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废物神医狂炸天了

废物神医狂炸天了

柿柿如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盛意是23世纪的异能大佬,她好不容易混出点名堂,就被迫进行了穿越,来到了一个修仙大陆。在这里,都以修炼为尊,而她穿越过来的原主,是一个没有灵根,无法修炼的废物。像她这种素人,从小就受了无数欺负,无论是外界的,还是家里的。如今,她给原主换了芯子,那她就要担负起为她洗刷耻辱的责任。从此,她炼神丹、修符篆,左手轮回笔,右手天机剑,捅破天也不怕!

主角:白盛意,秦肆   更新:2022-07-16 00: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盛意,秦肆 的女频言情小说《废物神医狂炸天了》,由网络作家“柿柿如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盛意是23世纪的异能大佬,她好不容易混出点名堂,就被迫进行了穿越,来到了一个修仙大陆。在这里,都以修炼为尊,而她穿越过来的原主,是一个没有灵根,无法修炼的废物。像她这种素人,从小就受了无数欺负,无论是外界的,还是家里的。如今,她给原主换了芯子,那她就要担负起为她洗刷耻辱的责任。从此,她炼神丹、修符篆,左手轮回笔,右手天机剑,捅破天也不怕!

《废物神医狂炸天了》精彩片段

京郊,相思崖,风声烈烈。

一身灰衣的女子疯狂地往前奔跑着,她像是根本看不清路一样,“砰”地一声撞在了悬崖边的栏杆上。

“啪!”

不过须臾,一根长鞭裹挟着灵力飞落而下,长了眼睛一般笞打在她脸上,挂出一道狰狞的血痕。

追上来的黄衣少女面容娇俏,手里的长鞭却凶戾至极,她讥讽道:“白瞎子!你跑不掉的!”

“啪!”又是一鞭子狠狠抽了过去。

“没有灵根的你只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再也不是白家人人偏宠的继承人了!你根本就配不上昭哥哥!”黄衣少女愤恨地道,眼中尽是嫉妒的光芒。

灰衣少女知道今天是逃不掉了。

她一双配药炼丹的手,手筋却已经被对方挑断,身上、脸上全是对方留下来的鞭沟,血肉翻滚,痛不欲生。

饶是她生性单纯,此时也只想报复对方,于是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只说了一句话。

“那又如何,明玉郡主,我,我依旧是王爷的未婚妻。”

仿佛一下子将水泼进了油锅,明玉郡主一下子炸了!

她气急败坏地又是几鞭子裹着灵力抽了过去,“贱人!肯定就是你这副狐媚样子魅惑了昭哥哥,昭哥哥才拒绝了和本郡主联姻!你该死!”

明玉郡主一鞭子一鞭子恨恨抽打着灰衣少女,毫不留情,想要将对方活活抽死!

灰衣少女疼得缩向了栏杆。

“咔嚓!”

栏杆断了。

耳边灌满了风声。

恍惚间,她听见有人对明玉郡主道:“郡主!这栏杆有问题!她掉下悬崖了!”

没有人看到,灰衣少女摔下悬崖的那一刻就咽了气。

也没有人看到,少女的身体仿佛一下子失了灵魂般枯朽黯然,隔了一瞬,突然冒出丝丝缕缕的莹白光芒,整个身躯像是重新注入了灵魂一般生机盎然。

片刻后,少女蓦地睁开眼,一张脸痛得龇牙咧嘴:“狗贼老天,又让我白盛意穿了?”

白盛意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好不容易在联邦功成名就,眼看着就要走上人生巅峰,居然又穿了!

好在她的精神力也跟着过来了!

白盛意心念一动,下一刻,莹白的光芒缓缓覆盖了眸子,四周的景象瞬间收入眼中,她居然在悬崖半空!

耳畔是呼号的狂风,身下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她现在还在往下落,最近的落脚点就是二十米远歪出来的那棵树。

一,二,三!

白盛意将精神力凝实在脚底,借力一蹬,一跃而起,然后抓住被精神力扫过来的藤蔓,抓着滑落下去。

“刷!”

她还没有站稳,就见银光闪过,锋利的长剑瞬间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白盛意?”

白盛意一愣,有人?

还认识自己?

白盛意皱了皱眉,侧身看过去。

只见来人一身镶金红衣,长眉微挑,脸上挂着散漫不经的笑,张扬狂肆之中带着点吊儿郎当。

他望向白盛意时,眼中的笑瞬间变成厌恶之色,“蠢货,你这是去城东难民窑滚了一圈?”

