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流年不负笙情

流年不负笙情

神经西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南汐被顾墨琛的仇人关起来三年,她疯了三年,唯一清醒记得的,便只有他,他是她灰暗世界里唯一能抓住的一抹色彩。为了能够再见顾墨琛一面,慕南汐一直咬牙坚持着。可是她没有想到,再见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时,他却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四目相对时,她满眼的痛苦和绝望,深深的刺痛了他,他不会知道这三年来她吃了多少的苦。

主角:慕南汐,顾墨琛   更新:2022-07-16 00: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南汐,顾墨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流年不负笙情》,由网络作家“神经西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南汐被顾墨琛的仇人关起来三年,她疯了三年,唯一清醒记得的,便只有他,他是她灰暗世界里唯一能抓住的一抹色彩。为了能够再见顾墨琛一面,慕南汐一直咬牙坚持着。可是她没有想到,再见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时,他却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四目相对时,她满眼的痛苦和绝望,深深的刺痛了他,他不会知道这三年来她吃了多少的苦。

《流年不负笙情》精彩片段

阁楼光线昏暗,仅有的一扇窗被木板钉住,房间内潮湿阴冷,令人不由生出恐惧。

慕南汐被关在这里三年了,她看不到光,没有任何可以说话的人,整个世界都是黑色。

可她的心里,一直牢牢抓着那抹唯一的色彩。

她缩在墙角,念着那个已经融入了她骨血中的名字。

“墨琛,墨琛……”

外面清晰传来脚步声,慕南汐黑白分明的盈眸闪烁着一丝光亮,本能的叫出了声:“墨琛!”

咔哒。

房门被打开,身形颀长的男人阔步走来,面上掠过讥讽,“墨琛?”

看到来人,慕南汐瘦弱的身形不受控制的发抖。

陆骁站在她面前,用手里的皮带挑起她的下巴,问道:“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慕南汐躲了一下。

陆骁的声音森冷彻骨:“今天是顾墨琛结婚的日子。”

“你胡说!”

他折磨了她三年,她不会相信他的话。

陆骁冷哼一声:“好好看看。”

他将手机屏幕立在她眼前,“顾墨琛他回来了,可他从没想过要救你,而是娶了别的女人。”

手机里,关于一场婚礼的新闻映在她瞳孔里——

顾氏总裁顾墨琛与名媛苏菀,将在今日于圣约翰教堂完婚。

“不,不会的……”慕南汐捂住自己的耳朵,“墨琛他不会的……”

当年顾墨琛被判刑,慕南汐为了他来求陆骁,却被陆骁给囚禁了起来。

这一囚,就是好多年。

后来,陆骁说顾墨琛已经死了。

从此,慕南汐就疯了。

直到最近,她才逐渐清醒过来。

慕南汐不信,她的墨琛不会娶别人……

陆骁听着她嘴里念着的名字,冷峻的脸上爬满狰狞,他怒道:“慕南汐,你在我身边三年了,如今还对他抱有期待?!”

“看来这三年,我是对你太好了!”

他说着,手里的皮带就抽在女人汐身上。

慕南汐惨叫了一声——

三年来,他几乎每一天都会来这里折磨她,她已经遍体鳞伤。

那满是伤痕的肌肤露在空气中,陆骁一下又一下的抽打,发泄情绪。

最后,他扔下皮带,将她按在地上,大手撕开她的衣服。

“放开我!”

慕南汐的挣扎不堪一击。

陆骁咬着牙说:“让你长长记性,认清楚你是谁的女人!”

“不要,放开——”

女人无助的哭喊,可是不会有人来这里救她。

“墨琛……”

她忍不住想起顾墨琛。

不……她不能这样妥协,她还要找墨琛问清楚。

她不信他会娶别人。

手指碰到了早上佣人送来的饭碗,慕南汐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将碗摔碎后,那起一碎片,用力朝着陆骁身上划了过去——

“啊!”

禁锢她的力道骤然一松,陆骁叫了一声,接着倒在了地上。

借着木板缝隙透进来的一丝光亮,慕南汐看到陆骁痛苦捂住自己的脖颈,空气中渐渐弥漫着血腥味。

“不……”

慕南汐慌张的叫了一声,她划伤了陆骁的大动脉。

她不能留在这里,被人发现,她就死定了。

于是女人转身逃出了这座宅院……

身后有佣人对她紧追不舍——

“快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她没有穿鞋子,光着脚踩在地上,已经疼得麻木。

她不敢停下来,她不要再被抓回去了!

嘀嘀嘀——

前方忽然传来鸣笛声,慕南汐眯起了眼睛,看清是一辆出租车。

她拦住车坐进了副驾驶。

司机看着女人狼狈的样子,担心问道:“小姐,你是不是被人……要不要报警啊?”

“不要。”慕南汐摇了摇头,想起了陆骁给她看的新闻,恳求司机:“拜托送我去圣约翰教堂,求你!”

……

圣约翰教堂。

据传,这场盛世婚礼,顾墨琛为苏菀准备了足足三个月,就连她的婚纱上都镶满了钻石。

宁江市的女人对苏菀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教堂内,牧师庄严肃穆的声音久久回荡——

“苏菀女士,请问你愿意嫁给身边的这位先生吗?”

