何吩咐?”

“去跟着王妃,看看她都做了什么。”凌允玄挥了挥手。这名侍卫叫做黑影,是他的贴身护卫,武功极佳,尤其擅长隐匿行踪。

原本黑影受命在此调查一些事情,如今刚好派上用场。

黑影领命,随即一闪身,便没了踪影。

慕凝刚踏进府门,便见荣安夫人带着一群人迎了上来。

“哟,凝儿回来了。”荣安夫人率先开口,笑意盈盈,俨然十分亲热的样子。

这副模样也曾哄骗了原主多年,不过如今慕凝自然不会再受蒙蔽,她停下脚步,淡淡道:“我如今身为楚王妃,夫人该尊称一声王妃才是。”

“慕凝姐姐,你也是丞相府的女儿,怎可对主母如此倨傲?”慕青青跟在荣安夫人的身后,开口道。

“尊卑有别。”慕凝不为所动,“如今我已出嫁,礼不可废,更何况,外臣见皇室中人,应当跪下行大礼才是。”

一旁的慕月燕沉不住气了,指着慕凝的鼻子道:“你不过是个出身卑贱的废物,居然敢让我们给你行大礼?你也配?”

慕凝冷冷扫过一眼,那眼神十分冰寒,看得慕月燕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这个废物,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气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