这调调太有个性了。

白盛意瞬间就从脑子里捕捉到关于此人的记忆,“秦肆?”

对方皱了皱眉,嫌恶地道:“白盛意,你别装了,秦昭都没在这里,你再装作不认识本王只会更显得你蠢笨没用无可救药!”

白盛意却已经彻底惊了,老天是要玩我啊!

这个秦肆,是原主当初甩掉的初恋啊呦喂!

先帝还在位时,有意将自己最喜欢的儿子秦肆和原主两个凑对,一来二去,秦肆和原主便走到了一起。

结果等到当今登基,原主又被温文尔雅的恭王爷秦昭哄了过去,爱秦昭爱得不可自拔,然后被当今赐婚给了秦昭。

因为秦昭吃醋,原主每次在公共场合见到秦肆都要装作不认识,秦肆为此被嘲笑了好几次。

这是什么见鬼的缘分!

看看人家,人模人样,衣冠楚楚,精神倍儿棒。

再看看自己,衣裳灰扑扑,身上血腥腥,脸上沟深深……

怎么看怎么一个“惨”字了得!

白盛意习惯性的想要转笔,却发现手上什么都没有,只得作罢,改为盘腿坐在树上,扬起一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

“小王爷,有话好好说嘛,你有兴趣来做个交易吗?”

秦肆没有预料到白盛意会突然动作,手里的剑顿时在白盛意脖子上落下一道血痕。

他看着那白嫩肌肤上新添的血红,碍眼又烦躁,恨恨收了剑,却觉得更憋屈,一句话脱口而出。

“怎么?你又被秦昭的哪个爱慕者欺负了,又想要求本王帮忙?还是说又要给本王说你和秦昭有多么相爱,你有多么犯贱犯蠢,想要恶心本王?”

白盛意不乐意了,这什么人啊。

“小王爷,你先听我……”

“没脑子的蠢货!你要作践自己随便你!本王不感兴趣!”秦肆打断白盛意的话,冷哼道。

“过分了啊,秦肆!”白盛意火了,一口一个“蠢”“恶心”,当她白盛意是泥人啊!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

“我本来是想要问你是不是想要这个果子,现在看来,你是不想要了!”

白盛意冷哼一声,顺手就将头顶已经熟透的两个果子摘了下来。

就在刚刚,她已经用精神力查看了四周,发现落脚的这颗树虽然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是结的三个蓝色果子却蕴含着丰富的能量,甚至可以滋养她的精神力。

她猜测秦昭守在这里就是为了等这个果子成熟,本着新来后到的礼貌,想要和对方用东西换一个来着。

“白盛意!”秦肆目光如沉沉的墨,“你最好立刻!马上!将幽蓝果还给本王!”

他守了两天两夜,就为了用幽蓝果压制体内的极地炎毒,这个东西是绝对不可能让给白盛意的!

白盛意丝毫不惧,学着秦肆刚刚冷嘲热讽的语气道:“这无主之物,向来是谁得到就是谁的,我也想要尝一口……”

秦肆眼睁睁的看着,那幽蓝果要碰到白盛意的嘴唇了!

他伸手就抢,然而白盛意瞬间躲开了!

秦肆一愣,是巧合吧?

他再次伸手,还用上灵力,这一次,白盛意没能躲开,被他抓住了手腕。

“嘶!”伤口被狠狠捏住,白盛意疼得小脸一白。

秦肆急忙松开手,却见幽蓝果已经碰到了白盛意的嘴!

秦肆瞬间炸了:“白盛意!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就想用东西换一个幽蓝果。”白盛意无奈极了。

秦肆一听,才压下去的怒火又涌上头。

“不可能!白盛意,你就是个骗子!上次本王命悬一线,你也是用这一样的招数骗了本王解毒的四阶回春丹,现在还想用这招,本王就该直接杀了你!”

白盛意:!

为什么她不记得有这件事?

杀意肆虐,白盛意一下子跳了起来:“冷静冷静!我帮你压制体内的毒换一个行不行?”

“当真?”秦肆心中一动。

白盛意扬眉,笑容自信:“你可以先试试。”她随手抛了一个幽蓝果给秦肆,示意自己是认真的。

秦肆看着手里这一个被某个女人玷污了的幽蓝果,鬼使神差的,竟然真的坐到了白盛意的面前。

冷不丁对上白盛意那双无神的眼睛,他才惊醒,他是被体内的极地炎毒逼疯了吗!

白盛意一个手筋被废的瞎子,怎么可能压制得了他体内的毒!

然而不等他反悔,就见一道莹白光芒划过,胸口一疼,然后他握剑的手不可控制的一松!