苏菀看着身边的男人,幸福洋溢在脸上,“我愿意。”

她终于能如愿以偿嫁给顾墨琛了,这样成熟优雅的男人,仿佛是上帝赐给她最优秀的礼物。

苏菀只觉得满足。

牧师又问:“顾墨琛先生,请问你愿意娶苏菀女士吗?”

“我……”

男人低沉的声音刚刚出口,三个字还未说完,这时,教堂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嘎吱——

刺耳的声音令宾客皱眉。

众人循声望去,议论声顿时在人群中炸开——

“天呐,这是谁啊,衣服上还有血……”

“是顾先生请来的客人吗?”

“怎么可能,顾先生不会认识这种女人的。”

慕南汐站在白色地毯另一端,眼睛里只看得到那个穿着新郎礼服的男人。

三年了,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他。

墨琛,那是她的墨琛。

慕南汐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她带着满身的疲惫与破碎,一步步朝他走去……


顾墨琛是慕南汐的一切,是她这些年被困在那个阁楼中,唯一的希望。

只要想起他们曾经历过的种种,她心中就还有光。

此刻,她就站在他面前,狼狈的样子与他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男人的脸,他变了,变得更成熟冷峻,高高在上。

而他看向她的时候,眼神里只有冷漠。

“墨琛……”

慕南汐喊出他的名字,她有好多话想跟他说。

顾墨琛好看的眉宇蹙了蹙,不动声色地将新妻搂在怀里。

他没看慕南汐,只冷冷开口:“安保呢,什么人都能放进来吗?”

跟进来的安保连忙解释:“抱歉顾先生,她说是您的故人。”

“故人?”顾墨琛的眸光深不见底,扯唇冷嗤:“一个疯子。”

疯子……慕南汐身形一震,想说的话就这样卡在喉咙里。

“把她赶出去。”

“是。”

安保上前来拖走慕南汐,口中骂道:“疯女人,快走快走!”

疯子。

这两个字像一根刺,狠狠扎在她心上。

她恍惚中又想起在那个暗无天日的阁楼里,她癫狂痴呆的模样。

此刻,女人无助摇头:“不,不……我不是疯子!”

慕南汐挣扎着,歇斯底里,“墨琛,我一直在……”

一直在等你。

她等了他这么多年,为什么换来的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怎么能娶别人?

顾墨琛牵着新娘子的手,冷漠转过身,将她彻底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

他淡声说道:“牧师,请继续。”

牧师愣了一下,显然还没有从这场变故中回过神。

静默了半分钟,牧师才将注意力从那个疯女人身上移开,继续进行着婚礼——

“顾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苏菀女士为妻?”

男人优雅冷峻的侧脸轮廓映在慕南汐瞳孔中,他温柔的看着身侧一袭白色婚纱的新娘,牵着她的手,声音温润,那般动听:“我愿意。”

“墨琛……”

慕南汐眼眸中氤氲着雾气,视线里男人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

深埋在心底的画面跳入脑海——

“汐汐,你是我一个人的。以后,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一生一世照顾你。”

男人坚定的誓言还在耳边回响,慕南汐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不,不……”

她无力地摇头,被安保硬生生拖到了教堂外。

“快滚,疯女人!”

那人松开了手,将她狠狠的往外一推——

咚的一声,慕南汐摔在了地上!

她看着顾墨琛为别的女人戴上婚戒,始终支撑着她的力气,在这一刻被瞬间抽空。

她再也撑不下去了,她真的好累。

眼前倏然一黑,接着女人彻底没了意识。

……

静谧温暖的房间内,慕南汐紧紧抓着被子,噩梦不住的纠缠着她。

“陆骁,不要……”

“不要,不要……”

她不要再回到那个地方。

“陆骁!”慕南汐猛然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咔哒。

房门在这时被人从外面打开,佣人蒋琴端着粥走进来。

她将粥放在床头柜上,关心的问:“你醒了,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医生刚刚离开,他说你身上有许多外伤,应该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慕南汐还没有完全从那个噩梦中醒转,她茫然的看着这间陌生的屋子,喃喃问道:“这是哪里?”

“这是顾先生名下的别墅。”

顾先生三个字,唤回了慕南汐的意识。

她又问:“顾墨琛呢?”

蒋琴看着她笑了笑,说:“今晚是先生的新婚夜,他当然在新房里陪着他的新娘。”

新婚夜,新房……

慕南汐心口一刺,抓着被子的手指悄然收紧。

是啊,她只是一个疯子,于他而言,一个不相干的女人。

他怎么会在意她呢?

他还是将婚礼进行下去……

慕南汐自嘲扯了扯唇角。

几年前,顾家里发生变故,顾父顾母在一场车祸中丧生,而顾墨琛被人陷害入狱。

为了救他,她不得不去求陆骁。

陆家和顾家是世仇,若是陆骁不收手,顾墨琛再怎么样都难逃一劫,她别无选择。

为了顾墨琛,她可以忍受黑暗,忍受陆骁带给她的一切折磨。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再次相遇,顾墨琛已经成了别的女人的丈夫。

那她这些年来,又算什么?