紧接着,眼前一片模糊……

“白盛意!”

失去意识没有,秦肆咬牙切齿地叫出这个名字,她又骗了他!真的该死!

“哎呀呀,还恨上我了呢?”

白盛意确定秦肆是真的昏过去之后,松了一口气,轻哼一声道:“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联邦那些想让我白盛意治病的,还得排队求我呢!”

白盛意用精神力将秦肆体内的炎毒逼出来大部分,临走之前,忍不住嘴馋地把树上另外一个幽蓝果摘了。

真甜。


回到悬崖顶很是顺利。

在这会儿时间内,白盛意已经彻底弄清了自己的情况,比如,她所处的时空,不修精神力,而是修各类灵力。

再比如,她现在已经不是联邦的顶级精神治愈师,而是神启大陆大宁朝荣国公府白家的女儿,也叫白盛意,是个检测不出来灵根的废物。

她掉落悬崖、浑身是伤,痛得龇牙咧嘴,都是拜明玉郡主所赐……

“啊!盛意,你去了哪里!你不能修炼,眼睛又看不见,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样?”

一道白影扑向白盛意,手指准确地摁在了白盛意身上的伤口上。

“嘶……”

白盛意回过神,这才发现她已经走到了相思崖另一边的斗战台来了。

大宁朝崇尚强者为尊,这斗战台本来是用来切磋的,结果现在演变成用来决斗、打擂台之类,但凡上了斗战台,都默认遵守斗战台的规矩——生死不论!

而挤压她伤口的,是原主的姐姐,荣国公府养女,白慕蓉。

“你弄疼我了。”白盛意皱眉,将手臂从白慕蓉怀里抽了出来。

却没没想到,她这个动作像是一下子捅了马蜂窝。

白慕蓉伤心地道:“盛意,姐姐不是故意的,姐姐就是一时之间太担心你了。”

她旁边的人应和。

“是啊!白盛意,你太过分了!慕蓉姐姐都是在意你。”

“你不要不知好歹!你现在这个样子,也就慕蓉姐姐善良,刚刚还到处找你。”

……

白盛意指尖微动,模拟着以前转笔的动作,嘴巴微动,吐出来的字眼无差别地攻击了一大片。

“关你们什么事?被弄疼的人是我,不是你们,也不是白慕蓉!你们有什么资格替我大度?”

“再说了,白慕蓉自己都还没有说委屈呢,一个个巴巴凑上来,不觉得脸太难看了么!”

自从白盛意测不出来灵根之后,这些人围绕在白慕蓉身边都这样说习惯了,还从来没有被白盛意呵斥过。

几个人脸白了又红,心中惊疑不定,这真的是那个单蠢胆小的白盛意?

白盛意才没有管这些人怎么想,目光在人群转了一圈,然后盯准了一个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明玉郡主,你要去哪里?”她似笑非笑地伸手,直接拦住对方。

明玉郡主根本没有想到白盛意居然还能活着回来!

惊慌心虚之下,看着白盛意裂开嘴她都像是看见九幽恶鬼一般,忍不住后退一步,然后蓦地惊醒。

该死的!她居然被这个瞎子废物吓到了!

“白盛意,你找死!”明玉郡主大喝一声,手中的鞭子夹带着灵力甩向白盛意!

鞭影闪过,而白盛意就像是没有看见一样依旧傻愣愣站在原地,众人都仿佛已经看到了白盛意惨兮兮的结局……

白慕蓉站在一旁亦是不忍地闭上眼。

“兹……”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鞭子居然被白盛意抓到了手里!

已经没有人去看斗战台上面的决斗了,都将目光放到了这边,毕竟这位白家瞎子从测不出来灵根后,给大家提供了不少谈资。

“白盛意!你敢!”明玉郡主本能地想要收回鞭子,却发现扯不动,她抬头正好对上白盛意无神无光的一双眼睛,心中突然有点慌了。

“我当然敢!你敢吗?明玉郡主,你敢和我生死战吗!”

白盛意指着空下来的斗战台,战意凛冽!

周围的人觉得白盛意在开玩笑!

一个没有灵根终身都迈进不了练气门槛的废物,一个眼睛看不到的瞎子,居然向已经练气四层的明玉郡主发出了战帖!不自量力!

可白盛意站得笔直,唇边勾笑。

有些邪,带点野。

没有人会觉得她是在开玩笑。

明玉郡主已经察觉到了白盛意的杀意,心中不安的感觉扩大,她并不想冒险,想要杀白盛意,私底下方法多的是,所以她不想答应。

然而显然白盛意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

毕竟她从来不报隔夜仇!

白盛意抓着手中的鞭子一扯一甩一放……

“啊!”

明玉郡主竟是直接被白盛意甩到了斗战台上!

“看来明玉郡主是答应了呢。”白盛意紧跟着悠悠走上斗战台。

若是有人注意,就会发现她得手抓了那么长时间的鞭子,并没有被伤到分毫,只不过那手上全是先前凝固的血渍,根本无人察觉这点细节就是了。

“这是你非要逼我的!”明玉郡主不给白盛意反应的时间,抢先一鞭子就抽了过去!

黑长的鞭子带着红色的光芒,火灵力沸腾翻涌,连带着空气都炙热起来。

“啊!”

众人都没有看见白盛意是怎么动作的,那鞭梢竟然反着抽向了明玉郡主自己!

明玉郡主发出一声惨叫。

这还不算,白盛意手往半空一伸,那鞭子就像是认了主一样落到了白盛意手里!

“啪!”

白盛意一鞭子抽到明玉郡主脸上去了!

“啊!白盛意!本郡主要杀了你!”明玉郡主哪里吃过这样的亏,整个人都要疯了!

“啪!”

白盛意脚下没有动过一步,又是一鞭子抽了过去!

还是抽到了脸上!

“瞎嚷嚷有屁用,我就站在你面前,也没见你能杀了我!”白盛意唇角微弯,嘴里的话却是差点将明玉郡主气晕过去!

“乖,别生气,让我来教教你,鞭子要这样用才能杀人呢。”

以前想要杀人的时候,她手里好歹能转一下那支镶了千颗星钻的笔,现在么,就只能转跟发簪。

白盛意很不习惯,心情很不爽,于是精神力顺着打在明玉郡主身上的鞭子涌进了明玉郡主的身体。

“啊!”明玉郡主像是毫无反击之力一样,又是一声惨叫,跪在了地上。

白盛意的鞭子不停地落在明玉郡主身上,在众人不知道的地方,精神力宛若一根根银针,在明玉郡主的体内穿梭着……

斗战台下,众人皆是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白盛意居然将明玉郡主压着打!

那可是明玉郡主啊!明玉郡主今年都已经练气四层了!

人群之中,白慕蓉目光划过一抹疑惑,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因为明玉郡主身边的侍卫过来让她赶紧制止白盛意。

白慕蓉一边向明玉郡主的侍卫道歉,一边跳着对白盛意挥手喊道:“盛意,你快住手!明玉郡主都受伤了,你不要闹了。”

然而一直都很听她话的白盛意,这一次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白慕蓉见此皱眉,对明玉郡主的侍卫道:“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你们还是快点去请恭王爷过来帮忙吧!盛意最听恭王爷的话了,只要恭王爷开口,盛意肯定会停下来的!”


恭王爷秦昭来得很快,就像是早就在相思崖这边一样。

他走到斗战台边缘,十分不悦地道:“白盛意!你还不住手!”

白盛意当真停下了动作。

“哎呀,盛意果真最在意王爷……”白慕蓉轻声道。

秦昭也满意地点头,跟着道:“本王说的话,她不敢不听……”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白盛意上前两步,居然踩在了明玉郡主的身上!

“白盛意!你在做什么!”明明被踩的是明玉郡主,可秦昭却觉得自己的脸也被踩了,白盛意怎么今天一点也不知趣?

白盛意虽然在报仇,可也在注意台下的情况。

斗战台一旦开启,就会触动其中的防护阵法,将决斗的两个人罩在里面,除非一个人认输或者没命,要不然这个阵法是不会消失的。

这些人没办法从外面救明玉郡主出去,自然就只能从她本人身上下手咯。

而她身上,正好有这么一个“软肋”,那就是恭王爷秦昭,原主的未婚夫。

秦昭俊逸潇洒、温润宽和,当初就是一副凭着温柔耐心的花言巧语,才哄得原主答应了他的求亲呢,只不过嘛……

白盛意笑着回答:“我在报仇啊!王爷,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明玉郡主可是假借你的名义将我约到了相思崖,打得我浑身都是伤。”

白盛意毫不在意地捞起袖子,将血肉翻滚的伤口更直观地露在众人面前,然后缓缓笑了,笑得又冷又野,“难道我不能报仇?”

秦昭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明玉郡主约白盛意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只不过他以为明玉郡主是为了劝白盛意自己主动放弃婚约,并没有想到明玉郡主会动手。

不,或者他想到了,只是不在意,毕竟白盛意现在已经没用了,不是么?