蒋琴叹了口气,离开房间。

慕南汐将脸埋在枕头里,眼泪无声落下。

她逼迫自己不去想顾墨琛,这个时候……她应该去找家人。

她消失的这些年,父母一定发了疯的找她。

想到这里,慕南汐抹去眼角的泪光,掀开被子下了床,在桌子上找到了电话。

凭借着记忆拨了一串号码——

通话立刻被接通,慕南汐还来不及说什么,那头已经响起机械冰冷的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空号?

这是家里的号码,怎么会是空号?

她放下电话,心里隐隐生出不好的预感……


晚上,顾墨琛来了别墅。

慕南汐在房间内,隐约听到了外面的对话声——

“她醒了?”

“是的,先生。”

“她身上有许多伤口,已经让医生简单处理过了。”

而后,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慕南汐从床上坐起来,视线落在进来的男人身上。

他已经换了衣服,黑色的西装,衬得他整个人愈发的严肃冷漠。

他看着她的眼神中,不带一丝温度。

慕南汐动了动唇,轻声唤他:“墨琛……”

“我以为,你不会来看我。”

她心里依旧有着一丝期待。

今晚是他的新婚夜,可他却愿意来这里看她,是不是代表着……

可慕南汐的痴心妄想还没结束,男人已经阔步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睨视着她,语气冷到极致:“慕南汐,谁给你的胆子,敢来破坏我的婚礼。”

“我没有,我只是,只是……不想你娶别人。”

她眸子里蓄满雾气,情绪忽然变得激动:“你知道这些年来,我都在等你吗?”

慕南汐闭了闭眼,忍不住回想起那些往事,“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

“是吗?”顾墨琛挑了挑眉,冷漠的眼底添了一丝笑意,只是那笑容却不达眼底。

他讽刺的说:“我好好的活着,让你失望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慕南汐心知他误会了,想要解释,却被男人打断:“我不想听你的任何废话。”

顾墨琛冷声低嗤:“既然已经醒了,那就滚。菀菀不喜欢你,我不想让她不开心。”

听到这话,慕南汐心尖儿一刺,美梦瞬间被打碎。

她还以为,他今晚过来是看她的……原来,是下逐客令的。

“墨琛,我……”

她想把自己这几年来所受的苦都告诉他,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更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杀了陆骁……

慕南汐所有埋在心底的话,就这样淹没在男人冰冷的眸光中。

最终,她低下头,无奈问了一句:“我找不到家人了。”

她还能去哪呢?

顾墨琛就这么站在她面前,室内暖色调的灯光打在他脸上,可他依旧冷得毫无温度。

他慢条斯理地点了一支烟,缭绕烟雾中,男人语速低缓,幽幽说道:“慕青山一个月前已经被枪决,至于你的母亲,这会儿应该在街上乞讨。”

枪决!

慕南汐眸光一缩,不敢置信听到了什么!

“你,你说什么?”

“慕南汐,你是在装傻还是真的不知情?”

透过薄烟,慕南汐能感觉到他对她家人的恨意。

他说:“当年陷害我的人,就是慕青山!”

“不可能,我不相信!”

慕南汐立刻摇头否认,突如其来的讯息刺激着她的大脑神经,她几乎反应不过来。

顾墨琛吸了口烟,冷笑道:“顾家曾经受过的痛苦,现在轮到你们慕家来偿还。”

他说着,抬步向她靠近。

男人的鞋子抵住她的鞋尖,极具暧昧的距离,彼此之间,呼吸交融。

慕南汐听到他低沉的嗓音传来,他问她:“你后悔吗?”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女人隐忍的眼泪簌簌落下,她摇头解释:“那不是我爸爸做的,绝不可能是他!”

女人楚楚可怜,悲戚又无助的模样映在顾墨琛眼里,这就是她善用的戏码,装可怜?

“无所谓了。”

是与不是,那人都死了。

他向后退了一步,眸光幽暗。

“慕南汐,立刻滚出这里,别再打扰我的生活。”

听着这样锥心的话,慕南汐差一点就把所有事情说出——

“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我为了你……”

但顾墨琛却没给她这个机会,他截断了她未说完的话,语气冰冷决绝:“我只记得当初我坐牢的时候,你一次都没有出现。”

他的五官被烟雾笼罩,慕南汐看不清他的眉眼,却能深深的感受到他此刻的疏远冷漠。

顾墨琛,再也不属于她了。

现在的顾墨琛,对于慕南汐来说,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女人早已红了眼,努力将眼泪憋回去,抹去眼角的泪光。

她苦笑着自嘲说道:“好……顾墨琛,祝你幸福。”

既然不想再看到她,那她走,离他远远的。

……

她的衣服早已经破了脏了,狼狈的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

佣人看不过去,给了她一件像样的衣服换上。

顾墨琛站在别墅二楼的阳台上,目光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

她瘦弱的身形在夜晚的寒风中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可她的背脊却挺得笔直,倔强如同野草。

打火机燃起淡蓝色的火苗,顾墨琛神情暗淡,他又点了一只烟——

这个女人,她活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