他皱了皱眉,还是和以前一样,用哄小孩儿的语气道:“阿意,你听本王说,你不能这么恶毒,明玉郡主许是没有把握住分寸,她肯定不是故意的,你最听本王的话了,快认输,下来本王给你处理伤口……”

白盛意听着,本来无感,却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剧烈的钝痛,一句话无意识出口,“秦昭,你真的喜欢我吗?”

秦昭有些不耐烦了,但还是好声好气地道:“当然了,阿意。你不是也最喜欢本王了?你就听本王的话,快认输好不好……”

秦昭循循善诱的话回响在耳畔,白盛意却心中一惊,赶紧咬破了舌尖,凝心静神!

差点被秦昭带到沟里去了!

秦昭这个王八蛋!难怪能哄了原主一心一意,平时相处的时候PUA原主就算了,居然还用了精神力暗示!

不,应该不是精神力暗示,或许只是一种类似的术法,这个世界没有精神力来着。

白盛意不再深想,暗自加速搅动着明玉郡主体内的精神力,面上为难地道:“不好呢,秦昭,我想要报仇,你既然喜欢我,就不该阻止我对不对?”

秦昭一噎,一副十分失望的样子望向白盛意:“那你要如何?难道真的要杀了明玉郡主吗?阿意,你太让本王失望了!”

以前只要秦昭说了这句话,白盛意就会忙不迭哄着他,听他的话。

现在么……

白盛意直想吐!

她一脚踢开明玉郡主,凉凉笑道:“我哪敢啊!明玉郡主挑断我的手筋,打了我一百二十三鞭,我还她一百五十鞭就够了呢。”

她手上的发簪转动着,杀人的心也蠢蠢欲动,精神力飞快地割断明玉郡主的手筋脚筋。

明玉郡主发出一声惨叫,惊觉自己终于能说话,赶紧道:“认输!我……认输!”然后昏死过去。

斗战台的保护罩消失。

“盛意!”白慕蓉最先跑到白盛意面前,担忧不已,“你杀人了!”

“没有哦,姐姐,你不要冤枉我。”白盛意伸出食指摇了摇,幽幽道:“你看,她还有气。”

说罢,她将发簪插回头上,缓缓下台。

没有人敢拦她。自发地分成两列给她让出路来。

明玉郡主的人冲上去救人去了,秦昭失望不快地看了白盛意一眼,也走到明玉郡主那边,递出去一瓶药:“这是三阶回春丹,赶紧给郡主服下吧。”

“多谢王爷!”侍卫道了一声,赶紧喂给明玉郡主。

白慕蓉自责地道:“臣女替盛意多谢王爷帮忙善后,这次是盛意冲动了,臣女会劝盛意向郡主道歉的。”

“不怪你。”秦昭叹了一声,“本王也没有想到,阿意变得这么恶毒。”

侍卫道:“王爷,白二小姐,属下要赶紧送郡主回去,至于白盛意,我们长公主府肯定会替郡主报仇的,还请两位不要插手!”

秦昭和白慕蓉又是为难的叹气,“哎……”

白盛意可不知道还有两个人假惺惺地替自己善后,她从斗战台下来之后,没有立马下山回府,而是转身没入东侧的密林。

相思崖地形奇崛,前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至今少有人敢下去探究一二,而东侧连接着天然茂密的东岳丛林,里面有着无数的灵草灵兽和数不清的自然资源,是不少年轻修者历练的宝地。

白盛意前往此处,是为了寻找一种三阶灵草玄灵芝,用来治疗自己的手筋。

先前明玉郡主是真的对原主下了死手,将她的手筋完全挑断了,要不是她穿过来后就用精神力短暂冻住了断裂的筋脉,只怕这双手一点都不能用了。

但是现在情况也不乐观。

“噗!”白盛意才走了没几步,就喷出一大口暗红的血。

和明玉郡主一战,让她的精神力使用过度,气血逆流了。

白盛意随手抹去唇边的血渍,并没有停下,只是她才刚刚抬脚,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冷冰冰传来。

“快让开!”

白盛意刚刚转身,就见前不久才见过面的秦肆,骑着灵兽“哗啦啦”从茂密的树林蹿了出来!

灵兽卷起的尘土扑了白盛意一身!

白盛意被血染红的灰衣,又变成了土黄的彩花色。

“蠢货!你不知道躲啊!”秦肆皱了皱眉,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又遇见了白盛意!

他摸了摸怀里的幽蓝果,眼中一道异样的光芒飞快闪过。

白盛意有理由相信,这厮就是在报复她多吃的那个蓝幽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